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都市第一战神 > 第三百四十五章 咬人狗不留

第三百四十五章 咬人狗不留


  “金氏的庙小,容不下萧先生这尊大佛,还请,打道回府吧。”
  纵然,心知这萧淡尘,如今乃是夏国之尊。
  但,金氏老太,却还是,不能对他,恭敬相迎。
  没办法。
  双方,本就已经是生死仇敌。
  何况,对方此刻,也相当于,是来兴师问罪的。
  他们可以保证礼貌,但要让他们客气,让他们低声下气,也,绝不可能!
  “这么着急赶萧某走?”
  萧淡尘闻言笑了笑,端起茶杯,轻品茶香。
  旋即笑道:
  “老太太,八年未见,您老还是这般目中无人啊。”
  萧淡尘,身为一个后辈。
  却说,作为前辈的金老太目中无人。
  放在别处,也就是不尊老了。
  可放在这里,却不可如此说,真要论起来,萧淡尘说的,还轻了。
  跟他金氏的所作所为比起来,根本一文不值!
  虽,坐于高位。
  素来沉稳。
  然,金氏老太此刻,面对这淡定从容的萧淡尘,却,出奇的,有些心悸。
  这种感觉,毫无来由。
  明明,面前这个人,只是个后辈。
  明明,这里,是海北金氏的地盘。
  明明,她没有任何理由惧怕萧淡尘的。
  如此说吧:
  原本,她以为,能够令她忌惮萧淡尘的,是当年的事情。
  以及,如今他荣登尊位的消息。
  可是……
  事实证明,此二者并不能让金老太多么忌惮。
  只是,正视萧淡尘罢了。
  可那心悸,又是,哪来的呢?
  金老太眼神微眯,上下打量,坐于客堂,细细品茶的萧淡尘一眼。
  心中暗道:
  “他,比起八年前,更加沉稳,能令人忌惮的,从不是他的身份,而是,他这个人!”
  是啊,就是,他这个人!
  八年前的萧淡尘,身上,还有一丝少年人的轻狂!
  但,仍能运筹帷幄!
  如今的萧淡尘,那丝轻狂犹在,只是被他很好的掩饰在了内里。
  懂得,令自己缺点掩饰的人,才是最恐怖的。
  金老太活了七十多岁了,她深刻的明白一个道理:
  世界上,没有缺点的人,其实,并不可怕。
  没有缺点,才是最大的缺点,轻轻一击,也就垮了。
  有缺点的人,当然也不可怕。
  真正可怕的是,明明有缺点,也令人察觉,可就是不能让别人借此来攻击他!
  这样的人,才是,最可怕的!
  按理说,八年后,萧淡尘身上,那丝轻狂,理应消失不见!
  可他,却仍能,摆出这般阵仗,肆无忌惮的上门。
  你能说,他不轻狂?
  只是,如今这分轻狂,他已经,有了驾驭的手段!
  他,比起八年前来海北,更加恐怖了!
  明显看出这些来的金氏老太,当然,不想,跟这萧淡尘,打任何一丝交道。
  因为啊……
  当年,萧淡尘尚且青涩,都能将她一个多年的掌权人,轻松击垮。
  如今,他已然成熟,那金老太,又岂会是他的对手?
  虽然很不想承认,但所谓长江后浪推前浪,金老太这个前浪,已经被拍倒在沙滩上了。
  故而,她道:
  “老太太老了,身体不好,晚上习惯早睡,萧先生有话就直接说,说完就请回,老太太得休息了。”
  借口言说身体不好,得休息。
  不论拿到什么地方,都说得过去。
  到底是金老太,言语之上,向来不落下风。
  且,这话中,还饱含了另一层信息。
  那就是,告诉萧淡尘,你说,说完就走,但我,可不一定听。
  很简单,很随意。
  她相信萧淡尘,听得出来。
  萧淡尘,也当然听得出来。
  他笑了笑,还是很随意,抿嘴看了眼金老太,他道:
  “老太太啊,当年金氏,便是因为听话,才得以保留下这分家产,才得以如今,仍是海北第一势力,这点,你明白吗?”
  就是因为这金老太,当年听话,萧淡尘,才答应留他金氏根基!
  不然!
  你以为,单以那金氏八位总督犯下的死罪,凭什么,不能株连九族?
  凭什么,还能留她金氏,发展到现在?
  不谢谢萧淡尘,也就罢了。
  如今,还敢造次?
  笑话!
  找死尔!
  ……
  闻言,金老太,握着拐杖的手,微微颤抖,银牙紧咬,浑浊老眼,扫向萧淡尘。
  若,眼神能够杀死萧淡尘,她,早就已经不知道杀了萧淡尘,多少次了!
  今晚,本是应该高兴的夜晚。
  萧淡尘的登门,令她,怒火中烧!
  他的话,更令她,回忆起,当年金氏,府中,八位总督,被斩首示众的那一幕。
  当时,为了保留金氏火苗,留得青山,金老太不得不屈服。
  如今,却要被萧淡尘,用来诟病?!
  当真,欺人太甚!
  偏偏!
  她,又没有反驳的余地。
  怂的是谁?不是她吗?
  当然是!
  既然是,如今,自然没有反驳的余地!
  见金老太的反应,萧淡尘,却不以为然。
  他说的话,过分吗?
  讽刺吗?
  没礼貌吗?
  是啊!
  没错!
  就是过分了!
  就是讽刺了!
  就是没礼貌了!
  他本应,不用这么做!
  但,谁让金氏,做的这般过分的?
  礼貌,是给友人的,不是给敌人的!
  金老太,不识好歹,凭什么给她礼貌,给她尊重?
  笑话!
  ……
  他将杯中茶,一饮而尽,旋即轻轻把玩这茶杯。
  紫砂的,材质很好,手感更好。
  但此刻,把玩的人,却没有心思体悟。
  他仍是很随意的看向金老太。
  用,很平淡,却又很戏谑的语气,说道:
  “当年萧某留着你们,是想要一条听话的狗,不咬主人的狗,老太太你说,狗不听话了,还留着他们,干嘛呢?”
  是吧?
  没错吧?
  谁想要自己养的狗,反咬自己一口?
  谁也不想!
  把金氏比作狗,可能过分了。
  但,一丝不差!比喻的很恰当!
  当年金氏屈服了,那就得,承认当狗的身份!
  如今,还想着,翻身做主人?
  他们,有那个资格吗?
  飞蛾扑火,自寻死路!
  “你不要太过分了!”
  便是金老太,如今,也都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身子,微微颤抖,似是,快要忍不住怒火。
  这里,可是金氏。
  他如此放肆,真的不怕吗?
  怕?
  萧淡尘的字典里,有过怕之一字吗?
  他仍是微笑,他道:
  “过分了,如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