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从道果开始 > 第十三章 小南陈

第十三章 小南陈


  大燕。
  朗宁。
  陈府。
  嘎吱~
  陈季川推门出来,就见大雪飘扬,将陈府装扮的银装素裹分外妖娆。
  “三十二天。”
  “三十五年。”
  现实中过去三十二天。
  大燕也过去三十五年。
  看着屋外大雪。
  陈季川心底不由感慨时间的玄奇。四百倍的时间差,让他每次进出大燕,都有一种强烈的割裂感。
  趟风冒雪。
  走在院中。
  雪花落下,落在陈季川身上。陈季川修武炼身,一身气血如烘炉。气血蒸腾,这雪花便被蒸发化为雾气,笼罩周身,恍如仙人下凡。
  陈府寻常不见人,仅每隔十日有人来打扫罢了。
  但陈季川来到后院,却听到‘砰砰’拳脚之声。
  “有人?”
  陈季川眉头一皱,脚下积雪‘吱吱’作响。
  没走几步,就看到,在他原先练武的后院,木桩、铁桩、青竹、沙墙、石锁、箭靶等等练功器材规划整齐。
  布局样式虽然没变,但还是能看出被人更换过。
  在横木搭建的棚子里,十八口长短不同的尖刀,分上中下三层。一名约莫三四十岁的中年武人,在当中手拨脚踢,闪躲灵便,快如闪电,无一刀沾身,干净利索。
  拳脚动时。
  有砰砰声响,显然力道不小。
  陈季川拿眼看去,洞悉之下,认出此人:“原来是他。”
  心念动。
  冲身上前。
  “来得好!”
  棚中尖刀晃眼,彼此看不清面容。但见有人闯入,棚中那人又惊又怒,大喝一声,四指并起,直取陈季川臂膀。
  “倒是好心肠。”
  陈季川心下一笑。
  不慌不忙。
  同样四指并起,手腕又呈鹰爪,猛地一抓——
  “嘶!”
  对面那人吃痛,一触即分,却发出惊疑声:“金铲指?”
  陈季川不为所动。
  趁势上前,拨开尖刀晃过刀尖,一手如云龙出日,探向对面那人。五指呈抓,欲要生擒。
  “鹰爪功?”
  又一声响起。
  却退身一步,一脚踢出,尖刀晃过避开这一爪。腿脚如箭,绷直射来。陈季川也侧身踢腿——
  “铁扫帚?!”
  那人愈发惊疑,手上脚上却不停。
  “诸刀走开乱纷纷,苦修苦练几十春。四面八方急躲闪,上下快进难沾身。”
  两人同修‘金刀换掌功’,皆是眼疾手快,步法身法灵活多变。十八口尖刀胡乱飞舞,人在其中,既要防备对手拳脚,又要防备尖刀摇落,心弦须紧绷到极致,容不得一丝一毫错漏。
  陈季川在现实中,束手束脚,不能尽兴。
  这一次竭力施展。
  拳如风。
  腿如电。
  一时酣畅淋漓。
  倒是对面那人,三五十合之后,只觉拳、脚、腿、臂,全都生疼。但更让他惊骇的是,这人施展的武功,与他所学极为相似,论及火候,甚至还要在他之上。
  金刀换掌功。
  分水功。
  金铲指。
  铁砂掌功。
  卧虎功。
  鹰爪功。
  ……
  若仅是一两门相似,还不算稀奇。可门门武艺,皆不出他所学,这就奇了。
  “难道陈太爷在这世上,还有其他传人?”
  鲁长寿眼见不敌,心神也被打乱,索性疾退两步,跳出棚外出了战圈。
  往里看去。
  就见一道身影如游鱼,从纷乱尖刀中轻松出来。
  站在跟前。
  这一幕似曾相识,击中鲁长寿,唤起久远之前的回忆。
  定睛再看这人。
  鲁长寿先是皱眉,惊疑不定:“你是——”
  陈季川见鲁长寿脸色变化,也愣了愣,奇道:“你还记得我?”
  他记得,当初最后一次见鲁长寿,后者才六岁,三十五年过去,早该认不出他才是。
  “果然!”
  鲁长寿不知陈季川心中所想,听见熟悉声音,整个人顿时激动起来:“真是陈太爷?!”
  “还真记得。”
  陈季川哑然一笑。
  当初他与鲁雄告别,见过鲁家四代,其中就有这鲁长寿。只不过当时鲁长寿才仅六岁,时隔三十五年,本以为没人能记得他音容笑貌,但没想到,这鲁长寿居然仅是看一眼、听一句,就将他认出。
  ……
  姓名:鲁长寿
  年龄:41
  等级:5
  法术:卧虎功(第五层),金刀换掌功(第四层),金铲指(第四层),铁扫帚功(第三层),鹰爪功(第三层),玉带功(第二层),陆地飞行术(第二层),分水功(第二层),铁牛功(第二层)
  “陈太爷——”
  “重孙长寿,给太爷磕头!”
  鲁长寿心神动荡,又惊又喜拜倒在地,抬头看向这位太爷,心中简直有惊涛骇浪。
  他天生记忆超群。
  两岁时经历的场景都能不忘。
  六岁那年最后一次见过当时人称‘南朝陈’的陈太爷,记忆更是深刻。
  他这一生,受这位太爷的影响极深。
  年幼时耳濡目染,仰慕威名。六岁那年又亲眼见过陈太爷武艺厉害之后,便下定决心要习武。
  自十多岁。
  筋骨长成之后,就拿着当年陈太爷留给他的《武术精义》,找到二太爷一脉的鲁家武馆,正式踏入练武一途。
  他对练武兴趣浓厚。
  家中经营‘白玉京’,家底更是丰厚。
  又能吃苦。
  不几年,就小有成就。
  之后四处挑战,苦练不辍,实力也越来越强。因他在外与人争斗,常以‘南朝陈’唯一传人自居,故此岭南江湖多称其为‘小南陈’,让鲁长寿引以为傲。
  遗憾的是。
  陈太爷自三十五年前离去,一去无踪,再无消息。
  他练武时常有疑惑,不能请教。练武有成,也未能让陈太爷知晓,心中想着陈太爷或早已故去,只盼他九泉之下有知,得闻后继有人,可以告慰。
  谁曾想——
  “太爷驻颜有术,与三十五年前一模一样,长寿当然识得。”
  鲁长寿心中暗道一声罪过,又是欢喜又是震惊。
  喜的是此生居然还能再见陈太爷,‘小南陈’见到‘大南陈’,令他兴奋不已。
  惊的是。
  三十五年过去,这位陈太爷应当也有九十四岁高龄,居然看上去还像三四十一般,拳脚更是强健有力,连他都不是对手。
  着实骇人听闻。
  “你如今也有四十一,武艺大成,不必对我行此大礼。”
  陈季川笑道。
  他对自己人向来和善。看着跟前个子不高,却矫健有力的中年,又想到现实时间仅仅一个月前,才见过的那个天真烂漫的六岁孩童。
  一时间。
  陈季川愈发觉得时空错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