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我带着荣耀穿越啦 > 第五十四章 爽!真爽!

第五十四章 爽!真爽!


  如果条件允许,秦元一般习惯有仇当场报。
  可惜条件不允许,大约过了半个小时后,秦元才把新军拉到了连家门口。
  “连家意图谋杀本县总兵,现满门抄斩,即刻执行!”
  其实秦元这么做是很不合规矩的。
  首先,就算连家意图谋杀总兵,那审判者和行刑者也不应当是总兵,而应该是知县,总兵是没有这个权力的。
  其次,非特殊情况未经报备按大魏律法总兵是不得调动军队的,秦元根本没有按流程来办事。
  无论从哪一点来说秦元的做法都是不合规矩的。
  但是秦元就是这么做了,因为只要刘公公没有阻止那就代表着魏慈一定是默许的。
  有魏慈在背后做靠山,他根本不惧岳起拿这一点来向自己开炮。
  站在连家门口,秦元负手而已淡漠地看着连家老弱妇孺地惨叫。
  他知道这些老弱妇孺是无辜的,但他也知道很多时候这些老弱妇孺内心的仇恨可能在未来的某一天给自己灾祸。
  灭门,一是为了树立自己的威信,二是为了绝后患。
  两者同样重要。
  而叶南站立在一旁也惊讶于秦元的心狠手辣。
  叶南不是没有见过秦元做这种事情,上一次是秦元对那些不服从的盗匪们,不服从就会死亡。
  可是盗匪和普通人是有区别的,区别就在于就连叶南这种盗匪头子都承认那些被灭的盗匪都不是什么好东西,就算是被杀了也是罪有应得。
  可是连家的那些老弱妇孺……
  都是无辜。
  有的人可能才刚刚睁开眼睛没多久就再一次转世轮回,有的人可能刚刚娶妻生子新婚燕尔就死亡……
  他们很多人也许都没有体会过人生的美好就惨死了。
  不过叶南自己也是一个心狠手辣的人,倒不会产生什么同情的心,只是感到惊讶而已,同时刷新了一下内心对秦元的评价。
  是个狼灭!
  而不出秦元意料之外的是岳起也很快赶了过来,毕竟一个知县要是过了那么久这么大的动静都不知道他也就白当这个知县了。
  毕竟在慈城县经营多年的是岳起而不是秦元,秦元还没有能力把岳起变成一个瞎子或是聋子。
  岳起怒气冲冲地走到了秦元跟前,身后也是跟着一堆人,只不过人数和秦元相比有着很大的差距。
  “秦元你在做什么?还不快让你的人停下!”
  “我在灭门啊……至于要让我手下的人停下,岳大人您身后这点人,怕是不够吧。”秦元并没有让自己手下停手的打算。
  岳起眼睛眯成了一条线:“你是执意要和我作对了?”
  “不不不,只是连家的人想杀我,我只是出于自我安全考虑的正当防卫而已并没有其他意思。”
  “即便他们想要杀你,也应当交我来审判,来执法,而不应该由你来做这件事情,这些在我们大魏律法上都有写,你该不会不知道吧。”
  秦元耸耸肩:“巧了,不知道。”
  岳起差点没被气到,咬牙切齿地说道:“那你现在知道了?你最好快点停下,不然……”
  “不然怎样?去找你的主子来对付我?”
  “你可别胡说八道!”岳起愤怒地一抬手,手指指着秦元。
  秦元嘴角喊着讥诮,嘲讽地说道:“敢做又怕人知道?你这个知县也真的是怂成狗了。”
  岳起脸色铁青,正想要说些什么却听见秦元那令人讨厌的声音再度传来。
  “不过知县大人您放心,我这边很快就弄完了,要不要我去弄几个替罪羊给你向百姓交代?”
  “你TM都捅出这样的篓子了谁不知道是你干的?”岳起简直就是要被秦元气死了。
  替罪羊?
  那是平民们不了解真相时用的,现在谁不知道秦元灭了连家满门?
  “我可以让那些知道是我干的人闭嘴啊。”秦元无所谓地说道。
  “怎么做?”岳起也是好奇起来,这种事情在自己辖区发生绝对是政绩污点啊,如果能把这污点消除。
  “把那些知道的人杀死,就没有人知道了。”
  岳起:……
  你TM是智障吗?你怎么活到现在的?你是怎么考上武状元的?你是怎么当上总兵的???
  他也真是石乐志居然会问怎么做。
  秦元看岳起一副吃了屎的表情也是笑了起来,而这个时候秦元的手下也完成了灭门的工作。
  “不错,完成的很好,叶南你把他们带回去吧,我在这边还有点事。”
  “站住!”岳起暴喝一声,直接让新军停下了脚步。
  秦元向前一步把自己的脸与岳起的脸贴得很近,面目狰狞地盯着岳起:“是谁……允许你这个样子和我的手下说话的!”
  “秦元你放肆!”岳起连忙退后了几步,随后又觉得这样子好像是自己被吓退了一样感觉十分丢脸,于是愤怒地吼道。
  “叶南带人走,敢拦的人……必死!”
  秦元目露凶光,扫过岳起身后的一干人等,而每个触及到秦元目光的人都低下了头不敢与秦元对视。
  当秦元最后扫视到岳起的时候秦元露出了一抹冷笑。
  “也包括你……岳起!”
  “你当真是无法无天!”岳起觉得自己以往在慈城县积攒下来的威望全部都在今日一日之内烟消云散了,而自己在孔氏面前的评价也会降低。
  秦元连正眼都没有瞧一下岳起,而是看向了叶南:“怎么?还不走?”
  叶南一下子反应了过来,带着人直接走,这一次岳起也没有敢喊出拦住的话,而他身后的手下也都装作瞎了一样没看见。
  “岳大人还有什么事情吗?没有的话我就先走了,毕竟总兵府也不是什么事情都没有,还是很忙的。”
  “你得给我一个说法。”
  秦元嗤笑一声,直接扭身就走,手伸到空中挥了挥:“没有别的事情我先走了。”
  而岳起站在秦元身后喉结动了动却没有说什么。
  他有点害怕了。
  秦元无法无天而又疯狂的言行让他害怕了。
  前任总兵虽然强势,但是也算是客客气气,做事也比较符合正常人的逻辑。
  而这个秦元……
  你见过有谁一言不合灭人满门的?
  你见过有谁面对自己的同僚那么嚣张的?
  更何况自己还算秦元的半个上司,毕竟级别要高一点。
  可是这个秦元……
  行事宛若疯子手段却异常强大。
  他可清楚秦元初来乍到时陶飞白打算架空秦元的打算,毕竟这也有自己在背后推动。
  可是结果呢?
  没有几天陶飞白就死了,安乐康也死了,只留下一个怂成狗的甄志业。
  再然后秦元虽然留下了一个甄志业,但是手下的军队还是对他不服气,他虽然强势但是和以往总兵比起来缺了军队。
  没了兵的总兵?
  那不是个笑话嘛。
  可是然后呢?
  这小子直接把那些强盗给收入麾下,还和城卫军干了一架直接打服了那些军队。
  岳起只能吐槽那群士兵他没有骨气了,还没对他们出手呢就怂了。
  两位副总兵的仇就不报了???
  可是事实告诉他:是的,不报了。
  更令其无奈的是今天自己亲自和秦元对上,他怀疑自己要是表现得稍微强硬一点秦元就会杀死自己,自己带来的那帮人也救不了自己。
  他怕死,所以怂了。
  可是然后呢?
  自己要这么一直怂下去吗?
  岳起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家里的,脑子里都乱糟糟的。
  而秦元则是一身轻松地回到了总兵府。
  灭了连家抢了玲血珠落了岳起面子还打了孔氏的脸。
  爽,真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