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从道果开始 > 第六十三章 强行出窍,阴兵借道!

第六十三章 强行出窍,阴兵借道!


  阴森鬼怖的暗室中,‘呜咽’之声不绝于耳。
  陈季川一步三晃,强撑着来到阴坛上盘坐下来。
  静心调息。
  他这一生。
  以肉身最强,功成化劲。内功次之,已成后天。道法又次,距离出窍尚还有一段距离。
  而栖真子这‘犁头咒’,主攻的就是陈季川的神魂。
  观想层次。
  神魂茁壮,又有化劲肉身为根基,但也无法抗住‘犁头咒’。
  “化劲。”
  “后天。”
  “观想。”
  陈季川梳理着自身成就,又回想他所接触的三条修行道路——
  其一就是外功。
  将外家拳、内家拳全都归拢其中。
  如‘陈门七十二绝艺’,从明劲、暗劲、化劲,一步步提升。先是锻炼皮肉筋骨,后练五脏六腑,直到练入骨髓。
  至于再往后。
  陈季川暂时不知,他如今都还卡在‘化劲’的初期,还无法自如的锻炼骨髓。
  其二为内功。
  如陈季川在现实中得到的《神扑刀》、《鬼跌剑》,如大梁世界班爪、班牙修行的《伏虎拳》,都是内功。
  分为胎息、后天、先天三境,与外功的‘明、暗、化’相对应。
  各有优劣擅场,无分高下。
  内功练的是内息、内力,游走经脉,汲取精气不断强大,又反哺肉身。过程较为温和,哪怕胎息、后天层次的人物,也能在一定程度上延长寿命。
  其三为道法。
  ‘太阴炼形法’、‘五鬼阴兵法’都是道法。而‘圆光术’‘换形术’则只能称之为‘道术’。
  这是大梁世界独有的。
  至少陈季川在现实中,在大燕世界还从未遇到过有修行道法的存在。
  道法也分三境:入定、观想、出窍。
  同样与外功三境、内功三境相对应。
  其中入定层次,能诵读道经典籍,降服自身心猿意马,使念头澄净,杂念不生,如此才能感受到自身的神魂所在,才能修炼功法壮大神魂。
  这个阶段重在积累,还使不出什么像样的法术,也最好不要修习法术,以免分心。
  到了‘观想’层次,神魂茁壮,远超常人。
  可以接触术法。
  一般行走江湖的,有几分真本事的,都是这个层次——
  有术法傍身。
  但威力有限。
  若是准备充足,兴许能与暗劲、后天高手一较高下,甚至能逆伐先天、化劲人物。但要是正面碰上,如当初的五鬼道人,随便来个暗劲、后天,也能将其打杀。
  战力如何,不好量化。
  还是要看实际情况。
  陈季川如今就处在这个阶段。
  但他练了‘五鬼阴兵法’,豢养五鬼一甲子之久,手段之强绝不能以道行来估算。
  “观想之后。”
  “是为出窍。”
  “‘五鬼阴兵法’中,有高深法门,须得‘出窍’境才可催动。我如今道行不够,只能舍命一试!”
  陈季川盘坐阴坛之上,强打精神,入定观想。
  天上不见明月。
  地下满是阴魂。
  陈季川紧守心神不动,待到心定,这才起身,从案台上取来几道黄符,踏罡步斗,将黄符凌空一掷化为火焰,口中咒道:
  一声灵咒闹猜猜,五方五路五鬼落坛来。
  二声灵咒闹纷纷,五方五路五鬼结成群。
  三声灵咒在人间,五方五路五鬼下坛来。
  召请东方青面五鬼,西方白面五鬼,南方红面五鬼,北方黑面五鬼,中央黄面五鬼。
  召请东方煞神丹桂仙,西方煞神张子贵,南方煞神蔡子良,北方煞神林德总,中央煞神张德松。
  五方十路五鬼煞神到坛前。
  召请半天五鬼,游云五鬼,铁甲山头领尾出路挡路的五鬼,游乡游壮五鬼,与妖作浪五鬼,官符枷锁五鬼,劫财夺城五鬼,刑克冲害五鬼,迷魂拉魄五鬼,黄蜂尾蝶五鬼,采花乱花五鬼,投胎骗胎五鬼。
  召请五方大路阴府人间五鬼,煞神尽来临,请来坛前有吩咐!
  ……
  一面踏罡步斗,一面焚符念咒。
  随着咒语响彻,阴坛之上,一道道阴森鬼气落下,化为一个个五鬼模样。
  五方十路五鬼煞神难请。
  但陈季川这些年祭炼出的各路五鬼却纷纷到场,计有——
  与妖作浪五鬼。
  劫财夺城五鬼。
  刑克冲害五鬼。
  迷魂拉魄五鬼。
  黄蜂尾蝶五鬼。
  游乡游壮五鬼。
  官符枷锁五鬼。
  又有五营阴兵,共计五员大将、二百阴兵。
  五鬼阴兵悉数到场。
  陈季川取来案上一沓黄符,抛飞坛上,化为丛火。就见一丛丛火焰闪烁,忽的化为一桌桌宴席。
  上头猪马牛羊肉齐全,好酒好菜管够。
  引得五鬼阴兵个个垂涎。
  等陈季川一声令下,立马开吃。风卷残云,不多会儿,就吃了个饱。
  陈季川这才从案上拾起一把匕首,照着心口狠狠一扎而后再往外抽出——
  噗!
  当下鲜血喷涌如注。
  全都是心头血,洒在坛上,令五鬼、令阴兵一个个躁动起来。
  陈季川强撑着快要打架的眼皮,感受急速流逝的生命力,扶着案台,大声喝道:“迷魂拉魄五鬼何在?!”
  一声喝。
  就有五道鬼气落在身周,围着陈季川绕圈。
  暗中。
  有一股拉扯力袭来,不知落在何处,让陈季川有一种极怪异的感觉。
  恍恍惚惚。
  好似看到‘自己’,站在案前,萎靡不振,鲜血直流。
  一阵迷离中。
  陡感凄寒。
  冻的陈季川浑身发抖,但等他低头一看,却看到‘自己’咚的一声栽倒在案台上。到这时,陈季川终于意识到:“我出窍了!”
  再一看四周。
  五方十路五鬼、各营阴兵列阵肃杀,以前看着朦胧,如今见到,才觉得都是活生生似的。
  不是因为这些五鬼、阴兵活了。
  而是因为陈季川魂魄脱离肉身,变成了‘魂魄’状态,与五鬼阴兵成了一类,自然觉不出差异。
  道法第三境‘出窍’层次,须得神魂茁壮稳固,可以抵抗外间阴风阳气,能在身周活动。出窍行法,法术威能也能大增。
  陈季川道行不够。
  只能以行险取巧的办法,命‘迷魂拉魄五鬼’将他魂魄拉出,强行出窍!
  神魂不够茁壮。
  魂魄不够稳固。
  若不及时回归身躯,一时三刻,就要魂飞魄散。
  但陈季川肉身心脏都被扎破,已经是残花败柳,命不久矣。又有‘犁头咒’如头悬利剑,只有一日好活。
  一时三刻。
  与一日半日也并无差别。
  只是时间更短,陈季川不好耽搁,于是魂魄冲着坛上案台躬身一拜,口中咒道:“弟子陈季川拜请五方五鬼将,阴兵鬼将来显赫,吊捉潜山通神观栖真子三魂七魄十二元神齐归坛前来受刑,人催催,鬼催催,催驱潜山通神观栖真子真魂正魄收在阴坛来受刑,敕动邪兵邪将来出行,锁锁缚缚,心狂迷乱,疯疯癫癫乱说话,不省人事,遍身如烈火烧,吾奉三山祖师敕令。”
  咒出神魂弱。
  陈季川的魂魄本就不算稳固,此刻更是显得松松散散,随时都要被风吹散似的。
  但咒法已成。
  五鬼阴兵齐尊令,当下阴兵借道阳间,白日显化,五鬼先行,浩浩荡荡就往潜山发去。
  阴坛案上。
  催五鬼七煞符、伤贼符、收钉用符、锁魂符等一道道黄符无风自动,凌空自燃,化作一道道黄光没入远处不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