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从道果开始 > 第四十七章 根牟王‘妫良’!

第四十七章 根牟王‘妫良’!


  六十里加急。
  一路狂奔。
  换马不换人,换马又换人,足足七天七夜,总算赶到。
  两个小武士跑了也有一天一夜,累的气喘吁吁,但顾不得歇息。
  见‘陈大人’低头看来。
  其中一个小武士从怀中取出一卷沙硕大小的信封,在他胳膊上架着的小猎鹰用爪子抓起,飞上天来落在陈季川跟前盘旋。
  陈季川伸手,小猎鹰就将信件放在陈季川手上。
  “一路辛苦。”
  “先去营中歇息,好酒好肉备好,醒了就能享用。”
  陈季川拿过信件,不急着去翻看,先冲两个小武士说话。
  六十里加急。
  七天七夜过去,也不在乎这一时半会儿。
  “喏!”
  两个小武士小模小样的恭个身,上马驾鹰牵犬,就往远处一处角落奔去。
  那里有土木垒成,精雕细琢的一处营地。
  乍一看上去跟狗窝相似,甚至还要更矮些,但麻雀虽小五脏俱全,里面有小屋小床小被子,对两个小武士来说,已经是顶好的处所。
  “嘻嘻。”
  “哈哈。”
  两个小武士满脸欢喜,嘻嘻哈哈跑了进去,折腾一会儿不见动静了。
  安排好两个小武士。
  陈季川这才看向手掌中不仔细看就要忽略不见的‘信件’,在信封上,书‘陈兄亲启’。
  文字与大梁不同。
  事实上。
  不仅仅是文字,这些自称‘根牟国’的小武士们,语言也跟大梁各地多不相同,更类古语,晦涩难懂。
  也就是陈季川。
  有‘洞悉术’,不论是语言、文字,都能洞悉,学起来较为轻松。
  他用‘千里眼’探察代县方圆四十里,发现这些小武士,心中称奇。于是,就用‘千里眼’配合‘顺风耳’,花时间了解他们的存在、习俗,学习他们的语言、文字、文化。
  又在好几次‘巨兽危机’中出手相救,赢得了‘根牟王’的友谊,在根牟国,根牟子民、武士中,拥有相当高的威望跟地位。
  取来小镊子,从信封中取出信件,瞪大眼睛仔细看过。
  不多时。
  陈季川脸上露出喜色:“终于找到了!”
  这一高兴。
  气息一吹,信件飞走不见。
  饶是以陈季川的眼力,一时间也找寻不见。
  “算了。”
  索性不去找。
  走到厨房,用猛火烈油爆炒了两斤臭虫、跳蚤、蚊蝇,这是给小猎犬、小猎鹰准备的口粮。
  又取出上好的豆饼,给小马进食。
  又将上好的酱牛肉切碎,放在小盘子上,配上美酒,用小镊子一同送到院中‘鹰犬军’营地中。
  做完这些之后。
  陈季川才换上一身夜行服,纵身出城,直奔东南而去。
  ……
  轰隆隆!
  一口气奔行四十里,来到位于金风山不远的汤山。七拐八拐,抵达一处密林。在这密林当中,荆棘丛生,隐蔽处却被开辟出一块块空地来。
  大的有圆桌大小。
  小的有蒲扇大小。
  这是根牟王鹰犬军校场。
  每个校场都有数百个小武士,步行的、骑马的,架着数百只鹰、牵着几百头猎犬。或是操练战阵,或是打熬气力,或是修炼武艺,还有的打猎刚回,遮天蔽日的‘大网’捆着一条如神龙般的‘蜈蚣’。
  蜈蚣力大。
  “嘿!”
  “哈!”
  数十个精壮武士不断喊着号子,死命抓着大网,才能将其拖动,然后放进木制‘地牢’中收押。
  陈季川来到此地。
  小心落脚。
  以免不小心让‘根牟’亡了国。
  “陈大人。”
  “陈大人来了。”
  陈季川这么大个到来,也引起根牟武士警惕。待小猎犬叫唤两声,小猎鹰盘旋两圈,才发现是大王好友——
  宝芝林陈大人。
  于是一个个冲陈季川行礼。
  又有武士往荆棘丛中一钻,不知去到哪里。
  不一会儿。
  一个穿黄衣服的人,头戴平天冠的小人在鹰犬武士簇拥下出现。
  这是根牟王。
  站在一辆小车上,威风凛凛的模样。放在这些小武士眼中,自然是神气的紧。可放在陈季川眼中,就显得可爱了。
  根牟王不知道这位好友所想,站在车上,大声道:“贼人就在东南二十里外,本王已经调集三千武士,可助陈兄戮力克敌!”
  姓名:妫良(根牟人)
  年龄:24
  等级:3
  天赋:夜视,隐身
  法术:天圣功(第三层)
  根牟王‘妫良’声音洪亮,陈季川努力去听,勉强听清。见根牟王义气冲冲的模样,陈季川不禁笑了:“挫尔贼人,用不上劳师动众,陈某先去探探这人底细。若是力有未逮,再来跟妫兄借兵!”
  根牟王麾下数千鹰犬军,看上去乌泱泱大片,厉害的紧。一个个猎杀跳蚤、臭虫、蚊蝇那是手拿把攥。
  但猎捕小蛇、蜈蚣、田鼠,都要数十武士甚至数百武士合力,一不小心就会出现损伤。
  找根牟王借兵?
  陈季川摇摇头:“别害人了!”
  ……
  向根牟王谢过,寒暄一阵,约好交易蛇虫鼠蚁等各类毒物的时间,陈季川便慢吞吞往东南方向继续前进。
  行走时。
  千里眼、顺风耳洞开,寻找根牟王描述的所在。
  论战力。
  陈季川一脚踩下去,根牟王就要少成百上千个子民。但这些根牟武士除了身子小之外,智慧不比普通人差多少,人数又多。
  有智慧,数量多,就有用处。
  陈季川与根牟王‘妫良’结交,他提供粮食、兵器、甲胄,各种物资。而根牟王则调遣麾下鹰犬军为陈季川效力,一来监控周边,提供陈季川所需的情报,二来捕猎毒虫毒物、灵药灵果等等。
  彼此合作。
  站在常人的角度看,陈季川自然是大占便宜。
  毕竟,以根牟武士的身板,一口常规钢刀铁剑,融了之后,都能装备鹰犬军一营人马。
  材料不要多少钱。
  倒是手工成本高了些。
  但站在根牟王的角度,他也是占尽了便宜。近大半年,个人威望已经攀升到历代‘根牟王’的前列。
  双方合作。
  双赢双利。
  大半年时间,根牟王的子民好过了许多,而陈季川通过根牟王,也找到不少祸害二班之母班飞飞的‘嫌疑人’!
  与根牟王分开。
  千里眼照现前方二十里。
  就见。
  在前方一处山峰背面,陡峭崖壁嶙峋怪石中,不知何人,竟开辟出一处洞穴。石柱、石块遮挡,单凭肉眼根本难以瞧见。
  也就是鹰犬军。
  飞鹰走犬。
  从天空、大地,从视觉、嗅觉,无死角的侦查,才能发现这处。
  陈季川用千里眼看去。
  但见洞口隐隐有雾气弥漫,陈季川见多识广,粗略一看,就看出这是鬼气。
  “没错了!”
  陈季川心中一动。
  又往洞穴中看去,能看到白骨森森,还有头盖骨、骷髅头滚落一地。
  简直是人间炼狱。
  不止枯骨。
  其中还有几个血淋淋的人头呈五方摆放,有一道人盘坐中间,脸色严肃,但面上却冒出一股股邪气鬼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