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我开局就巅峰 > 第八百一十七章 帝国备战

第八百一十七章 帝国备战


  虽然这话是对两人说的,但他目光却始终没离开斧开。
  “自然是因为帝国的招兵令!”沐叶海坐下后继续道,“我沐家身为枫叶城的名门望族,在帝国需要时定然不会推诿。”
  斧开也跟着拱手道,“斧头帮也会尽全力配合招兵令…”
  他们两家都是枫叶城的大势力,在这上面自然无需糊弄,毕竟他们的子弟若是入了帝国军,也不会被当做炮灰去派上战场。
  博彦多盯着斧开看了许久问道,“看你气息不是很平稳可是遇到了什么麻烦?”
  “只是修炼时太过急功近利了,多谢城主大人关怀!”斧开脸色看不出任何一样,随口编了一个理由道。
  此时距离枫叶森林的大战已经过去半日,不得不说斧开恢复的极快,不然此番肯定会在博彦多这里露出马脚。
  当然博彦多对他也没有全信,只是若有所指的道,“而今斧龙老弟进入了帝国军部,做为城主还没有恭贺一下你们斧头帮呢。”
  “家兄能突破武尊得到睦家赏识进入军部,还多亏了城主大人的照拂,不然哪里有我们斧头帮的今日。”斧开不卑不亢看似客气,实则是在传递一些重要信息。
  这意思已经跟博彦多说的很清楚,有了睦家在背后撑腰后,在加上而今斧龙的地位和实力,斧头帮已经不用再受城主府控制。要知道以为每个月斧头帮都要给城主府送利钱,这其中的财物可是大了去了。
  博彦多眼神一阵阴沉显然很不悦,手中茶杯都发出脆裂的声音。
  许久他才放下已经满是裂痕的茶杯道,“既然如此那更是可喜可贺,但睦家那等大家族投奔者众多,斧龙兄还需多加努力才是!”
  大堂内火药味只浓重不言而喻,只是博彦多一直忍让着而已。
  “多谢城主提点!”斧开自然不会先闹僵关系,依旧还是表上客客气气的。
  博彦多可能担心自己控制不住自己火气,也不想再谈些什么摆手道,“快些把你们两家入军的名单报上来吧,等军部人到了也好安排。”
  “是!”斧开跟沐叶海拱手离去。
  等两人消失在大堂许久,博彦多才从袖口拿出那根枯萎的共生草,他知道博远恐怕已经丧命了。
  不知过了多久有卫兵进来道,“有人看到枫叶城森林存在大战痕迹,预计至少是武王之上的强者所留,但不能确定跟博远大人失踪是否有关…”
  “枫叶森林?”博彦多沉思了良久才摆手道,“下去吧,我亲自去查看一番。”
  博远不仅仅是他的同胞兄弟,还是他这一族的中流砥柱,毕竟不到花甲之年便已是武王,未来成为武尊不过是时间问题。本来博彦多还想凭借自己的一些人脉,送其加入军部积攒战功博个爵位什么的,而今却发生了如此噩耗。
  在博彦多只身前往枫叶森林的时候,楚千城还躲在斩杀蛇龙的峡谷中养伤,这次他可是上的着实不轻,一整日下来伤口才结痂。
  这还是因为古龙血脉强大的恢复力,不然此时恐怕连行动还多有不便。
  入夜时分楚千城架起了篝火,捂着胸口叹息道,“真不该有了那份贪心,武王强者即便负伤也不是我现在能偷袭成功的…”
  要不是那颗血红色晶石让古龙血脉躁动,楚千城是绝对不会如此涉险的,幸好他没有暴露身份,不然就算逃了日后也是大麻烦。
  正当楚千城想要考些肉时,突然看到空中一道紫光飘来,没等他有任何的反应,紫光便落在了峡谷之中,看清来者的身份后,楚千城也不知是福是祸了。
  “原来是楚家的娃娃啊!”来者落地后微微诧异了一下才上前继续道,“独自一人深夜还在枫叶森林可不安全。”
  这来人正是刚刚查看完那片战场的博彦多,本来想深入一些看看有没有线索,在空中发现峡谷中有火光便想下来询问一番。
  楚千城担忧的看了一眼翼龙才道,“多谢城主提醒,晚辈也是为了生计才冒些险。”
  自看到博彦多的那一刻,楚千城便知道他是为何而来,只是他犹豫是否要见自己看到的一切说出来。虽然斧头帮是楚家被屠的元凶之一,可这其中亦有城主府的影子,毕竟斧头帮是可是城主府的狗腿子。
  本来楚千也可以说出了看他们狗叫狗,但直觉告诉他即使说出来,博彦多也不一定能够真的跟斧头帮死磕。
  “你这伤的可不轻啊!”博彦多察觉到楚千城的气息不稳说道。
  楚千城早知道满不够早想好了说辞道,“白天遇到一头双头铁背猿,虽然讲它成功猎杀了,却也学艺不精差点死在那孽畜掌下。”
  他这些话半真不假倒是不担心博彦多起疑,反正堂堂城主总不能扒开他的衣服查看伤口。
  “你若是算学艺不精的话,那枫叶城年轻一辈都是庸才了!”博彦多果然没有任何的质疑,打趣了一句才询问正题道,“既然白天你也在枫叶森林中,可曾看到过你们学院的导师博远与人打斗?”
  楚千城心中已经做了决定很快便答道,“只是在猎杀铁背猿时听到了一声巨响,但当时我距离的太远又负伤在身,也不知晓只不是博远导师…”
  “嗯!”博彦多微微点头又叹息道,“看来杀博远之人早有准备!”
  知道博远的死恐怕无法查证下去,博彦多只能暂时先放下。
  楚千城却假装惊讶的道,“博远导师可是武王强者,怎么会死在枫叶森林中,难不成遇到了四色晶以上的妖兽?”
  做戏做全套不这样表演一下的话,总不好让这位城主大人真的信他什么都不知。。
  博彦多看他惊异的样子摇头头道,“听到我的胞弟死了,你应该心中暗自高兴吧,毕竟在你看来楚家的灭亡跟城主府脱不了干系。”
  “呵呵,城主这是哪里的话!”知晓自己的戏太假楚千城只能讪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