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我带着荣耀穿越啦 > 第八章 在座的各位都是辣鸡

第八章 在座的各位都是辣鸡


  曹青虎觉得秦元很有意思,同时也对于秦元有一丝忌惮,至少他在后天境界的时候是不敢这么和先天高手说话的。
  秦元敬而不畏。
  看上去恭恭敬敬,但是却没有一丝一毫的畏惧,仿佛在他眼中,先天高手也只是寻常人物一般。
  没错,在整个江湖里,先天境界真的只是寻常人物,可能连入门级都算不上。
  但是在这样三不管的混乱地带里,先天高手,真的称得上“高手”二字,他自从入了先天之后,周围的人对他大多是畏而不敬。
  畏惧他先天高手的身份,却并不敬重他。
  刚好与秦元相反。
  可是他又怎么会知道,秦元早就和神武境的高手有过接触,相比起体验卡李白,曹青虎连渣都算不上。
  “我觉得你配……”曹青虎终于开口说话了,“不过外面的悠悠众口,我可堵不上。”
  言下之意很简单,四当家的位置曹青虎会给,但是能不能坐得稳,就要看秦元自己了。
  “在下一定为大当家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秦元拱手行礼道,他认为自己完全有能力坐稳一个小小的山寨的四当家的位置。
  “嗯,退下吧。”曹青虎指了指门口,他倒是不担心秦元会威胁到他的地位,毕竟先天高手对于这样的小势力重要性是无与伦比的。
  只有有了先天高手,才算是一个“势力”。
  不然最多算是一群乌合之众罢了。
  出了门,秦元的心情开始畅快起来,他认为在这个世界实力是最重要的,没有实力什么都是扯淡。
  但是除了实力之外,背后的势力也是很重要的,懂得借势更是能将十分力发挥出一百分的效果,现在的秦元就想借猛虎寨的势来推动自己的发展。
  在这个小小的猛虎寨中,地位越高,能够借到的势就越大。
  现在的他,算是迈出了第一步。
  回到住所,第一件事情就是修炼,修炼没多久,就听到外面传来消息,说是大当家要召开一次大会,极有可能在这次大会中选出下一个四当家。
  秦元睁开眼睛,露出了笑容:“比我想象的还要快啊。”
  周坤坤一脸疑惑:“什么?”
  “没什么。”秦元摇摇头,又怕周坤坤想歪,“我指的快,不是那个快。”
  周坤坤:???
  你到底在说些什么东西???
  然而脑回路清奇的秦元没有继续解释的意图,反倒是不急不缓地走向大厅。
  说是大厅,其实只能算是大一点的空地,摆上一张大桌子,放上许多小椅子,然后周围在弄些挡风的东西,就算完事了。
  秦元刚到,就看到了坐在主位上的曹青虎,赤裸着膀子,一脸横肉在告诉着所有人“我不好惹”。
  秦元突然想到了那个venom可爱的同人漫。
  突然觉得大当家也变得可爱起来了呢。
  φ(>ω<*)
  一左一右坐的分别是二当家张山和三当家陈黑。
  张山长得倒是挺符合秦元对于匪类的预设的,流里流气的,脸上一道刀疤,简直就是黑社会老大的不二人选。
  为什么是张山不是曹青虎?
  因为现在的曹青虎在秦元眼里已经变成了一个可爱的存在。
  而陈黑的长相则是让他感到十分奇怪了。
  长得老实巴交的,还戴着眼镜,让他觉得这位三当家更像一个教书先生而不是某个强盗窝的三当家。
  眼镜的存在甚至让他觉得这个陈黑十分好欺负,平添了文弱的气息。
  不过更加令人感到奇异的是他的一头白发,看上去才四十多岁的年纪,却已经满头白发了。
  人很快就陆陆续续地来齐了,先到的有位置,晚到的没有位置,秦元很幸运就是那个有位置的人。
  “诸位,昨日发生了一件不幸的事情,我们的四当家梁护申死了……”
  你有听过领导讲话吗?
  又臭又长还TM不得不听!
  前世自己还不是董事长的时候就是这么听着自己老爹讲话的……
  秦元发现曹青虎虽然长得一副粗人的样子,但是某方面却和那些衣冠楚楚、文质彬彬的领导重合了——B话很多,一堆东西翻来覆去地讲,中心意思很简单。
  “梁护申死了”
  “他为山寨立过功”
  “缅怀梁护申”
  “选新的四当家”
  等到曹青虎讲完这些场面话之后,少部分人精神了起来。
  因为他们知道,曹青虎既然说了要选新的四当家,那么接下来将的话很有可能会是重点了。
  “我觉得……秦元很不错。”
  秦元?
  秦元是哪个?
  我们山寨有这个人?
  听到秦元这个名字,大部分人都露出了茫然的表情。
  这个名字,真心没印象啊。
  秦元脸上表情也是一僵。
  你妹的场面话讲这么多,举荐自己做四当家的时候连个铺垫都没有?
  秦元觉得自己被坑了。
  事实上他的感觉也没有错,曹青虎的确是在坑他,如果他好好地铺垫一堆的话,说不定就有一部分人会接受秦元做四当家。
  但他想给秦元设置点障碍,敲打敲打秦元——别以为给了我一本二转武技你就可以肆意妄为了。
  当秦元站出来说出“我就是秦元”时,瞬间炸开了锅。
  这个人的脸,他们中的部分人有印象——是那个新来的生面孔。
  有些没有印象的经过旁边的人一解释也都明白了。
  这个秦元,就是新来的!
  张山也皱了皱眉头,他对于下面的人都脸生得很,但是周围人的议论纷纷他都听到了,他看向曹青虎:“老大,他是最近才新来的吧。”
  曹青虎点点头。
  “为什么是他?”张山有疑惑。
  曹青虎耸耸肩并没有解释,但是这样也引起了张山的不满。
  老子拼死拼活在这山寨混了这么久才坐上这个位置凭什么这小子才来没多久就能和自己平起平坐?
  而其余人更加不忿,张山无法接受的是这么一个新人和他平起平坐,而其余人无法接受的是这么一个新人要凌驾于自己头上。
  陈黑看不出来什么表情,好像这事情和他没什么关系一样——事实上也的确没什么关系。
  张山的某个心腹看到张山这样的表情,知道自己表现的时候到了。
  “大当家,我不服!”
  有时候很多事情,就缺一个打响第一炮的人。
  这一句话就像燃着的火柴扔到了炮仗堆里一样,很多心有不忿的人都站了起来。
  “我也不服。”
  “我也不服。”
  曹青虎站了起来,双手虚压,场下瞬间安静。
  “我理解大家,那么秦四当家有没有什么话要说呢?”曹青虎笑眯眯地看着秦元,他分明是想让所有的人都不服这个四当家,想让秦元空有其名。
  所有人的目光集中到了秦元身上,包括陈黑也好奇秦元想要说什么。
  “为什么是我不是你们,我想你们都很好奇……”
  是的,大家都很好奇。
  “其实原因很简单……”秦元拖长了音,嘴角微微上扬,“因为不是在下针对谁,而是在下说,在座的各位除了三位当家的,都是辣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