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从道果开始 > 第一百二十五章 封赏与规划! 感谢‘奇迹恶魔猎手’10000打赏!

第一百二十五章 封赏与规划! 感谢‘奇迹恶魔猎手’10000打赏!

    “刘将军。”
  
      陈季川看向刘宝华。
  
      “末将在!”
  
      刘宝华上前一步,恭敬应道,心中有些忐忑。
  
      漓水水军建成,许多条例也都定下。接下来,他的作用会降低不少。
  
      而且他如今还停留在内功六层,比不上虾蟹二将军,与后来的金银二将军相比也大有不如。
  
      在水中作战,甚至连水府十四统领也能稳压他一头。
  
      刘宝华担心会被遣返武盟。
  
      那样的话。
  
      他这一遭不但白忙活,回去之后,在武盟的地位也会很尴尬。
  
      “希望能奖赏些功勋,好让我快速冲击先天。”
  
      刘宝华心念百转。
  
      上首。
  
      陈季川看得出刘宝华忐忑,不由笑道:“漓水水军建成,刘将军劳苦功高,接下来水军建设,还要将军多多出力才是。”
  
      刘宝华一听,就知道这位执掌水陆的府主是要将他留在漓水水府中。
  
      心中顿时一喜。
  
      他离开武盟四个月,错过了武盟初建的野蛮生长期,回去之后,资历跟融入都是个问题。
  
      倒不如留在水府,哪怕当个三军总教头,在水府中的地位、资历也是一等一的。
  
      比回武盟好太多。
  
      心中有底,刘宝华顿时轻松许多,冲陈季川道:“府主谬赞,漓水水军能迅速建成,全赖诸位将军、文武同僚同心协力,末将仅是尽微末之力,不敢贪功。”
  
      不骄不躁。
  
      不狂不傲。
  
      这种部将可谓难得,陈季川也不卖关子,大袖一挥,就有一卷典籍、四支玉瓶落在刘宝华跟前。
  
      在场众文武神色一动,全都看去。
  
      “府主——”
  
      刘宝华也忙的伸手接过,不敢多看,只抬头看向陈季川。
  
      “刘将军练兵有功,不可不赏。”
  
      “这一卷《水龙吟》,是我早年间偶得的一部水系功法,比之《神扑刀》、《武胜刀》都要高明不少,可修行至先天极致,水中作战更是远胜其他功法。”
  
      “四瓶丹药分别为‘先天丹’、‘合气丹’、‘青玉丹’、‘行气散’。其中先天丹可开辟丹田,助人成就先天。合气丹、青云丹能增长内力,省去苦修苦练积攒之功。行气散更可增长真气、真元,殊为难得。”
  
      四种丹药中。
  
      属‘先天丹’最为珍贵,‘行气散’次之。
  
      但先天丹仅有一粒,行气散却有一瓶十二粒,总价值反倒要超出许多。
  
      ‘合气丹’、‘青玉丹’也不差多少,每一瓶都价值上百块灵石。
  
      除了丹药。
  
      还有一卷功法《水龙吟》。
  
      这是水系功法,陈季川从玉泉世界中得来,自是比不上《水经注》,但比起《神扑刀》、《武胜刀》等功法,还是要强出不止一筹。
  
      刘宝华日后要在水府中担当将领,改修水法只是早晚的事情。
  
      宜早不宜迟。
  
      至于《水经注》。
  
      “精妙级功法价值惊人,玉泉世界中都较为少见,不好随意赐予。”
  
      陈季川心中有衡量的尺度。
  
      刘宝华练兵四月,四瓶丹药加上一卷《水龙吟》已经是多有优渥,不能再多。
  
      事实证明。
  
      仅是这些,就足以让刘宝华欣喜若狂。
  
      他听着陈季川介绍丹药、功法,先是大喜,而后激动的冲着陈季川跪拜一礼,口中高声道:“末将叩谢府主,多谢府主栽培!”
  
      与陈季川不同。
  
      刘宝华在俗世中、在武盟中摸爬滚打过,很深刻的知道‘先天高手’代表着什么。
  
      此番赏赐的其他丹药以及《水龙吟》对刘宝华来说,也足够惊喜。
  
      但最让他激动不已的,还是要数‘先天丹’。
  
      “先天丹。”
  
      “开辟丹田,晋升先天!”
  
      龟丞相、虾蟹二将军还好,但东侧方栋、谭张二人则是瞬间就两眼通红呼吸急促。
  
      他们知道刘宝华这次功劳不小。
  
      但也没想到得到的赏赐竟这般惊人。
  
      二人看向推金山倒玉柱拜下的刘宝华,心中羡慕嫉妒难以言表。
  
      不止二人。
  
      他们下首的八名文吏也羡慕的紧。都是从陆上下来,谁不知道先天的地位?
  
      如此前的漓水帮、武胜门、金阳派,先天高手至少也是副门主。
  
      如此时的武盟,三位盟主就是先天。
  
      刘宝华才刚修成内功六层不久,这就摸到先天门槛,实在让人心中羡艳。
  
      “哈哈。”
  
      “刘将军快快请起。”
  
      陈季川见刘宝华激动,伸手虚扶让他站起,口中殷切道:“往后水军还须将军多上心。”
  
      “末将定不辱命!”
  
      刘宝华闻言连忙回道,全身上下充满斗志。
  
      “好。”
  
      陈季川笑着点头,让刘宝华退下,转而又看向虾蟹二将军:“二位将军荡清漓水,功劳苦劳不在刘将军之下,同样当赏。”
  
      话音落。
  
      二人跟前便各有一卷典籍、两瓶丹药落下。
  
      功法依旧是《水龙吟》。
  
      丹药则是两瓶‘行气散’。
  
      这二位皆为八级,‘合气丹’、‘青云丹’效用较低,‘先天丹’更用不上,两瓶‘行气散’正合适。
  
      “多谢府主!”
  
      二将也是大喜,接过功法、丹药,咧嘴笑着冲陈季川拜下。
  
      这些日他们二将确实累坏了。
  
      但领兵作战,肃清漓水,倒也威风神气。二将不以为苦,乐在其中。如今又得奖赏,更是高兴坏了。
  
      陈季川照例勉励两句。
  
      又接连赏赐余下文武。
  
      如龟丞相,便赐《水龙吟》与一瓶‘行气散’。
  
      如方栋、谭张,则各赐一部《水龙吟》与一瓶‘合气丹’与一粒‘先天丹’。
  
      其他一众文武,也各有赏赐,多以功法、丹药为主。
  
      一来实实在在。
  
      二来增长这些人的实力,也等于是增长水府的实力,亏不到哪里去。
  
      偌大的漓水水系,紧靠龟丞相、虾蟹二将军、金银二将军这五个先天显然是不够的。
  
      还须多多培养才是。
  
      不仅如此。
  
      他对刘宝华、谭张、方栋三人还有别的期许。
  
      ……
  
      “白玉京中,燕楼、梁楼都负责情报这一块。但燕楼偏向于暗,以刺探情报、招徕人才为主。梁楼则更趋向于明,掌控世俗,掌握权力。彼此有合作,也有竞争跟监督。”
  
      “杨兄临走前,向我推荐了你们三人。经过这段时间共事,我也觉得三位才能卓越,做事用心尽力。为了避免你们分心,我前些日特意去联系过燕楼中的‘廖化’廖大人以及‘曹休’曹大人,将你们三人的档案转到梁楼。眼下你们已经是梁楼成员。待你们修成先天之后,水府也该有不小气象,届时我会向统领举荐,将你们升至‘地煞序列’。”
  
      封赏完毕。
  
      陈季川将刘宝华、方栋、谭张三人留下,通知三人人事、档案的调动。
  
      白玉京初建之时。
  
      仅是陈季川用来收拢人才,引为助力,打探各方情报之用。
  
      随着他修为的提升,随着始安郡中局势的变化,陈季川对白玉京,对燕楼、梁楼的定位跟职责又做出更细致的划分。
  
      往后。
  
      燕楼在暗,专司情报收集与人才发掘跟招揽。
  
      梁楼在明,掌控实打实的权力。如武盟,如水府,都由梁楼直接掌控。其中高层,考察之后也都吸纳进来。
  
      此外。
  
      还要逐步充实燕楼、梁楼的‘地煞序列’。
  
      摊子越来越大,陈季川假扮天罡序列就已经捉襟见肘,数量更多的地煞序列实在兼顾不过来。
  
      不如早些放开,省的露馅。
  
      但地煞序列的标准也不低,不但最低也要是先天修为,而且还须得有一定的贡献。
  
      刘宝华三人助他经营水府,一旦彻底掌控漓水水系,这份功劳不小,将他们提升为‘地煞序列’也不算堕了地煞的威名。
  
      “梁楼。”
  
      “地煞序列!”
  
      刘宝华三人听了,皆是神情一震,心中涌出欢喜来。
  
      他们方才得了赏赐,人人都有一粒先天丹。
  
      先天之境再不是遥不可及。
  
      已是欢喜不尽。
  
      如今又听闻有希望晋升地煞序列,更是一阵惊喜。
  
      与先天相比较,白玉京地煞序列的地位还要更加尊崇一些。
  
      如之前的‘杨修’,如跟前这位‘陈琳’。
  
      都是地煞序列。
  
      仅一人,就掌控了陆上武盟、水中水府,权势大到没边。他们后进,即使不如,但比起寻常先天也能超出不少。
  
      自是惊喜不已。
  
      “多谢大人栽培!”
  
      三人反应过来,知道是这位‘陈琳’大人有意拉拢跟提拔,连忙冲着陈季川躬身一拜。
  
      “三位前途光亮,但此刻还须努力,不可懈怠。”
  
      陈季川见三人都有些志得意满,又提醒道。
  
      三人连连点头应是。
  
      ……
  
      “摊子越大,事务愈发繁重。”
  
      刘宝华三人退下,陈季川舒展身躯,有些疲惫。
  
      他每天要在玉泉世界中待上六个时辰。
  
      余下六个时辰,又要修行,又要操心武盟、水府,精力确实不够用。
  
      提拔刘宝华等人,渐渐放权,这才是明智之选。
  
      可人才难得,修行也难,一时半会儿想要撒手不管,不大实际。
  
      好在白玉京的雏形架构已成。
  
      接下来。
  
      只要往里头不断填充,早晚能实现‘十二楼五城’的辉煌。
  
      ……
  
      夜。
  
      繁星点点。
  
      陈季川出水府,直奔阳朔县海棠山。
  
      这里是陈季川与陈少河逃出黑狱后,很长一段时间的落脚点。
  
      但之前一段时间陈少河常在桃源中修行,培育灵药。
  
      陈季川则在距离之前的慕化县城,现在的‘武盟城’更近的明堂山常住修行。
  
      海棠山渐渐来的少了。
  
      直到数月前,陈季川从武盟工部药物司、医匠司中,精挑细选出十六个粗通药理,对培育药材也知晓一二的伶俐少年。
  
      以‘白玉京玉楼统领姜维’的身份,将这十多个少年收入门下,作为第一批玉楼成员培养。
  
      “玉楼专司炼丹。”
  
      “现实中炼丹师难寻觅,只能自己培养。”
  
      修士修行,丹药、法器、符箓最不可少。
  
      陈季川如今精力有限,只能先专攻炼丹,于是就先开辟‘玉楼’,用以培养炼丹师。
  
      数月下来。
  
      这十六个少年还在熟读典籍的阶段,尚未开始真正炼丹。
  
      而管理跟教导这些少年的,正是原燕楼‘百胜将’谢涛以及‘玉麒麟’陈少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