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我带着荣耀穿越啦 > 第二十六章 算计着,算计着,春天的脚步近了

第二十六章 算计着,算计着,春天的脚步近了


  夜晚,仓陈府,群芳楼。
  灯火通明的房间里坐着一个华服公子,而旁边几个衣着暴露的女子和一些衣着稍逊一筹的年轻人围坐在旁边。
  华服公子就是邵广义了,他狠狠地一砸杯子:“你们说说,你们说说,我老爹这是什么意思,明明那什么劳子猛虎联盟连个先天都没有我老爹都不敢出手,真是太怂了。”
  “邵公子说的是啊,那什么秦元,不过一个后天而已,居然还敢自称是什么大当家,我都替他害臊,我看曹青虎那老匹夫的东西迟早被秦元那小子给败完。”
  “邵公子,依我之见倒不如我们直接出手把那秦元给生擒活捉了,到时候令尊必然对你刮目相看,到时候镖局也肯定会落在你的手上。”
  “生擒活捉吗……”邵广义沉吟道,随后摇了摇头,“还是算了吧,我可听说那个秦元打通了六十多条武脉,实力放在后天境界也看得过去了,我可不是他的对手。”
  邵广义狂归狂,但是终究还是有理智的,他清楚自己不是秦元的对手。
  “邵公子,您是不是秦元的对手我们暂且不提,可是星坛里可不缺能够将其生擒活捉的人……”
  这个人没有将话说完,但是言外之意已经很明显了,请星坛的人活捉秦元。
  “请星坛的人么……”
  一番云雨之后,邵广义歪歪扭扭地走出了群芳楼,他觉得他有必要好好考虑考虑生擒活捉秦元的计划。
  但是刚走出群芳楼没多久,一把小刀就横在了邵广义的脖子上:“跟我走,别出声,否则杀了你。”
  冰凉的触感一下子就让邵广义清醒了,他哆哆嗦嗦地说道:“大……大哥别杀我,我……我没钱也没色的啊……”
  邵广义被押着到了一个偏僻的死胡同里。
  “自我介绍一下,我叫秦元。”
  “你就是猛虎寨的大当家?”邵广义惊叹道。
  “看来你认识我,那我也就不多说了,我来这里是帮助你拿下月辰镖局的。”
  “那……那你先放了我,我们再谈合作。”邵广义虽然不是什么足智多谋之辈,但是还不至于被秦元这么一句话就给忽悠倒。
  秦元摇了摇头:“现在我可不敢放你走,不过你愿不愿意听听我的话?”
  “你说。”邵广义怀疑自己现在如果拒绝的话就会惨死。
  “如果不出意外,月辰镖局最后会落到你哥手上,无论你表现得有多好。”
  “凭什么?”邵广义一下子不服气了。
  “因为你哥是你爹结拜兄弟的儿子,你爹一直对他的结拜兄弟怀有愧疚之情,而这份情转移到了你哥的身上。”
  “怎么可能?”邵广义被秦元说的话给惊呆了。
  秦元笑了笑,他当时刚刚看到邵广义两兄弟和邵鑫结拜兄弟的名字时还吐槽了一下,紧接着查下去,没想到居然真的有猫腻。
  邵鑫的结拜兄弟因为保护邵鑫而死!
  邵鑫收养了年幼的邵广才并将其视若己出。
  “怎么不可能?这种事情你可以查,星坛强大的情报系统会告诉你这一切。”
  “哼,那又怎样,我和我哥的关系好得很!”
  秦元撇撇嘴:“拜托~你这话能骗得了谁啊?这话说出来你自己都不会相信的吧,你和你哥的关系势如水火,因为每当你和你哥出现争端时你爹都会偏向你哥,弄得你逆反心理发作,和你哥哥的关系也是每况愈下。”
  “那再怎么说我们也是两兄弟!”邵广义似乎是在安慰自己,又似乎是在欺骗秦元。
  “是是是,你们是两兄弟没错,且不论你有没有拿他当兄弟,我问你,你哥有把你当兄弟吗?”
  “……”邵广义沉默了,在他看来他哥哥自然没把他当兄弟看。
  “如果我和你说……你哥一直想要弄死你爹和你呢?”
  秦元的话犹如石破天惊,直击邵广义的内心。
  “不可能!!!”邵广义直接否认道,他虽然不喜欢他的哥哥,但是内心深处还是把他哥当做兄弟看的,他可不相信他兄弟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不可能?”秦元露出了一丝讥讽的笑容,“你知道他爹怎么死的吗?”
  “怎么死的?”邵广义顺着秦元的话问道。
  “为了保护你父亲而死的!”
  “而你哥……知道这件事情……”
  “这……这不可能!”
  “不可能?有什么不可能的?这些事情你大可以自己找星坛的人问,到时候就知道我说的对不对了。”
  邵广义摇摇晃晃毫无形象地坐到了地上,随后露出一丝艰难的笑容:“你是说,我哥想要杀死我爹?”
  秦元点点头。
  “那你来找我,是为了什么?”
  “帮你消除家庭隐患,帮你父亲活命。”
  “你有这么好心?”邵广义脸上出现了嘲讽的笑容,似乎在嘲笑秦元是一个傻子。
  “我当然没有这么好心,不过代价就是你必须答应我让月辰镖局不对我们猛虎联盟出手!”
  “我没这个能力。”邵广义摆摆手,月辰镖局里他虽然说得上话,但是决定权还是掌握在邵鑫手里。
  秦元蹲了下来,看着邵广义说道:“如果你哥死了,你就是月辰镖局唯一的继承人,你做得到的!”
  “我做得到?”邵广义冷笑道,“我做得到我也不会帮你的,我哥哥我会自己弄死,不劳你费心。”
  “你哥要是死了,必然会找星坛的人全力找出凶手,被你爹知道是你干的,你想想你会被怎么样吧。”
  “大不了一死,反正能保住我爹的命,也无所谓了。”邵广义不屑道,“你还真以为我是什么贪生怕死之辈?”
  秦元似乎是被噎住了,一时之间没话说了。
  “怎么?忽悠不住我了?现在你是想杀人灭口还是想放我离开?”邵广义嘲讽的笑容更加灿烂,心里对于秦元的不屑也愈发旺盛。
  什么秦大当家,不过如此。
  “你是说,你要拒绝合作了?”
  “和你合作,你配吗?”邵广义站了起来,摇摇晃晃向外走去,“我告诉你,我哥我会自己弄死,而你和你的猛虎寨,也迟早会毁在我的手下!”
  秦元目送邵广义离去的背影和越来越遥远的声音露出了阴恻恻的笑容。
  一切……都和自己想象的一样顺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