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赘婿之无敌高手 > 017 共同的敌人

017 共同的敌人


  叶飞和顾怜霜来到沙池镇时,是在子时左右。
  在大漠风声从不会消失,所以永远不会有夜深人静的时刻。
  相反地,在大漠,水源可是极其稀有宝贵的东西,所以通常有河流的地方,就会有大量的人聚集,沙池镇便是因此而形成。
  下了马之后,叶飞左手牵着马绳、右手牵着顾怜霜走在空无一人的街道上。
  一路上,他已经大致向顾怜霜说了一下目前的情势。
  顾怜霜还沉浸在和叶飞重逢的喜悦之中,一切都由叶飞说了算。
  平日里往来沙池镇的商贩不少,所以镇上有好几家客栈。
  最终,叶飞和顾怜霜选择了镇上最偏僻的一间客栈住下。
  此时的沙池镇已成了是非之地,他不知道自进了镇以后,有多少双眼睛在暗中盯着他和顾怜霜。
  客房内。
  叶飞推开了门,端着一盆冷水进来。
  和顾怜霜对视一笑后,他说道:“我让掌柜的去烧水了,待会有热水泡脚。”
  顾怜霜点头,然后拧干了盆子里的毛巾,为叶飞擦拭掉脸上的沙。
  随后,叶飞从她手上夺走了毛巾,也帮她擦干净了脸颊。
  “风,三年不见,我是不是看上去又老了?”顾怜霜皱着眉头问道。和叶飞年龄上的差距,一直是她心中一根拔不掉的刺。
  “你马上出去问下客栈掌柜,他肯定以为你才二十五岁。”叶飞肯定地说道。
  “可我终究还是老了呀!”顾怜霜一脸忧愁。
  “怜霜,这真的不要紧!”叶飞笑着安抚。
  顾怜霜笑了笑,心里头却依旧难过。
  一会后,叶飞端着冷水盆离开,回来又端着一桶热水回来。
  两人脱去了靴,坐在床边上,将脚放入到木桶中。两人说着话,便相互踩着彼此的脚打闹起来,将不少木桶里的水都洒了出来,打湿了二人的靴。
  玩闹了一阵后,顾怜霜突然脸色一黯,伤感道:“风,我好怕明日一觉起来,今天发生的一切都是在做梦!”
  叶飞凑过来,缓缓将顾怜霜压在身下,“怜霜,放心吧,等到明日醒来,你会在我怀里。”
  “嗯!”顾怜霜闭上眼睛,同时用双手搂住了叶飞的脖子。
  接下来的事情,便都交给叶飞了。
  此时此刻,沙池的下游,得知到叶飞带着一名女子住进了沙池镇的客栈,萧易何颇为吃惊,心想着难道叶飞是真的还喜欢上了天玄洞主顾怜霜?
  若真是如此,他心里感到生气,为沈萧清感到不值。
  在半个时辰前,他得到前方探子传回来的消息——西蜀送亲使团,最快明日夜里能够抵达沙池镇;
  另一边,则暂时还没有奉火教的行踪。
  他猜测:若是奉火教那边知道孤夜城会帮忙护送西蜀使团到北辽,可能会在西蜀使团抵达沙池镇前动手。
  快的话等下就会动手,最迟也会是在明日正午之前,否则一旦西蜀使团和孤夜城的人会合,奉火教那边再想动手就有些难了。
  到时候,他这边将有两个选择:一是马上率领自己的兵马在明日西蜀使团途径的路上做好埋伏,在奉火教袭击西蜀使团的时候加入混战;
  二则是等到孤夜城的人赶到,和奉火教打得两败俱伤时他再出手,坐收渔翁之利。
  若不是事先和叶飞商量好了,承诺叶飞会放了南宫雨霖,否则萧易何会做出第一个选择。
  毕竟此番他来的目的,主要是为了阻止西蜀和北辽联姻,只要杀了南宫雨霖即可。
  当然,叶飞说的很有道理:倘若北辽和西蜀决心想对云国前后夹击,是否联姻都不是关键。关键的是,如何断了西蜀攻打云国的念头。
  而叶飞的建议是,虽说如今阴阳派在西蜀遭受打压,而赵佑川也沦为了阶下囚,可毕竟这赵佑川和阴阳派在西蜀余威尚存,且又深得民心,若是能助赵佑川和阴阳派恢复往日的地位和势力,那么此关键问题将迎刃而解。
  如此一来,也能除掉西蜀的隐天势力。
  ......
  天还没亮。
  萧易何还在睡梦之中,突然间,一名密阁成员前来向他禀报:“大人,有一位自称是奉火教光明右使的人求见。”
  闻言,萧易何陡然睁大了双眼,立即坐起身,让那密阁成员去将人带过来。
  很快地,光明右使跟随着那名成员步入萧易何的帐篷。
  抱拳相见之后,那光明右使道:“在下乃奉火教光明右使马玉栋,久仰大人之名。”
  “哦?”萧易何冷笑一声,“阁下认识在下?”
  “当然,大人,既然在下都来见你,你我二人就有话直说了。在下知道,大人此番来到此处,不就是为了想杀西蜀公主,阻止西蜀和北辽的联姻?”马玉栋道。
  “如此说来,你们奉火教还真是北辽北院大王创建的!”萧易何笑道。
  马玉栋笑了笑,“在下说了,明人不说暗话。既然我们有同样的敌人,我想,我们可以暂时成为朋友,一起对付共同的敌人。”
  “马右使应该知道,孤夜城的人也来了,他们是为了护送西蜀公主安全抵达北辽。”萧易何道。
  “在下当然知道,所以才来找大人商量如何对付我们共同的敌人。”马玉栋道。
  萧易何请马玉栋坐下,然后亲自给其倒了一杯酒。
  “在下想听阁下说说如何对付共同的敌人。”
  “很简单,”马玉栋道,“大人帮我们拦住孤夜城的人,我们去杀西蜀的公主!”
  萧易何微眯着眼睛,意味深长地问了一句:“那为何不是贵教去阻拦孤夜城的人,让我带着人去杀西蜀公主呢?此番我只带来百余人过来,而孤夜城那边则有近千人,我们岂拦得住他们!”
  马玉栋瞪了萧易何一眼,似乎有所不悦。
  “不知你那边有多少兵马,在下好合计合计一下。”萧易何又问道。。
  “跟你们差不多,”马玉栋才回答,“所以我们也拦不住孤夜城的人。”
  “是嘛?”萧易何有所怀疑,“西蜀送亲使团至少也有百余人,贵教此番只派这么点人来刺杀公主,这让在下不得不生疑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