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从道果开始 > 第十章 逃出生天!

第十章 逃出生天!


  永丰县。
  位于城外西南,有一座蜈蚣山,因延绵起伏,十多个大小相近的山峦连成一线而得名,头尾相距四十八里。要是穿行蜈蚣山,算上起起伏伏,荆棘沟壑,这个数字少说也要再翻三五倍。
  六年前。
  大楚天变。
  盘踞始安郡的‘漓水帮’趁势而起,集结帮众,打掉郡中驻军,攻陷灵川、阳朔、永福等县城,其中就包括永丰县。
  四年前。
  武胜门自始安郡荔浦县起势,从漓水帮手中强势夺下慕化、永丰二县。
  位于蜈蚣山中的‘黑狱’,自此也被武胜门夺取。
  从此依山筑城。
  几年下来,渐成规模,山城名曰:武胜城。
  这一日。
  蜈蚣山外围,武胜城南城门。
  八名黑甲押送十六名黑狱矿奴从中走出,一眼就看到满地的阳光,绚烂火热,一股清新扑面而来,与压抑、沉闷、阴暗、潮湿的黑狱形成鲜明对比。
  被山风一吹,热浪袭来。
  原本早就习惯身上腥臭的矿工,此刻也觉得这滋味极为刺鼻醒目。
  “我——”
  “这里——”
  “真的出来了?”
  孙飞、沈亮等矿工不成人样,在黑狱中还不觉得,到了太阳底下,一个个蓬头垢面、满身污臭,多年矿奴生涯身体饱受摧残,再加上近些日被诱发病变,看上去更是惨不忍睹。
  但他们皆无所觉。
  一个个贪婪的享受着阳光,贪婪的看着天地明媚,呼吸着火热却温暖清新的空气。
  不能自拔。
  一时间,甚至连激动也忘了。
  脑袋里一阵空白。
  被关押在黑狱中,被奴役许久,冷不丁回到外面,一个个全都沉醉其中。
  “太阳。”
  “好暖和。”
  陈少河也是如此。
  十岁跟随父兄,被押入黑狱。一晃六年,终于出来,当真是恍如隔世。
  愣在当场。
  不止孙飞、陈少河等黑狱矿奴。
  卫观、周大峰、褚明瑞等人也一样。他们在黑狱中待了也有三个月,早就不堪忍受,浑身上下更像是发霉似的。
  如今出来,整个人也阳光许多。
  众人皆醉。
  唯独陈季川。
  “出来了。”
  陈季川看到天上烈日,知道这是真的出了黑狱。
  他在黑狱中待了六年多,可前些日能出入大燕世界,见过正常世界,此时出来,并不如何震撼。身体上的欢愉,撼动不了陈季川的心神。他一出来,就悄悄打量四周。
  入目所见。
  先是一处巨大的货运广场。
  用青石铺就。
  在两侧,建有一处处高大的仓库,里面堆满了粮食、矿石,又修建道路,一路往东延伸,一路往南延伸,不知通往何方。
  城门处。
  又有二十名普通士卒把守。
  “臭死了臭死了!”见到陈季川一行人,一个个捂着鼻子,扭头不去看。
  除此之外。
  倒是没看到其他士卒。
  陈季川抬头往上看,因为角度的问题,看不到有没有士卒站在城门上头,前方一片空旷。
  但凡有数十名弓箭手居高齐射。
  陈季川有信心能避过,可陈少河——
  “再等等。”
  陈季川压住心神,不急动手。
  卫观等人回到久违的武胜城,有些感慨,非常开心。
  在这处城门待了片刻,卫观又去交换文书,这才领着十多个矿工往一旁走。走了约莫四五十步,陈季川才看清,这是一段较长的城墙,左右延伸看不到头。
  看卫观等人的样子。
  不知道要将他们带到哪里去。
  看看前后。
  兴许因为这里是黑狱出入口,看不到任何百姓。再加上今日好像也不是黑狱往外出矿、外头往里运送粮食的日子,四下寂静无人。
  两侧仓库兴许有人,但相距较远,陈季川眺目远望都看不清。
  这里动手。
  只要足够迅速,恐怕就算城墙上的人也不见得能发现。陈季川心念闪动,知道此中凶险,但再等下,恐怕就要错过。
  心中果断。
  “动手!”
  陈季川心念一定,先冲等待许久的陈少河眼神示意,自己先动弹起来。
  孙飞就站在陈季川兄弟俩身旁。
  他从黑狱出来,心中正高兴着,看看天看看地,也不去操心武胜门将他们送往何处去。
  正看着。
  就见陈季川快走几步。
  “咦?”
  他看的奇怪。
  就往前头陈季川看去。
  只见这个永丰笑面虎的四儿子居然走到前头四位黑甲大人跟前,急声道:“几位大人,小的腹泻难忍,想到旁边解决一下。”
  陈季川捂着肚子,装模作样,站在卫观跟前。
  卫观一见这个肮脏驼背浑身腥臭的矿奴凑在跟前,脸上厌恶难忍,啐道:“忍着!”
  “当这里是黑狱吗?”
  “大的小的都给我忍着,要是敢胡乱来,要你们好看!”
  卫观冲陈季川喝了声,还觉不够,又冲孙飞等矿奴也大声喝道。
  “腌臜玩意儿!”
  周大峰赶着回武胜城交差,然后去东边永丰县城潇洒,见陈季川在这跟他们墨迹耽搁时间,心烦意燥就要踹上一脚。
  “别。”
  一旁褚明瑞见状,忙的拉住。你以为他是好心,并不是:“小心把他肚子里的货给踹出来。”
  周大峰一听。
  忙的收回脚,被褚明瑞吓到,不敢再踹,只喝道:“老实点!”
  陈季川闻言。
  抬头往城墙上看了眼。这城墙约莫有五六丈高,一眼看不到顶。下面刚刚吵闹一阵,但是也没见城墙上探出脑袋来。
  陈季川心中有底,冲着周大峰点头哈腰赔笑道:“小的忍着小的忍着——”
  话到一半。
  却猛然冲身上前,两手一甩,就将离他最近的周大峰、褚明瑞二人脑袋擒住,往中间狠狠一撞——
  砰!
  脑花四溅,两个方才还凶狠毒辣的黑甲,当场殒命。
  练到第四层的‘分水功’,令陈季川两臂之力足有千斤。如此近距离,如此突兀,哪怕是同为四级高手,都不见得能够防备。
  更别说这二人了。
  陈季川动作神速,杀死二人仅在电光火石,不等人反应的时间。
  越过周大峰、褚明瑞二人。
  “你——”一把将正要抽到的卫观抱住,两手用力紧箍。
  咕扎!
  一声响,直将卫观腰背都险些抱断。更借力飞起,两腿横扫,正中前方另一位黑甲‘张碧阳’脑袋。
  又是一声砰响。
  铁扫帚功炼就的腿功,一下子就将张碧阳踹的眼冒金星以头抢地。
  也不知是死过去还是晕过去,总之没了动静。
  而陈季川不等两脚落地,腾出一手探到卫观脑袋,反手狠狠一拨——
  卫观脑袋呈一百八十度扭曲。
  两眼泛白。
  显然死的不能再死了。
  这一切说来不短,实则快的惊人。
  孙飞一直在看陈季川,他只看到陈季川突兀出手,先是两手一带,就让两名黑甲脑袋碰撞而死。而后抱住一名黑甲,飞起一脚踹死一人,又将被他抱住的那人脑袋拧断。
  兔起鹘落。
  两脚落地时,地上已经躺了四人。
  看的孙飞傻傻愣着,思维陷入停滞。
  “不想死的都别出声!”
  陈季川低喝一声。
  一脚踹在躺在地上不知死活的张碧阳太阳穴上,他修炼‘卧虎功’,脚趾之力不但能支撑全身重量,还能扛起千斤巨石。脚趾之力,何止千斤。这一下就如同兵刃之击刺,张碧阳断无活命之理。
  连杀四人,陈季川丝毫不停留。
  脚下连蹬,几步就越过十多名已经呆傻的矿工,来到后阵。
  就见陈少河已经动手。
  两手一搓。
  呼呼呼!
  四个拳头大小的火球,直奔四名黑甲喉咙而去。
  四级控火,发出的火焰连厌铁矿都能融化,更别说肉体凡胎。四人没防备,更没想到这些从来不被他们放在眼里的矿工,居然还藏着一位四品异人。
  这一下。
  喉咙就被烧伤。
  “呜呜~”
  “呜呜呜~”一把捂住喉咙,惊恐就要大叫。但火焰烧穿声带,只能发出呜咽嘶哑声音,根本传不出去。
  有两人实力较高,抵抗力较强。
  一个抽刀。
  锵的一声,就要来杀陈少河。
  一个拔腿就跑,不敢反击。
  陈少河第一次实战,一来就是生死战,见着雁翅刀当头落下,脑袋出奇的清醒——
  “冷静!”
  “一定要冷静!”
  “他们只是二级三级,我是四级,我是无敌的!”
  陈少河咬牙,手臂吓得僵直不能动弹,却张口喷出火焰:“哈!”往挥刀来砍的这人烧了过去,吓得这人连忙用刀去挡。
  这时候。
  陈季川赶到。
  “死!”
  四指如金钩,眼疾手快拨开钢刀。
  陈季川伸手如电,抱住这人脑袋往下一带,膝盖同时往上一顶,只听‘咔嚓’一声,怕是头盖骨都被顶碎了。
  真男人从不回头看爆炸!
  陈季川先杀一人。
  看也不看跃身过去,身轻如燕,几步就将奔逃那人追上。那人喉咙烧的疼痛难忍,又被吓到,慌不择路。
  陈季川从身后追上,四指并起,正中其后心。
  金铲指法妙无穷,阴阳兼修威力雄。
  砰!
  这人当场筋断骨碎,内脏洞穿,瘫倒在地活不成了。
  陈季川这才回身。
  扭身就看到——
  “给我去死!”
  陈少河喉咙里发出低沉嘶吼,手上拿着一把雁翅刀,冲着地上捂着喉咙打滚哀嚎的两名黑甲狠狠砍下。
  一刀砍在脸上,血肉模糊却不致命,反而令这黑甲更加痛苦。另一人则好受许多,被砍中后颈,鲜血迸射,当场晕厥过去。
  陈季川到来。
  一脚一个,两人全都殒命。
  八人只怕到了九泉之下也不敢相信,自己居然死在了被他们厌恶,从未瞧在眼里的黑狱矿奴手上。
  而且还是这般干脆利落的死法。
  “走!”
  陈季川踢脚捡起一把雁翅刀,顾不得处理其他。
  要是场上这些矿奴足够大用可堪信任,陈季川倒是有心将这些黑甲身上的甲胄剥下,伪装一番,大摇大摆离去。
  可陈季川不信这些人。
  而且陈少河虽然身体不弱,但想要穿上黑甲可不容易,甲胄加身,行动起来无疑更加吃力。
  不利逃走。
  不如不去折腾。
  “小声些,剥下这些甲胄,装作押送犯人,就能逃走活命!”
  陈季川冲孙飞、沈亮等愣神之后惊慌失措的矿工献计。
  这些矿工也是苦命人。
  陈季川不是圣母,但滥杀之事却做不来。
  再者说,这场上还有十四人,即使他跟陈少河一齐出手,只要有一人喊叫出来,都要出现变数。
  不如给他们希望。
  省的他们误事。
  “对!”
  “黑甲都死了,我们也可以逃!”
  这些人没有如陈季川这般,早早谋划,这时候遇见变局,早就慌了神。陈季川一提议,如雨后甘霖,沁入心间。
  一个个脸上露出激动神色。
  那孙飞更是第一个去剥卫观身上的甲胄,其他矿工也被带动起来。
  七手八脚去脱。
  可甲胄穿、脱都不易,一时半会儿很难完成。
  陈季川则趁机,拉着陈少河,直奔左面那条青石道去。
  他看到,在这条青石道尽头,道路两侧绿树成荫。
  武胜门有大军,弓箭甲胄不缺,若是沿着大道奔逃,很可能被大军围住,届时万箭齐发,插翅难逃。
  所以陈季川从一开始就定下策略——
  “逃入山中。”
  “避开锋芒!”
  陈季川速度极快。
  他在岩洞中练习‘陆地飞行术’,不但着沙衣背砂袋,还常常将陈少河背在背上练习。此刻,就如同那时一样,将陈少河背在背上,往着城墙相反方向跑去。
  十步。
  二十步。
  三十步。
  一口气跑出五十步,还没人发现。陈季川松了口气,杀了八名黑甲,能争取到这些时间,足够了。
  到了五十步外,即使城墙上再有弓箭手,想要射中他,也要难度大增。
  八十步。
  九十步。
  陈季川越跑越远,从武胜城看去,几乎成了一个黑点。
  这时候,城墙下孙飞等人却刚刚剥下甲胄。因为紧张慌乱的缘故,更是死活都穿不上。
  “艹艹艹!”
  孙飞又气又急,摸了摸脑门,才发现自己已经成了秃子,心里顿时一凉。他这个样子,即使换上黑甲,不还是要被发现?
  “陈——”
  扭头要去找陈季川,这一看,才发现哪里还有陈季川、陈少河兄弟俩的踪迹。远远地,只能看到一个模糊不可见的人影。
  “被骗了!”
  孙飞心中大急。
  才知道是上了陈季川的当。
  顾不得再去换装,心底乱成一团,一心只想着马上跑路。
  “去他娘的!”
  一把将黑甲扔在地上,孙飞拔腿就跑。
  剩下沈亮等人有的甚至还在争夺甲胄,猛地看见孙飞跑路,有人也反应过来:“快跑!快跑!”
  一共十四人。
  有的抱着黑甲,有的拿着雁翅刀,有的干脆什么都不带,反正就是猛跑。
  可是他们都是普通矿奴,又发生病变,身体孱弱不堪。别说带上黑甲跟雁翅刀,就算是两手空空,着急忙慌跑了二三十步,也气喘吁吁,胸膛里好似有火焰在烧一样。
  越跑越慢。
  十多个人仓皇落跑,这么大的目标,偏偏还跑的这么慢,武胜城城墙上,有负责瞭望的士卒百无聊赖往外看了眼,一眼就看到,被吸引过去。
  “什么人?!”
  瞭望士卒被吓了一跳,连忙拿起手中钟锤,往铜钟狠狠一敲——
  铛!
  钟声响起。
  不多时。
  就有五十名弓箭手、五十名刀手动弹起来,有人认出:“那是黑狱矿奴!”
  有人往城墙下看去。
  五六丈的城墙,有些看不清。
  但有眼尖的还是看到,七八具尸体躺在城墙脚下,死状各异,身上衣服都被扒下来丢在一旁:“是黑甲军!矿奴杀了黑甲军,逃了!”
  这一声好似是捅了马蜂窝。
  咻!
  有人心急放箭。
  其他弓箭手好似得了信号,也一齐放箭。孙飞、沈亮等人不过跑了二三十步,轻松就被射杀大半。这时候才有将士反应过来:“留活口!快来人,跟我下去抓活口!”
  可惜太迟了。
  十四名矿奴一齐逃奔,五十名弓箭手在二三十步这么近的距离齐射,几轮下来,哪里还有活口。
  等弓箭手停射。
  城外已经只剩下二十二具尚还热乎的尸体。
  “陈——”
  “陈——”
  孙飞跪趴在地上,努力仰头看着远处,伸手想要抓住什么,但最终无力,落在地上。在他背上,一根羽箭摇曳,穿背透胸。
  自黑狱出,片刻自由,孙飞身死。
  与他一同奔赴黄泉的,还有孙亮等十三个矿奴,还有卫观等八名黑甲。
  一行人。
  同出黑狱。
  唯陈季川、陈少河逃奔无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