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我带着荣耀穿越啦 > 第十九章 心里不安的秦元

第十九章 心里不安的秦元


  在秦元偷偷运作之下,猛虎寨和平陈寨的两个小头目都死了,“岳三冲”和其他的几个人身受重伤逃回了各自的山寨。
  不多久,“岳三冲”重伤不治而亡。
  真正的岳三冲在秦元的安排下早已离开了大晋另谋出路了。
  最终小规模战斗终于传到了平陈寨陈大当家的耳朵里,陈大当家震怒,派了李源来往猛虎寨想要处理这件事情。
  曹青虎在闭关,秦元理所当然地代表曹青虎迎接李源。
  秦元坐在曹青虎以往坐的主位上,四周站了十几个猛虎寨的人,李源也带了三四个人与秦元面对面地坐着。
  “李当家好久不见,上次一别真是万分思念。”
  李源冷哼一声:“秦元,我不是来和你叙旧的,我只是想问问你,你手下的人,到底是个什么意思,而曹青虎,又是个什么意思?”
  秦元呵呵一笑:“李源,我们大当家的名字也是你配叫的?”
  李源原本尚可的脸色瞬间变得难看了起来:“秦元你是什么意思?难道你是想和我们平陈寨闹掰吗?”
  “呵呵,闹掰?从你们开始纵容手下给我们的人缺斤少两的时候就应该要想到会出现这种后果,当时我们大当家的,二当家的和我,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谁知道得来的却是你们的得寸进尺,你们是不是太过分了一些?”秦元句句掷地有声。
  李源再度冷哼一声,其实他也知道,如果真像秦元所说的那样的话,还真是自己的手下理亏,但是不管是陈大当家还是李源都并不想向猛虎寨退步。
  “可是我的手下和我说的版本可不一样啊……”
  “你的意思是我在说谎?”秦元直接插嘴,也不管李源接下来要说什么。
  “我不是这个意思……”
  “你的手下为了逃避责任当然会否认,我现在想要你们平陈寨给我们一个交代,否则这事不算完。”
  李源感觉节奏完全被对方掌控,生硬地问道:“那你们的人打伤我们的人就不用给我们一个交代了?”
  “怎么,我们的人没死不成?”秦元直接给他怼了回去,他这时候绝不退让,巴不得对方的态度再强硬一点。
  “你这不是谈问题的方式。”李源过了好久才憋出了这么一句。
  “所以你们上来一副兴师问罪的样子就是谈问题的方式?”秦元丝毫不退让,也没有半分想要妥协的样子。
  李源说的没错,秦元这不是谈问题的方式。
  想解决这件事情最好的办法就是一人退一步,但是秦元并不想解决这件事情。
  他只想把这件事情闹大,逼得曹青虎和平陈寨两位先天大战一场,以此来窥探曹青虎的实力。
  若是有办法能够杀死三位先天中的一位就更好不过了。
  等等!
  眼前不就有一位先天闯入了自己的地盘吗?
  秦元最后想了想,还是放弃了击杀李源的想法,不是他仁慈,而是因为他没有把握留住李源,更是因为他害怕没了李源无法测试出曹青虎的真正实力。
  李源叹了口气,他知道自己很难继续保持强硬的态度了:“秦当家,我们各退一步,从此以后我们平陈寨保证绝不会出现缺斤少两的情况了。”
  这是平陈寨众人商讨出来的结果,这一方面有理亏的缘故,另一方面也是听闻曹青虎有可能会成功开辟第二个丹田的缘故。
  若是曹青虎成功开辟第二个丹田,那么他就能拥有以一敌二的能力并且胜负难定。
  因此平陈寨的人觉得可以退一步。
  秦元也看得出来这大概是平陈寨的底线,但他仍是一副强硬的态度:“各退一步?我们什么都没做错凭什么要退?!”
  “秦当家,你是一个聪明人,可不要不知进退啊。”李源此刻感到十分憋屈。
  “我不知进退?”秦元指了指自己,哈哈笑道,“我要是不知进退就不会在这里和你好好谈话而是把你给留下来了!”
  李源一再告诉自己要忍耐,但是最后还是没忍住,他无法容许秦元这个小辈在自己面前如此放肆:“好,既然秦当家是这样的态度,我会转告陈大当家的,你自己,做好准备吧。”
  秦元冷笑道:“我一定奉陪到底!”
  李源离开了,秦元也达到了自己的目的,看着李源离去的背影,露出了笑容,自己前往周坤坤的住所。
  “周坤坤,交给你一个任务。”
  “您说。”
  “多多制造我们与平陈寨的矛盾,不过切记,对方要是没有杀我们的人,我们绝对不能先杀对方的人。”
  周坤坤有些讶异:“你是要……”
  秦元诡异地一笑:“想不想冒一次险?当然,收获也是会很丰富的。”
  周坤坤愕然,随后露出狂喜之色:“想!”
  “既然如此,这件事成了之后我还有事情要麻烦你,你可要好好准备准备。”
  周坤坤继续点头,目送着秦元离开。
  秦元又找到了陈黑,让他帮自己找一下忠于曹青虎的人,他要做一些准备工作了,先杀一些人,到时候掌控猛虎寨来也容易一些。
  几天后,周坤坤完美地完成了秦元交给自己的任务,平陈寨和猛虎寨之间的矛盾越来越深,已经出现了好几次流血杀人事件。
  而据陈黑传来的消息,等到曹青虎出关平陈寨的两位就会找曹青虎谈一谈。
  好几天过去了,在秦元看来也快到曹青虎出关的时候了,他必须加快自己的行动。
  于是他召来了周坤坤,让他想办法处理掉一批曹青虎的人,也算作是周坤坤给的投名状了。
  夜晚,月朗星稀,秦元躺在床上,总感觉心里不安,好像某个环节有一些纰漏一样,但是他却又死活想不到他的计划有什么问题,他觉得顶多算是不够完美。
  这种感觉是最难受的。
  心里隐隐的不安让她始终无法入睡,甚至不敢闭眼。
  有问题,一定有问题。
  但是是什么问题呢?
  秦元陷入了沉思,看着天空中稀疏的星星一闪一闪,心也跟着一跳一跳。
  不安的感觉越来越强烈,前世的时候也不是没有过这样的感觉,但是从来没有像这一次这么强烈过。
  嗯,被爆头的那次也没有。
  那一次从始至终他都是懵掉的。
  突然,秦元想到了一个人——周坤坤。
  如果他并不想给自己一个投名状而是把自己要对付曹青虎手下的事情告诉了曹青虎怎么办?
  曹青虎就是再蠢也应该知道自己要做些什么吧。
  秦元一下子坐了起来,被惊出了一身冷汗,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毫无疑问,他现在就身在危楼之下。
  而这危楼高得倒下就能轻松砸死自己。
  想通了是什么事情,秦元穿起了衣服,除非确定了周坤坤是向着自己的,否则绝不能放松警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