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从道果开始 > 第一百五十八章 金角山议事,君子剑到来!

第一百五十八章 金角山议事,君子剑到来!


  越州紧邻秦岭,有无数位置可以进入山中。
  这一日。
  安化郡南境,临着秦岭的即方城外,一间茶棚中,歇息着不少江湖人士。
  人人手持兵刃。
  有的三五成群,有的独来独往。
  柴应荣瞎了一只眼,将刀放在桌上,独自占着一桌,大碗喝茶。茶棚中,有性子外向的人相互攀谈着——
  “兄弟也是去秦岭?”
  “是啊。听说雍皇宝藏出世,这等盛事,自然要去凑凑热闹,万一侥幸得了形意真传呢。”
  “雍皇宝藏?可我听人说是剑祖宝藏啊?传的有鼻子有眼的,太虚剑宗甚至几天前都把血衣军给派进秦岭,就是为了抢占自家老祖的遗产。”
  “不止太虚剑宗。五云宗、春蚕门也派了精锐驻扎秦岭,看样子是要动真格的了。”
  “三派该不会打起来吧?”
  “这可说不准。”
  ……
  茶棚中议论纷纷,这些人都是从其他郡乃至其他州闻讯赶来的武者,离得远再加上来得迟,得到听到的消息都不知被转了多少手,有用的信息很少。
  “血衣军。”
  “越州三派。”
  柴应荣将一壶茶喝完,丢下几个铜板,提刀走人。
  ……
  蓬山郡白象城。
  不少武者进进出出,进去时兴冲冲,出来时骂咧咧。
  方闯看上去五十来岁,面容和善,身上挎着劲弓,背后背着箭壶。见许多人从白象城中骂咧咧的走出,他心下好奇,找准一人上前问道:“小兄弟,白象城这是不让进吗?”
  “你——”
  年轻人提着剑,原本就不大愉快。被人拦住,更是火冒三丈,张嘴就要骂。但看到方闯身上精致强弓,忽的顿住。即使随意看去,也知道这强弓没一定的力量绝无法拉开。
  这是高手!
  他压着火气,不敢得罪,就闷声回道:“前辈有所不知。白象城进倒是给进,但东西两面的城门都给封锁了,进去有个屁用,白白浪费住宿吃饭的钱,格老子的,我在里面住了一晚,裤衩子都快给扒光了!”
  白象城依山而建,扼守住秦岭第四关北端。不但是南来北往的重要关隘之一,许多散修武者在秦岭中打拼,也都是以白象城为出发点跟补给点。
  虽说越州紧邻秦岭,有无数位置可以进入山中。
  但位置也分好坏。
  有的山段满是荆棘、毒物遍地,根本寸步难行。
  而白象城东西两侧,因为有太虚剑宗的巡山队常年进出,吸引了许多散修武者也从此地进出。
  时常日久。
  多年下来,一些路径已经摸清楚。从这里进入秦岭可要轻松的多,能节省不少时日。
  但从半月前开始,这白象城就将东西两侧所有城门全都封闭,只有太虚剑宗的武者才能通行。许多江湖人士从四面八方赶来,想要从白象城进入秦岭。
  可进入城中赶到东西城门后,才发现压根不给人出去。
  晚上宵禁又不给四处走动。
  人困在城中,只能花钱住宿、吃饭,一晚上少说十两银子,寻常武者当然是肉疼的要死。
  “原来如此。”
  方闯微微点头,冲年轻人笑道:“谢了小兄弟。”
  “不用谢。”
  年轻人还挺客气,摆摆手就走了。
  “这太虚剑宗怎的这般小气吧啦的。”
  等年轻人走后,方闯看着不远处白象城,摇了摇头。
  却还是交了入城费进了城。
  等他穿街过巷,到了一处东城门时,天色已经完全暗下来。
  城墙数十丈高,寻常后天武者都难翻越。
  但却拦不住方闯。
  噌的一声!
  只见他左脚踩右脚背,右脚踩左脚背,趁着夜色,悄无声息就翻过城墙,轻松出了白象城。
  沿着山道,一头扎入秦岭当中。
  城门楼上。
  白象城参将卢宗宁目送方闯消失,从怀中取出纸笔,记录下来:“九月初八,亥时一刻,‘归元箭’方闯经东门,进入秦岭。”
  ……
  随着时间推移。
  越来越多武者、宗师汇聚秦岭,都想在传说中的雍皇、剑祖宝藏中分得一杯羹。
  消息传的离谱。
  太虚剑宗等三派发动起来,各自辟谣,却收效甚微。这其中若说没人从中推波助澜,只怕谁也不会信。但三派联手,除非形意门、皇天城顾家这样的超大型宗派,一盘散沙似的各路散修,即使人数不少,也很难撼动。
  九月十三。
  秦岭深处,铁臂猴山北面金角山。
  众多高手汇聚一堂。
  要是有人见着山中人物,定要惊爆眼球——
  太虚剑宗宗主,‘一字电剑’杨雄。
  五云宗宗主,‘万胜刀客’董青。
  春蚕门门主,‘快枪’刘横波。
  狮子山掌门,‘砌云手’张智深。
  吟月派掌门,‘飞花奔月’楚秋雨。
  ……
  越州三大派、三郡十三宗,共十六位掌门人悉数到场。再加上他们带来的门中长老,小小的金角山中,霎时汇聚了超过四十位顶尖宗师。
  堪称百年难得一见的盛况。
  榆林郡狮子山掌门,‘砌云手’张智深看向杨雄、董青、刘横波三人,朗声道:“我们已经按着三派的要求,调遣精兵强将,驻扎在铁臂猴山外围相应位置。整个铁臂猴山被我等围的铁桶一般。接下来,该跟我们十三宗好好说说这‘朱果酒’该怎么分了吧?”
  狮子山位于榆林郡。
  张智深身为门主,也是扬名已久是顶尖宗师。
  当初令细雨城北部尉一战扬名的羊角山悍匪,就是因为羊角山不幸招惹狮子山,误抢了其中一位先天长老在外勾搭的良家,才被连根拔起,逼得公羊顺等头领不得不仓皇逃奔。
  途中路遇北部尉,最终烟消云散。
  狮子山传承悠久,实力不弱,被太虚剑宗等三派列入此次拉拢的十三个宗派之一。
  因为情况紧急,许多细则来不及商议。
  三派、十三宗达成初步意向后,第一时间就调兵遣将,进驻秦岭,封锁铁臂猴山。
  如今大势已成,便到了再次商讨、正式定下划分方案的时候。
  这是麻烦事。
  哪怕三派强势,可一旦不能让十三宗满意,令他们倒戈相向,到时想要占据铁臂猴山,共享朱果酒的意愿恐怕难以达成。
  而十三宗同样也不敢太过分。
  三派的选择面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万一逼迫太甚,鸡飞蛋打,被踢出局,对他们也没好处。
  所以。
  在彼此都想更多的占有份额、获取利益,又都不想谈崩的情况下,讨论、争论既激烈,又颇为克制。
  你一分我一分的一点点你来我往。
  一个个宗派掌门人瞬间化身斤斤计较的老婆婆,唾沫横飞,据理力争,每个人都想给自家宗派争取到更多的利益。
  于是谈判进展格外缓慢。
  好在铁臂猴山就在这里,不增不减、不躲不藏,早几日晚几日倒也无伤大雅。
  商议的第二日。
  《天榜》四十二,‘圆月刀’柴应荣到来。此人修行刀法,《弧月十一式》练到巅峰,刀刀如弧月,十一式连成一招,刀出如满月,厉害非常。
  在三派十三宗中,唯有《天榜》第二十九的‘快枪’刘横波、第二十四的‘一字电剑’杨雄、第二十一的‘万胜刀客’董青三人才能压他一头。
  三人身为越州三大派掌门人,同时也是门面担当,实力在门中所有宗师中就算不是绝对的第一,也能排在前三、前五。
  但因为各派均有隐藏,具体藏着多少高手,外人也不知道。
  如陈季川。
  实力远远超出杨雄,外人却不知晓。
  还有的未曾在外显露过真正实力,也不可能登上《天榜》,真正实力自然不为人所知。
  在这样的情况下,《天榜》水分的确不小。
  可即使如此。
  排在第四十二为的柴应荣,实力也绝不容小觑。
  考虑到‘朱果酒’可能吸引到更多的顶尖宗师到来,甚至是《天榜》级数的顶尖高手到来,三派十三宗商议,将最先赶来的几位拉拢,分出相应份额,用以应付后面到来的顶尖宗师。
  以免自家宗师折损太多,损失太大。
  面对拉拢。
  ‘圆月刀’柴应荣没有不应的道理,当场便入伙了。
  商议的第四日。
  《天榜》第十九,‘归元箭’方闯到来。此人擅射,《九九归元箭诀》名震九州,宗师当中,唯有西北云州射日神山这一代的山主,‘分星箭’李骞可堪一比。
  实力强悍。
  又擅远攻。
  单他一人,就抵得上数个柴应荣,分量无疑又要重得多。
  接下来几日。
  又连着来了四位顶尖宗师,虽不入《天榜》,但在顶尖宗师中,也称得上高手,名声全都不小,也都联合起来。
  也有的宗师来了又走,或是觅地隐藏起来。
  这些人多是对‘朱果酒’不感兴趣,但又不相信太虚剑宗等宗派真的只是为了铁臂猴群跟朱果酒,所以留下来,静观其变。一旦有‘雍皇宝藏’、‘剑祖宝藏’出世,他们第一时间就要抢夺。
  也有宗师高手想要偷偷潜入铁臂猴山,自行探索。有的还是为了探查有无宝藏,有的则是单纯的想偷点‘朱果酒’。
  但春蚕门有‘苍牙犬’,天生灵动,对宗师气息更是敏感。能在一定范围内,嗅出宗师高手的气息。
  数十头‘苍牙犬’分布铁臂猴山外围,哪怕是成了精的苍蝇,只要是到了宗师层次,都难逃过探查。
  想要混入其中偷鸡摸狗,几无可能。
  屡屡有宗师被发现,难免一场大战。连日来,每天都有将近十次宗师大战。
  幸好三大派宗师不少,再有十三宗的宗师加入,以及类似于‘血衣军’这样的精锐配合,才能遏制住。
  金角山议事的第七日。
  正当三派十三宗决定,不再拉拢散修高手的时候。
  这日下午。
  一众宗师在金角山山顶继续商议,如何划分利益。这处山顶视角广阔,能轻松看到四面来人。山下来人也能轻松看到他们。
  正商议着。
  忽见西面,一位青年白衣剑客,跨坐一头狰狞黑兽,直奔金角山而来。
  见着黑兽。
  见着剑客。
  在场众人不少人都认出来,山中顿时喧嚣起来。那太虚剑宗宗主‘一字电剑’杨雄更是惊呼出声——
  “‘君子剑’陈季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