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江山为聘之冷面帝皇天价妃 > 准备就绪

  接下来初减莫一一吩咐,首先是流年:“流年,为了不引起南宫湫的怀疑,这几天一切照旧,该做什么就做什么,明白吗?”
  “是,流年明白!姑娘放心。”流年是个聪明人,自然也不会犯小错误。
  “你先出去吧,免得让人生疑。”毕竟,刚从南宫湫那边回来,待在这里太久,会让人怀疑的。
  而且还有很多话要跟无情说,流年不方便听。
  “是。”
  “无情……”很多事情现在不能告诉流年,但是可以告诉无情,不管怎么说,无情从来都没有伤害过她,反而细心保护着。
  初减莫昨晚难眠之时,都在想,无情真的是一个十恶不赦的人吗?
  如果她是一个十恶不赦的人,又为什么?滴水之恩,可以涌泉相报?
  那一天,只不过萍水相逢,简单地伸出援助之手,她就可以生死相随!
  可她说不是一个十恶不赦的人,又为何杀人如嘛?手段凶残!
  “在。”
  “我也不瞒你了,这一次并不打算直接回去,而是绕路去南楚。东沪要和南楚皇帝和亲,共同对付我们西遥,所以我要去南楚,阻止他们和亲。你可以直接回西遥,之前的事情,永远都不要出现在我的面前,否则……我会将你依法论处!”初减莫做不到直接杀了无情,但是她也不能放纵无情。
  这样做算是给她们两个,一个折中的办法吧!
  “那我直接去杀了那个和亲公主!陛下直接回西遥,不必只身犯险。”无情根本就不在乎自己的命,她在乎的只有初减莫,她不希望初减莫有任何的危险。
  “……”真的是……除了杀人,什么都不会做了“我不但要阻止他们和亲,还要想办法联合南楚,一起攻打东沪!你若真的把莉华公主给杀了,你让我的计划怎么办?”
  更何况人家小公主也是无辜的,小小年纪就成为了政治的牺牲品,被送到那么远的地方和亲。
  “是……只不过陛下一个人去,太危险了……还是让我跟着你吧!陛下,现在武功尽失,我可以保护你的。”无情自然不会打乱初减莫的计划。
  “真的是耶……”初减莫差点忘记了,自己现在武功尽失,根本就没有保护自己的能力。
  “陛下,求求你了,你就让我保护你去吧……我绝对不给你惹麻烦。”无情直接跪在了地上恳求初减莫“而且回到西遥之后,无情愿意伏法领死。绝无怨言……陛下即便不同意,我也会悄悄的跟着你,让我眼睁睁的看着陛下一个人只身犯险,无情绝对做不到。”
  “好吧!但是我告诉你,你必须听我的,不可冲动。”初减莫最害怕的就是无情的这个性格,动不动就要回到杀人。
  “是。”女皇陛下终于同意了,无情兴致勃勃地从地上起来了。
  “去吧!什么时候走?我会告诉你的。”
  “是,无情告退。”总之女皇陛下同意了,比什麽都强。哪怕回去之后,就要伏法领死,她也绝无怨言。
  三天……过的特别快,基本上一眨眼,就到了和亲的日子。
  莉华公主和亲的大日子,不管是南宫湫还是南宫琮一早就出去了。
  正巧,也方便她们行事。
  她们不管是早中晚都是出去吃饭的,所以一大早出去,也没有人怀疑。
  会燕楼,温雅早早准备好了,一切定好了包房,就等着她们过来,只是她没有想到陛下身边竟然多了两个人,幸好提前多准备了几套衣服,否则今天真的不够用“我一切都安排好了,你们换好衣服,直接跟着和亲的队伍走就可以了……”
  “你们两个先把衣服换了。”初减莫拿着衣服递给无情和流年,让她们去里面换衣服,自己拉着温雅“温雅还有重要的两件事情,我要嘱咐你……”
  “一下请讲。”温雅也知道事态紧急,丝毫不敢怠慢。
  “第一我中了南宫湫的蛊毒,武功尽失,解药应该在南宫湫的手里,你想办法用尽一切办法解药要给我找过来。”虽然说初减莫也曾想过,南宫湫的蛊毒是南芙教的,南芙那里应该也有解药,为了以防万一,也丰吩咐温雅去找。
  “是,陛下请放心。我在这里有南宫裕的保护,找一瓶钱要应该不是什么难事!陛下请放心,一旦找到,我会立刻派人给你送过去。”即便女皇陛下不吩咐,她也会想办法去找解药。
  “第二件事,我失踪了这么久,说什么一定会派人过来找,等你找到他们之后,如实告诉摄政王的人。顺便让他们整顿一下兵马,以备不时之需。”为了取信于摄政王,初减莫特意把自己头上戴的一个发簪交给温雅“这块发簪是当年摄政王南征北战,回来之后,送给我的,他们一看就知道,你会相信你说的话。”
  “多谢陛下。”温雅恭恭敬敬的接过发簪“陛下,你赶紧也去换衣服吧,时间不早了……”
  “好……”
  “你自己在这里要小心。”虽说有南宫裕的保护。但毕竟孤身在外,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小心为上。
  “多谢陛下关心。”
  初减莫很快就换好了衣服,无情看着她总觉得奇怪,女皇陛下的身上脸,实在是太美了,走到哪里都是招摇过市,必须要防止:“你叫流年对吧?你身上有没有胭脂水粉,画眉毛的那种远山黛?”
  她是一个习武之人,粗旷女子,身上根本就没有这种东西,反倒是流年,这种娇滴滴的女子,身上应该会有。
  “有的。”这种东西她随身都带着,只是她要这个干什么?
  “拿过来。”无情赶紧说的。
  “好。”流年马上把所有东西交给无情。
  “您的这张脸实在是太美了,太过夺目,就这样出去咱们还没有出京城的门就会被捉到,所以……得罪了……”。
  “没事来吧!”初减莫也没有想到,无情是粗中带细的人。这一点她自己都没有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