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我带着荣耀穿越啦 > 第十八章 一次失败的试探行动和一次成功的挑拨行动

第十八章 一次失败的试探行动和一次成功的挑拨行动


  月黑本是风高夜,杀人本是放火天,本来打算好好试探一波的秦元最后还是没能成功试探。
  曹青虎这丫的太怕死了,自己还没动手就被发现了踪迹,本来以为偷袭失败大不了正面来一场,没想到这丫的直接开始叫人,十几号人围着自己,搞得秦元没有办法只能逃跑了。
  一个先天打后天居然还要叫人,也太无耻了!
  秦元叹了一口气,这可算赔了夫人又折兵,不仅没有试探出曹青虎的真实实力,还加强了猛虎寨的戒备。
  下次出手可就要困难多了。
  没多久,曹青虎召集了秦元和陈黑议事,秦元随意胡诌着,分析了一大堆有的没的,最后得出来了一个不知道的结论。
  陈黑则指出有可能是平陈寨出的手,但是秦元知道陈黑已经知道是自己干的了。
  这下丢脸可丢大了。
  第二天,曹青虎就闭关了。
  “这丫也太TM胆小了吧。”秦元狠狠吐槽了曹青虎,没有想到自己还逼得他提早闭关了。
  这样的失误不算重大,可是无疑加大了秦元计划的执行难度。
  秦元觉得自己又要开始头疼了。
  不过既然闭关前的实力试探失败,那就一定要想办法试探一下出关后的实力,否则绝对不能动手。
  一切都要以稳妥为主。
  “能够有实力和曹青虎一战的恐怕只有平陈寨的两位了,得想办法让他们打一场……”秦元喃喃道。
  既然如此,就加剧双方矛盾!
  翌日,秦元重新易了容,装成了猛虎寨某个叫做岳三冲的小喽啰跟着去打劫商路。
  其实现在已经不能叫做“打劫”了,更准确的来说应该是护送商队。
  双方经过协商之后决定由平陈寨和猛虎寨每天各出一个小头目和若干小喽啰负责打劫。
  一天下来之后夜晚逐渐降临,一天之中最令人激动的时刻到来了,猛虎寨和平陈寨都是收工之后直接分钱的。
  因此每个傍晚,都是他们最心动的时刻。
  然而此时此刻,秦元已经有些烦躁了,打劫的过程中每个人都是安分守己的,让他找不到发难的机会。
  不过那也没有办法了,没有机会就创造机会,否则他可没有这样的时间整天打劫不修炼吧。
  更何况,易容要钱,虽然按次计费,但他指不定什么时候就要变回“秦元”,再然后重新易容成“岳三冲”也太费钱了。
  更更更何况……
  老把人家打昏扔在一个小角落里也不是个事啊。
  所以,这一次没有机会也要创造机会。
  “等等。”秦元突然开口道,引得一众盗匪把目光投向了他。
  “钱有问题。”
  “什么?”所有人都怀疑地打量着秦元。
  猛虎寨的小头目皱了皱眉头:“你把钱给我看看。”
  他是不希望节外生枝的,但是他也不愿意自己的兄弟“岳三冲”受委屈。
  秦元点点头,把银钱甩给了猛虎寨小头目,而平陈寨小头目感觉其中有蹊跷。
  “轻了。”猛虎寨小头目掂量了一会儿把银钱扔给了平陈寨小头目。
  “不可能,我们之前时候收钱的时候没有任何问题!”平陈寨小头目也是感到奇怪,但是掂量掂量分量以后的确感觉不对。
  由于平陈寨强势而猛虎寨偏弱势,因此重要的步骤像收钱分钱这类工作都是由平陈寨的人负责的。
  不过那轻了分量的假钱倒和平陈寨的人没什么关系,那假钱是秦元提前准备用来陷害平陈寨的人的。
  “你们真的是越来越过分了!”秦元这时候插上了一句嘴,“以往少给我们钱也就算了,现在还敢这样子明目张胆缺斤少量了!”
  猛虎寨小头目脸色一变,平陈寨小头目的脸色也紧接着一变。
  平陈寨的人以往有没有做过什么少分一点的事情?
  当然做过!
  但是由于数目不大而且猛虎寨略微劣势,所以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则,不过是曹青虎还是秦元都选择了退让。
  所有人都对这件事情心知肚明但是从未摆到明面上过,而如今“岳三冲”这句话却让各人的脸色都变了。
  “你,说,什,么!”平陈寨小头目盯着秦元,一字一句地说道。
  “刚哥,我们已经在平陈寨面前退过一步了,但是今天他们这么过分,我们难道还有再退一步吗?”
  “今天他们敢明目张胆地缺斤少两,明天他们就敢明抢我们的利益了!”秦元看上去无比的愤怒,涨红了脸。
  猛虎寨小头目脸色也是十分难看,他并不是什么城府很深的人,其实不止是他,都出来做山贼了,今天有命明天看不到太阳的,哪来的什么城府。
  被秦元这么一说,也是被激起了愤怒,只是最后一丝理智让他还保持着冷静,他不想让两寨之间的矛盾闹大,也不想让上面的人难做。
  “我们没给你们缺斤少两,你们少TM放屁!”
  “事实都摆在面前了,你放谁的屁?你娘的吗?”秦元不甘示弱,直接一口唾沫吐了过去。
  “三冲说的没错,事实都摆在面前了,你们平陈寨的人还不承认。”
  “没有做过的事情承你娘的认!”平陈寨小头目此刻已经失去了理智,直接一刀劈了过来。
  在他看来,猛虎寨的人扔出假的银钱硬说是他们给的分明是想挑事,最后还一副受害者的样子让他忍无可忍。
  而猛虎寨这边,“岳三冲”是他们出生入死的兄弟,他们根本就没有怀疑过岳三冲会说谎,他们相信岳三冲说的都是真的,平陈寨的人不仅给了岳三冲假的银钱还死不认账,唯一让他们责怪的就是岳三冲太过莽撞了,直接把一些事情摆到明面上来说了。
  随着平陈寨小头目的率先出手,双方的战斗终于开始了,但是双方仍然在克制着自己,并没有使出杀招。
  秦元摇摇头,这样子的可不会顶多算小摩擦,算不上什么大矛盾,还是让自己给他们加把火吧。
  于是秦元对着自己的一个敌人悍然出手,硬抗对方一刀之后杀死了对方,自己也倒在了地上。
  猛虎寨小头目一下子就红眼了:“你TM!”
  平陈寨看到自己出生入死的兄弟也倒在了地上,出手也变得招招杀招了,每一招都是冲着要害去的。
  血液,永远都是最能刺激人的东西。
  有的人因此而疯狂,有的人因此而迷醉,有的人因此而害怕……
  但毫无疑问,在场的每一个人,都杀红了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