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从道果开始 > 第八十八章 养一口剑气!

第八十八章 养一口剑气!


  大梁世界。
  一晃,又过去四十载。
  陈季川依旧习惯性的将这方天地唤作‘大梁世界’,但实际上,大梁已经成为历史,取而代之的是庄家天下,称‘大项’,立国已有四十年。
  这一年。
  陈季川已经二百二十二岁,骨龄也有一百二十岁,算是高龄。
  哪怕功参造化,在内功、外功、道法修行上都有极高的造诣,陈季川也难以避免的显出老态。
  这是生命特性,非人力所能逆转。
  修行方面也受到影响,近些年进步缓慢,内功、外功全都卡在第八层,始终难以突破。
  道法方面倒是始终在进步。
  但因为突破较晚,时日尚短,还在第七层慢慢攀爬,相距第八层有不小距离。
  陈季川也不着急。
  每日该如何修行,还是如何修行。该怎么磨砺,依旧怎么磨砺。
  他很清楚。
  世上武人、道人万千千,但古往今来,能修成八品的,终究是少数。修成九品、十品的,更是百年一见。
  他如今内功八层、外功八层、道法七层,已经走在很多人前头。
  再往上——
  唯有用苦功去磨,用心去想,用时间去堆。
  时常日久。
  苦功到了,积累到了,自然能够突破。
  ……
  这一日。
  陈季川没有如往常一样修行,他待在潜山,坐在西麓中峰山巅,手捧一卷书,缓缓翻看。
  书名《剑图》。
  正是他从‘元辰剑’中得来的功法。
  实际上,这书中的内容他已经全都背下来,此时翻看,只不过是要将精力都放在思索跟琢磨上,而不是回忆跟背诵上。
  “养一口剑气。”
  “出口则伤人。”
  “万剑宗绝学《剑图》,修的就是这一口剑气。但往后,又分作两条道路——”
  其一是‘闭口剑气’,平时不发,腹中蕴养、淬炼,待到遇敌时,张口喷出,剑气至强毁天灭地。
  号称‘一剑破万法’。
  至刚至强。
  无坚不摧。
  其二是‘十万剑图’,修剑气分化之法,一分二二分三三分万千。炼到大成,有十万八千道剑气,纵横交错,汇成一副‘剑图’,任是什么样的敌人,都要被绞杀成齑粉。
  “闭口剑气。”
  “十万剑图。”
  前者至简,后者至繁。
  不论要走哪一条道路,都不轻松。
  如‘闭口剑气’,前十年不得开口,开口则气泻,则剑散。待到剑气种子孕育成了,又要一心侍奉,日日淬炼,这一生不修它法,只修这一口剑气。
  至诚至忠。
  光这一点,许多人就没法办到。有时在外历练,总会遇着感兴趣的法门,于是分心去修炼,精力一散,这‘闭口剑气’就炼不成了。
  不止如此。
  ‘闭口剑气’因只养一口剑气,剑气威力极强,压迫丹田、肉身、魂魄,每日都要忍受剑气刮骨削肉的痛苦。待到好不容易习惯了,修为上涨,剑气又强,痛苦也要增加,痛苦也随之加剧。
  非得有非人的意志,否则——
  “劝君莫闭口。”
  《剑图》中,‘闭口剑气’篇总纲,头先就是这五个大字。
  “日日夜夜受剑气压迫,时时刻刻享受凌迟之苦。”
  饶是陈季川,看到这法门,也有些心惊肉跳,连连摇头。
  如此法门。
  威力强则强矣,可有胆子修行的,也寥寥无几。
  陈季川也是其一。
  ‘闭口剑气’难修,但因为威力至强,故而修行者反而不少。当然,半途而废者更是十之八九。
  万剑宗的前辈们有感‘闭口剑气’之艰难,凭借大智慧,前仆后继代代传承,最终创出‘十万剑图’。
  这一篇,修的是万千剑气。从‘闭口剑气’分化而来,每一道剑气的威力也大大降低,但同时痛苦跟折磨也千百倍的削减。
  虽说依旧比其他较为温和的法门来的痛苦,但总算可以忍受。
  可单单分化还不行,万千剑气的杀伤力,还比不上‘闭口剑气’的三两分。
  于是有修士就在剑招、剑阵上下功夫。
  将一门原本很简单的‘闭口剑气’,生生给改成了天下一等一的复杂剑诀。
  此法创出之后。
  哪怕是万剑宗的剑道前辈们,最多也只修炼到两万多道剑气。理论上的‘十万八千剑气’,还没人达到过,只停留在猜想层面。
  但按着《剑图》中记载,若能将‘十万剑图’练到两万道剑气,威力就已经能媲美‘闭口剑气’,在应变上更是超出无数倍。
  “两万道就能媲美号称‘一剑破万法’的‘闭口剑气’,那要是十万道——”
  陈季川想想那场面,都觉得有些窒息。
  但反过来想:
  两万道剑气的‘十万剑图’,才能与一道‘闭口剑气’相媲美,又可见‘闭口剑气’威力之盛。
  “都很强。”
  陈季川将《剑图》合上,知道此二篇不论哪一篇炼成,都是极强的。
  但他心中早有选择:“‘闭口剑气’半途而废者众多,我也是常人,怕也是其中之一。而且我能行走诸天,见识诸天万法,全都摒弃,只养一口剑气,未免不智。倒是‘十万剑图’——”
  ‘十万剑图’在于繁琐,在于复杂。
  从一开始的一道剑气,再到两道、四道、八道,每一道剑气,都可以看做是一柄剑。
  操控一道剑气,就是操控一柄剑。
  八道剑气,就是八柄剑。
  时操使,同时舞动剑法,可想而知其中的难度,这需要对剑法招式极度的熟练,非得心算能力极强,才能完成。
  光有天赋还不够。
  还须无数次的练习,做到熟能生巧。
  除非天赋古往今来排的上号。
  否则只能拿时间来堆砌。
  但是巧了——
  陈季川最多的就是时间!
  “我有四百倍时间差,可以在道果世界中练习剑招,练习‘十万剑图’,到了现实中,剑招信手拈来,剑法出神入化,就省下了练习剑招剑法的时间,可以全都用来修行《剑图》,蕴养剑气分化剑气淬炼剑气。”
  陈季川心中清明,早就知晓自身优势。
  站起身来。
  从山巅往下眺望,就见两个中年道人正在练剑。两头猛虎扑食,喂练剑招。
  二道一个剑走狂暴,一个剑走飘逸。
  颇有些像模像样。
  陈季川将手臂张开,从峰顶一跃而下,落到二道跟前。
  “祖师。”
  “祖师。”
  二道正在练剑,见祖师到来,忙的见礼。那两头猛虎也毕恭毕敬,冲着陈季川人立而起,前爪作揖,分明是苍澜猛兽,却显出几分憨态。
  陈季川摆摆手,示意二道、二虎起身,直接道:“清风明月,你二人练剑,应当知晓这世上剑法高人,去列出来。”
  “是。”
  清风、明月不知祖师一个练拳练刀的,为何突然对剑法感兴趣。
  但也不敢多问,只抱拳应下。
  ……
  从这一日起,陈季川就开始修行《剑图》,舍弃《神扑刀》。
  两功同修没有必要。
  两门不同性质的功法同时修行,内力在经脉内交汇,难免会出现碰撞跟摩擦,很容易导致功力进步缓慢,甚至是不进反退、走火入魔。
  《剑图》足够强大,再修行《神扑刀》,只会分散精力,对战力却没有多少提升。
  太不划算。
  《元一功》则不同,此功温和,内力可以温养经脉。
  不论修行什么功法,行功完毕之后,再搬运几周天《元一功》,不但不是负担,反而还能让经脉更加坚韧。
  即使没什么破坏力,对气力的增幅也小,但仅凭这一点,也算得上一门‘奇功’。
  更别说此功还能任意‘嫁接’,更是难能可贵。
  摒弃《神扑刀》后,陈季川就将主要精力放在《剑图》上。
  每日清晨打拳,化劲洗髓。
  然后迎着朝阳,修炼《剑图》,养一口剑气。
  再之后,搬运《元一功》,温养经脉。
  到了下午。
  就将精力用来修习剑法、剑招。
  万剑宗绝学《剑图》中,一成讲的是‘闭口剑气’,一成讲的是‘十万剑图’,剩下八成都是各种各样、各门各派的剑法招式,有简单的,有复杂的。
  陈季川不急修行《剑图》中的剑法,而是在大梁世界中,通过宝芝林、长生观的影响力,找来剑法高手,延请名师指点,从最基础的学起。
  他以往修的是《神扑刀》,练的是刀法。
  外功化劲。
  多用的是拳脚肘膝,运用兵器也多是大刀、大枪、弓箭等。
  唯独剑法未曾涉猎。
  乍一上手,不好上来就练剑法,还是得将基础打牢靠。
  一招一式,一板一眼。
  一遍遍练习,一日日苦学。
  时间一天天过去,陈季川的剑法造诣也在不断进步——
  初学乍练。
  初窥门径。
  粗通皮毛。
  渐入佳境。
  炉火纯青。
  小有成就。
  ……
  六年一晃而过。
  花了六年时间,将剑法基础夯实,仅凭基础招式——
  抽、带、提、格、击、刺、点、崩、搅、压、劈、截、洗、云、挂、撩、斩、挑、抹、削、扎、圈。
  陈季川也能发挥极大威力。
  毕竟是化劲、先天、出窍三料宗师,高屋建瓴,根基深厚,任何稀松平常的招式,在陈季川使来,都能化腐朽为神奇。
  基础完备。
  从第七年开始,陈季川开始修习更高深的剑法,有大梁世界中的,也有《剑图》中记载的。
  不断学习。
  不断练习。
  不断与人切磋,增加实战经验,锻炼临场应变的能力。
  时间一年年过去。
  陈季川的年岁也越来越大,但剑法却越来越强,越来越老辣,越来越复杂。
  养一口剑气。
  转眼二十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