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从道果开始 > 第一百一十四章 师叔有所不知

第一百一十四章 师叔有所不知


  “原来那人就是你啊...”
  “原来那人就是你啊...”
  “原来那人就是你啊...”
  ……
  陈季川脑海中回荡着陈瑜的话,怔怔的立在原地。
  脑海中。
  蓦地浮现出一个少年在玉泉岛左等右等不见故人归来,然后悄悄出岛,风浪袭来时的绝望场景。
  侥幸得了性命,又要面临前途尽毁、瘸腿、退婚的重重打击。
  最终变成了玉泉丹阁外,那个孤独的扫着落叶的中年。
  “原来是因为我。”
  陈季川心中百味杂陈,一时间说不出的滋味。
  他历经几世,经历数百年岁月变迁、王朝更迭,见过许许多多的故人老去,生命消逝。
  心性早就坚韧。
  这一世,他为了更好、更稳妥的修行,不惜漂泊数万里,回到内陆,与玄幽海的一切人物都能断绝、割舍。
  包括裴泽在内。
  但于裴泽而言,名义上称呼陈季川为‘师弟’,实际上却将他视作‘兄长’。
  眼见陈季川远去,数年不还,再无消息。
  他担心,于是出海去找,面对茫茫大海,这个决定这个举动需要多大的勇气,常人难以想象。
  更难想象的是——
  遭遇这么大的变故,又该承受了怎样的打击!
  “裴师叔那一年十六岁,已经是后天六层,跟门中徐师叔祖的孙女儿订了婚。出事后,裴师叔主动退了婚,至今未娶。因为此事,裴师叔的父亲气出病来,一直卧床。母亲前些年也忧思成疾,哭瞎了眼。”
  陈瑜说着,也有感慨。
  据他所知,当年这位裴师叔的天赋极好,年仅十六岁就已经是后天六层。
  这要是没出变故,如今即便不是山中为数不多的先天极致,也该是先天二境、三境的修为。
  可惜。
  一朝不慎,前途尽毁。
  现在只能在白玉岛玉泉丹阁做些洒扫的俗务,赚些银钱贴补家用。眼见着当初不如他的同辈乃至后辈一个个追赶、赶超。
  虽没人去嘲讽他欺辱裴泽,但他心中的滋味可想而知。
  “对了。”
  “师叔从白玉岛来,可曾见到裴师叔?”
  陈瑜忽的问道。
  “……”
  陈季川心中有些乱,没有回答,冲陈瑜道:“先带我去拜见祖师。”
  裴泽的事情本就让陈季川的心情有些低沉。
  此时从陈瑜处听来了此中内情,心中愈发沉重,又有愧疚、懊恼的情绪混杂。
  一时半会儿理不出头绪。
  索性先去见悟元仙师,正好问问看,有没有法子能将裴泽的丹田修补。
  “好。”
  “师叔请跟我来。”
  陈瑜闻言应了声,就带着陈季川往玉泉山走去。
  ……
  多年过去。
  玉泉山依旧冷清,每年来了兴致,就收两三个弟子。没什么兴趣,就一个不收。
  山中人数与陈季川当年离去时差不多。
  但原先的二代弟子,如沈静圆、楚江南、周晔等人,已经一个个故去。
  悟元仙师也再没招收其他徒弟。
  如今玉泉山中,三代当家。
  如陈季川曾经接触过的徐天方,就是玉泉山的主事人之一,已经是先天极致。
  徐天方今年才仅九十四岁,至少还有三十年可供冲击炼气之境。
  希望不小。
  一旦能成,便可延续玉泉山二百年道统。若是不能,且玉泉山中也没有其他人能够突破的话,这一脉怕是不长久。
  陈瑜领着陈季川,进入玉泉山。
  山脚下。
  陈季川看到原先那处待了三年的药园,此时也没荒废,就是不知谁在打理。
  再归来,物是人非。
  陈季川没兴致去看。
  沿着山道往山上走,不多时,就到了一处洞府外。
  “徐师叔祖眼下主持山中大小事务,师叔要见祖师,还得徐师叔祖领着。”陈瑜冲陈季川解释道。
  “嗯。”
  陈季川点头。
  算起来,他只是玉泉山四代记名弟子,又在外漂泊三十余年,的确没资格一回来就能见到悟元仙师。
  先见见徐天方也在情理之中。
  至少不是生人。
  陈瑜跟陈季川说了一声,便站在洞府外高声道:“徐师叔祖,陈季川陈师叔游历归来,特来拜见。”
  声音传入洞府中。
  不多时。
  就见府门外阵法放开,有童子从洞府中走出,看向陈瑜道:“陈师兄,师祖让季川师叔进去。”
  陈瑜闻言,转头看向陈季川。
  “带我进去。”
  陈季川走出,冲童子道。
  “请跟我来。”
  童子在前带路,就进了洞府。
  这处洞府规模不小,最外头是一间似庭院一般的石室,往里还开辟了不少石室。童子带着陈季川来到其中一间,就见一位看上去五六十岁的老者,穿一身长衫,正在看书。
  岁月流逝。
  容貌虽稍有变化,但陈季川还是认出,上前躬身道:“陈季川见过徐师叔。”
  “嗯。”
  “是你小子啊。”
  徐天方放下书卷,抬头看向陈季川,口中笑道。
  他当年与陈季川一同去白玉岛玉泉丹阁。
  他当掌柜,陈季川做伙计。
  彼此不算熟稔,但也不算陌生,记忆中也有印象。
  “正是季川。”
  “多年未见,徐师叔风采依旧。”
  陈季川也笑着,口中恭维道。
  姓名:徐天方
  年龄:94
  等级:10
  功法:《长春功》、《草木诀》
  术法:大云雨术、小云雨术、摘叶飞花、花镜、...
  ……
  当初跟随徐天方一同去白玉岛时,这位师叔就已经是先天二境。此时再见,早就破三至四,将《草木诀》修行到第十层,达到先天极致。
  由《草木诀》改修《长春功》,正在冲击炼气之境。
  修为提升。
  地位也不同,作为玉泉山中为数不多的几个先天极致,权力不小。
  他看向陈季川,摇头道:“你当年天赋也算不错,余师兄很是看重。可惜回了内陆,再无消息。裴泽少年意气,私跑去找你,前途尽毁,险些丧了性命。将你师父气的不轻。”
  徐天方说起余成波跟裴泽,忍不住叹气。
  其中更多的是为裴泽不值。
  裴泽天分好,不但余成波看重,徐天方也颇为看重。
  更是将自家孙女儿许配给他,定下婚约。
  裴泽出事之后,他没有落井下石要去退婚,但裴泽自己也知差距,主动取消了婚约。
  若没有这些变故。
  徐天方此时就能多个先天极致的孙女婿,在玉泉山中的话语权又能提升不少。
  “时也,命也。”
  此时见到陈季川出现,徐天方不由的有些感慨。
  “弟子不孝,累师父他老人家挂心。”
  “裴泽师兄的事情我也听说了。”
  陈季川叹口气,看向徐天方问道:“敢问师叔,可知世上哪里能寻到修补丹田损伤的灵丹妙药?”
  裴泽与他亲近。
  如今受难,于情于理,他都不会置之不理。
  更别说还是因他受难。
  “修复丹田?”
  “谈何容易。”
  徐天方苦笑道:“除非有‘芝仙果’、‘抱元丹’这样的灵丹妙药,又或是祖师那样的人物,用法力一点点修补、梳理,否则——”
  徐天方摇着头。
  ‘芝仙果’世所罕见,五百年开花结果,对炼气仙师都有大用。不但难寻,而且一旦出世,仙师也会出手抢夺。
  落在先天修士手中,被后天修士服用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至于‘抱元丹’。
  这也是炼气级丹药,服下之后能排除心中杂念,保持心神清静,可守持人之精、气、神,使之不内耗,不外逸,充盈体内,与形体相抱而为一。
  对炼气仙师调养仙躯、心神有大用。
  裴泽若能服用,便可自行调理身躯,修补丹田。
  但同理。
  ‘抱元丹’珍贵,哪怕徐天方这般修为、地位都得不到,就更别说陈季川跟裴泽了。
  至于请悟元仙师那般人物亲自出手——
  更是想都别想。
  区区一个四代、后天,还没那么大的脸面。
  再者说。
  悟元仙师如今时日无多,更不可能将精力放在裴泽身上。
  论起来,还不如虚无缥缈的‘芝仙果’、‘抱元丹’来的实际呢。
  “芝仙果。”
  “抱元丹。”
  陈季川也知请动悟元仙师出手不切实际,于是将目标放在前两者身上,听完之后当即问道:“不知何处能寻到‘芝仙果’,这‘抱元丹’我玉泉山可有存货?”
  玉泉山以炼丹闻名,祖师悟元又是炼气仙师,他那里兴许就有‘抱元丹’或是‘芝仙果’。
  “‘芝仙果’生长在冰川雪原中,那里白茫茫一片极难寻觅。”
  “‘抱元丹’对炼气仙师有益,哪里会有什么存货。”
  说完。
  不待陈季川再问,徐天方当先摆摆手,道:“不提这个。”
  旋即转过话茬问道:“这些年怎的一去无踪。”
  这是切入正题了。
  “徐师叔兴许也不知道,还是待会儿我亲自去问悟元仙师。”
  陈季川心中暂且将‘芝仙果’、‘抱元丹’压下,整理心神,跟徐天方回道:“师叔有所不知。我当年回了家中,本意是要留下钱银,待上数月就走。但谁知回去之前,家中兄长就已经因病故去,剩下老母、寡嫂和一个侄儿无人照料,受人欺凌。我实在羞愧的紧,便留下服侍老母,将侄儿培养成才。四年前,老母故去,过了孝期,我第一时间就赶回玄幽海。可没想到紧赶慢赶,还是没能见到师父最后一面,还害的裴师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