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重生之老婆孩子热炕头 > 第六百零三章 牛县长初来乍到有惊喜

第六百零三章 牛县长初来乍到有惊喜


  重症监护室外边,隔着透明玻璃能看到老人在病床上躺着,还没有苏醒过来的迹象。
  尚富海和表哥过来的时候,就看到大舅周秀清和二舅周秀国兄弟俩在一边的靠墙连椅上坐着,垂头沉默,母亲周秀梅和父亲尚勇两也在另一边站着没有说话。
  这边的气氛压抑的有些可怕。
  看到他们兄弟俩过来了,刚才沉默不言的几个人都纷纷围了上来,大舅着急追问:“鑫鸿,医生怎么说的,你奶奶没事吧。”
  “鑫鸿,医生说的严不严重,要怎么治疗?你奶奶她怎么还不醒啊。”二舅也跟着问道。
  周鑫鸿展开一个干涩的笑容,说:“爸,二叔,廉医生说还行,检查结果基本没有太恶化,廉医生还说用不到动手术,保守治疗就可以了。”
  话还是那些话,但他变了个说法,其中的意思截然不同,也就周秀清他们没和廉庆涛沟通,不知道其中的利害关系。
  听到周鑫鸿这么说,他们也不疑有他,闻言马上就松了一口气。
  周秀梅皱眉看着玻璃墙内的老娘,皱眉:“鑫鸿,那你奶奶她什么时候能醒过来?”
  周鑫鸿赶在想开口的表弟尚富海前边,开口说:“二姑,廉医生的意思,我奶奶毕竟是年龄大了,这一下摔得也不轻,还磕着头了,她得缓一缓,可能两三天吧。”
  “真是这样?”周秀梅保持高度的怀疑,但她不知道别的,眉头紧锁,看了儿子一眼,他也没有要说话的意思。
  尚勇在后边拉了拉她的衣服,冲她摇摇头,示意先别说话了。
  尚富海听着他表哥一番连哄带骗的话,知道他是好心,但纸包不住火,骗得了今天明天,那姥姥要是一个星期都醒不过来,怎么说?
  当然,他也希望姥姥早点没事。
  心里想着该怎么办,尚富海身上的手机震动起来,他以为是胡国华医生打过电话来了,赶紧把手机掏出来了,一看屏幕上显示着他老婆的名字,不免有些失望。
  随即又拍了自己脑袋一巴掌,到了之后就糊涂了,脑子不转了,怎么就忘了给他老婆回个电话。
  尚富海接通了电话后,往其他地方找了个没人的地方接了电话,把这边的情况给她一五一十的说了。
  徐菲也没有好办法,就叮嘱他别想太多了,好好休息,还说姥姥吉人自有天相。
  “嗯,我这几天可能就不回去了,你也照顾好自己,有时间的话我就和你视频连线。”尚富海说。
  准备挂断电话的时候,尚富海听到徐菲说了句:“大海,抽空找个司机吧,你这样忙东忙西的,也休息不好,不太安全,我和元宝都不放心。”
  “好,那你抽空给孟兴文说一声,让她给我招一个合格的司机,得会开劳斯莱斯的。”尚富海最后打趣着说道。
  这话直接把徐菲给逗笑了。
  挂断电话后,尚富海把手机揣兜里,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看着黑屏的手机叹了口气,但愿姥姥吉人自有天相。
  他回到重症监护室外边的时候,就听到这边有护士说:“你们在这边的家属太多了,太乱,不利于病人恢复,留下两个人照顾就行,其他的先回去吧。”
  这位护士刚说到这里,尚富海又听到一阵“凤凰向南飞,彩云在跟随;倾听山河水,天堂有多美;展翅挥一挥,梦境在周围……”的超大音铃声响起,这是老人机发出的专属声音,声音之大堪比安装了扩音器一般的效果。
  二舅的手机铃声响了,在护士瞪眼要发怒的目光中,二舅周秀国赶紧手忙脚乱的掏出自己的手机,一看是他儿子周鑫鹏打过来的,赶紧接通了,再不接,这位护士真的要撵他了。
  几句话和儿子说完后,他还说了这边的楼层,挂断后,他就说:“是鑫鹏给我打的电话,他问问他奶奶现在怎么样了,说他现在刚下课,下午请了假,正往这边赶。”
  “这位家属你怎么回事的,都说了这边是重症监护区,手机打震动或者静音,万一要是惊扰了里边的病人,出了问题你担着……”
  她话还没说完,廉庆涛不知道什么时候过来了,‘咳咳’咳嗽了两声,接着喊了一声:“刘护士,你先去忙吧,这边交给我了。”
  “哼!”被称为刘护士的女护士很不满的哼了一声,就走了。
  廉庆涛看着这一波家属都站在这里,他也头疼,但还是尽量委婉的给周鑫鸿说:“周书记,病人现在的情况需要观察等待看看,家属都在这里等着也确实没什么用,你看看先让他们回去吧,留下俩帮忙照应的就行。”
  “哎,好,廉医生,我给我爸和二叔二姑他们说一声。”周鑫鸿这么说。
  廉庆涛点点头:“嗯,放心吧,我们这边会及时照应,有什么事会第一件联系周书记。”
  俩人又客套了一番,廉庆涛就走了,他得去叮嘱一下这边的护士,她们年轻不懂事,他可不能不当一回事,周书记当面在这里,虽然是出于好心,但得端正一下态度,说话和家属沟通一定要语气温和,万万不能带着火气,要不然得罪人都不知道怎么得罪的。
  他走了之后,周鑫鸿看了一圈,说:“二叔,二姑,还有富海,要不你们先回去吧,我和我爸在这里照应着就行。”
  他刚说完,周秀国就说:“鑫鸿,你那么忙,公事那么多,你先回去上班吧,可不能耽误了县里的事,我和你爸在这里等着,还有秀梅你们俩赶紧带着富海也回去休息休息吧,有什么事再打电话联系。”
  尚富海一听,马上摇头:“二舅,我可不能回去,我还得联系京城更好的医生给我姥姥瞧瞧病,这不还没打通电话,我留下吧,你们先回去吧。”
  周鑫鸿最后说道:“那今天我和富海留下来,爸、二叔、二姑你们都回去,今天就这样吧。”
  周鑫鸿这么一说话就好使了,这回没有人再反对,二舅周秀国说:“稍微等等吧,鑫鹏正开车往这边赶,等会儿他过来了看两眼,说句话,大哥和二妹先跟着去我那里住下休息休息。”
  二舅家的表哥是县重点高中一中的高三年级班主任,编制内的老师,各种收入算下来,不算低,二表嫂又是县党校的一名老师,两口子的综合收入在这个小县城算是比较高的,他们早些年买了一套80多平的,后来趁着价格便宜又买了一套130平的,就把空下来的这套80多平的给父母住了。
  周鑫鸿说:“二叔,让我爸和二姑、二姑夫去我那里休息就行。”
  “你那边还有俩孩子,不太方便,我那里就我和你二婶俩人,要不这样,等会儿鑫鹏过来了,把大哥送到你那里去,二妹和妹夫跟着我走,就这样吧。”周秀国坚决的说。
  鑫鹏表哥过来的很快,主要是这个小县城也不大,就算中午开车堵一点,可路就这么远了,还能怎么滴。
  周鑫鹏过来后打了一圈招呼,又隔着玻璃看了看还躺在病床上昏迷中的奶奶,问了大堂哥一些情况,对这种情况,他也麻爪,一筹莫展。
  最后,周鑫鸿把他们都给撵回去了。
  “富海,先坐会休息休息吧。”他指了一下用膨胀螺丝固定在墙上的靠墙椅子。
  兄弟俩坐下后,尚富海想起一件事来,问:“鸿哥,现在政府这边刚来的那位和宋明晨搞得怎么样了,还是不对付?”
  “你是说牛县长?他和宋书记之间说不上不对付,就是政治理念不太一样,不过总体来说,这位牛县长还是很务实的,懂的他也比较懂下边老百姓的疾苦,又是农业口出身的,他对农业发展很关注。”
  “这样啊,要是碰上个务实的对东云的老百姓来说,也算是好事了。”
  “嗯,过去咱们县里光抓工业发展了,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还是忽略了农副产业这一块的发展,咱们县里的庄稼地无非就是种粮食,还不是经济作物……”周鑫鸿眼神忽闪的说着。
  “现在的粮食价格不高,老百姓还种的不成规模,一家一户多了也就十几二十亩,少的才一两亩地,能挣什么钱?”
  尚富海没去反驳,静静的听着他表哥描述县里的政治情况。
  “前段时间你不是打电话问过的吗,牛县长来了之后,先盯上了县里畜牧业的发展情况了,二姑夫的养猪场现在算是咱们县里最大的,牛县长对二姑夫的养猪场很重视,按他的意思,想让二姑夫这边做个标杆,他再想办法把权限的畜牧养殖户都带过去学习科学的管理经验和自动化的喂养技术……”
  尚富海瞪眼,我爹的养猪场这就给冠上‘科技和自动化养殖’的名头了?
  我咋就不知道哪!
  “前几天的县常委会议上,牛县长又提出来要在县里选一个镇子开始试点经济作物的种植增收项目……”。
  尚富海问:“那结果怎么样了?”
  周鑫鸿说:“7票赞同,还有4票反对或者中立,不过都无所谓了,这事连宋书记都同意了,说让牛县长尽管放手去实验,他全力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