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家有悍妻怎么破 > 第两百七十一章 新的旅途

第两百七十一章 新的旅途

    自从定下去金陵的日子后,娇杏做事就有些心不在焉。
  
      清舒看着她这日又恍恍惚惚的,干脆直接问了:“十日后就要去金陵,娇杏,你决定好了没有?”
  
      娇杏捏着衣角,半天后道:“姑娘,去了金陵我们是不是就不会再回来了?”
  
      清舒摇头道:“将来不知道,但求学期间是肯定不会回来的。”
  
      见娇杏还在纠结,清舒直接给她做了决定:“娇杏,你回太丰县吧,那里有你的父母以及兄弟姐妹。”
  
      娇杏垂着头难过地说道:“姑娘,我、我舍不得你。”
  
      清舒也有些难过,半响后说道:“我也舍不得你,只是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
  
      娇杏哭了起来。
  
      清舒也很难受:“我会消了你的奴籍,你的东西也可以带回家去。”
  
      听了这话,娇杏却是突然跪在地上说道:“姑娘,我,我跟你去金陵。”
  
      清舒摇头道:“不用了,我不想让你跟你父母分开。”
  
      娇杏哭着出去了。
  
      陈妈妈有些不忍心,等娇杏出去后与清舒说道:“姑娘,我们家不缺她一口吃的。你若是嫌她不识字,不带出去就是。”
  
      这话清舒就不爱听了:“我给过她机会。可这么长时间她都举棋不定,我怎能还将她留在身边。”
  
      她之前是想让娇杏回去,但两年的情分也让她不舍。若不然,就不是让娇杏回去看望父母而是直接送她回去了。
  
      若是娇杏从太丰县回来斩钉截铁地说要跟她去金陵,她也会改变主意。可惜,娇杏这段时间的表现让她很失望。
  
      吃不了苦受不了累性子又不果断,清舒不觉得有留下她的必要。
  
      陈妈妈知道清舒不会再改变主意,也就不再说了。
  
      过了两日,清舒让苗老实送娇杏回去:“这是一百两的银票,你好好收着别跟任何人说,哪怕你爹娘也不要说。回去以后,好好过日子。”
  
      娇杏跪在地上磕了三个头,满脸是泪:“姑娘,你多保重。”
  
      清舒也很难过,只是天下无不散的宴席。娇杏不适合再呆在她身边,回到父母身边是最好的选择。
  
      转眼,就到了启程去金陵的日子。
  
      一大早就阴云密布,响雷一个接着一个。闪电不时发出一道耀眼的光芒,风吹得树枝喀嚓喀嚓作响。
  
      顷刻之间,倾盆大雨就落了下来。不过只下了两刻钟不到,雨就停了。
  
      清舒与陈妈妈说道:“我早说了这雨下不了很久,你还不信?看看,我说得没错吧!”
  
      虽雨停了,但陈妈妈还是觉得这样的日子不适宜出门:“姑娘,我们还是选过一个黄道吉日再出门吧!”
  
      出门前下大雨,陈妈妈觉得不吉利。
  
      清舒不信这个:“妈妈,咱们赶紧搬东西去马车上,可不能让老师等我。”
  
      正搬着箱子,傅苒过来了:“清舒,你怎么只这么几个箱子?”
  
      清舒解释道:“书籍跟过冬的衣物提前送过去了,我现在只带了换洗的衣物跟日常用的东西。”
  
      两人正说着话,祁夫人来了。
  
      清舒走上去拉着夫人的手,侧着头说道:“姨婆,你不是说不来送我吗?”
  
      祁夫人戳了下清舒的额头:“我要不来送你,到时候就得哭鼻子了。”
  
      在去马车的路上,祁夫人交给清舒一个小匣子说道:“这里是五十张一百两的银票。到了金陵别委屈了自己,想买什么就买。钱不够,写信给姨婆。”
  
      清舒也没矫情,笑着接了匣子:“谢谢姨婆,姨婆最好了。”
  
      到了码头,段师傅从怀里掏出一本书递给清舒:“这是段家的拳谱,你好好收着。”
  
      清舒双手接过:“师傅,你放心,我会好好练功的。”
  
      段师傅嗯了一声道:“清舒,以前的事师傅都放下了,你也不要将小柔的话放在心上。师傅只希望你平平安安健健康康。”
  
      清舒点头道:“师傅放心,我不会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的。”
  
      她不会逞强,有机会就帮着报仇没机会她也无能为力。
  
      离别最是伤感。
  
      清舒站在船上朝着祁夫人挥挥手:“姨婆、师傅,你们快回去吧!”
  
      看着船离得越来越远,祁夫人擦了把眼泪说道:“最讨厌送别了。”
  
      “夫人你不是跟清舒姑娘说了明年开春去金陵看望她?”
  
      祁夫人摇摇头说道:“是有这个打算,只是计划赶不上变化,若有事就去不成了。”
  
      段师傅送走了清舒就去了镖局,一直到傍晚时分他才回了家。
  
      段小柔将一封信交给段师傅:“爹,清舒说等她走后,让我将这个交给你。”
  
      段师娘有些诧异:“这孩子留什么信,有什么话不能当面说。”
  
      信里面放着是张房契,屋主写着段师傅的名字。
  
      段师娘虽不认字,但房契的样子还是认识的:“这孩子给我们房契做什么?”
  
      说完,段师娘脸色都变了:“她不会是将住的那宅子送给我们吧?这咱们不能收,太贵重了。”
  
      段师傅摇头说道:“不是,这这个宅子的房契,清舒将这房子买下来送给我们。”
  
      段师娘赶紧说道:“这怎么行?得赶紧将这房契还回去。”
  
      段小柔却是说道:“娘,有什么不行的,这宅子也就一两百两银子,对顾家来说只是九牛一毛。”
  
      段师娘又气又恼:“你说的这是什么话?顾家再有钱那也是人家辛辛苦苦赚来的,我们怎么能平白无故要人家的钱。”
  
      “哪有平白无故,爹不是将压箱底的功夫都交给她了。”
  
      段师傅握着房契,神色都变得很柔和:“既是清舒的一片心意那咱们就收着,省得这孩子走了也不安心。”
  
      前面收的两个徒弟都是没良心的,可随手教的这个孩子却是个重情重义的。
  
      “当家的,这怎么行?你是教了清舒武功,但我们也是收了钱的。”
  
      若是收了清舒为入室弟子那清舒送房子属于孝敬,可现在却不能要。银货两讫,这房契拿了烫手。
  
      段师傅嗯了一声道:“孩子的一片心意我们收下就是,将来我会其他机会补回去。”
  
      段师娘点点头。
  
      ps:刚才朋友跟我说悍妻排新书月票榜第十五(忙得没时间关注这个),让我争取杀入前十,前十有奖金。见我犹豫她说拿了这奖金嘟宝跟萌萌哒两个月的奶粉钱就有了,我可耻地心动了。亲们,最后两日我努力加更,希望你们能助我杀入前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