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从道果开始 > 第六十九章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第六十九章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海棠山。
  陈少河坐在屋外,邀着月光看书,时而抬头看看海棠山深处,四哥每晚回来的方向。见不到身影,又低下头。
  夜晚寂静。
  除了风声,就只剩下翻书的‘簌簌’声。
  看书能增长见识,增加智慧。心不定时,沉浸书中,也能摒弃不少杂念,让人感觉不到时间流逝。
  陈少河在黑狱中,就渴望看书。
  但那时候没条件,只能缠着四哥给他讲故事、讲许多道理。
  现在总算能看个够了。
  只是今晚,总有些看不进去。
  “也不知道四哥那头怎么样了。”
  陈少河心底想着。
  他知道四哥今晚就要对武胜门的人动手。
  可惜他实力不够,不能帮忙。
  看着月色。
  已经到了子时。
  正想的出神。
  远处忽的传来脚步声,陈少河脸上一喜。
  这脚步声熟悉,他走出院中,抬眼看去,就见四哥行走在山林中、月光下,笑吟吟的到了近前,朗声笑道:“武胜门副门主何明理被人砍死了!”
  今晚的行动可谓圆满。
  灵石到手。
  何明理身死。
  他还顺手慑服了武胜门五长老穆俊雄,有六七成的把握可以把他收为己用。
  这让陈季川如何不喜?
  “副门主?”
  陈少河听了,也笑出声来,嘴巴都快笑裂了。
  “太好了!”
  “太好了!”
  他嘿嘿傻乐着。
  手上拿着书,脚下转来转去在院中绕着圈,兴奋的不知道说什么好。
  他们一家子在黑狱中,父亲、二叔、三叔、大哥、二哥、三哥、堂哥...都被漓水帮害死。
  黑狱易主之后。
  陈少河跟陈季川又接着受到武胜门的监禁跟奴役。
  苦熬了几年,原本快要见着出去的希望,武胜门又把他们拉去送死。
  要不是哥俩时运不错,早就成了两具枯骨。
  特别是陈少河。
  那几日担惊受怕,惶惶恐恐,着实尝够了死亡的恐惧。
  对武胜门怎么憎恨都不为过。
  逃出武胜门。
  藏身海棠山。
  八个月过去,终于正式展开报复,让陈少河心中数不尽的欢喜跟畅快。
  他可不是那种明明可以自己不出手就能报仇,偏偏要犯抽非要亲自犯险去杀人的脑缺。
  在陈少河心里。
  四哥杀人,跟他报仇是一样的。
  不过没能亲眼看到,也有小小的遗憾。
  陈少河兴奋一阵子,兴奋劲不减,又缠着陈季川:“四哥,快给我说说何明理怎么死的,惨不惨!”
  “惨不惨?”
  陈季川想到何明理。
  先被彭燕归冲着脸上砍了三刀,砍的面目全非痛的魂魄归窍,之后又被刘宝华一箭穿喉,射死在黄石沟子,钉死在树上,留下一片血泊。
  不由笑了。
  冲陈少河点头:“惨!老惨了...”
  ……
  “啊啊啊!”
  “师兄!师兄!你死的好惨!”
  武胜城。
  天波殿。
  四长老石珍看着躺在地上,面目全非的何明理,大声嘶吼着,捶胸顿足,青筋暴起两眼猩红极为吓人。
  大长老褚三阳、二长老吕青也眉头颤动,又惊又怒。
  何明理脸上被砍三刀,皮肉都烂了,骨头都被砍碎不少,就算是相熟的,也不见得能认出来。
  一块块碎肉勉强挂着。
  还有的碎肉不知道丢到哪里去了,这里少一块,那里也少一块,就像是一副完整的拼图,先被砸的稀巴烂,又洒上一滩烂泥,最后还丢了几块。
  常人看了。
  只怕要吓得昏死当场。
  穆俊雄身上灰尘厚、泥土沾身,一双眉罕见的倒吊着,做出又愤怒又后怕的样子,沉声道:“暗中那人手段太过诡异,趁着我们熟睡的时候,不知用了什么手段,让我们陷入浑浑噩噩无思无想的状态。等到听见动静,醒过神来,明理哥哥已经被人砍了三刀,又被暗处一箭射穿喉咙,钉在树上!”
  穆俊雄将何明理身死的前前后后,事无巨细跟殿上众人说了清楚。
  中间并无虚假。
  唯独隐瞒了他被迷魂拉魄后的一番遭遇。
  殿上除了何明理之外,还有两具尸体,一个是武胜门护法,名唤‘陈山’,五品实力。一个是武胜门执事,叫作‘吴金阳’,四品实力。
  都是被一箭射穿喉咙而死。
  可见暗中那箭手射术之精准。
  三长老曹正将三具尸体检查一遍,口中道:“砍何副门主三刀的那人实力不强,大约在二品左右,伤势并不致命。射杀何副门主跟这二人的是同一个箭手,从箭痕来看,大概五品、六品左右,但箭术精准,对先天宗师也有一定的威胁。一箭穿喉,是真正致死的一击。”
  尸体摆在这里。
  伤口也都清晰。
  以曹正的经验,这些个结论很容易就得出来。
  “二品?!”
  “区区二品,怎么可能摸到何副门主跟前,还有机会砍上三刀?!”
  二长老吕青眉头紧皱,有些疑惑。
  穆俊雄闻言道:“我也奇怪。当时我们正在休息,特意留了十人守夜戒备,但不知不觉,就陷入浑浑噩噩当中,像是中了蒙汗药。再醒来的时候,就看到明理哥哥被射杀。”
  吕青又看向殿上其他几人。
  都是随行的护法、执事、黑甲,他们的说法也跟穆俊雄大差不差,都说自己好似失了魂,没什么感知。
  “先天宗师对危险的感知敏锐,反应更是远超常人。”
  “什么蒙汗药能将何副门主也迷住?”
  吕青眉头皱的更紧。
  苦思冥想,一时间想不出来。
  “啊啊啊!”
  “二品!二品!师兄堂堂先天宗师,竟被区区二品的蛆虫砍了三刀,还被一个五六品的箭手给射杀!”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石珍快要疯了。
  替何明理感到万分憋屈,万分屈辱。
  这要是正面放对,被先天高手击杀也就罢了。但堂堂先天,先是被药迷晕,后又被二品、六品的人物轮番折辱,属实有点欺负人了。
  殿中回荡着石珍的嘶吼声。
  连着其他人的心情也不大好。
  大长老褚三阳脸色阴沉,推测道:“我武胜门强势崛起,各路仇敌不少。眼下嫌疑最大的,是漓水帮。除此之外,金阳派、碧青崖也有嫌疑。”
  他说着。
  又有些迟疑:“不过三派都有先天宗师,派二品、六品的人动手,这有些不合情理。”
  殿上其他人也皱眉思索起来。
  唯独三长老曹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