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从道果开始 > 第一百一十一章 又见青山号! 恭喜‘Q木头’大佬成为盟主!

第一百一十一章 又见青山号! 恭喜‘Q木头’大佬成为盟主!


  一年后。
  沙门岛。
  “呼!”
  陈季川功行圆满,长呼口气睁开眼来。
  一年过去,陈季川的容貌并无变化,但额前却多了一缕白发垂下,凭添一分沧桑。
  “邪法终究是邪法。”
  陈季川叹了口气。
  轻捋白发,思绪飘回一年前咒杀张志和那一役。
  那日虽将张志和咒杀,但他自身也元气大伤。从三界关驾驭飞鹰赶往沙门岛,至今一年,期间断断续续调养半年,都还没能完全恢复。
  不但如此。
  更是在一夜间,白了一缕发。
  陈季川能感觉到,自身寿数也好似被凭空斩去一截。就是不知此番行法,到底折了几年寿元。
  “此咒不可常用!”
  陈季川摇摇头。
  人的寿命有限。
  对于修士而言,更为珍贵。哪怕仅是一两年的折损,可往往就是差了一两年,使得修为无法突破,最终抱憾而亡。
  陈季川这一世有心冲击炼气,甚至达到更高层次,一举结成道果。
  能多活一年,说不定就能节省好些时间、十万源力。
  心中暗暗警醒,日后少用邪法。
  转过念头。
  又笑出声。
  那一役咒杀张志和虽然折寿不少,又伤了元气,至今还未恢复,好在收获也不小。
  “控尸诀。”
  “象甲功。”
  “霸王甲。”
  这三门功法就是陈季川最大收获。
  其中《控尸诀》深奥晦涩,一时半会儿难以参透,更别说修行了,赞且不提。
  但《象甲功》与《霸王甲》都是横炼功夫。
  与‘陈门七十二绝艺’不同,这两门功夫本质上还是内功,但更侧重于将练出的内息、内力散入全身各处,借助外力,与内相合,从而提高身体的防御力、抗击打能力。
  最终达到‘刀枪不入、水火不近、力大无穷’的境界。
  这原本是为了《控尸诀》而研发出来的横炼功法,但普通修士也能修行。如张志和,他便修了《霸王甲》,肉身极强。
  显露在外的仅是操控炼尸的本事。
  可一旦有人想要突破炼尸,来奇袭张志和本体,《霸王甲》炼就的肉身,定会让来人大吃一惊乃至丧命。
  这种情况下。
  张志和本该是双重保险、立于不败之地。
  奈何。
  他遇到了陈季川,咒法加身,让他一身本事没处施展,只能憋屈丧命,全部身家都落入陈季川手中。
  当然。
  《象甲功》、《霸王甲》妙则妙矣,却也有弊端。
  “这两道法门太过粗暴,炼就肉身强横,但失之灵动。陈门七十二绝艺练出的暗劲、化劲,看似刚猛,实则刚中带柔,刚柔并济。”
  “两者冲突,不好兼修。”
  陈季川乃是外功修行的行家,一眼就看穿这两门横炼功夫的长处与弊端。不过虽不能兼修,可《象甲功》、《霸王甲》中,有关于内力滋养肉身、筋骨的理念以及个中窍门,还是能够被《陈门七十二绝艺》所借鉴。
  吸纳融入。
  陈门绝艺必能更上一层楼,化劲之上的道路又清晰许多。
  “待我琢磨透彻,就可以着手将化劲突破至第十层!”
  陈季川心中欢喜。
  与各种法器、符箓、丹药相比,无疑是功法、练功窍门对他的帮助更大。不但能够在这方世界中运用,增长实力。在现实中,在往后的道果世界中,同样也不会丢失。
  有形资产生不带来死不带去。
  与之相比。
  陈季川更希望得到的显然是功法一类的无形资产。
  “财富有价。”
  “知识无价。”
  陈季川自我安慰。
  这次咒杀张志和,这位炼气仙师穷的令人鄙夷。
  毕竟是从玄幽海狼狈逃走的,非但炼尸尽毁,趁手法器也都毁掉,符箓用的七七八八,丹药没剩多少。
  穷酸模样让人心疼。
  还好得了三门功法,不然陈季川怕是也要气的喷出一口老血。
  心中笑着。
  陈季川取出玉简贴在眉心,继续研究《控尸诀》。
  ……
  “师父。”
  “青山号靠岸了。”
  陈季川琢磨《控尸诀》时,门外忽有一身高八尺的大汉走进来,冲陈季川兴冲冲汇报道。
  来人不是旁人。
  正是当日陈季川咒杀张志和后,救出的‘回音谷十三太保’中的‘卞程’。
  《控尸诀》玄妙。
  内中藏着‘天音术’、‘控神术’、‘迷魂术’等法门,能迷人魂魄、控人心神,心甘心愿为己所用,不但不能反抗,反而还会主动配合施术之人的炼化。
  炼化之时。
  生机一点点泯灭,魂魄逐渐打散,散入全身各处封锁。
  直到生机全无,全身坚如磐石,只剩下本能驱使,只听从施术之人的命令。
  炼尸就算成了。
  此中艰辛,不足为外人道。
  张志和辛苦祭炼半年之久,也还差一丝火候,没能将‘卞、康、孟、黄’四人完全炼化。其中孟、黄二人时运不济,被撕成粉碎,但卞、康尚还完好,还存有一丝生机。
  陈季川将二人救出之后,施展‘收惊收魂魄归体法’,将其散落在全身各处的三魂七魄归位,正魂固魄。
  而后又辅以丹药,调养一年,总算恢复如初。
  如今又活蹦乱跳,比陈季川都要生龙活虎。
  这次大难不死,又被师父带着来到沙门岛,要带他们一同去海外修仙,卞程兴奋的许久。今日等到师父所说的‘青山号’,即将出发,更是激动难以自抑。
  “终于来了。”
  陈季川一听,脸上也露出一丝笑意。
  来到玄幽海与沙门岛的航班不多,一年至多两三趟。他因张志和一事,没能赶上去年的青山号。
  这期间虽有两趟航班,但都不是青山号。
  不知根不知底。
  数万里航线,半年航程,陈季川可不敢贸然登船。
  再加上他与卞程、康九华都有伤势在身,索性就在沙门岛上待了一年,终于又等来青山号。
  “通知其他人,准备登船!”
  陈季川再不迟疑,冲卞程吩咐道。
  又过了一年。
  悟元仙师今年已经三百有五,也不知身子骨是否还硬朗。再耽搁下去,若悟元仙师在他回转玉泉岛之前就驾鹤仙去,陈季川必定要抱憾懊悔。
  怎么着也要送悟元仙师最后一程,见他最后一面。
  “是!”
  卞程不知师父归心似箭,他一听即将出发,顿时咧嘴笑开了。忙应下,就去通知伍守阳、钟大海、康九华等师兄弟了。
  海外修仙。
  太让人期待了!
  ……
  时隔三十三载,又见青山号。
  看着停靠在沙门岛港口中的那艘大船,与记忆中有些许不同。不是陈季川的记忆出现偏差,而是三十多年过去,当年那艘‘青山号’漂洋过海,早就不堪,这又是一艘崭新的海船。
  “每人十块灵石。”
  “一船二百人,一来一回净赚四千块灵石,换十艘海船都有富余。”
  陈季川登上青山号,一阵肉疼。
  当初离开玄幽海仅是一人,还没觉得有什么。但这次回去,除了他自己之外,还带了伍守阳、钟大海、卞程、康九华等回音谷‘十二剑’、‘十三太保’,共计十一人。
  仅是船票,就花了一百二十块灵石。
  也幸好陈季川这些年省吃俭用,又提前来到沙门岛,扫黑除恶,得了些灵石。
  不然还真没法将这些弟子全都带上。
  就这。
  也将他家底掏空一半。
  “师父。”
  “船上好多高手。”
  伍守阳见陈季川站在甲板上出神,以为在考虑安全问题,于是凑到跟前小声道。
  伍守阳身为回音谷明面上的话事人,也见过不少高手。在沙门岛一年,手中的先天亡魂也有几条,但上了青山号后,才知道什么叫‘高手如云’。
  “这些人在内陆达到瓶颈,多数再难前进。于是出海寻求机缘,以期能更进一步。”
  “自然都是高手。”
  陈季川见怪不怪。
  青山号往来玄幽海与沙门岛,船票价值不菲。在玄幽海中的平民、后天修士还有希望凑齐,所以当初的青山号上,普通人、后天修士都有。
  但眼下这趟前往玄幽海的海船上,却几乎见不到普通人,甚至连后天修士也寥寥无几。
  二百船客。
  近乎全是先天。
  汇聚了郑、章、薛、应、樊等各国顶尖高手,还有先前从玄幽海归来省亲、了断红尘的返程修士。
  也就是青山号,能镇得住如此多的先天。
  船中据说有炼气仙师坐镇,背后有靠着玄幽海‘青山宗’,这才能镇住场子,再多、再厉害的高手也不敢在船上乱来。
  “原来如此。”
  伍守阳听了,这才恍然,心中也不由升起一股憧憬,迫切的想见识见识汇聚了如此多凡俗高手的玄幽海,到底该是什么模样。
  不止伍守阳。
  此次跟随陈季川一同登船的十一名弟子也都憧憬期待的紧。
  站在甲板上。
  时而看看沙门岛,时而又看看海面看向远方,似乎能看到遥远处的玄幽海一般。
  凡俗宗师,如今也一如常人。
  陈季川好些,但也期待,期待着重返白玉岛、玉泉岛,得见故人的那一刻。
  这时。
  “陈兄。”
  身后忽的传来两道惊喜声音,陈季川听着熟悉,转头一看,顿时笑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