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穿越时空之心理系花 > 第三百九十三章 深宫秘辛

第三百九十三章 深宫秘辛


  夏天的上京正是一年中最美的时刻。元泰的女子都换上了清爽的罗衣,在野花盛放的原野上放歌。
  坐落在上京正中央的皇城承恩殿外,太监宫女们此刻却都战战兢兢,不敢抬头,耳边满是皇帝陛下的咆哮。
  承恩殿里,此刻地上跪着的正是三皇子盛连章和十皇子盛连安。
  “这么说那些粮食是你们的人用沙子换走的?”
  盛连章急忙道:“父皇息怒!那一地库的粮食本来足够吃半年的,哪怕只有一半也够吃三个月。一般打仗,哪有一下子就把半年粮食吃光的道理。儿臣,这不是寻思着马上就是秋收了,等秋收进了新粮食,再把那些沙子悄无声息地都换回来。这样也不耽误大军用粮。”
  呸!盛钧怒气冲冲地啐了一口痰:“你以为朕不知道你打得好算盘。那一半的粮食到哪儿去了?你把它运到你们的私库里去了!今年青黄不接的时候拿去放高利贷或者以两三倍的价格卖出去。秋收你再压价卖进新米来替换。这一倒手少说也有上百万两银子的利润!你以为你们真的可以瞒天过海吗?”
  盛连安平时没什么本事,仗着自己是皇后的嫡子作威作福,但是碰到罪责也是第一个认怂的:“父王饶命啊!儿臣知道错了。儿臣愿意把挣到的钱都捐出来。只是以前都是这么干的,从来没有出过事儿,顶多就是粮食来不及换的时候,还剩那么些沙子在那儿,赶紧找人商量商量,拖个十天半个月,就全换回来了。谁知道这次粮库居然能被人放火呀。父皇,儿臣绝对没有陷害乔大都督的意思,打死儿臣,儿臣也不敢啊!”
  “合着听你的意思,这事已经不是第一次干了!难怪会被乔方抓住把柄!”盛钧冷笑道,“现在乔方抓着这件事情不放,非要分出个是非曲直来!朕是不是要把你们都推出去斩了,以平民愤呀?”
  “陛下还是先斩了臣妾吧。”承恩殿外传来皇后的声音。
  盛钧一蹙眉:“谁让你们去搬的皇后?谁那么多嘴!”
  皇后已经独自迈步走了进来,对自己生的两个儿子说:“你们俩都先下去吧。”
  两位皇子如蒙大赦,赶紧谢恩,退出了承恩殿。
  “皇后怎么来了?”盛钧揣着明白装糊涂。
  “臣妾再不过来,两儿子就要被人害死了。”
  “这两个不长进的东西,都是被你惯坏的。如今坏了进兵宁国的大事!”
  “这不正好吗?给了陛下处置我们母子的理由。陛下早就看我们母子不顺眼了吧?”
  “这又说的是哪里话?”盛钧语气明显变软。
  “哪里的话?只怕陛下心里比谁都清楚吧?陛下这么多年心心念念的只有慧安宫。”
  “胡说!怎么又攀扯到太后那里去了?说孩子!”
  皇后李氏置若罔闻,继续自己的话题:“臣妾听闻太后年轻时肤白如雪,身体散发着茉莉花的香味儿。所以出生后起名叫茉儿。”
  “这都是以讹传讹。”
  “哎哟。”李氏轻笑道:“看来陛下是真的看过那皮肤其实并没有那么白,真的闻过了那身体其实没有那么香?”
  “皇后!这些话不合你的身份!”盛钧厉声制止。
  “身份?臣妾有身份吗?这宫里大家只知道有太后!外朝的官员只知道有乔家和储君!有些话,臣妾忍了几十年了。如今也不怕撕破脸皮说出来!听说,陛下与乔茉儿青梅竹马,两小无猜,早就私定了终生。谁知道在一次赛马大会上,乔茉儿的马上英姿被先皇看中,执意要把乔茉儿纳入后宫。为了安抚陛下,才从李家挑了我们俩姐妹,指婚给了陛下。可怜我们姐妹俩,入宫几十年,得到的其实只是陛下的一个空壳!陛下心里从来都没有忘记那个茉儿!”
  “够了!这都是胡说八道!”盛钧打断了李氏。
  李氏却拿定了主意要闹下去:“这就叫胡说?还有更不堪的呢。陛下不想听吗?坊间传闻,这储君根本就不是先皇的儿子,而是陛下的儿子。所以陛下才会答应先皇立自己的幼弟为储君。”
  “你给我闭嘴!”盛钧砸了一个茶碗!
  “不闭嘴会怎么样?陛下要废了臣妾吗?还是要让我们李家上上下下几百口人来给臣妾陪葬?陛下,臣妾受够了!忍辱负重几十年了。我得不到的,乔茉儿也别想得到!皇后她做过了,太后她也做过了,儿子又立为储君了。臣妾呢?臣妾也是皇后,为什么臣妾的儿子就要给别人磕头下跪!为什么正宫皇后的儿子就不能是太子!这难道不是名正言顺的吗?我们李家比乔家差在哪儿了?给乔家军的粮食里掺点石头怎么了?我就是要让乔家的仗打不下去,就是要让乔茉儿的儿子坐不稳储君这个位子!”
  “你疯了吧?立储的大事是你一个妇道人家能随便议论的吗?”盛钧明显硬气不起来了,他理亏吗?
  “陛下要是处罚臣妾的儿子,就把臣妾还有我们李家一块儿都给罚了吧。”李氏赌气道。
  李家财大气粗,富可敌国,皇后哪能说废就废,盛钧叫来宫女:“皇后身体不适,送回宫好好静养,请太医把把脉。”
  “陛下,要么两边各打50板子;要么这事儿就这么不了了之。谁要是跟臣妾的儿子过不去,臣妾也豁出去了!”皇后甩下一句话,怒气冲冲地离开了。
  皇帝把桌上剩下的茶碗全都摔到了地上。
  盛钧的气还没消,有宫女来报:“陛下,太后有急事请陛下商议。”
  “知道了!”盛钧还是拖了一个时辰才慢慢悠悠的来到慧安宫。
  宫里的女人好像商量好了似的,个个的语气都那么冲:“皇帝好算计呀!”太后劈头盖脸就是这么一句话。
  “太后这话什么意思?朕不知。”。
  “呵呵,陛下不知道?”太后指了指安安静静的周围,“现在这里只有你我二人说话,就不必遮遮掩掩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