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我带着荣耀穿越啦 > 第三十章 莫名其妙中枪的秦元

第三十章 莫名其妙中枪的秦元


  “行呀,没问题,反正我也玩腻了,正考虑着什么时候杀了他呢。”猛虎寨中,听到秦元提出要曹青虎顶罪的要求,陈黑直接答应了下来。
  秦元倒是有一些惊讶:“我还以为你会思考思考最后拒绝呢。”
  陈黑摇摇头没说什么,他心里很清楚,在那么久的折磨里,他早就没有继续折磨曹青虎的兴趣了,所知道的刑罚都已经试过了,现在的曹青虎出的气比进的气多,也就是在奄奄一息地拖着了。
  “走吧,我带你去看看曹青虎。”
  “行。”
  两个人七拐八拐地走进了陈黑房间底下的一个密室。
  “啧啧啧,我是真的没有想到你居然还有密室这个东西。”秦元咋舌叹道。
  密室是完全黑暗的,直到陈黑点亮了一根蜡烛秦元才借着微弱的烛光看清了曹青虎。
  整个人尚算完整,尚且能看出来这还是一个人,只是身上身上没有穿任何衣服,全是血迹,全身都被鲜血染红,不过即便如此他还活着。
  而看到两人,曹青虎眼里闪过的并非怨恨,而是畏惧。
  完完全全的畏惧,没有任何一丝其他的情绪。
  “你可真厉害。”秦元没有兴趣知道陈黑对曹青虎进行了怎样的折磨。
  陈黑耸耸肩道:“如果你也对一个人有着长达十几年的恨意的话,我想你会做得比我更狠。”
  “如果我是你,我会在第一时间杀了他,因为我坚信一个人只要还活着,就一定有翻盘的可能性。”
  陈黑没有回答,在他看来他和秦元的价值观有些不同,没有必要硬讲:“是让人带过去还是你亲自带走?”
  “我会亲自带过去的。”
  陈黑没有说话,只是把曹青虎身上的锁链通通解开,手链脚链却没有打开。
  “走了。”
  秦元把曹青虎带走交给了方寸,亲自押送只是为了安全起见防止出现意外情况而已,简单地与方寸客套一番之后就离去了。
  曹青虎也算是曾经在三府交界之地搅动风云的人物,最后落得这个下场,也实在令人唏嘘,要想不像曹青虎一样,就一定要让自己变得强大起来!
  两天后,仓陈府。
  黄家家主黄云波亲自站在门口迎接着每一位来到的客人,黄云波穿着一件大红色的上衣,整个人胖胖的,一副富贵中年的样子。
  秦元穿着天蓝色的上衣,腰间系着一根淡紫色的腰带,少年模样十足,整个人看上去十分年轻,本来也只有十九岁的年纪秦元看上去根本不像一个盗匪头子,反而像一个无忧无虑的富贵公子。
  黄云波看到秦元,热情地迎了上来:“哎呀这不是秦大当家吗,请进请进,没想到秦大当家居然真的会来,真的是让我们黄家蓬荜生辉啊。”
  秦元本来和黄家没什么联系,只是因为黄家的商队经常走过秦元的路,因此也就熟了起来,黄家很会来事,曾经还专门派人上过猛虎寨送礼,只不过当时秦元在闭关,没有机会见面,照理说应该认不出秦元来,因此黄云波能够认出自己让秦元很意外。
  “黄家主客气了。”秦元微微一笑,笑得十分腼腆,让人怀疑他是否真的是一个强盗头子。
  “秦大当家请随我来。”旁边一个小厮恭敬地对着秦元说道,引秦元入座。
  秦元点点头,对着小厮笑了一下。
  黄家不是什么大家族,而是一个小家族整个家族也就一个先天境界,而且是一个垂老的先天武者,据说实力非常一般,在先天之中是垫底的存在。
  不过秦元也没有闹事的打算,只想安安静静地参加完这次寿宴。
  落座后,周围的人都看了秦元一眼,随后继续交谈着自己的话题。
  大多数人不认识秦元,只是奇怪哪一家居然只派了这么一个小年轻来。
  “请问兄台是哪家的公子,方便认识认识吗?”这时候坐在秦元左边的一人好像和左边的人交谈完了,于是望向秦元问道。
  秦元露出了和煦的笑容:“在下秦元,不是什么公子。”
  “秦元?”那人露出了思索的神色,“好像有点耳熟。”
  秦元嘴角含笑,他几乎可以确认这个人听过自己的名字了。
  “你是猛虎寨的大当家!”
  “正是在下。”秦元文绉绉地说道。
  这个时候,周围能听见那人声音的人都看向了秦元,黄家请的有很多都是生意上的合作伙伴,大多都是听闻过秦元的大名的。
  一时之间秦元旁边热闹了起来。
  “原来是秦大当家久仰久仰。”
  “在下苏家苏臣,没想到秦大当家竟是如此青年才俊……”
  “……”
  一个个人开始和秦元热闹地客套了起来。
  而正当众人吹捧秦元时,一个酸溜溜的声音响了起来。
  “切,不就是一个强盗头子嘛,至于么?”
  声音很小,秦元也不是听得特别清楚,只是隐隐地听到了“强盗”二字和那不屑的语气。
  但是找到声源对于秦元来说并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秦元脸色一下子冷了下来,看向了声源。
  那是一个十分漂亮的少女,看上要比秦元大上一两岁,不过脸可比秦元值钱多了。
  “你说什么?”
  “我……我没说什么。”看着秦元冰冷的眸子,那人的语气一下子就软了下来,她也是知道秦元的,虽然不到先天,但是威慑力却比一般的先天要大得多。
  月辰镖局的惨状和方寸的关照都告诉了他们秦元不是什么好惹的人。
  秦元不再理会他,他还不至于因为这种小事而斤斤计较,但是就在他转头重新打算和人聊一聊的时候又听到了小声的嘟囔。
  “一个垃圾强盗头子,拽什么拽嘛。”好听的声音再度响起。
  可能是因为情绪原因,声音稍稍比之前大了一点点,至少秦元是听清楚了整句话。
  “小姑娘……没有人跟你说过说人坏话要在人背后说的吗?”秦元死死地盯着少女,眸子里露出不善。
  少女害怕地站了起来后退两步。
  随后好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挺胸道:“我又没有说错,你本来就是一个强盗头子而已。”
  秦元露出了一个玩味的笑容:“让你家大人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