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快穿炮灰拯救之旅 > 嗨,你的糖果掉了18

嗨,你的糖果掉了18


  “咳,嗯。”
  借助课桌上竖起的课本,池晓晴用手肘悄悄碰了一下何茗瑾的胳膊,递给他一张纸条。
  接过纸条,何茗瑾眼睛闪了闪,也学池晓晴的样子,将另一只手放在了课桌上,借助竖起的众多的书和资料,偷偷拆开了纸条。
  “何茗瑾,刚才幸亏有你啊,我们放学不用留校打扫卫生了。你还是挺厉害的嘛,看你平时不爱说话,竟然还敢跟班长对峙呢,佩服佩服!”
  看完纸条上的内容,何茗瑾嘴唇微微动了动。不错,在课堂上,尤其是无聊的、他都已经掌握了老师所讲内容的课堂上,这倒是一种很好的交流方式。
  拿出笔,准备了一张新的稿纸,何茗瑾开始回纸条了。
  不像池晓晴那样悄悄地递纸条,何茗瑾将稿纸对折了一下,直接放到了池晓晴的左手上。
  嗯?正在转笔的池晓晴看到盖在左手上的纸~张,停止转笔,迅速抬眼看了一下讲台上的老师。老师正在口若悬河、激情澎湃,指着黑板细心点拨,根本就没有注意到他们的动作。池晓晴放下心来,打开了纸~张!
  “不客气。”
  不客气?就这三个字?
  不相信自己看到的,池晓晴眨了眨眼睛,再看纸条,“不客气”,依旧是这三个字。
  不客气!还真是言简意赅!
  握着笔,池晓晴又在纸条上写了些什么,写完之后,她又将纸折成了一个小条。
  依旧是悄悄地碰了一下何茗瑾的胳膊,趁老师不注意,池晓晴把纸条成功递出。
  接收到纸条,何茗瑾打开纸条的速度比之前快了一些。
  “你还挺不谦虚的嘛!(笑脸)之前说放学之后请你吃饭,择日不如撞日,要不然就今天放学后吧!我知道一家菜很好吃的饭店,放学后我们一起去啊。”
  看着纸上的笑脸,何茗瑾唇角微微上扬,将纸条对折两下,压到课本下,他又准备一张新的稿纸,开始回复了。
  又是这样直接放到手边?又是这样只对折了一下的纸~张?
  看着左手上的纸张,池晓晴嘴角微微抽动了一下。好吧,这样明目张胆的递纸条,尽管纸条叠的大了些,她已经经历过一次了,这一次对她的冲击已经没有那么大了。也许这就是男生传纸条与女生传纸条的不同吧!
  只是~,她跟秦佑明传纸条的时候,纸条也没有变成纸张啊!怎么到何茗瑾这里就变了呢?那么大一片纸,他是想被老师发现,还是唯恐老师看不见哪?
  打开纸条,最上面的那一个“好”字,让池晓晴一瞬间内心只剩下三个字:呵呵呵!
  转动了一下手中的笔,池晓晴在纸上又回了几个字:“那好,放学后可别忘了啊!”
  将纸折好,池晓晴趁老师不注意,眼疾手快的将纸条传给了何茗瑾。
  打开纸条,何茗瑾看了一眼,抿了抿唇,将纸条重新折了两下,和之前的纸条放在了一起。
  “呼~终于放学了!”
  秦佑明站起身伸了个懒腰,收拾了一下自己的作业。
  “晴晴,赶紧收拾啊,今天的作业可不少,回家又得加班熬夜了!”
  “哦。老师刚才又布置什么作业了,回去记得告诉我啊。”池晓晴也收拾着自己的书包。
  “你上课又没有好好听讲啊?干什么了,又走神了?”
  秦佑明一副“孺子不可教也”的无奈样子。
  “走神也比你考的好。”
  “……”
  哼,就知道欺负我!秦佑明瘪了瘪嘴。
  “好了,又来了!走,我请你们吃饭去,前两天我又发现一家饭店,他们做的菜可好吃了,你们一定会喜欢的。”
  “天天就会这一套是吧,刚打击完人家就立马给颗糖吃!……什么“你们”?除了我,还有谁啊?”
  秦佑明突然加大了音量。
  “你这么大声干什么啊,我听得到!”池晓晴整理好书包,放在桌面上,
  “除了你,还有何茗瑾啊!咱们同桌三个还没有在一起吃过饭吧,今天正好有时间,大家又都免于责罚了,一起吃顿饭,庆贺一下嘛!”
  池晓晴笑了笑,看了眼何茗瑾。
  “你也收拾好了,那咱们可以走了。秦佑明,走了!”
  “……”
  看着喊了他一声就跟在何茗瑾身后走了的池晓晴,秦佑明咬了咬牙齿,嘟囔了一句:“见色忘义的家伙!有什么可庆贺的啊!真是……”
  抱着书包走在两个人后面,看着出了教室并肩走在一起的两个人,男生还帮女生拿着书包,女生边走还边对着男生开心的笑着、说着,秦佑明突然有种“这两人好般配”的感觉。
  呸呸呸!什么般配啊!一个一个成天面无表情的,一个成天嘻嘻哈哈的;一个高又帅,一个……呃,晴晴不算低,长得也好看……咳,反正他们两人不~般~配!
  秦佑明抱紧书包,小跑几步跑到了池晓晴和何茗瑾身边,硬是走到了两人中间的位置。
  “你们干嘛走这么快啊,也不知道等等我!”
  “是你走的太慢了!一个人在后面嘟囔些什么呢?”
  让开了一点位置,池晓晴看了一眼抱着书包的秦佑明,挑了一下眉头。
  看了看硬挤在他和池晓晴中间的秦佑明,何茗瑾眼中的笑意消退了不少。
  “谁嘟囔了!你走那么快,怎么可能听得到……我就没有说话。”
  “好了,赶紧走吧。我发信息已经让王叔帮我们定了位置了,不要让他等着急了。”
  “哦。”
  秦佑明看了一眼走在自己身边的何茗瑾,还有他手里拿着的池晓晴的书包,连忙把自己的书包甩到了背上,对何茗瑾伸了伸自己的手。
  “我来帮她拿书包吧。”
  “……”
  何茗瑾看了一眼秦佑明伸过来的手,没有说话,脚步不停继续向前走着。
  他的意思很明显,就是不让秦佑明帮忙拿书包。
  “我……”
  “王叔,我们在这里。”
  秦佑明还想说些什么,却被池晓晴的打招呼声吸引了注意力。
  “王叔,这是我班的何茗瑾,我们一起去吃饭。”
  池晓晴对司机师傅王叔简单介绍了一下何茗瑾,几个人就上车出发去饭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