零点看书 > 河庄守望 > 第0411章:东方不亮西方亮

第0411章:东方不亮西方亮


  
  
  第0411章:东方不亮西方亮
  
  突然,董婉晴好像傻了一样,放声背诵了周敦颐的《爱莲说》道,“水陆草木之花,可爱者甚蕃!晋陶渊明独爱菊。自李唐来,世人甚爱牡丹。予独爱莲之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远益清,亭亭净植,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
  
  予谓菊,花之隐逸者也;牡丹,花之富贵者也;莲,花之君子者也。噫!菊之爱,陶后鲜有闻。莲之爱,同予者何人?牡丹之爱,宜乎众矣!”
  
  先是董婉晴一个在背诵,然后是白相生和白相宜兄弟俩跟着母亲一起背诵,到了后来,会场上的人,全都跟着她们母子仨一起背诵!那朗朗的背书声,似乎又把大家带到了昔日那个学堂上!董婉晴手拿课本,用自己来甜美的嗓音,标准的普通话,声情并茂地朗诵,下面同学们齐声朗诵的画面。
  
  可以说,现场年龄尚小的人,基本上都是董婉晴的学生,也都听过董婉晴深情地背诵。董婉晴平生最喜欢的古诗文之一,就是周敦颐的《爱莲说》。因为她特别赞成,周敦颐所说的那句话,“菊,花之隐逸者也;牡丹,花之富贵者也;莲,花之君子者也。”她也反复地教导自己的学生,一定要想那“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远益清,亭亭净植”的青莲!
  
  不曾想,这句话被不爱学习的儿子白相宜深深地记了下来,融化进了血液中,烙进了记忆深处,成就了今天的伟大创造!这的确是让她万万没有想到的!
  
  在她的印象中,儿子一直是个顽劣成性不知悔改的逆子。董婉晴因循着那句“三岁看大,七岁看老”的古语,早已经对儿子白相宜失望透顶,猜想着他必定是一事无成,终老一生。谁曾想,这小子,东方不亮西方亮,在学习上没有建树,竟然在玉石雕刻上取得了如此辉煌的成就。
  
  难道真应了那句西方谚语,“上帝为你关上了门,必定会为为你开启一扇窗!”看来,不能完全用学业成就来衡量一个人,学习仅仅是人生的一个方面,不能在学习上取得成绩,不一定就不会在人生的其他方面取得成就!我董婉晴真的错了,错就错在用学习这一把尺子来权衡所有学生,忘记了人的差异性和多样性。
  
  此刻的董婉晴真的是百感交集,不仅仅是为了自己的儿子,更是为了自己一生所挚爱着的教育事业!这个要强的先生,第一次深深地认识到了自己教育的局限性和狭隘性。可是,想通这一点儿,太晚了,她付出了自己的一生,甚至是与儿子二十的恩恩怨怨,才得出了这个真理。但愿,所有的教育者对此有所感悟,有所改变!不要跟董婉晴一样,等到自己离开了三尺讲台,垂垂老矣,才得出这个姗姗来迟的结论,悔恨终生!
  
  人,尤其是小孩子,可塑性很强,可以增长的空间还很大,不要轻易下定论性结语,这样会伤害一个孩子幼小的心灵,也许会毁了孩子的一生,让他一直生活在自卑无助之中,不能自拔!毕竟,谁也看不到一个孩子的未来,谁也没有权力来给一个孩子下结论!老师不行,孩子的父母也不行,外人更不行!
  
  背诵了这首古诗文,董婉晴在白相生和白相宜兄弟俩的搀扶下,小心翼翼地走下了高台,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宴席上,白天雷跟董婉晴坐在一起,白相宜跟董婉晴坐在一起,白相生和邵洁,以及他们的孩子坐在了一起,一家人祖孙三代,坐满了一桌子,唯独缺少了白相宜的老婆刘博,还有白杏儿和罗迪!小时候,一家人在一起,总是吵吵闹闹,磕磕碰碰的,总觉得,在一起不舒服!可是,长大了,突然发现,再想聚集在一起,是多么的不容易!大家天南海北,忙忙碌碌,总有干不完的事情。有时间的时候没有钱,有钱的时候却又没有时间!
  
  席间,白相宜主动联系了自己的老婆刘博,告诉了她,自己获奖的整个经过。虽然他清楚地知道,丈人刘卫涛早已经告诉了她,但是,他还是觉得应该亲口告诉她!
  
  是呀,两个人的世界,不管是喜是忧,都绝对不是一个的,更不应该由单独一个人来承受。它理应属于两个人,也理应由两个人一同来承受!就像有句歌词中所说的那样,军功章里,有你的一半,也有我的一半儿!
  
  白天雷则把这个消息告诉了远在南国他乡的女儿白杏儿!
  
  “真的?真是太好了!你把电话交给我小哥!”白杏儿听了瞪大了眼睛,激动地说。
  
  白天雷将手机交给了白相宜,听筒里立刻传来了白杏儿那亲切的话语,“小哥,祝贺你!听到这个好消息,我真的好激动,我真的好想当着你的面对你说一声,祝贺成功!可是,我的工作性质决定了,我不可能有这个举动!小哥,你等着,我一定要向你学习,混到自由自在的那一天,混到功成名就的那一天!”
  
  白相宜立刻说道,“杏儿,你现在做得很成功。听爸爸说,你已经做了幼儿园的园长了,而且工资也是五位数,比我可是要强多了!加油!你会成功的!你一定会取得更加辉煌的成就的!”
  
  “小哥,我现在是分园的园长,说白了,还是个打工仔。我的目标就是要学会创办幼儿园的本领和管理幼儿园的方法,然后回到冶州城,创办一所全市一流的幼儿园。”白杏儿自信满满地说道。
  
  “好呀!小哥支持你!希望你早日学成归来,创业成功!小哥还要给你鼎力支持哟!”白相宜高兴地说道。
  
  “那是必须的!小哥,我觉得,这次斩获中国玉雕神工奖金奖,意味着你的玉雕技艺已经达到了走出师门自立门户的程度。我认为,你应该成立一家属于自己的玉雕工作室,搭建一个自我发展自我提升的平台,开创属于自己的自成体系的创作天地。你是否有这个打算?”白杏儿提议道。
  
  白相宜听了,没有立即回答他,稍作停顿,喃喃自语道,“去年咱爸也向我提说了这个话题,我也曾认真思考了这个问题。按照常理,荣获玉雕界神工奖,的确是意味着自己的雕刻技法日臻成熟,雕刻思路逐渐明朗,有了独自创作的可能性。不过,我觉得,此时自己提出自立门户,多少有些忘恩负义的味道。毕竟,我师父刘卫涛在我毫无玉雕功底的情况下,将我手把手教会,我现在取得了玉雕界最高奖,其中也离不开师父的指导和点拨,我不想做那个无情无义的徒弟。更何况,刘师傅待我真的很好,他教会了我雕刻技法,知道我建立正确的雕刻思路,给了我最好的工资和待遇,还把自己的女儿嫁给了我,我没有理由在此时离开他!”
  
  白相宜的话,不仅白杏儿听到了,白相生听到了,白天雷和董婉晴也听到了。他们都为白相宜的艺德品性而感到欣慰,没有一个人继续劝说他。
  
  而且白相宜的这番话,对原本要学成创业的白杏儿也产生了较大的影响。她突然改变了自己的想法,不想再回到冶州市创立属于自己的幼儿教育公司,而是准备继续留在南风教育集团。即便是自己有一天不想继续在深圳干了,她也准备游说公司老板,准许自己回到冶州市,开办一家南风教育集团属下的分公司!
  
  这不仅是为了感恩,也是为了投资的资金和风险。毕竟,自己创业的资金很匮乏,而且也不具备足够的抗风险能力。而幼儿教育事业,是高投入高收益高风险的新兴产业,更是关乎国家未来,关乎子孙后代的千秋事业。一旦出现任何问题,单凭自己是很难解决这个问题的。有可能让自己的全部心血付之东流。想到此,白杏儿故而做出了新的改变。
  
  可是,在白杏儿做出了取消自主创业决定的同时,白相宜那边竟然有了较大的突破。这次,不是他主动提出来的,而是他的师父兼岳父刘卫涛自己提出来的。那么,刘卫涛提出了什么建议,白相宜又是作何回应的,还请大家下次接着听我详细说给大家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