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从道果开始 > 第六章 回到现实

第六章 回到现实


  回到城中。
  陈季川不去鲁家武馆。
  他早在六月份,也就是三个月前就从鲁家武馆搬出来了。
  当初说的是在鲁家住一年,管他吃喝,教他练武。
  但陈季川从来都不是寄人篱下的性子。
  习武练功的同时。
  一面学习这个世界的语言、文字,一面通过鲁鹏的介绍,去城中的‘仁川医馆’借读书籍——
  有洞悉术可以将人的身体看的通透,学习医术简直如有神助。
  知晓理论之后,再替人诊断,更是十断十中。
  ‘神医陈’的名头逐渐叫响。
  有了名声。
  又有真本事。
  赚钱也就不难了。
  陈季川只用两个月时间,就赚了近百两银子。有了身家,便不在鲁家赖着,在城南用八十两银子盘下一处勾栏,将前世听来的段子、曲子、相声、戏文,结合大燕、岭南的名人名事,改头换面编写出来。
  陈季川这一世出生在‘衙役世家’,对衙门、官场也有了解。凭着‘神医’的身份,结交权贵、名流,彼此捧场。
  名唤‘白玉京’的勾栏一炮而红。
  自开业至今。
  短短三月,已经为陈季川赚了一百多两银子。
  听上去不多,但要知道,陈季川有‘神医’的名头,行医两月,也赚不到一百两。朗宁府普通百姓,一年下来总共花费也就十两出头。近年来世道不靖,米价上涨,但一石白米也不过二两银子。
  ‘白玉京’这个收入,已经刨去人工支出、贿赂打点支出,是陈季川落到腰包里的净收入。
  足可称日进斗金了。
  ……
  回到勾栏。
  人声鼎沸。
  这一座‘白玉京’,占地不小。大门入口处还挂有“旗牌”“帐额”,旗杆上挂着“靠背”。
  帐额是绢质的,上面写着金字,书——
  天上白玉京,十二楼五城。
  仙人抚我顶,结发受长生。
  很烂俗的抄诗桥段,陈季川没有半点惭愧。‘白玉京’一炮而红,这首诗也起到不小作用。
  径自去到后台。
  “陈大夫。”
  “陈班主。”
  一路上。
  有相识的观众冲陈季川打招呼,陈季川也笑着回应。
  到了后台戏房。
  “班主。”
  “班主。”
  闹哄哄的人挤人,大角小角都冲陈季川问好。
  陈季川应付两句,将副班主鲁雄唤出来,交代道:“接下来半年,我不常在城里。你明日随我去拜访城中大人、士绅。”
  眼见进了大燕世界也有一年时间。
  现实中也快一天。
  该去跟监工‘钱来’报到。
  这用不了多少时间。
  但陈季川现实中也要寻找跟挖掘灵石,也要开始修炼‘铁牛功’、‘玉带功’,一时半会儿顾不上这里。
  将时间分作两半。
  往后可能每年都要有半年时间不在大燕。
  对此。
  陈季川早有准备。
  开办勾栏的时候,就将鲁鹏的大儿子鲁雄带来,让他负责‘白玉京’。鲁雄为人为重,又知变通。上头还有个老江湖、人脉广,又讲信义的老子。
  打理勾栏不在话下。
  “如今世道可不太平,班主要去哪?不如让鲁荣带几个小子陪着。若是路远,我去请我爹护送。”鲁雄看向陈季川,先是一愣,旋即说道。
  鲁家武馆自一年前鲁鹏落败,人气也一落千丈。
  家境大不如前。
  鲁雄、鲁荣靠着父亲的关系,平日里给城里富商做做押运货物或是护送家小的买卖,以免坐吃山空。
  但这种买卖。
  一来看人脸色,到手的钱银也不多。
  二来刀口舔血,不知哪一日就碰到剪径的强人,坏了性命。
  因此陈季川请他过来打理勾栏,鲁雄二话不说就来了。
  既风光又舒适,薪水给的也不低。
  原先武人装扮。
  现在也换了身锦衣,大燕对服饰并无强硬划分。
  鲁雄心底很感激,也很珍惜。一听陈季川要出城,想到这混乱世道,不免担心。
  “不远。”
  “我自己应付的来。”
  陈季川冲鲁雄笑了笑。
  鲁雄是个心思通透的人,见陈季川不是故作推让,知晓此行可能是不便有人陪同,也就不坚持了:“那班主路上小心,最好带上兵刃。”
  “嗯。”
  陈季川点头应声。
  接下来两天。
  陈季川带着鲁雄拜访了朗宁府、宣化县两级衙门的大小官吏。又让鲁雄设宴,将三班衙役、各方主事也都请来,暗中封了银子,打好关系。
  第三天。
  陈季川在自己刚盘下的院子里,紧闭房门,消失不见。
  ……
  灰蒙蒙。
  雾霭霭。
  陈季川睁开眼,先是看到崖壁顶上,有水珠凝结,‘嘀嗒嘀嗒’的滴落下来。紧接着就看到雾气弥漫,看到荧光石与昏暗角逐,令人压抑。
  “黑狱。”
  陈季川坐起身来。
  很明显的感受到,这具身体的孱弱。在大燕世界早就矫正的挺拔的背脊,此刻也难直起来。再看看双手,还是那样的浮白。
  让陈季川有种恍惚感,有不适感,也有浓浓的厌恶情绪翻涌上来。
  他这一年。
  在大燕过的极为充实——
  学习武艺。
  学习说话。
  学习文字。
  学习医术。
  又从无到有经营起一座勾栏,赚钱供他练武。
  可以说,每一天都是天蒙蒙亮就起,待到月上柳梢头,实在困得不行才会入睡。
  冷不丁回到黑狱。
  一时恍惚。
  不能忍受。
  但这一切。
  在看到一旁,撑着脑袋眼皮打架的陈少河的时候,全都消散。
  恍如隔世之感不见。
  厌恶情绪随之褪去。
  “大燕再好也是假。”
  “黑狱再差也是真。”
  陈季川心中一清,尘埃落定。
  张开双臂舒展躺了一天一夜的身躯,动作尽量放小了,但细微的动静还是惊醒陈少河。
  “嗯?!”
  陈少河先是全身猛地绷紧,待看到跟前是四哥的时候,才放松下来,脸上露出惊喜神色:“四哥你醒啦!”
  “嗯。”
  “醒了。”
  陈季川看着陈少河笑道:“一整天都没睡?”
  “……”
  陈少河看着四哥叽里呱啦不知在说什么,脸上茫然。
  陈季川看他这个样子。
  一开始还没反应过来,愣了愣,才想起来——
  自己刚才说的居然是大燕世界的朗宁府方言。
  他在朗宁府待了这么久,每日都是用朗宁话跟人交谈,这冷不丁的回到现实,一时没能改口。
  回过神来。
  赶忙换回永丰话又问了一遍。
  陈少河这才听懂,揉了揉眼睛道:“我守着四哥,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睡着了。”
  陈季川是昨晚报到之后进的大燕世界。
  进入之前。
  他跟陈少河都忙了一整天。陈少河练习‘控火’,本来就伤神费心,难怪撑不住。
  见陈少河有些自责。
  陈季川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行了,我在这里睡着能有什么事?”
  说着。
  站起身来。
  看雾气浓度,大概还有大半个时辰才要例行点名。
  “今天没什么事吧?”
  陈季川一面生火造饭,一面问陈少河。
  “没。”
  “还和往常一样。”
  陈少河摇摇头。
  黑狱就是这样,一成不变,让人看不到任何希望任何美好。
  来到此处,进入岩洞之后更是如此。
  愈发令人绝望。
  见四哥醒来,陈少河困意散去不少,两眼好奇,看向陈季川:“四哥,那个世界怎么样?”
  “怎么样?”
  陈季川一抬头,看到陈少河眼里泛光,充满想象跟憧憬。
  陈少河十岁进入黑狱。
  那时年岁尚小,到了今日,只怕对正常世界仅有模糊的印象。
  知道外面有太阳,很刺眼,却记不清阳光照在身上的感觉。
  知道夜晚有星星,漫天闪烁,极为好看,可记忆中的星空却已经模糊一片。
  知道白云。
  知道四季。
  知道....
  而这些,黑狱中通通没有。
  “大燕——”
  “跟之前的大楚、永丰一样。”
  “太阳很大,人很多,风很美。”
  陈季川语言表述能力很好,将大燕所见,将记忆中的永丰县,山山水水种种美好娓娓道来。
  以往他很少说。
  因为他不知道何时才能从黑狱出去。
  现在不同。
  况且,他看到陈少河好奇眼神,也不忍心。
  说了好一会儿。
  煮好饭,吃完饭。
  陈季川才停下来,见陈少河眼皮都快撑不开还要倔强听着,笑了笑:“先去睡会。等晚上再给你讲。”
  话音落下。
  见没回应,陈季川仔细一看,才见陈少河说话间就已经睡着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