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从道果开始 > 第六十八章 白玉京梁楼地煞序列第六十九‘杨修’!

第六十八章 白玉京梁楼地煞序列第六十九‘杨修’!


  夜已深。
  谭张、方栋等人藏在谢涛用‘植物生长’编织的灌木丛中。
  谭张侧耳听。
  方栋张眼看。
  刘宝华三人都看着他们。
  不多会儿。
  两人同时收了异术,方栋当先道:“有十人警戒,其他人都睡下了。”
  “听鼾声,应该是睡熟了。”
  谭张也出声道。
  潘燕归听了,忍不住道:“那还等什么,井木犴大哥射术无双,先把警戒的人射杀。趁着其他人睡着了,我悄悄摸过去,把灵石偷了就走,任务就完成了!”
  这次任务他不是主力,但任务奖励也不少——
  只要成功得到灵石,并上交白玉京,他就能获得二十点功勋。
  任务过程中,杀一个黑甲军,能当五点功勋。杀一个执事有二点功勋,杀一个护法有五十点。要是侥幸能把穆俊雄跟何明理杀了,功勋更是高达数百点!
  彭燕归心不大,能得到基础的二十功勋就很满足。
  “没那么简单。”
  刘宝华摇头道:“负责押送的除了武胜门黑甲军之外,还有一个副门主,一个长老,都是高手。一旦射箭,他们马上就能警觉。”
  谢涛抿着嘴,静静听着不说话。
  倒是彭燕归急了:“那怎么办?”
  “到底是个小孩子!”
  谭张心底笑一声,面上却不表现出来,只淡淡道:“先等着。‘曹休’大人说过,这次的行动有梁楼的高手参与,我们只要随时关注,密切配合就好。”
  刘宝华、方栋听着,神色没有变化,显然都知道此事。
  彭燕归一听,也拍了拍脑门,讪讪笑道:“差点忘了。”
  “梁楼高手——”
  “也不知是什么路子,搞得这么神秘。”
  方栋有些好奇。
  早知道白玉京除了五位通天彻地的城主之外,还有十二楼,他所在的‘燕楼’就是其中之一。
  早前。
  除了‘廖化’之外,他还没见过组织内的其他人。
  这次一下见了四个,个个都有手段。
  又有一位‘梁楼’的高手隔空配合,让他有些期待,心底也在猜想白玉京到底强大到什么地步。
  “‘张燕’大人曾说过,我们燕楼在白玉京十二楼中排名第十二,梁楼还在燕楼之上,肯定更厉害些。”
  彭燕归二皮脸,一小会儿的不好意思,立马就过去了。
  “也说不准。”
  “毕竟不知道十二楼是按着什么标准排定次序的。”
  方栋摇摇头。
  不去议论,祭出‘千里眼’,又去看十里开外的武胜门队伍。
  这一看。
  神色顿时一震:“那人动手了!”
  ……
  海棠山。
  山洞中。
  陈季川来到阴坛之上,将准备好的三牲祭品拜在案上,点燃三炷特制的香烛,焚化七道五鬼符,踏罡步斗,口中念咒道:“今日弟子陈季川虔备三牲酒筵,金帛财仪,迎请五鬼煞神来祭灵。五鬼有神通,食人酒筵替人消灾,得人钱财为人消灾,金帛财仪奉送你,左手接财相庇护,右手接财来消灾。拜请迷魂童子,摄魄童郎,散魂五鬼随吾旨令,急急出门,收斩黄石沟子何明理、穆俊雄、沈三千、周格....等人三魂七魄,擒魂捉魄散魂令其不得长生,魂飞魄散不留情,吾奉六冲神敕令神兵火急如律令。”
  这是请鬼。
  天地各方煞气郁结,就有五鬼煞神生就。若有法门,又有祭品香火,就能与之沟通,请来相助。
  祭品越好。
  香火越旺。
  请来的五鬼煞神也就越强。
  陈季川一口气洒出八百源力,用以招徕五鬼煞神,可谓大手笔。别看他豢养五鬼阴兵,几桌上好的法食也要消耗这个数字。
  但阴坛中的五鬼阴兵,好比是‘家兵’,可以随意驱使,在他们身上花费源力,就相当于给家兵添置甲胄、兵刃,都是在壮大自身。
  用得再多。
  也不会心疼。
  而从天地间招徕五鬼煞神,则更像是雇佣。
  拿人钱财,与人消灾。
  之后钱货两讫。
  下次再想让它们出手,又得备上祭品香火。
  陈季川担心自家豢养的五鬼阴兵实力不够,只能不惜源力,招揽帮手。
  请鬼咒出。
  当下就有‘迷魂童子’,‘摄魄童郎’,‘散魂五鬼’落在坛上,又听陈季川敕令,化作鬼气阴风,就直奔黄石沟子去。
  “天清清地灵灵,又施阴兵五鬼听符令,神通变化千万里,收斩天下无道人....”
  陈季川紧接着又祭出‘发兵符’,勒令阴坛当中五鬼、阴兵齐出,跟在迷魂童子、摄魄童郎、散魂五鬼之后。
  也掠向黄石沟子。
  ……
  “到了。”
  谭张、方栋等五人赶到武胜门押送队伍不远处。
  探头看去,就见原先警戒的十人或是栽倒在地,或是靠着大树,但却没一个睁眼的,好似都晕了过去似的。
  “难道是用毒高手?”
  谭张捂住鼻子,眼中警惕。
  彭燕归却兴奋的紧,压着声音道:“定是梁楼高手出手了。机会难得,我先去偷灵石,几位大哥看情况,等灵石到手,要是能顺便杀几个武胜门的砸碎,也有不少功勋进账。”
  彭燕归胆子大过天。
  他见守夜的黑甲军都昏了过去,不愿错过机会,脚下一动,就往武胜门队伍方向跑去。
  “小心。”
  谢涛小声的提醒一声,声音小的只怕连他自己都听不清,两手紧紧攥着,手心早就湿透了。
  在场众人中。
  就属刘宝华经验最丰富,他一早就找到最佳的狙击位置,弯弓搭箭,屏息凝神,盯着全场。
  但有风吹草动,都逃不过他的眼睛,顷刻就能放箭,任是六品高手,冷不防也难躲闪。
  方栋也紧张。
  祭起千里眼小心的关注着场上动静。
  谭张更别说了。
  两只耳朵竖起来,哪怕一根针落下的声音都能听的清清楚楚。
  蹬蹬蹬!
  彭燕归脚下轻快。
  他本就有‘疾行’异术,速度极快。加入白玉京之后,又学了‘陆地飞行术’,速度更上一层楼,哪怕是六品高手都不见得能跑得过他。
  脚下既快又轻。
  径直往前方健硕大汉靠近。
  来之前。
  谭张用顺风耳听到,这人就是武胜门副门主何明理。方栋也用千里眼看了清楚,在何明理身旁,放着几个布袋,扎紧袋口的绳子被他用手攥着。
  即使熟睡,也没松开。
  彭燕归到了跟前。
  左看看,右看看,从怀中取出一把精致的小剪刀来,将五根绳子全都剪短,把五个布袋全都拿走。
  “到手了!”
  彭燕归高兴的要死。
  撑开袋口看看,见里面放着不少坑坑洼洼、麻麻赖赖的石头,跟‘张燕’大人描述的差不多,确定这就是灵石了。
  当下转身,就要跑路。
  忽的又一顿。
  扭头看向睡熟的何明理,心中涌起疯狂念头。目光落在何明理身旁雁翅刀上,一咬牙,将灵石放下,转而拿起雁翅刀,对准位置,狠狠的向何明理脑门上劈了下去。
  “去死!”
  这一刀又快又狠。
  当下鲜血迸射,溅了彭燕归一脸。
  大略一看。
  就见何明理的半拉脸庞都像是要被砍下来似是,恐怖极了。更恐怖的是,这一刀下去,似是惊醒何明理,就见他猛地睁眼,血淋淋的眼珠子直瞪着彭燕归。
  “啊啊啊!”
  “去死去死!”
  吓得彭燕归心底大吼着,接连又劈了两刀。
  之后来不及去看这人死没死,慌里慌张捡起灵石就跑。
  自始至终。
  不论是穆俊雄,还是随行的护法、执事以及五十名黑甲军,都没一个人醒过来。
  “呼呼!”
  “跑跑跑!”
  彭燕归不敢往谭张等人藏身的地方跑,随便找了个方向,一头钻入密林中,狂奔不止。
  外围。
  谭张、方栋、谢涛包括藏在树上的刘宝华,看到这一幕都傻了眼。
  何明理!
  武胜门副门主,人称‘轰天炮’,堂堂七品的先天高手,就这么被一个毛头小子给偷了东西,还给拿刀砍了?!
  这也太梦幻了。
  谭张、方栋都长大嘴巴。
  谢涛一颗心都快跳出来。
  三人愣神间。
  忽听‘咻’的一声,有利箭横空。
  “嚯——”
  “我——”
  何明理捂着脸,站起身来踉踉跄跄,嘴巴被砍成两半说不出话来,只能从喉咙深处憋住因痛苦而紧张收缩的压抑声。
  这声音哪怕是听了,也能让人有一种感同身受的感觉。
  痛苦到了极致。
  何明理站起身,歪歪斜斜就要往身旁一人撞去。
  这是——
  咻!
  一道箭术如光如电,正中何明理喉咙。
  一箭贯穿。
  砰!
  何明理两眼瞪大,一双手还在脸上,就被箭矢上的劲力带着往后拖行好几步,被死死钉在杉树上。
  再无活命之理。
  “井木犴!”
  刘宝华这一箭惊醒谭张三人。
  方栋眼神闪烁,握着钢刀,看着昏睡的武胜门众人,有些跃跃欲试。特别是看着穆俊雄,心中更是火热。
  穆俊雄一条命,可就是两百点功勋。
  一刀砍了。
  就能到手。
  这也太简单了。
  他猛地站起身来,一步步靠过去。
  “功勋!”
  谭张看着方栋动作,往后缩了缩,准备看看形势。
  至于谢涛。
  这小子在愣神之后,小脸又惊又喜,也不想着杀人,扭头就跑走了。
  这次的任务只是抢夺灵石。
  灵石被彭燕归带走,就算完成了。
  谢涛胆小不贪。
  一门心思就想着跟彭燕归汇合,然后交了差事,把二十功勋稳稳当当拿到手。
  其他的一概不管。
  方栋贪婪。
  谭张谨慎。
  刘宝华则艺高人胆大,一箭彻底射杀何明理后,还不停手。在方栋刚刚动弹的时候,第二箭就已经冲着穆俊雄的喉咙射去。
  倘若射中,也是必死。
  刘宝华对自己的箭术很有信心,区区固定靶,绝对是百发百中。
  但在这时。
  就见那穆俊雄不知怎的,好似觉察到危险,猛然睁眼,看都不看就拿双手在干净的木板上一撑,整个人一跃而起,同时高声喝道:“敌袭!”
  这一下。
  不但避开了夺命箭,还将一众昏睡的护法、执事、黑甲军、苦力全都惊醒。
  “咦?”
  刘宝华见穆俊雄躲开他那一箭,心底惊疑一声。
  他分明看到,那道箭矢极为诡异的在空中停滞了片刻,像是被人抓住了似的,才让穆俊雄险之又险,逃脱一命。
  现在藏到树后。
  再想射杀,除非换个角度。
  但五十名黑甲军虎视眈眈,个个手持劲弓,已经列好阵型。
  寡不敌众。
  刘宝华也不敢乱来。
  不甘心的又射杀两个不知是执事还是护法的人物,当下扭头就走,须臾不见。
  至于方栋、谭张。
  早在穆俊雄惊醒的时候,就已经掉头跑路了。
  面对黑暗丛林。
  武胜门众人不敢去追,穆俊雄一张清秀的脸上沾了泥土,搁在平常,他早就无法忍受,但刚与死亡擦肩而过,再也顾不得。
  一双眼看向黑暗,心脏砰跳,看着被砍的血肉模糊的何明理,心中涌起一阵恐惧,脑子里还在回想暗中那人——
  “白玉京。”
  “梁楼地煞序列第六十九‘杨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