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从道果开始 > 第四十三章 二班!

第四十三章 二班!


  “怎么是他们两个?!”
  陈季川心念急转,看出这两个大汉来历。
  暗暗叫遭。
  “再躲躲?”
  陈季川一时迟疑。
  直接‘下线’,铁定可以躲过这两人。但这样一来,他在代县好不容易打开的局面可就没了。等他回来,就是三五月甚至一两年之后。
  到时候是走是留,又是个问题。
  “要不然——”
  陈季川想到金风山猛虎涧山洞中的那只病虎。
  心里盘算着。
  门外。
  “陈大夫!”
  “陈大夫在家吗?”
  叫门声不停。
  愈发急促。
  “就这么定了!”
  陈季川不再迟疑。
  大不了就是一死。
  脑袋掉了碗大的疤。
  怕什么?!
  蹬蹬蹬!
  三两步将怀中堪舆图放进屋内藏好。
  好整以暇。
  这才走到院中,将院门打开:“谁啊,大晚上的。”
  ……
  推开门。
  就见两个彪形大汉站在门外。
  姓名:班爪(虎)
  年龄:49
  等级:7
  天赋:化人(7);驱邪(7)
  法术:伏虎拳(第七层);太阴炼形法(第七层)
  ……
  姓名:班牙(虎)
  年龄:49
  等级:7
  天赋:化人(7);噬鬼(7)
  法术:伏虎拳(第七层);太阴炼形法(第七层)
  ……
  一个叫‘班爪’。
  一个叫‘班牙’。
  不是普通人。
  而是两头虎妖。
  还不是别处虎妖,正是刚才陈季川用‘千里眼’没看到的金风山上的那两头虎妖。
  班爪、班牙长相有八九分相似,单凭肉眼很难分辨出来。
  但班爪左边眉梢有一颗痣,班牙右边眉梢有一颗痣,若是相熟的,很容易就能认出来。
  “陈大夫。”
  “老母病重,半夜惊扰,还请陈大夫不要怪罪。”
  班爪稳重有礼,见陈季川开门,脸上一喜,张口却先赔罪。
  “医者仁心。”
  “无妨。”
  陈季川一听,心下松了口气:“不是来找茬的就好。”
  然后装模作样摆摆手,看向这兄弟二人,沉声道:“治病要紧,快带我去。”
  这副做派。
  尽量掩饰他知道二班的真实身份。
  “多谢陈大夫!”
  班爪大喜。
  他打听过,跟前这位陈大夫是代县近几月声名鹊起的名医。不论大病小病,但凡陈大夫出手,不说立竿见影、药到病除,也是多有缓解、无有失手。
  老母病重。
  等闲庸医害人,找到陈大夫,可算是稳妥多了。
  兄弟两个顾不得寒暄。
  一左一右将陈季川护住。
  不多时,就到了东城门所在。
  “城门?”
  陈季川明知故问,皱眉道:“病人在城外?”
  “城里物价贵,住不起。”
  班爪赔着笑,冲陈季川道:“夜里城门关闭,陈大夫趴我弟弟班牙背上,我们翻出去。”
  “翻出去?”
  “这么高——”
  陈季川一副没见过世面的样子,看着跟前三丈高的城墙,长大嘴巴。
  “嘿嘿。”
  “陈大夫尽管放心,上来吧。”
  班牙咧嘴笑着。
  走到陈季川跟前,拍了拍背。
  陈季川看一眼班爪,见后者笑吟吟的让他安心。一咬牙,就伏在班牙背上。
  “老二。”
  “稳当点。”
  班爪叮嘱一声。
  班牙应下,脚下发力猛地一纵,三丈高的城墙蹭蹭蹭几下就窜了上去。然后片刻不停,快走几步,又一跃而下。
  呼呼呼!
  风声呼啸。
  陈季川被班牙背着出城,就再没下来。班牙力气大,身上背着百多斤跟没事人一样。班爪跟在一旁看护着。
  两只老虎跑得快。
  从县城到金风山,直线距离都有三十里,走起来至少有四五十里。但二班遇山翻山、遇水淌水,一刻钟出头的功夫,就已经到了金风山。
  ……
  “麻烦陈大夫了。”
  班牙把陈季川一直背到溪涧山洞中,才放下来。
  陈季川脚踏实地,来到洞中。
  之前看到的病虎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位老妇人,脸色惨白,两眼不聚焦。陈季川用‘洞悉术’看去——
  姓名:班飞飞(虎)
  年龄:98
  等级:7
  天赋:化人(7);巨力(7)
  法术:伏虎拳(第七层);太阴炼形法(第七层)
  ……
  普通老虎的寿命一般20-25年。
  这个‘班飞飞’居然活了九十八岁,不愧是虎妖。只是如今看上去,脸色苍白,精神萎靡,像是命不久矣的样子。
  “活到头了?”
  陈季川心中猜疑。
  按理说。
  七级高手相当于内功先天、陈门化劲,习武之人达到这个境界,能活一百二三十岁,班飞飞身为虎妖,气血更足、神魂更壮,该活的更长久些才是。
  怎会成这副模样?
  “陈大夫。”
  “我娘怎么样?”
  班爪见陈季川沉默不语,忍不住出声问道。
  “让我先看看。”
  陈季川可不敢将心底话说出来,将手放在‘班飞飞’脉上,实则在拿‘洞悉术’细看。
  这一看。
  果然看出名堂。
  只见在老妇人体内,一缕缕气息纠缠,如跗骨之蛆,不断吸食着老妇人的气血精华。时而又化作狰狞模样,张开大口,不知在啃食着什么。
  “这是——”
  “鬼上身?”
  陈季川心下一掀。
  没想到这鬼除了上人身,居然连虎妖的身子也能上。就是不知道这是天生地成的鬼物,还是背后有人操控。
  “班爪‘驱邪’。”
  “班牙‘噬鬼’。”
  “按理说不会让妖邪鬼祟近身才对。”
  陈季川心下思忖,想到一种可能。
  “怎么样?”
  见陈季川一直不说话,班牙也忍不住询问。
  “莫催。”
  陈季川压住心思,又让老妇人吐出舌头,又翻看眼白,又问了些问题。
  望闻问切。
  流程走完。
  陈季川才从药箱里取出纸笔,一边写药方一边道:“肝虚目暗。眼睛看不见是因为肝的缘故,我给你开一张方子,买了药之后,和匀,煎过,滤取汁,频频点眼,不出半月就能有明显好转。另有寒湿侵袭,历节疼痛,不可屈伸的症状,除了吃药之外,这溪涧旁太过潮湿,山洞也不能再住了。另外,往后要常推拿气血,免得气血阻塞,累其筋骨。”
  他一不是道士。
  二不是和尚。
  对于鬼物害人,也没什么法子,只能开些药物略为缓解。再者说,这三只老虎怪吃不吃人他还不知道,说不定就是三只祸害,救了反而缺德。
  又不是前世的医生,好人坏人都得救,不然就是草菅人命没有医德,要被人站在道德制高点唾骂,甚至要受到规章制度跟法律的制裁。
  在大梁。
  陈季川不用理会这些,一切从心。
  将药方写好,医嘱说完。
  陈季川这才起身。
  一旁。
  班爪取来一锭纹银,冲陈季川道:“往后家母身体还要陈大夫多多照顾,诊金好说。”
  “没问题。”
  “先吃药,有什么异常随时去城里找我就是。”
  陈季川来者不拒。
  一番客套。
  班飞飞又让班牙将陈季川送回县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