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赘婿之无敌高手 > 019 绝望

  夜幕降临。
  在狂风掀起的漫天黄沙里,季逍遥带着孤夜城的人来到了清河城。
  这里本是一座热闹繁华的城邦,可后来因为河流枯竭,此城便被人们所抛弃,如今已经是一座废墟。
  季逍遥和南宫雨霖约好会面的地方,就在此处。
  此处往南几十里处,有一条商道,沿着商道一路北行,便是他的孤夜城了。
  此番他虽然带了一千精锐出来,可那晚遭到天玄洞的突袭之后,便折损了三成;倘若到时候云国密阁和奉火教联起手来,再加上天玄洞不断骚扰,就不敢保证能够将西蜀公主平安护送至孤夜城。
  所以在昨日收到了西蜀公主的来信之后,季逍遥便让南宫雨霖只身来到此处。
  当他打听到奉火教去找云国密阁联手时,他心里丝毫不慌,反而还觉得有趣;
  到了今日清晨,得知奉火教趁着光明右使去见密阁之人谈事时袭击西蜀使团,发现奉火教那暗度陈仓的伎俩之后,他更是觉得可笑至极。
  于是他将计就计,带着人绕过了沙池河,所有的人都以为他会赶去救援西蜀的送亲使团,而他却带着他的人来到了清河城。
  等到奉火教和云国密阁那边赶来时,他已经带着西蜀公主回到了孤夜城。
  然而,直到子时之后,季逍遥仍未等到南宫雨霖,心里面有些急了。
  此番西蜀公主和北辽三皇子的联姻,关系到隐天在西蜀、北辽和云国今后的布局,所以不容有失。
  担心南宫雨霖可能在沙漠里迷了路,季逍遥便派人四处去寻找。
  而此时此刻,南宫雨霖和孟九则躲在了一颗大石后面,寒风让他们二人紧紧相拥在一起。
  在大漠有个说法,天亮了是夏天,天黑了便是冬天。
  “当初你放弃十二宫掌门之位来到西蜀找我,你曾后悔过嘛?”南宫雨霖问道。
  “啊,雨霖妹妹,当初我是因为师父才辞去了掌门之位。”孟九道。
  南宫雨霖脑袋往孟九一撞,“笨蛋,你就不能骗骗我,让我高兴高兴?”
  “好吧,”孟九答应,“当初为了雨霖妹妹放弃十二宫掌门,我孟九一点都不后悔。”
  “嘻嘻!”南宫雨霖笑靥如花。
  “不过,后面的那句话可不是骗你的,而是我的心里话。”孟九又接着道。
  闻言,南宫雨霖惊喜不已,笑得更高兴。这孟九虽然呆,但有时候总是会给她出其不意的惊喜。
  “我们已经迷路了,有可能会渴死饿死在这大漠中,不过能和你死在一起,我也死而无憾了。”南宫雨霖闭着眼睛道,完全看不到对死的恐惧。
  然而,一旁的孟九却摇头,“不,我一定要带着雨霖活着离开大漠,三哥说过,活着就是最大的本事。”
  “可万一我们都活下来了,而你我却不能在一起呢?”南宫雨霖突然黯然问道。
  “三哥还说过,人的一辈子还很长,凡事皆有可能,只有活下去,才能让凡事变成可能。”孟九又道。
  南宫雨霖又往孟九怀里撞,“别提三哥了,我都想三哥了,要是三哥还活着就好了。”
  沉默了一阵后,南宫雨霖快要在孟九怀中睡着,然而孟九却突然说了一句:“雨霖妹妹,以后我们一定会在一起。”
  南宫雨霖扬起嘴角笑了笑,一滴泪沿着她紧闭的眼线,流到了她的眼角处,被风给吹走了。
  到了第二日,日出之后,二人便以太阳为准,继续寻找地图上的清河镇。
  脱离送亲使团的时候,两人只带了两袋水还有一些干粮。二人都成长于山清水秀的富饶之地,又是初到大漠,极不适应,于是到了正午,两人快要水尽粮绝了,只有孟九省下来了一些。
  到了傍晚,两人的马儿已经走不动了,只好弃了,孟九让南宫雨霖喝了最后剩下的水和干粮,这下彻底是什么都没了。
  好在随着太阳落下,凉爽了许些,也没那么渴了。
  筋疲力尽的两人躺在了沙地里,没一会身上多出便被风沙所覆盖。
  突然间,南宫雨霖翻身压在了孟九的身体上,深情地看着孟九说道:“孟九,我怕没机会说了,我喜欢你!”
  疲惫的孟九睁开眼睛,冲着她笑了笑,“雨霖妹妹,我也喜欢你。”
  “说真的,能和你死在一起,我也死而无憾了。”南宫雨霖将干燥的唇落在孟九干裂的脸上。
  “可我还是想和雨霖妹妹活下去,当然,若就这么死了,倒也没什么遗憾了。”孟九回应。
  然后,两人就这么抱走一起,任凭风沙渐渐将二人吞没。
  直到太阳快要完全落下之际,听到一阵微弱的马蹄声后,孟九猛然睁大了双眼,他立即抱着南宫雨霖坐起身,欣喜若狂道:“雨霖妹妹,有人来了!”
  随后,两人立马爬到了附近一座山丘之上,看到几个身影疾驰在落下的圆日之中,两人大声呐喊,几乎喉咙都快喊破了。
  然而,那几个身影却越行越远,最终和夕阳一并落入到前方的尽头初。
  天突然黑了下来,南宫雨霖和孟九二人也彻底绝望。
  两人相拥着坐在沙丘之上,死气沉沉。这世上最绝望的事情,莫过于如此。就好比在这大漠之中,当你竭尽全力翻过一个沙丘,以为另一头会是绿洲时,你却发现是另一片沙丘。
  “平复下来,”孟九在南宫雨霖耳边说道,“留口气,哪怕不吃不喝,我们还能撑两天。”
  “九哥哥,我可不如你,只怕我是撑不过明日了!”南宫雨霖道,“若是我先走了,你就别管我了,一定要撑到最后,离开这个地方!”
  孟九摇了摇头,“哪怕是背着你,我也要背着你离开这里。”
  “不!不要!”南宫雨霖摇头,此时的她已经口干舌燥,可又不得不说。。
  “九哥哥,无论是谁离开了这个地方,将来都要好好地活下去,”南宫雨霖停顿了一下,她快要没力气了,“三哥说过,一个人死了,只要有人还惦记着她,她就还活着。你,你,你以后可不能忘了我!”
  “我何时说过了!”突然间,一个声音从二人身后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