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诸天之墓神记 > 第395章 珍珑棋局

第395章 珍珑棋局


  参研有得后,易筋经对宁安来说,已经没什么大用,于是便扔在系统空间里留作备用。
  而这一日,江湖上又有大事发生,擂鼓山聋哑谷的聪辩先生苏星河广发请柬,请天下有识之士,棋道高人,到擂鼓山中参研一方珍珑棋局。
  苏星河乃是武林前辈,早年也曾,在江湖上闯下若大的名头,近些年来虽然归隐不出,却也威名不小。
  他此次在擂鼓山搞出这般大动作,顿时就吸引了不少人注意。于是各路武林人士都纷纷起身,向擂鼓山而去。
  宁安得知这个消息心中感叹一声,无崖子的算计终于开始了。几乎不用多想,他便明白。
  这珍珑棋局之事,应该是无崖子,苏星河二人一手策划的,其主要的目的就是为了寻找传人,斩杀丁春秋。
  不得不说,这个办法确实很有效,丁春秋虽然远在昆仑山星宿海,可他星宿派的耳目可是不少。中原武林发生这等大事,自然逃不过他的耳目,很快便得到了消息。
  聋哑老人,聪辩先生。
  对于一般的武林中人来说,也许,只是一个武学精深的前辈高人,可对于丁春秋来说,那意义又不相同。
  他们二人同出一门,却恩怨甚深,所以这些年来,哪怕苏星河在擂鼓山中装聋作哑。
  丁春秋却从没有打消对他的警惕,此时这珍珑棋局的消息一出,丁春秋立时就坐不住了。
  生怕苏星河搞出什么阴谋诡计来,干脆利落地从星宿海出发,一路招摇过市,随着心意变化,又不知有多少人倒霉透顶,死在他的手下。
  中原、大理等等,各方武林中人,凡是自问在棋道上有所造诣的,都纷纷启程而来。
  就是那些对于棋道一窍不通之辈,也赶来过来,想要在这等盛会上露露脸凑凑热闹。
  宁安自然准备前往一看。
  这一日,他已然到了擂鼓山之下,果然就看到各路携刀带剑的武林人士熙熙攘攘地上山而去。
  刚进聋哑谷就看到了熟人。
  那人不仅面容俊朗,又温文儒雅,再加上头戴金冠,俨然一副王孙公子的气质,身边跟着几个形貌各异之人,自然是大理世子段誉了。
  同时在他对面坐着一个枯槁老人,二人面前的石台上,则是一副精妙深奥的残局,黑白交错,令人眼花缭乱,这棋局正是无崖子摆出的珍珑棋局。
  段誉执子开局,一连下了十几手,苏星河参研这棋局已经几十年,虽不曾真正破开。
  可对残局的诸般棋路,攻守变化,都了然于心,故而气定神闲,相反,段誉虽棋力不弱。
  以往他也见识过诸般精妙的棋谱,对弈之人也多有大家,可此时面对无崖子精心布置的棋局,也深感艰涩。
  一开始他还颇为顺畅,过得片刻,就眉头皱起,每走一步,都要殚精竭虑思索良多。
  只因为这副珍珑棋局,劫中有劫,纠缠不清,黑白交错,既有共活,又有长生。
  反扑、收气,花五聚六复杂无比,渐渐地段誉心神跌宕,眼神迷离,脑海中幻象重重,手中棋子颤动,却是再也难以下子。
  呼,长呼一口气息!
  段誉猛然清醒过来头上大汗淋漓,望着面前的棋局,心有余悸,摇头苦笑一声。
  “老先生棋局精妙,晚辈才疏学浅,难以破开。”
  苏星河只是拱拱手,显然很惋惜,段誉虽不曾真正破开珍珑棋局,却也拆解了几十路。
  “诸位,还…有谁…”
  段誉站起身来向四周问道,这时,他意外的看到了宁安,惊喜之余连话都说不利索了。
  “老夫来试试!”
  忽而一道沉闷怪异声在谷中响起,不知从何而来,旁边众人惊疑不定地四下看去,却是没有看出这出声之人到底在何方。
  众人疑惑之际山道深处走来四人,这四人形貌各异,气息诡异,刚一出场周围就有不少人惊呼连连。
  “四大恶人!”
  “竟然是他们!”
  “难道他们也接到了请帖?”
  不少人悄然议论,不敢大声喧哗,四大恶人,在江湖上凶名赫赫,又武艺高强,少有人敢惹他们。
  而说话之人就是恶贯满盈段延庆,乃是四大恶人之首,他拄着两根细长的铁拐,身着青袍,面目青黑僵硬。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此人早年间遭受大难,双腿残疾,面目全毁,就连与人说话也只能以腹语术交流。
  段誉曾经和这四大恶人打过交道,此时见到段延庆,面色微微一变,连忙闪身朝宁安走去。
  苏星河伸手示意…
  这二人又是一翻较量,棋子翻飞,仿佛化作自身的经历,进也不是,退也不是,正也不成,邪也不成。
  真可谓是:前无去路,后有追兵,局势之险恶,前所未有,令他陡然觉得生无可恋。
  凶险局面,只因珍珑棋局以棋奕人,返照自身,心中执念魔头越盛,就越是难以破开棋局。
  段延庆一生大起大落,正邪变化,复杂无比,此时被棋局勾起了心中魔头体内气息大乱,颤颤巍巍地举起手中铁杖,就要自戕。
  “大哥!”“老大!”
  其他几位恶人本不太在意这棋局,谁知段延庆竟然有自杀的倾向,当真令他们大惊失色。
  旁观众人也颇为不解,没有想到,段延庆只是下了一局棋,就要自杀真是奇哉怪也。
  不过段延庆乃是出名的邪道人物,这些人巴不得此人就这么死去才好,故而也就没什么表示。
  “大哥,他怎么了?”
  “哦?他这是入魔了!”
  宁安略微解释说道,现在的段誉,一身功夫也算我小有成就,再加上正统学过六脉神剑,实力也不算弱。
  然段誉的慈悲心肠总是暗自作祟,即使段延庆不是个好人,也不想看他就这么死在当场。
  “大哥,我得救他!”
  来不及细想二三,段誉小指一翘,噗的一声就是一道无形剑气射出,叮当作响。
  段延庆手中铁杖颤抖被打偏开来,噗的一下,竟然深深地刺入了一旁的青石之中。
  一刺之下,纤细的铁杖足足没入,青石半尺,可见其中蕴含的力道是何等可怕,若真的落在段延庆自己身上,怕是只有死路一条了。。
  经此一招,段延庆从恍惚浑噩中,清醒过来,想到刚才惊险的一幕,心中大是惊骇,又转头看了段誉一眼,眼神复杂难明。
  宁安则意味深长的看了段誉一眼,难道父子之间真有感应,还是说段延庆就明不该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