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望海潮传奇 > 第257章 忘年之交

第257章 忘年之交

老头见对方人多,急返进屋,把女孩放下,道:“你先藏在门后。”
  老头冲出屋外,如一道疾风般,冲进守卫群中,如穿花蛱蝶一般,对这帮守卫拳打脚踢。那些站在远处放暗器、羽箭的,见老头杂在自己人中间,怕误伤了自己人,都不敢放暗器弓箭了。老头少了顾忌,拳脚凶猛,下手狠毒,好一阵痛杀,打得这些人躺满一地,鬼哭狼嚎般喊痛。
  老头过罢瘾,返身进屋,背起女孩,飞身上房,踏着屋脊飞跑而去。房下纷纷发出暗器来,呼啸声不绝,可哪里能够打得着老头?
  王府中也有几个轻功了得的,纵身上了房,在后面直追。追了一段路,只见在星光之下,老头如一颗流星般一闪而过,就再也没有了身影。
  你道这老头是谁?
  老头就是当年威震河北省,人人惧怕的否卦教主白光华。
  去年,几位英雄大闹盘龙山五福教,杀得人仰马翻,还一把火把房屋给烧净。这五福教主冷洪国还亲手杀死了自己的亲生女儿,事后恼羞成怒,誓要把这几人斩尽杀绝。
  冷教主联合其他山寨的几个高手,带领精锐赶到武当山。武当剑派叶木苍探得消息,知道不能撄其锋,带领本派弟子躲入武当崇山峻岭之中,时不时出来伏击五福教。五福教受到损失,气得把武当剑派房屋焚毁,无功而返,不再提及。
  武当别院也遭了殃,玄云道长解散了各位弟子,烟消云散,四处去躲避了。
  五福教恼恨江湖四侠烧了他们的巢穴,四处去寻找他们,江湖四侠也只得东躲西藏,最后渡海了事。
  他们追查冷玉虎跟蒙面人,蒙面人即袁传华,哪知这两人当年就渡海到七星岛上去了。五福教掀天揭地的寻找,连一个人影儿也抓不到。
  只有这白光华,他恼恨五福教灭了他的否卦教,倒主动上门来寻仇。五福教高手追杀他,他就隐藏起来,五福教退去,他就突然出来,专杀落单的五福教徒。冷洪国大怒,带领几个高手,明查暗访,一下子就围住了白光华,几个高手联手杀他,白光华身上受了重伤,拚命冲出包围,仗着绝妙轻功,才逃得一条性命。
  从此,白光华见到五福教如同老鼠见到猫一般,掉头就跑。而五福教杀其他的人不着,以后偏一心一意地追杀白光华。
  白光华无奈,从江西跑到湖北,甩掉五福教高手的追杀,最后跑到了荆州城。他装成一个老年乞丐,在大街上装疯打伤了几个人,被官府关进了牢房。他躲在牢房里,年岁大了,精力不济,又怕五福教,躺在牢房里,觉着倒是一件安全无忧的事。
  牢头瞧不起他,饭菜待得差,白光华就说某某处有一袋银子,你们去拿了分了吧。牢头不信,禁不起白光华信誓旦旦的话语,就跑去一看,果然发现了一袋银子。牢头得到了好处,就好酒好菜地管待着白光华。
  过一段时间,见牢头孝顺心一驰,白光华又说某某处有一袋银子。这牢头去了,一摸一个准。从此,满牢的牢役都把白光华当着财神爷般供养着,还生怕他不高兴。
  白光华打伤几个人,早过了坐牢期限,白光华赖着不走,牢头也不愿财神爷走,白光华就在牢里呆了几个月时间。牢头跟牢役贪着白光华的银子,嘴里是守口如瓶,生怕其他的人来分他们的银子,因此,白光华坐在牢里几个月,五福教的人硬是没找到他。
  今夜,白光华见胡琼着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他年纪大了,也算是动了恻隐之心,跑出牢来,硬闯楚王府,救出胡琼妹子,也算得一生中做过的唯一的一件好事。
  白光华的轻功剑术,当世能与他比肩的屈指可数,也就那么几个人。今夜他哪会把王府的守卫放在眼里?打得他们哭爹喊娘,自己也觉得过足了瘾。
  白光华背着女娃,在房脊上一阵急跑,急风吹在脸上,不觉豪情顿生,背着女娃,来来回回地在荆州城上跑了几个来回。
  在女娃的指点下,白光华飞落到胡琼家中。胡家今天失了人,愁天惨地,哪里有人会睡得着?突听见屋外喊一声:
  “娘……”
  熟悉的声音,胡母如梦中惊醒过来一般,忙立起身来,朝门外跑去。可不是,女儿活生生地站在庭院里。胡母忙跑上前,拉着她的手,忙问怎么了?
  胡琼妹子刚要说话,胡母拉着她的手进屋。家里仆妇也闻声走了进来。胡母怕家丑外扬,刚欲叫家人出去。胡琼妹子道:“娘,不用的,让大家都来听听吧。”
  胡琼妹子把经过一说,才知是被小王爷掳去了,幸又被人救了回来,毫发无伤。胡母大叫阿弥陀佛。一夜无话。次日绝早起来,胡母怕王府报复,忙叫老家人带着小姐出城去,到乡下的一个远房亲戚家去躲避。
  却说白光华做了生平第一件好事,得意非常。他又施展轻功,跑到一家祠堂前,打开门,走进堂内,飞身上了屋梁,把寄在上面的一袋银子取了下来。
  白光华跑回牢房,把钱袋子丢给牢头,自己走进了牢房里,前前后后所用时间还不到半个时辰。白光华倒身躺倒在床上,侧眼望见胡琼还在愁云满面。胡琼望见他回来,心里赞道:“他可算是一个守信用的犯人啊!”
  白光华问他:“你知道我刚才去干什么去了?”
  “不是去取银子去了?”
  “不是。”
  “那我就不知道了。”胡琼天大的愁事还没解决,哪会有心思为他猜来猜去。
  白光华见他不答,就道:“我刚才去把你的妹子救了回来。”
  “真的?”胡琼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真的,不骗你。”
  胡琼见老头年纪大,又不疯癫,态度诚恳,不像说谎的样子,想着他在牢房里任性的作为,有钱能使鬼推磨,准是他拿钱救了自己的妹子。这老头定是个风尘奇侠啊!遂相信了老头的话。
  胡琼站起身来,爽然如病后初愈,叫道:“我怎样感谢你老人家啊!”
  走到食盒前,打开食盒,里面的菜肴还冒着热气呢,还有剩酒。胡琼道:“我请您老人家喝酒。”
  白光华道:“跑了半天,也睡不着,喝酒吧。”
  摆好饭菜,席地而坐,倒满酒,两人大口喝了起来。胡琼是人逢喜事精神爽,碗来酒干。白光华讲着救出胡琼妹子的经过。胡琼见他年事已高,瘦骨嶙峋,竟有这么高深的武功,不由赞道:
  “老人家真是风尘奇侠啊!”
  白光华听着这句话,高兴得白胡子直翘起来,哈哈大笑。
  两人很快就把剩酒喝完,天将亮,两人才呼呼大睡起来。
  直到牢头叫唤,两人才揉着眼睛起来。胡家的人送饭来了,并不是先前的老家人,这个仆人面露喜色,胡琼不问便知,自己妹子真如老头所讲,已是救出来了。
  仆人果然开口道:“小姐回来了,公子请放心。”
  打开饭盒,两人吃早饭。
  从此之后,两人关系更进一步,变成了一对忘年之交。白光华这才说出了自己的真实姓名。牢房里,昼长无事,两人以酒当茶,畅谈心事。这白光华壮年时作官,宦海沉浮,老年时创建否卦教,东流西窜,作恶多端,这许多多多的传奇故事,都从他那一张嘴里滔滔不绝地讲了出来。
  或许是白光华英雄迟暮,情怀落寞,才会把他平生所做的坏事倾囊说出。只是那些丧尽天良、残害百姓之事,经他的嘴说出,一桩桩、一件件,都变成了光明正大、为国为民的好事来。
  胡琼听得是心驰神往,对白光华佩服得是五体投地。他年纪轻轻,涉世未深,哪里会想到,眼前这个精瘦的老头竟是个十恶不赦、人人得而诛之的大恶徒?
  胡琼听得津津有味,热血沸腾,“咚”的一声响,跪在地上,对白光华道:“我拜你老人家为师。请师父答应收我为弟子。”
  白光华拿眼把他看了又看,这才说道:“我不能收你为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