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我带着荣耀穿越啦 > 第三十四章 又臭又长的武举

第三十四章 又臭又长的武举


  秦元离开了大晋,在离开大晋之后秦元直接奔向大魏,他要参加大魏的武举,只有参加大魏的武举才有可能得到一个强大势力——大魏朝廷的庇护。
  大魏,谷玉府。
  呼吸着新鲜的空气,秦元来到了素有“仙神翠灵”美誉的谷玉府,这里风景迷人,一直都是大魏最著名的景区,还曾有多位文人墨客留诗赋于此地。
  不去明州府,因为那里是孔氏的地盘;不去都城,因为那里太过遥远而且高手太多。
  唯有谷玉府,接壤大晋,风景迷人,当然最关键的是——武举报名快结束了。
  如果去别的地方可能就真的赶不上武举报名了嘤嘤嘤。
  完成了报名,秦元就选了一间客栈落脚。
  武举一共分为两大关,兵策和武艺。
  作为曾经的中原第一大国,大魏的武举可谓是又臭又长。
  兵策分为三试,第一试默写兵书,第二试兵书释义,第三试策略,也就是简答题。
  武艺也分为三试,第一试考的是十八般兵器和弓马术,第二试考的是排兵布阵和安营扎寨,第三试考的是打斗比试。
  总共六个关卡,都让秦元头疼不已,虽然他悟性高超而且记忆力也远超常人,但是默写兵书这件事情……
  还是令他头疼无比。
  这个世界流传下来的兵书很多,但是大魏要考的总共有七卷,是一名在远古时期有“兵圣”美誉的顶尖高手编纂并在后世由大魏众多名帅大将补充修订而成地《武经七卷》。
  本来他以为死记硬背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强行记忆也能保证弄个不错的成绩,可是他忽略了一个事情——他不识字。
  是的,不识字。
  来到这个世界上,因为语言交流没有任何的问题让他误以为这个世界的文字和前世的文字也一样。
  可是他错了,错得很离谱。
  他甚至有再等三年,参加三年后武举的想法。
  可是如果能等到三年后,他又为什么要参加武举呢?
  还不是为了寻求大魏的庇护?
  于是秦元只能花钱在某私塾里跟着教书先生读书识字。
  这一年,他好像会想起了他放荡不羁的青春,被老师指名道姓罚站门外的日子。
  “天啦噜,都让我穿越了,为什么不让我识字啊啊啊!”
  是日天晴,距武举第一试尚有三十日,秦元一字不识。
  “秦元!”
  “哎哎,先生您说。”秦元瞬间站了起来,嘴里嘟囔了一句,“这该死的条件反射。”
  教书先生穿着灰蓝色长袍,蓄着一撮小胡子,头发已经白了,看上却也有六十多岁了,每次看到他,秦元都能想起大学里给自己挂科的教授。
  “我问你,我刚刚讲了什么。”
  “您刚刚讲了……呃……”
  “我刚刚讲课你为何不听?”先生拿起桌旁的戒尺,向秦元走来。
  秦元虽然未曾经历过一样的场景,但是看到那戒尺,隐隐猜出了先生想要做些什么:“先生,有话好好说,不要动手动脚的,我我我我告诉你,君子动口不动手啊。”
  “君子动口不动手?”先生哂笑道,“那你倒说说,君子为何动口不动手呀?”
  “呃……因为……因为……君……君子之道,智勇皆备,恃强凌弱,是为不勇……”
  “放屁!”先生怒道,“把手给我伸出来。”
  “这……不好吧。”秦元犹犹豫豫。
  “君子之道,智勇皆备?”先生好似在反问,“不知强说,是为不智,有错而祸不及,是为不勇,不智不勇者,夸夸其谈君子之道,是为大愚!”
  秦元:???
  我是谁,我在哪,他在说什么?
  他确认他听不懂先生在说些什么。
  “等等等等……是这样的先生,我有话跟你讲,下课了我再和你讲行不?”
  先生上上下下打量了一下秦元,粗声粗气地“嗯”了一声。
  秦元这才坐下,长出了一口气,还好没有被打,否则脸就丢大了,他长这么大还没被打过手心呢。
  下课之后,先生主动来到了秦元面前:“说吧,有什么话要和我讲?”
  “我不学那些经义只想认字行不?”
  “你不识字?”
  秦元清清楚楚地感受到一道鄙夷的目光看向自己,但是没有办法,不识字的秦元只能红着脸点点头。
  前世怎么说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也是硕士一名,到现在居然变成了一个不识字的文盲。
  真是造孽啊。
  “嗯……”
  “那行没问题,以后下课了我单独教你也不是什么大问题,不过我好奇一点,你都这么一把年纪了,为什么要学识字啊?”
  这么一把年纪了……
  一把年纪了……
  沃日劳资TMD这具身体十九,前世也才二十七岁好吗?
  怎么就一把年纪了???
  “因为学生想参加一月后的武举。”
  先生:???
  “你……再说一遍?”
  “呃……学生想参加一月后的武举。”
  “你现在字都不认识?”
  “嗯。”
  “书看过没?”
  “看不懂。”
  “字也是不会写的喽。”
  “嗯。”
  “那你……”
  秦元看出了先生爆粗口的欲望,连忙说道:“没事的先生,您只要教我识字就好了,就算最后我没有通过武举,我也不会怪你的。”
  “你叫什么名字?”
  “秦元。”
  “哦,秦元啊,先生和你说,若是你天资聪颖,再有我教授知识,三年之后莫说武举,就连文举你或许都能得到一个不错的成绩,可是现在还有一个月的时间你却连一个字都不认识……”先生耐心规劝道。
  “没事的先生,我天资很聪颖的。”
  你他娘的要点脸行不行?
  先生强忍着爆粗口的冲动:“好吧,既然你已经决定了,那我可以单独教你识字,不过先生也是要吃饭的人,所以……”
  “我懂,报酬一定会让先生满意的。”
  “不不不,你也不需要给我太多的报酬,毕竟这也不是什么太困难的事情,你只需要付我原本要付的钱双份就可以了。”
  “好的先生!”
  “唉,希望你能通过武举吧。”先生叹了一口气,他是真的不看好秦元,不是他对秦元的资质抱有怀疑,而是时间实在是太短了啊。
  “没问题的先生,我肯定能通过武举的。”秦元想的很简单,只要最后能通过武举,不管最后结果如何,至少在短时期内孔氏是不敢动手的。
  怎么,我们朝廷刚刚招了个人你就给弄死了,不给面子咋地?
  而这段时间短则一个月,长则数月,秦元如果在这段时间能够坐稳位置并且尽快进入到上面的视线中,自己的安全就有了一份新的保障。
  这就是秦元的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