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贝兰德传说 > 第八六章 局势变化

第八六章 局势变化

琼和亚瑟的第一步出奇的顺利,没想到如此快的就查到了当初和阿尔曼会面人的身份。
  杰力特莱并不在下午被抓的这些人里,想必也跟蒂莫西一样,在刺杀前就逃出了阿兰蒂斯。
  现在唯一的突破口只剩阿尔曼大魔法师了,但却也将琼和亚瑟真正难住了。凭着两人五级的实力想打十二级大魔法师的主意简直是天方夜谭,要想从阿尔曼身上问出口供来只能借助外力。
  想来想去俩人能够借助的外力只有奥斯汀大魔法师和利安大魔法师,但很快又被两人否决了。
  亚瑟自己可以不惜一切帮琼,却不想将血耀学院牵连进去让其他人跟着一块冒险。
  至于利安大魔法师,琼了解自己导师的性格,一向不愿和政治有牵扯的大魔法师恐怕根本不会帮他们这个忙。
  最后只剩去找加拉赫亲王一条路了,而一旦将此事报给加拉赫亲王,后面怎么处置就由不得他俩了。
  犹豫了许久,迫不得已的两人最终还是决定去找加拉赫亲王。
  从龙鳞卫卫所出来再赶到亲王府天已经完全亮了。
  当琼赶到王府求见加拉赫亲王时才得知,亲王一早便已动身去帝宫勤政殿了。
  琼因为和亚瑟躲了起来,自然是没有收到古尔诺罗丞相召集各位殿下、帝国群臣和各国国君今天一早勤政殿议事的通知。
  两人又立刻从亲王府匆忙往帝宫赶。等赶到帝宫门口却又被负责守卫的禁军拦了下来,琼可以进去,但没有帝国任何身份的亚瑟却不能进帝宫。
  两人商议,由琼自己进帝宫向加拉赫亲王报告此事,亚瑟在帝宫门外等候。
  亚瑟只在帝宫门外等候了约小半个时辰,就见琼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走了出来。
  亚瑟立刻迎了上去,“怎么样?亲王对此事如何说?”
  “晚了,一切都晚了!”
  “你什么意思?”
  琼一副欲哭无泪的表情,“二殿下已被正式立为储君,办完帝君的丧事就正式登基,我的杀父仇人现在是下任光明帝君了!”
  亚瑟也是一惊,事情竟真的发展到了最坏的地步,但抱着最后一丝希望追问道:“亲王对此事是什么态度?”
  “正是皇叔在大殿上正式宣布的立储之事,我根本就没有机会跟他单独说此事。现在事已成定局,不要说我们手上还只是一个线索,即便找到了证据,加拉赫亲王恐怕也没有能力再废掉二殿下的储君之位了?”
  “事在人为!我们先离开这里再想办法,我们两个现在比之前更危险了。”亚瑟说罢就拉着琼急匆匆的离开了。
  急于离开的亚瑟不清楚,他们俩还没走多长时间,就有一队龙鳞卫从帝宫内冲了出来,向守门的禁军问清琼离开的方向便追了下去。
  ......
  帝宫,凤鸾阁。
  储君格兰瑟姆正翘着腿斜倚在躺椅之上,掩饰不住的笑意跃然脸上。
  “你坐正了,帝君就要有帝君的仪态,你这个样子让下面的宫女、內侍看到像什么样子?”一个温和的女声突然在旁边训斥道。
  “母后,我现在已经是帝君了,谁还敢说什么?”格兰瑟姆抱怨着坐直了身体。
  “别说你现在还没有正式登基,即便登基了军权还在加拉赫手中,亚历克斯还领了几十万大军在城外要把你从位子上赶下来?”一个雍容华贵的宫装女人端坐在格兰瑟姆旁边的圈椅之上,正是二殿下的生母当今帝后。
  格兰瑟姆微微一笑,“母后不是一切都已经替儿子安排好了吗?这些都已经不足为虑了吧?”
  帝后宠溺的目光看着自己的儿子,却嗔怒道:“坐天下的明明是你们男人,却让我一个女人操碎了心,真不知道你以后怎么当这个帝君?”
  格兰瑟姆脱口而出道:“以后我继续听母后的话啊!”
  帝后忍不住笑出声来,随即脸上却突然多了一丝幽怨,“你们男人的嘴啊?你父君年轻的时候也是这么说的,可后来怎么样?”
  格兰瑟姆上前拉住帝后的手,竟用略带撒娇的语调说道:“我以后一定听话,绝不让母后伤心、失望。”
  帝后忽然正色道:“这段时间你绝不能出任何差错,龙鳞卫内部刚刚传来信息,琼昨天去了龙鳞卫卫所,在查死神学院杰力特莱的线索。”
  格兰瑟姆一惊,“从哪走漏了消息?琼怎么会突然盯上杰力特莱?”
  “世间没有不透风的墙,虽然刺客当场自杀,但这条线上的点太多了,哪个点都有可能走漏风声。”
  “那怎么办?这个秘密绝不能泄露!”格兰瑟姆脸上的表情立刻紧张起来。
  帝后的脸上露出一丝冷笑,“这个还用你说?本来想等你顺利登基之后再慢慢清理这些隐患,看来现在要提前动手了。”
  ......
  阿兰蒂斯城京畿地区,一支规模庞大的军团正浩浩荡荡的向帝都方向开来。
  中军的庞大兽驾之内,满眼血丝的亚历克斯刚刚从小睡中醒来。昨晚才和大军汇合的大殿下片刻没有停歇,转身率领军队进军帝都。
  “殿下,您已经醒了?我这就让人安排用餐?”车外及时响起约里奇的声音。
  “吃饭不急,把这段时间帝都内最新的情报让人给我送来。”
  “早已经给您备好了。”约里奇上车将几份之前通过魔法传讯报来的情报交给亚历克斯。
  亚历克斯望着手中的情报发出一声冷笑,“果然不出所料,立格兰瑟姆为储,洛克和鲁日联合出兵,帝后真是好手段啊!”
  约里奇回应道:“我们之前小看了那个女人的手段。”
  亚历克斯冷哼了一声,“我可从来没小看过她,如果不是她一直在背后布局,格兰瑟姆那个性格软弱的家伙凭什么和我争?”
  “现在唯一有些麻烦的是洛克和鲁日两国的军队,没想到两国会这么快做出反应?”
  亚历克斯目光阴冷的说道:“不等再等霍洛的军队汇合了,你通知巴多斯国王,让他的两支军团加速前进,要在明晚之前赶到阿兰蒂斯城下,我要给加拉赫皇叔和帝后他们一个惊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