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我带着荣耀穿越啦 > 第四十五章 那一次的招安

第四十五章 那一次的招安


  “这样,简单点开个价吧。”秦元简单粗暴的话不仅让严吉成大吃一惊,同样也吓了一旁的甄志业一跳。
  “大人……”严吉成赔着笑,他不想得罪秦元,面对秦元这样的朝廷命官真要对上他也不惧,可是只要不傻,就不会选择和秦元对上。
  因为这毕竟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
  不喜欢麻烦,是人的天性。
  “怎么?”
  “我们这些盗匪,平时都自由散漫惯了……”
  “好,第一个要求,自由,我同意了。”秦元挥手,打断了严吉成的话,静静地看着他。
  一旁的甄志业都看呆了,居然还有这种谈判方法?
  严吉成同样是被噎了一下,其实这是他用来拒绝的话,但是……
  好像被秦元理解成了谈条件?
  见到严吉成沉默,秦元也不着急,就微笑看着严吉成。
  而这个时候严吉成身后已经起了骚动,很多盗匪并非就喜欢这样刀口舔血的日子,有时候是真的无奈混不下去了只能落草为寇。
  “第二点你们不说我也能想到,无非就是利益,你们黑水寨多少利益,跟我混,没有两倍利益找我,我补足。”
  此话一出,骚动声更大,严吉成再度陷入了沉默。
  他其实也心动了,现在这条路并不好混,很多商队都不好劫,护镖之人实力都很强,他作为大当家手头上的利润也没有多少。
  两倍利润……
  他承认他心动了,他转身看向他的小弟们,发现都用希冀的目光看着他。
  继续沉默。
  “还有第三点要求吗?”秦元继续问道。
  严吉成依然在进行着思想斗争,没有开口。
  秦元打算继续扔出一根稻草。
  “做盗匪,名声不好听,而被招安会好一点,如果家人问起来工作,也能说得出口了。”
  严吉成伸出了手:“别说了,我同意,但是我还有要求。”
  “请讲。”秦元伸手示意严吉成提条件。
  不怕他提,就怕他不提。
  “您要善待我们,不能让我们做炮灰做一些送死的事情。”
  “可以。”
  “我就这一点要求,没了。”严吉成同意了,而在他说完这句话后,严吉成身后的盗匪们同时爆发出欢呼声。
  “之前都是你们提要求,那么我也有一个要求。”
  “请讲。”严吉成的心一下子提了起来,人最容易患得患失了。
  “我说过要给你们自由,你们平时可以为所欲为,想干什么都可以,但是一旦违反了律法,我也不会手软,而且当我召集做事时,你们也一定要听命,否则……”
  秦元话没有说完,但是其中的威胁之意换谁都听得出来。
  “怎么样,可以吗?”
  “可以。”这些都是比较合理的要求,既然决定了加入朝廷,那就要做一个遵纪守法的人。
  “既然如此那就跟我走把,甄志业带路带我去黑豹寨。”
  “啊……是。”甄志业忙不迭地地点点头,他还没有从刚刚黑水寨被秦元招安成功的震惊中出来。
  在黑豹寨中,秦元如法炮制,叫出来了黑豹寨的大当家叶南。
  黑豹寨的情况和黑水寨很像,都是大当家掌控全局,在秦元许以和黑水寨同样的条件之后,叶南也同意了秦元的要求。
  一路上,很多小型山寨也被秦元以同样的方式加入了朝廷。
  至于那些不愿意的……
  当然是灭了咯,有些连先天都没有的小山寨可怜地沦落为了黑豹寨和黑水寨加入朝廷的投名状。
  而下一站,就是居龙寨。
  而居龙寨情况比较复杂,也是一个比较强大的山寨,先天武者一共有三个,每一个都是能主事的存在。
  说服三个人的难度,大概要比说服一个人的难度要大一些。
  三个当家分别是冯洪喜、沈克文、黄未羊。
  根据甄志业的情报,三个人虽然都是先天,但是都是只有一个丹田的先天,实力并不强大。
  很快三个人带着一片黑压压的人出现在了秦元的面前,其中一个穿着蓝紫色皮袄的男子对着甄志业开口问道:“甄志业,你来我们居龙寨做什么?”
  秦元皱了皱眉头:“不是他要来的,是我要他来的。”
  “哦?”男子看了看秦元,“你是?”
  “慈城县新任总兵秦元。”
  “有何指教?”男子问道,话语之间还算客气,毕竟他也不想得罪一位总兵。
  “招安。”秦元直接开口,“我也不废话,直接提条件,你们要怎么样才愿意加入朝廷?”
  男子冷笑一声:“抱歉秦大人,我们不愿意加入朝廷。”
  “不愿意么?”秦元再次问了一遍。
  “对,还请秦大人回去吧。”男子直接让秦元打道回府。
  “连条件都不愿意听一听?”
  “不愿意。”男子生怕秦元讲些什么,让手下人心动,“如果秦大人还不愿意打道回府,那就休怪在下出手了。”
  “你敢对我动手?”秦元似笑非笑地看着男子。
  “有何不敢?”男子不屑道,居龙寨三个先天,可以说是慈城县附近最强大的山寨了,手下人也多,就算是和整个慈城县的军队对抗也只是惜败而已。
  在他看来真正不敢动手的是秦元。
  “可是你敢对我们动手背上击杀朝廷命官的罪名,你的兄弟们也敢吗?”
  “还是说……击杀朝廷命官的责任你一个人背得起?”秦元也是带着不屑的语气,他最大的依仗就是朝廷命官的身份。
  秦元说完,居龙寨的盗匪们都开始起了骚动,秦元这话虽然在男子看来就是放屁,但是在那些没什么见识的盗匪眼中却是威慑力十足。
  “我只问你们一句,盗匪的身份好还是官方的身份好,刀口舔血的日子好还是一份稳定的日子好,家里人问起来你是回答盗匪好还是回答士兵好!”
  句句诛心!
  凡事有利必有弊,也许做盗匪很爽,不用顾忌律法可以强抢别人的东西,有时候运气好抢到了好东西就发财了,但是他们同样有着巨大顾虑。
  也许明天劫道时就死了,当家里人问起来的时候只能支支吾吾地搪塞过去,也许一辈子都找不到老婆,无法像正常人一样娶妻生子,老大们发火有时候自己也会受罪……
  “秦元,你这是在找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