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我带着荣耀穿越啦 > 第二十五章 一脸懵逼的陈黑

第二十五章 一脸懵逼的陈黑


  在秦元用铁血手段杀光了那一日没来的势力之后,所有的山寨都自发地拥护秦元组成了“猛虎联盟”,而且在秦元的建议下也渐渐开始做起了一些走私生意。
  在猛虎联盟形成之后,三地交界处也不复以往的混乱,变得平安起来,而猛虎联盟也被一些商队冠上了“猛虎镖局”的美誉。
  更有意思的是许许多多仓陈府找不到的通缉犯都能在方寸和猛虎寨的联手下一同找到,一时之间猛虎寨名声大噪。
  秦元也难得地进入了一段平稳地修炼时期。
  越修炼,秦元就越觉得自己是一个天才!
  (*^▽^*)
  虽然修炼速度很慢,但是悟性高超,就算是五转武技他领悟起来也并不困难。
  秦元将自己在猛虎寨所得到的所有收益都换成了修炼资源,疯狂地砸在自己身上,修炼速度也是一日千里,如今冬天过去,秦元也一共打通了七十四条武脉,但是他的实力可提升了许多,现在要是再和当初的曹青虎打一架,秦元自忖能够成功逃生甚至能够打平了。
  而不会像上次一样若没有其他外力早已死去。
  ……
  仓陈府,月辰镖局。
  以往门庭若市的月辰镖局如今人气已经低迷了很多,本来月辰镖局是仓陈府最繁荣旺盛的镖局之一,一般只做短途护镖的任务,可是如今猛虎联盟的横插一脚导致月辰镖局的生意一落千丈。
  “这个猛虎联盟欺人太甚!父亲大人,依我看我们就应该给那什么猛虎联盟一点颜色看看,据说他们的盟主连先天都不到,实力弱得很。”
  说话的是镖局主人也是总镖头的二儿子邵广义,在他看来以前的猛虎寨才能被称作猛虎寨,现在的猛虎寨只不过是病虎寨罢了。
  但是在总镖头邵鑫眼里,猛虎寨不是这么好对付的:“如果那个秦元真的一点本事都没有,他是怎么做到让曹青虎他们都消失的?”
  “切,最多是运气好而已。”邵广义虽然无法给出一个确切的解答,但是他死也不相信秦元又能够让先天消失的本事。
  当是时,邵鑫的大儿子邵广才说话了:“我看我们可以先试探试探,若是那所谓的猛虎联盟真的很不好惹那也就算了。”
  “试探试探?”邵广义连连摆手,“试探试探可不行,那不就相当于告诉他们我们要动手了吗?直接给他们雷霆一击把他们给灭了,父亲大人是先天,还怕他们不成?”
  “父亲大人是先天没错,但是你又怎知那猛虎联盟没有对付先天的手段?”邵广才直接反驳道,他和他弟弟的争端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不论什么情况下,两个人都能起纠纷。
  “好了好了别吵了,让我想想。”邵鑫也是头疼不已,以往生意好的时候两个儿子还能保持表面上的和睦,但是现在生意不好了,两个人的矛盾也就凸显了,无论一方要做什么,另一方都说的月辰镖局好似要灭亡了一般。
  其实在邵鑫看来这只不过是暂时的情况,大不了月辰镖局稍稍拓展业务,在长途护镖的生意上拓展一下,抢一下别的镖局的饭碗。
  只是现在两个儿子每天都会不停地吵,刚开始是在要不要对付猛虎联盟上争吵,现在又在该怎么样对付猛虎联盟上争吵。
  如果真要多少,邵鑫其实更加偏向大儿子,镖局以和为贵,做什么事情都是稳妥一些为好,可是二儿子说的也有几分道理,这就让一向优柔寡断的邵鑫犯难了。
  “唉,若是大哥还在,月辰镖局也就不会这样了吧。”其实月辰镖局最开始是邵鑫和他的结拜兄弟一起创立的,只是他的兄弟们没有子嗣而自己又活的比较久,月辰镖局也就成为了邵鑫的家族企业了。
  要不然以邵鑫优柔寡断的性子,怕是很难建立起这样一份基业。
  同一时间,仓陈府行军大总管府。
  方寸坐在太师椅上,吃着葡萄听着手下汇报,突然问道:“你说月辰镖局要对猛虎寨下手?”
  “是的大人,我们要不要帮助月辰镖局……”
  “不不不,把这个消息传达给秦元,记住是秦元而不是其他人。”
  “啊?为什么……”那手下露出了疑惑不解的表情,随后看到方寸不满的表情连忙说,“是,属下一定办到。”
  月辰镖局还不知道,此刻他们要对付猛虎联盟的消息已经被方寸给卖掉了。
  为什么方寸要这么做,无非就是想要再捞点好处而已,他看得出来秦元这个人十分上道,相信这一次自己给他传消息,传消息的费用也是不会少的。
  什么?猛虎联盟的人是土匪,月辰镖局的人是做正经生意的人?
  关我屁事!
  月辰镖局可没有猛虎寨那么上道。
  不久之后收到消息的秦元瞠目结舌,他没有想到自己的生意这么快就引起了一些镖局的不满,居然还有镖局想要对自己动手。
  头疼啊头疼。
  不过该给的东西还是要给。
  “陈黑,给这位小哥一些路费回去,顺便再备一些东西给我方大哥,就说是上次发现曹青虎留下来的遗物忘记给他了。”
  陈黑点点头,带着那位来给秦元报信的人去拿东西了。
  过了一会儿之后陈黑又回来了。
  “帮我搜集一些月辰镖局的资料,越详细越好,然后我们讨论讨论怎么对付月辰镖局。”
  陈黑点点头去搜集月辰镖局的资料了。
  “哎,这个什么镖局为什么叫月辰镖局啊,我还以为总镖头叫邵月辰呢。”
  “哎我去,专门做短途生意,和我们杠上了呀,我说怎么想对我们动手呢。”
  “诶,这老小子四十多岁才生儿子,老来得子啊。”
  “哇靠,两兄弟不和?我现在已经脑补出一部黄金档了啊。”
  “啊呀啊呀,这些人都是怎么去的,邵鑫是五行缺金吗?广义?他哥应该叫狭义啊,还应该有一个叫做相对论的妹妹呀。”
  “哎有意思啊陈黑,他结拜兄弟叫冯义才,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俩儿子是冯义才儿子呢。”
  陈黑:……
  以前怎么就没发现这个人这么话痨呢?
  其实陈黑不知道的是,秦元的思维一直都比较跳跃,脑回路一直都比较清奇。
  之前在一些危急情况下也出现过跑偏的情况。
  只是秦元一直以来都是一副冷酷无情的面貌这才搞得陈黑大跌眼镜。
  不过令陈黑疑惑的是秦元嘴里出吐出来的奇怪词汇。
  什么“相对论”啊,什么“黄金档”啊,弄得他是摸不着头脑,只能归于是秦元那边的江湖黑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