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乱三国之吕布 > 第327章 出乎预料

第327章 出乎预料


  这是一个晴朗的天,
  碧蓝的天空之上,
  只有几朵白白的云彩静静镶嵌,
  给看见的人一种心旷神怡的感觉。
  北风微微吹拂着天地,
  只不过却不再是刺骨的寒风,
  暖暖的春意被送往世间的每一个角落,
  小草从湿润的地面上,
  露出尖尖的脑袋。
  一只黑色的皮靴却将几棵小草踩入了地下,
  脚步快而轻,脚步过后,
  那些弯下腰的嫩草,
  再一次倔强地挺直身躯。
  “来了?”
  “来了。”
  对话的双方正是血凰与南华老仙。
  血凰这方和上一次的阵容没有区别,
  只是南华老仙这边,
  这一次却只有南华老仙和左慈师兄弟二人。
  王越重伤、老怪物也处于重伤,
  他们两人都不是短短几天就能够恢复过来的伤势,
  至于童渊,则需要守护他们。
  血凰看了看南华老仙身后,
  没有看到他所期待的那个身影,
  那个高大英俊带着一丝狂傲不羁的身影,
  向着远处眺望了一阵,
  仍然没能够发现那个身影。
  眼底处划过了一丝黯然,
  开口询问道:
  “吕布那个小家伙……”
  “哼!还不是拜你们所赐!现在又在这里猫哭耗子,整什么惺惺作态。”
  左慈怒声呵斥道。
  “哈哈哈!”
  一声狂笑从血凰的身后传了过来,
  却是于吉所发出的,
  笑了几声之后,
  却仿佛是引动伤势一般,
  突然咳嗽了起来。
  剧烈的咳嗽声却没能够止住于吉的狂笑,
  紫虚上人眉头微微蹙起,
  轻轻咳嗽了一声,
  开口说道:
  “逝者已逝,不过咱们之间该解决的事情,总是需要解决才是。”
  “哼!”
  南华老仙开口道:
  “正是,也却是该好好解决一番了。”
  话音一落,南华老仙主动向前踏了一步,
  身上的气息顿时变得狂暴了起来,
  一身道袍无风自动,
  像是突然鼓荡了起来一般,
  原本和蔼的面容,
  此刻一双眼眸怒视着血凰,
  整个人突然如同离弦之箭冲了过来。
  南华老仙的动作,
  大大出乎了血凰等人的预料,
  在他们所有人的印象之中,
  南华老仙可一直是个老好人,
  而且不论在任何人任何情况时,
  都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
  从来不曾见过他发怒,
  如此刻这般怒气勃发的样子,
  血凰他们都是第一次见过。
  不过愣怔也只在一瞬间,
  血凰站在原地,
  身后的紫虚上人却是电射而出,
  迎向了冲过来的南华老仙。
  “你的对手是我!”
  左慈见状冲向了紫虚上人。
  “左慈,你猖狂什么!”
  于吉身形也跟着一动,
  迷吾见状也准备冲上去,
  身旁的鬼策子却是伸出手拦住了他,
  疑惑地转头看向一边的鬼策子,
  宽大的斗篷扭动了两下,
  不过也能够看出来鬼策子似乎是摇了摇头。
  眯着眼看了看场中的形势,
  又看了看前面一动不动的血凰,
  迷吾再次抱起了双臂站在了原地。
  战斗十分的激烈,
  南华老仙和左慈完全是以命搏命的打法,
  紫虚上人以及于吉猝不及防之下,
  根本就难以招架,
  血凰看着战场中的情势,
  眼睛微微眯起,
  南华老仙和左慈的反应超出了他的预料,
  甚至可以说,
  有点欲盖弥彰的意思了。
  但是,正是他们这样的反应,
  血凰反而确认了吕布死去的事实,
  双方之间本来就曾经是朝夕相处的师兄弟身份,
  ‘净世行动’持续了许多个轮回,
  他们彼此之间的太过于熟悉了,
  这一届的天命者吕布,
  对于南华老仙他们到底有多么的重要,
  他们十分的清楚。
  这一届天命者的吕布,
  根据以往的情况来说,
  他并不算得上惊才绝艳,
  但是吕布的进境之速却绝无仅有,
  而且再加上如今天地之间出现了异变,
  血凰的功力无法恢复道巅峰之境,
  可是按照吕布的这种提升速度,
  很有可能在不久之后超越他,
  偏偏这天地灵气和后世小说中所说那些还不一样,
  在后世的小说之中,
  无论是修炼或者是突破提升都需要大量的灵气,
  然而在这个世界,
  却只有修炼突破,
  以及如血凰这样因为特殊的原因,
  需要恢复实力的时候才需要大量的灵气,
  如果只是受伤或者是平日战斗所损耗的能量或者功力,
  都能够依靠体内自行产生而进行补充。
  但是吕布又是一个异类,
  在如今这般没有灵力的情况之下,
  他竟然还能够不断地突破实力瓶颈,
  这才是最令人恐怖,
  也是最令血凰担心的一个问题,
  所以对于血凰来说,
  吕布是一个最大的隐患。
  但是另外一方面,
  也因为了种种的原因,
  吕布对于血凰的影响同时也是最为深刻和明显的一个人,
  在血凰的内心之中,
  也是十分的欣赏和钦佩这个小家伙,
  甚至曾经因为对方的那些话语,
  和所作所为,
  而影响到了他自己坚定不移的信念。
  此刻确认到他已经身亡的消息,
  这才感觉到心中五味杂陈,
  一方面如此强悍并且前途无限的敌人,
  就此陨落之后带给他如释重负感觉,
  另外一方面,
  这个他自己也是十分欣赏甚至隐隐间视为知己的后辈,
  就这样在自己人的算计下死去,
  让他心中颇感不值。
  我不杀伯仁,但伯仁却因我而死。
  目光微微一凝,抛开了心中纷杂的念头,
  血凰缓缓向前迈步,
  如今四人的战斗已经进入到白热化的阶段,
  于吉虽然伤势好转,
  但是毕竟之前受的伤震动了内腑,
  短时间内根本不可能恢复如初,
  被左慈压制的左支右绌,
  甚至接连收到了两次不小的伤害,
  如今的情势岌岌可危,
  随时都有可能遭受到重创,
  而对面的左慈此刻却是愈发的疯狂,
  此消彼长之下,
  于吉的情势最为危机。
  而紫虚上人那一边,
  虽然也被南华老仙一直压制着,
  并且也受到了几次轻伤,
  主要也是由于心中有愧,
  故而紫虚上人有些放不开手脚,
  被暴怒的南华老仙强行压制。
  扫视完两处战场的情况后,
  血凰直接冲向了紫虚上人这边,
  翻手之间将南华老仙的攻击尽数接下,
  南华老仙见到对手换成了血凰,
  攻击更加的迅猛彪悍,
  一时间竟然让血凰也是攻少守多。
  紫虚上人退出站圈之后,
  喘息了一口气,
  扭头看向狼狈不堪的于吉,
  心中暗叹一声,
  对于这个师弟,越来越过分的做法,
  他的心中也是有着许多的不满,
  不过对方毕竟是自己的师弟,
  终究还是割舍不下那个情分,
  替于吉抵挡左慈的攻击,
  见到紫虚上人终于过来帮手,
  于吉心中一喜,
  他的实力原本就比左慈差了一线,
  只是从前双方交手,
  左慈他们始终留有一些余地,
  从来没有过真正的生死相搏,
  然而这一次,
  于吉却能够真真切切地感受到,
  左慈那深沉的杀机,
  心中惊恐之下,
  却也只能咬牙硬撑着,
  紫虚上人前来帮手之后,
  他恨不得迅速离去,
  可没成想,左慈却根本不给他这个机会。
  抛下紫虚上人,不管不顾地向于吉冲了过来,
  紫虚上人心中一惊,
  他没料到左慈竟然会如此疯狂,
  单纯的招架抵挡左慈的攻击,
  已经是没有办法完全照顾到于吉,
  不得已之下,只好主动发起了攻击,
  多少也能够牵制住左慈,
  但是于吉想要脱离战圈却又变得不可能,
  还在由于有紫虚上人承担了大部分的攻击,
  于吉所需要承受的压力小了许多。
  战况再一次进入胶着状态,
  但是这一次,换做是南华老仙和左慈处于下风之中,
  血凰和紫虚上人此刻心中都有些愧疚,
  故而出手时也没有频下死手,
  双方暂时处于一个平衡之中。
  远处的迷吾见状,
  心中跃跃欲试地想要上前,
  鬼策子低声开口道:
  “老蛮子,先暂时不要出手。如今他们的战况虽然激烈,但是除于吉之外,其他人远远未到那个时机,咱们虽然如今和于吉站在同一条船上,但是却也不能轻易被他当作枪使。”
  迷吾闻言不由得一愣,
  旋即便明白了过来,
  嘴角露出一抹笑容道:
  “还是你这个家伙考虑的周全。”
  在血凰等人离开烧当羌聚居地不久之后,
  聚居地外面驻扎着的数万大军,
  也突然缓缓动了起来,
  那是阎行驻扎在此地的大军,
  接到了血凰等人离开的消息,
  早就有所准备的阎行,
  当即命令大军开拔。
  选择的这个时机也很巧妙,
  若是早几天离开,
  大军开拔定然不能悄无声息,
  一旦血凰等人得知大军调动的消息,
  定然能够明白他们是要离去,
  在这种关头,
  大军撤离,这根本就是叛逃,
  血凰定然不会允许这个情况发生。
  可是,此时此刻,
  血凰他们前去寻找南华老仙,
  双方定然是要分出一个结果出来,
  不论最终的结果是什么,
  烧当羌的这一次叛乱,
  定然是已经走到了末路,
  先不说他们这些人,
  绝对不可能干扰俗世之中的争霸,
  即便真的出手干预了,
  但是面对数以万计的大军,
  他们在其中取对方上将首级,
  那自然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可如果想要消灭这样规模的军队,
  那无疑于痴人说梦,
  仙人虽然是称之为仙,
  但是本质而言,
  其还是人,是人他就总有疲累的极限,
  因此,即便血凰等人得胜归来,
  面对吕布军的反扑,
  在那滔天的怒火以及数量上的绝对压制之下,
  阎行的部队也只有覆灭一途。
  早早地逃离才能够躲开这个漩涡,
  没有了血凰和迷吾的指挥,
  阎行他们这三万大军进行撤离,
  烧当羌人,即便是知道他们的打算,
  却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
  总不能在这里自己先打上一仗吧,
  先不说对方那也是三万百战精兵,
  即便是真的能够胜利,
  他们这些烧当羌族人也将会元气大伤,
  那时候还需要面对吕布军的攻击,
  烧当羌人虽然不善谋略,
  但却并不是傻子,
  这点帐还是能够算得很清楚的,
  因此看着三万汉军渐行渐远,
  所有烧当羌人除了双眼喷出愤怒的火焰之外,
  却什么都做不了。
  三万大军向着东面迤逦而行,
  阎行指挥着部队缓缓移动,
  身旁一位副将开口询问:
  “将军,咱们这是要往哪里去?”
  阎行抬头看了看前路,
  开口回答道:
  “雁门郡。”
  “雁门郡?那里不是吕布的地盘吗?”
  副将不解地开口询问道。
  阎行斜眼睨了他一眼道:
  “怎么,怕了吗?”
  副将连忙垂下眼帘,
  连声摇头说不敢。
  阎行没有在意副将,
  开口解释道:
  “雁门郡是并州地盘不假,但是与草原接壤。如今虽然草原臣服吕布,并且双方互通有无经历了数年的时间,但是那里毕竟也可以算是一个薄弱环节。”
  副将默不作声,
  尽量消化阎行的话语,
  过了半晌开口说道:
  “可是雁门郡守军与草原异族兵力强盛,我军虽然有三万之数,若是一旦发生正面冲突,恐怕……”
  副将蹙眉说出了心中的担忧。
  阎行却是展颜一笑,
  脸上浮现出了自信的笑容,
  开口说道:
  “这一点担心的很对,不过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
  看到副将疑惑的神情,
  阎行得意的一笑,
  接着开口说道:
  “异族人何时真正臣服于汉人过?”
  副将露出了若有所思的神情,
  阎行继续说道:
  “异族人不会完全的真心臣服于吕布,虽然他们钦佩吕布的武勇,但是他们本质上只崇敬强者。如今吕布方才经历过烧当羌叛乱,以及袁绍的攻击,虽然他完全承受了下来,但是其威信已经收到了不小的打击。故而我们若是此时路过草原,对方虽然会帮助吕布,但是却定然会有些许迟疑,而那迟疑的时机,正是我们的机会。”
  副将这时方才恍然大悟,
  看向阎行的目光中充满了钦佩。
  “至于雁门郡,”
  阎行举起马鞭,遥指前方道:
  “吕布方才经历征战,正是空虚的时刻。并且凉州的主力,如今主要方向乃是烧当余孽。这个时候正是我们突破……”
  阎行说到这里,
  自得的话语突然戛然而止,
  因为,。
  在他的眼前,
  突然看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