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重生之逆流人生 > 的七百六十三章 何必如此

的七百六十三章 何必如此


  
  
  如今卓飞、小雨、孙铁,以及赵博完全就是一条绳子上的蚂蚱了,这次高考要是一切按照计划进行,那么就是大家都好,除了发一笔横财之外,而且以后也算是给自己找了一条财路。
  
  可要是这次高考真的出了意外,那么等待这几个人的那就是浪迹天涯了。
  
  这几个人也就是赵博涉及的事儿最少,但卓飞几个人由于把钱都花的差不多了,再加上买设备投资过大,所以真要是出了事儿,没准小雨真按他说的话那样:一刀先扎了你在说。
  
  此时的赵博虽然看起来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可他却完全明白,6月份的那场高考对于他们来说,到底有多么的重要。
  
  所以赵博也就知道,这个时候要是拜托小雨他们做点儿什么事儿,肯定不会费什么功夫。
  
  虽然王志就算没了班长,还是学生会主席,但王志没有班里人帮他,那他也就算是白扯了,所以赵博就合计了,等王志班长被弄下去之后,这小子要是还敢威胁田小溪,他也就不能惯着王志了。
  
  “你的事儿我可不管不了,但你得记住了,以后离班里这帮人远一点儿,这帮人没有什么好人。”李斯笑了笑随即叮嘱道。
  
  随后俩人一边走,一边聊,等他们回到寝室后,又把今天的事儿大概和刘天、钱斌说了一遍。
  
  刘天既没有那种幸灾乐祸的表现,也没有想踩一脚王志的想法,似乎这事儿和他没啥关系一样。
  
  反倒是钱斌,一听说王志就要倒霉了,这小子确实高兴了一阵子。
  
  “李斯,你不觉得这事儿听蹊跷的吗?”一直没怎么说话的刘天,这时候把手里的书放了下来,随即问道。
  
  “哪方面蹊跷?”李斯看了看刘天,笑着问道。
  
  “田福那边有点儿不对。”刘天说完这话后,看了看李斯,随即就没了话。
  
  田福在班里的人缘是最好的,甚至可以说119寝室的几个人,甚至把田福当做寝室的兄弟来看。
  
  这也就是为什么,当孙国追打田福来到119后,李斯几个人帮忙打架的原因。
  
  可随后的几件事儿似乎就有些不大正常了,据赵博刚才所说,李斯解决了孙国以后,田福当晚就从外面回来了,而且随后就开始和潘波几个人计划今天的事儿。
  
  而且这几天田福、潘波几个人更是挨个寝室做工作,似乎这些事儿早就准备好了一样。
  
  这就让大家多少觉得有些意外,而且后来大家想起一件事儿,那就是田福和孙国的关系算不上多好,但也算是不错了。
  
  反倒是被孙国打的那个小子,平日里和田福关系到算不得很好,而按照田福的性子,这小子也绝对不会为了不相干的人,去得罪孙国,所以这一系列的事儿联系起来后,大家也就觉得这事儿有些蹊跷了。
  
  “是有点儿不对,以后心里有数就好了,睡觉吧。”李斯笑了笑随即说道。
  
  由于李斯不想提及这事儿,而赵博还忙着和田小溪发短信,所以李斯和刘天之间的这句交谈,就像是平常寝室兄弟之间随意说过的话一样,根本没有被大家重视起来。
  
  可当李斯闭上眼睛回想起田福之间的所作所为,以及这段时间的巧合,他就意识到了,这事儿很有可能就是一个针对王志的阴谋。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么这个班里,最让人恐惧的也许就是田福了。
  
  俗话说得好,有钱能使鬼推磨,潘波偷偷的把1万块钱现金塞进了冯导的包里后,这件一直让冯导往后推的事儿,也终于落到了实处。
  
  5月5号这天,最后一节课即将下课的时候,冯导和科任老师点了点头,随即就走了进来。
  
  冯导这人年纪不大,而且平日里笑嘻嘻的,给人一种挺好说话的感觉,可今天他进了班级后,脸上却一点儿笑模样也没有,弄出一副非常有威严的样子。
  
  “最近有同学向我反映,说有人把班里弄得乌烟瘴气的,这人我先不说是谁,我就想问一问,大家觉得现在的班委会,大家满意吗?”冯导这时候把脸一耷拉,一脸认真的模样道。
  
  坐在左后一排的李斯,看了看冯导那副公正的模样,如果他不知道这人收了潘波的钱,还真以为冯导是一个挺正义的老师呢。
  
  可就在李斯看着接下来的一切时,作为体委的冯夕第一个说道:“老师我觉得咱们班里确实有点儿乱,有些人把咱们班当成自己的地盘了,想怎么整就怎么整,我觉得咱们班委确实应该重新选举了,我虽然是体委,但我同意老师的这个想法。”
  
  冯夕的话一说完,邓彦竟然站了起来说道:“老师我也同意重新选班委,而且团支书的职务我也欢迎大家和我竞争。”
  
  邓彦的话一说完,李斯就知道,今天这事儿没什么悬念了。
  
  虽然李斯不大喜欢邓彦,但不得不说的是,邓彦在班里女生挺有号召力的,而她寝室的女生都听他的话,而另外的那两个女生寝室里,因为郭红、刘艳的原因,想必也都和王志走的不会太近,所以邓彦一表态,今天这事儿也就没有了什么悬念了。
  
  刚才还在玩手机的王志,一看冯导弄出来这么一出,而且班里几个人纷纷站出来表态,他就算再傻也感觉这事儿有点儿不对了,所以他下意识的朝潘波使了使眼色,试图让潘波阻止选举。
  
  可让他没想到的是,平日里在他面前言听计从的潘波,随后竟然站起来认真的说道:“老师,我想竞选班长!”
  
  潘波站起来的瞬间,王志简直就要傻了眼,而他怎么也想不到,一直给他当孙子的潘波,竟然会这么对他,而他下意识的就要站起来揍他。
  
  可就在这个时候,坐在他不远处的冯夕,以及潘波寝室的几个人不但上来就拉住了王志,随后冯夕还趁乱踹了王志一脚。
  
  而让王志没敢相信的是,此时的冯导不但没有往这边看,而且还把头扭到了一边。
  
  看到这个情形的王志,就有了一种极其不好的预感。
  
  “王志你干什么!不服气?我告诉你,最近班里不少人都对你有意见,你要是不服气就和潘波竞争,他要是输了,这事儿就拉倒,他要是赢了,你就把班长的位置让出来。”平日里笑嘻嘻的冯导,这时候极有威严的说道。
  
  “我班长当的好好的,凭什么选举?”王志这时候坐在了位置上,不服气道。
  
  可就在这个时候,一直没有说话的田福,以一种近似乎嘲笑的语气说道:“当初刘天班长干的好好的,不也重新选举了吗?你多什么啊!”
  
  “田福你再说一句话,我打死你啊!”王志这时候暴躁道。
  
  “王志你给我老实点儿,怎么的,你以为这是旧社会,大家没有发言权利吗,你要是再闹事儿,这班长也就不用选了,班长直接让潘波干!”冯导在台上大声喊道。
  
  王志这时候嘴张了张,随即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王志早就意识到,潘波几个人似乎有点儿不大对劲儿,而且这段时间里谢桥也没少告诉他,寝室的几个女生背着她议论着什么。
  
  只不过王志对于自己太自信了,而且这段时间他一直惦记田小溪,所及就没把心思往别的地方想,可他怎么也没想到的是,自己竟然被潘波他们摆了一套。
  
  随后在冯导的组织下,这次班委的竞选就正式开始了,而王志这时候也不好多说啥,而他反倒是坐在座位上,挨个给班里他认为关系不错的人发短信。
  
  但是让王志没有想到的是,他一共发了20多条短信,可从头到尾没有人回复他,反倒是这些人一个个的低着头,看都不看王志一眼。
  
  最后让王志怎么也没想到的是,他这次选举竟然只获得了2票,而其中一票还是他自己选的自己!
  
  而当王志看着黑板上面,自己名字下面,那孤孤单单的两张选票后,王志恼羞成怒,随后走出座位,摔门就走了。
  
  随后的事儿就好办的多了,潘波以高票当上了班长,冯夕当上了副班长、田福当上了生活委员,这次参与进来的人,也多或多或少的有了好处。
  
  一个似乎皆大欢喜的局面,就这样完成了。
  
  此时整个班级里,除了有些发呆的谢桥,也许就有李斯觉得今天这种事儿,似乎有点儿太讽刺了。
  
  李斯当初来到石大分院没多久,他就亲眼见证了王志用这招摆了刘天一道。然而仅仅不到一年的时间,这一切就像是复制一样,竟然重新在王志身上来了一遍。
  
  只不过当初的王志作为胜利者,一副得意洋洋的样子,而今天的他,却狼狈的像一只狗一样。
  
  选举完毕之后,潘波带着新选上来的班委出去吃饭了,由于119寝室的几个人,谁也没参与竞选,再加上李斯也不想和他们凑合,所以119寝室的几个人放了学后,也就全都回到了寝室里。
  
  而一提到今天发生的这一切,大家都觉得似乎有那么些可笑。
  
  “王志今天选举前,给我发短信了,说让我选他,以后肯定忘不了我,你说这小子怎么合计的,当初给了我一个大嘴巴,我能向着他?”刚一回到寝室后,赵博就一脸鄙夷道。
  
  随后寝室几个人也都笑了笑,最后大家发现,可能也就刘天没有收到王志的短信,由此可知,当时的王志到底有多么歇斯底里。
  
  “说实话,你们这样对他的打击挺大的,多少有点儿过了。”李斯这时候摇了摇头道。
  
  虽然李斯觉得王志这人实属活该,但相对于刘天那次被选下来,这次王志也太没面子了。
  
  毕竟整个选举王志只拿到了两票,这种事儿将会成为王志一辈子的污点的。
  
  就算是若干年后,王志真的有了什么机会,当领导听说王志在大学期间混成这个样子,也肯定会有所顾虑的。
  
  再加上如今王志在石大分院也算臭名昭著了,而整个石油系统就这么大,所以李斯可以肯定,以后这件事儿,绝对会伴着王志的一生。
  
  “过了?当初他不就是这么对刘天的吗!活该!”钱斌插嘴道。
  
  “刘天,今天你觉得心里舒服吗?”李斯笑了笑对一直不怎么说话的刘天说道。
  
  刘天似乎今天情绪并不高,而刚才寝室几个人说话的时候,他也一直在愣神,所以当李斯反问他的时候,刘天愣了下后,苦笑着说道:“是挺解气的,不过也挺不舒服的。”
  
  “是啊,当初你有多难受,王志应该会加倍感受了,走吧,吃饭去吧,过去的事儿,别提了。”李斯笑了笑随即道。
  
  “行,说好了,今天我请客!老子高兴!”赵博相应道。
  
  “走吧,别去一条顺了,到时候和潘波他们碰一起,到时候又得叫我们喝酒去了。”李斯嘱咐道。
  
  可就在这个过程中,钱斌接了一个电话,而挂断电话后,钱斌有些无所谓的说道:“谢桥那边也出事儿了。”
  
  “怎么了?”赵博饶有兴致的问道。
  
  “孙铁回寝室后因为今天选举的时候,和寝室的几个人吵了起来,然后被邓彦给打了一个嘴巴,而且寝室其他女生拉偏架,估计是吃了不少亏。”钱斌随即说道。
  
  “因为这点儿事至于吗?”刘天无奈道。
  
  “邓彦和谢桥本身关系就不好,而且她们寝室的几个人,完全是背着谢桥整的这事儿,谢桥就有点儿不愿意了,然后邓彦回寝室还说风凉话,俩人就干起来了呗。”钱斌继续道。
  
  “这叫什么?这就叫做树倒猢狲散,墙倒众人推!”刘天直接给这事儿做了个定性。
  
  虽然寝室几个人都觉得其实这些事儿挺解气的,但细一合计,却都感觉这事儿有点儿不是滋味。
  
  明明都是一个班级的同学,就算以后不能成为朋友,何必成为这个样子呢?
  
  李斯心里叹了口气,随即暗自想到。
  
  随后寝室几个人就一边聊、一边朝着学校门口新开的一家小饭店走了过去。
  
  新开的这个饭店叫做大河饭店,名字起的挺大的,可实际上就是个小吃部的性质,就连包房也是那种用木头板子扎开的隔断,门用门帘遮挡上的简易包房。
  
  可就在李斯几个人跟着服务员进了其中一个包房后,赵博刚要说话,钱斌就做出了一个安静的手势,随后这小子指了指身后的包房。
  
  这时候大家跟着安静了下来,而王志的声音竟然传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