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艾贝尔的黎明 > 第二百六十四章 穿越危险之地 五

第二百六十四章 穿越危险之地 五


  “所有的人,按照他说的做!”
  伍弗命令雪王骑士团的成员。他可不想倒在这里,而且他还想完成诺顿王国的重建。他告诉自己不要重走诺顿公爵的道路,一定要让这个世界付出该有的代价。然后,他就看到了通往西门的道路被让开了。
  “对,伍弗,你得听话。千万别做出让我们都尴尬的事情……这一次,你已经做了让人无法容忍的事情了。”格洛里左手勒着伍弗的脖子,右手紧攥着剑。甚至,他还用了一点力气,让剑刃弄疼了伍弗。
  “瞧,蓝色星辰,不管怎样,你始终得低声下气地哀求我。不然,我的那些个兄弟们就要把你大卸八块了。我是说,就在你将功勋骑士团的人与泽维尔、埃文以及你的朋友们来到西门之前。对了,我差点忘记了苏珊,我还会好好折磨她……”
  伍弗慢慢往前挪着步子,无时无刻地寻找一丝不让自己落在下风的机会。他希望再一次找到空隙,将格洛里放倒。然后,伍弗就一直喋喋不休,巴不得让自己就像长辈念叨自己一样来念叨格洛里。如果格洛里有一次心烦……或者,有一次眨眼,伍弗认为就能找到脱身的机会。所以,伍弗幻想着来一次疾如风的反击,首先拉扯开格洛里的左手,再夺走格洛里右手的剑。
  幻想,终归是幻想……
  “你别想找寻任何办法脱身。在你对付那些与我一样的平民之时,你是那么专注。现在,你也得知道那种滋味,那些人都像你现在一样饱受折磨!”
  可是,格洛里并不打算折磨伍弗。他只想利用伍弗将功勋骑士团与朋友们带出这个危险的地方,还得与西边林中的汉斯会合。不管是谁,都别想拦住道路!他皱了下眉,停下脚步,环顾四周围堵着的雪王骑士们。
  “听到了没有?你们全都让开!不然,你们的诺顿公爵就得倒在这里!”格洛里威胁道。当然,他没有忘记紧盯着伍弗。他知道伍弗从来不会这么被人要挟。
  伍弗,是一个喜欢折磨贫苦之人的家伙。关于这一点,单是在神迹学院,格洛里就已经看够了。曾经,小格洛里在往返练剑之地的时候,他就遇到了几次小伍弗欺负人的状况。当时的事情,本已经让小格洛里习以为常。但是,小格洛里可无法看着小伍弗一直这么干。
  “你得离他们远远的!”
  那时候,小格洛里就这样嚷。甚至,他还往前跑几步,靠近与小跟班正在围殴别的平民孩子的伍弗。然而,他才专心练习挥剑不久呢,怎么可能打得过擅长魔法的小伍弗。
  后来,小格洛里仍旧尝试了。然后,当然是被伍弗的小跟班们给围殴了。让他感到幸运的事情,就是他护住了身后的与他一般大的孩子。挨揍,那就来吧?他安慰自己,还奋力还击。
  只是,小格洛里始终不明白一件事情,那就是小伍弗为什么一直要欺负与他一样的人。后来他才渐渐懂得,原来平等是贵族们说了才算的事情。而且,小伍弗在打完人之后,竟然不会被惩罚,被惩罚的人永远是他或者与他一样的平民孩子!
  得意,这件事情似乎永远属于权贵们。小格洛里用了很长的时间去思考平等究竟是怎样的,或者要怎样才能获取。答案,可不是那些小的孩子能想得明白的。后来,他在被梅恩先生教诲之时,就再次提问了。
  “梅恩先生,平等为什么会是这样呢?”小格洛里问。
  “平等?这一点,还是从你变强大开始吧?如果你无法保护想要保护的人,怎么去跟那些权贵谈论平等呢?”梅恩先生笑着回答。
  那会儿,梅恩先生的笑容带着无奈。幸好,现在的格洛里已经明白了梅恩先生无奈地原因。对于此,巴德大人不就是一直在努力吗?
  想到巴德大人,格洛里又是一阵难过。甚至,他痛恨自己。一个一生荣耀的人,竟然为了拯救一个这样我而牺牲了,他想。然后,格洛里在心中重复问自己——这一切值得吗?巴德大人,就那样倒在了望月城中。
  格洛里不禁心中一颤。亚历克斯王国的人们,一直称呼巴德为铁血诗人。而那些人,正是亚历克斯王国的平民。不管是躲在角落里的贫穷之人,还是流浪的孩童,巴德大人都会伸出援手。
  “瞧,一个穷鬼……”
  “瞧,一个又脏又臭的孤儿……”
  这种话语,出自一些欺压平民的权贵。如果是巴德大人遇见上面的贫苦之人,他一定会收留,或者让部下给他们找个安身之所。
  “他们都是跟我们一样的人啊!”巴德大人会这样说。而且,他从来不害怕被浑身脏兮兮的贫苦之人拥抱。“瞧,一个拥抱,就能让人温暖。如果这是感谢,那么还有什么比这个种礼物贵重呢?”
  “不管贫富贵贱,皆为亚历克斯王国的同胞!”
  巴德大人时常用这种话语来提醒身边的骑士。他告诉他们,功勋骑士团是维纶国王组建的,后来交由他来掌管。甚至,他告诉平民的孩子,让他们知道自己与维纶国王的意志从没有改变——他与维纶国王都希望让亚历克斯王国的子民获得真正的幸福,而不是屈服在权贵之下。
  有一段时间,巴德大人曾经为了修整《龙神传记》而努力。他在书中,曾经写下了这样的一句话——光明,永在。不管贫富贵贱,都应捍卫来之不易的生活,都应团结一心。或许,欺压、争斗将不复存在。
  往后,巴德大人还写了《艾贝尔纪元》。他特意在侧边留了话语,就像以往那样。他希望所有的人都能在书中找寻到希望,还希望用书中的内容来鼓励人们勇敢与磨难抗争。
  “希望,就在那里啊!它就在你这一秒努力之后!”
  “对,希望就在眼前。”
  格洛里重复着,在心中鼓励自己。他告诫自己,要闯过眼前一切的磨难,将巴德大人的功勋骑士团带出这里。他本想借用魔力,可是身体却变沉重了。他的伤势还没有得到恢复,而右腹的诅咒也在发作。
  “黑暗之火,会给你希望!来吧?到我眼前,然后踏入深渊!”暗火本来想要看着格洛里走出西门。但是,他再也按捺不住了。他不喜欢希望这种东西与光明之神有关系,更不希望这片大陆的人们拥有这名为希望的东西。他一直都想报复,就像露娜一样!
  “往前啊?”
  “你们,谁都别想走!”
  令格洛里与伍弗吃惊的事情发生了。豪斯曼竟然带领一部分雪王骑士团的人将大门挡住了,并且继续吼叫。“大人,我们不能放他们走。不然,他们就会成为妨碍我们后续计划的绊脚石!”
  “我已经不想多说了!你们都得让开!这一次,你们听清楚没有?”格洛里特意让自己表现得失去了耐心,并且用力拉扯了伍弗。他不打算让伍弗远离自己,因为这可是救出功勋骑士团与朋友们的救命稻草。
  “呵,救命稻草。”
  格洛里不禁自嘲。在过去的时间里,他思考了很多。怎样保护想要保护的人,又怎样成为像巴德那样的人。可是,他不是巴德,他很清楚。他没有铁血诗人巴德那样的功成名就,也没有保护身边之人的绝对力量。
  难道,拯救了神诺之王与从索恩手中拯救望月城也不算功成名就吗?
  “这算哪门子功成名就?”格洛里问自己。而且,他根本不在乎什么荣耀!他想要的很简单,让伊薇特活着,让身边的所有的人得到该有的幸福……甚至,他希望看到贫苦之人拥有不被欺压的未来。
  所有的一切想法与目标,都是这么难以实现。格洛里沉默了一会。他希望自己能在无法支撑身体之前,将一切美好愿望实现。所以,他又推了伍弗一次,并且往前走了一步。
  仿佛,有一股力量从天而降。似乎,有人扶了格洛里一把。就这样,格洛里心中温热,猛然挺身。他闪烁坚毅目光,打量了挡着前方的豪斯曼、雪王骑士们、还有复兴军团的人。
  “让开!”
  格洛里高声嘶吼。然后,一阵风跟随而至,不仅是眼前的豪斯曼与骑士们惊讶了。甚至,连伍弗都惊讶了。
  这种气势,似曾相识。伍弗打了一个冷颤。他知道没人能拦住格洛里了,就失望地吸了口冷气。“豪斯曼!给他们一条出去的道路!我是说,所有的人都退下!”他无奈地命令,还放弃了找寻脱身的机会。因为,他知道根本不能脱身,谁能意料接下来发生的一切呢?
  昂首阔步,威严展露。格洛里,简直展现出了神骑士拥有的气势。而且,他的魔力在膨胀。尽管格洛里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但是他希望这突然充盈的魔力能帮助他与身后的人们突围。
  之后,格洛里就挥了剑。他直接用蓝焰击破了高大厚实的西侧城门!那么,与汉斯会合之后呢?格洛里已经想好了。他打算先与众人到达诺亚丛林的东侧山上。如果从那里再往西南走,那是他一直都想去看望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