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我带着荣耀穿越啦 > 第五十九章 连灭三家

第五十九章 连灭三家


  翌日,秦元带着他的新军再度出征了。
  第一个目标,苏家。
  十九个没有来的商业家族之一。
  其实秦元新军的口碑很差。
  从这支军队成立以来,从没有做过任何对百姓有益的事,也没有做过抵御外敌的事,一直做的就是在窝里横,而且一次又一次地破坏规矩。
  但是秦元表示没有什么所谓,反正那些指责秦元的人都是一些心里发酸的家伙。
  “秦元,特来拜访苏家。”走到苏家门口,秦元朗声道。
  “这就是我们秦总兵的做客之道?带着一大批军队来拜访?”苏家家主脸色不善地从苏家内院走了出来,脸色不善地看着秦元。
  “你们苏家也配和我谈待客之道?昨晚为何不来赴宴?不赴宴也就罢了,也许你们苏家早有安排,可为何连不来的通知都没有?”秦元好整以暇地看着苏家家主。
  苏家家主脸上露出了一丝不屑:“秦元,给你几分面子叫你秦大人,叫你秦总兵,可是你也未免太把自己当回事了吧,还真以为我们叫你大人你就可以摆谱了?”
  “那依苏家主之见,难道有孔氏在背后支撑就能够摆谱?”秦元也是十分不屑,如果背后没什么靠山,就算昨天晚上苏家不来,也绝对不敢连个不来的通知都没有。
  如果没有靠山,更不敢今天大军上门来还一副嚣张无比的样子。
  很显而易见的是苏家背后的靠山就是孔氏。
  苏家家主冷哼一声没有反驳:“我劝秦大人还是速速退去,不然休怪在下不客气了。”
  秦元对苏家家主的话嗤之以鼻,一挥手,新军直接踏入苏家门前。
  苏家,慈城县一商业家族,实力弱小,无先天。
  秦元想要对付苏家,堪称易如反掌,他只是负手而立看着苏家遭到新军铁蹄的屠杀。
  苏家家主更是毫无还手之力地被秦元手下某一无名小卒击杀。
  无论是高端战力还是人数都不占优的苏家很快就成为了尸山血海。
  “下一家。”
  一连屠杀了三个家族,秦元才鸣金收兵,而岳起再度来到了秦元的总兵府。
  “秦元!你到底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
  “我当然知道啊,我在清理我们慈城县的不稳定因素,为我们慈城县,为我们大魏的发展奠定基石!”秦元大义凛然地说道。
  岳起根本不相信秦元的大话连篇:“秦元,如果你执意如此,那我就只能上报知府大人了!”
  秦元耸耸肩无所谓地说道:“我所做的一切,都是经过当今圣上授意的,不信你问问刘公公,他能向你证明这一切。”
  “你!”
  “我倒要问问岳大人,你一而再再而三地破坏我整顿慈城县,意欲何为?”
  “我破坏你整顿慈城县?”岳起怒极反笑,“我倒要问问,如今的慈城县到底哪里需要整顿了?而你又整顿了些什么?”
  “我整顿了些什么?岳大人你自己去打听打听,我在灭那苏家的时候说那苏家背后的靠山是孔氏的时候,苏家家主可没有反驳,但事实上,苏家背后的靠山不应该是朝廷吗?没有我们大魏,何来苏家?”
  秦元顿了顿继续说道:“而那苏家仗着背后有孔氏,连我这个总兵都不放在眼里,难道这不是对我,对朝廷的不敬吗?他苏家一个连先天高手的没有的家族仗着孔氏敢对我不敬,那一个有先天的家族仗着背后有孔氏是不是可以对圣上不敬?”
  “我整顿了什么?我整顿的是慈城县的秩序,整顿的是大魏朝廷的颜面,整顿的是当今圣上的煌煌圣威!我倒要问问你,你岳起阻碍我整顿慈城县到底所图为何!”秦元怒而大吼,涨红了脸吓得岳起都不自觉地后退了几步。
  岳起意识到自己的丢人表现,上前一步问道:“那你也至少要过问过问我的意见吧,你口口声声说着要整顿慈城县的秩序,可是自己却一而再再而三地破坏规矩,要知道我们大魏律法审判流程可不是这样的!”
  秦元点点头:“的确,大魏律法的审判流程不是这个样子的,但是我要问问你,到底是流程重要,还是我们大魏的安定重要?到底是流程重要,还是我们大魏的颜面重要?到底是流程重要,还是我们圣上地颜面重要!”
  “你这是在强词夺理!”岳起大怒,“苏家不灭大魏难道就会不安定,陷入混乱之中吗?”
  秦元嗤笑一声:“岳大人你这可就愚昧了,很多时候一些细小的不安定因素就会造成很大的后果,的确一个苏家破坏不了我大魏的安定,甚至于十个,百个苏家想要破坏我大魏安定都是痴心妄想,可若是千个苏家,万个苏家呢?须要知道千里之堤毁于蚁穴啊。”
  说到最后,秦元摇摇头,一副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模样。
  岳起简直就是要被秦元给气死了,脸色也是铁青无比,可是一想到自己不是秦元的对手而且这里也是秦元的地盘,也只能恨恨地说了一句:“你会遭报应的。”
  说完,一甩袖子就走人了。
  秦元看着岳起愤怒离开的背影嗤笑一声。
  报应?
  凭岳起还是凭孔氏?
  而连灭三个家族之后,秦元派人向剩下的二十二个商业家族发了请帖,同时命人再度做了一大桌子的菜。
  就和昨天一样,菜很丰富,秦元自己都差点忍不住先动筷。
  在秦元的耐心等待中,一个又一个的家主带着人来赴宴,一碗又一碗的菜也端了上来。
  秦元一个接一个地过去敬酒,好似根本不在意昨日没来的家族对自己的冒犯。
  一轮酒水过后,秦元停下了筷子站了起来,家主们也很配合地放下了筷子看着秦元,他们都看得出来秦元要发话了。
  果然,秦元满意地点点头开口道:“很高兴诸位能来赴宴,小子秦元何德何能能与诸位喝酒尽欢?”
  “秦大人客气了。”
  “能与秦大人喝酒是我们的荣幸。”
  “……”
  “……”
  所有人都在私下里偷偷腹诽秦元这虚伪到极点的话语,但是又不得不在嘴上恭维着秦元。
  秦元哈哈一下,双手向下虚压:“好了好了,各位的意思我已经知道了,今天我请诸位过来,是由要事想和各位商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