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我带着荣耀穿越啦 > 第七十九章 帝师夏侠

第七十九章 帝师夏侠


  大魏,上京府,皇宫。
  魏慈脸上没什么表情,但是眼角深处,却有怎么都忍不住的笑意,仿佛下一秒就会随时笑出来一样。
  五个内阁大学士站在魏慈面前,这样的魏慈可不多见,平时的魏慈不仅表面上面无表情,心里要么也是面无表情的,要么就是愤怒的。
  毕竟大魏值得高兴的事情不多。
  “你们觉得,秦元这一招怎么样啊?”
  “依臣之见,秦元此招太过冒险,容易激怒孔家。”一徐姓大学士回答道,这也是曾经秦元试卷面圣时认为秦元试卷“大话连篇”的那个大学士。
  “徐爱卿觉得不好?”魏慈皱眉问道。
  “并非不好,这一招确实超乎了臣的意料,想来也肯定超出了孔家的意料,但是孔家毕竟有着大量武林高手,这招太狠,若是逼急了极有可能会做出一些刺杀秦总兵的事情。”徐大学士不赞成秦元如此激进的做法。
  就像当初他不认同秦元的长篇大论一样。
  “陌大学士,你觉着呢?”魏慈又看向了陌大学士,他想看看与秦元有隙的陌家到底是个什么态度。
  “很好。”陌大学士微微抬头答道,似乎秦元根本不是那个杀了他们家族陌如玉的那个人。
  “陈大学士,你觉着呢?”魏慈的视线在陌大学士身上停留了一会儿,好像想要从他的脸上看出些什么东西一样,随后发现实在看不出来什么东西之后又把视线转移到了另一个大学士身上。
  “我和徐大学士的观点一样,太过激进了,有可能会遭致孔家的非常规手段报复。”陈大学士说道,他其实并不赞成秦元的做法,冒险激进,极易导致朝廷和武林的关系迅速恶化,但是看魏慈如此高兴也就没有多说什么。
  “夏首辅,你觉得呢?”
  这一句话,让所有人都把目光投射到了夏首辅身上。
  夏首辅原名夏侠,本是一江湖游侠,后潜修苦读考取功名成为状元,最后一步一步爬上了内阁首辅的位置。
  “我认为这件事情他做的欠妥。”夏侠直言不讳道,“正如徐大学士和陈大学士说的一样,太激进了,太冒险了。”
  “当下我们大魏,需要的是稳定发展而不是冒险,在短时间内三国之间并不会爆发什么战争,而武林势力虽强,但只要我们不主动出手,他们也绝不会出手。”
  “像秦元那样做,虽然看上去是我们朝廷压了孔家一头,而且我们也的确有能力压孔家一头,但是除了激化矛盾之外,并没有任何实际意义。”夏侠直视魏慈,锐利的目光弄得魏慈很不舒服。
  “那夏首辅认为我们要让秦元停止这样的做法喽。”
  “没错,还有那厮上次试卷上的内容,要不是当时老臣不在京城,我一定拼死阻止陛下任命那厮做总兵,您看看那厮在慈城县当总兵的时候都干了些什么事情。”
  “灭门了不知道多少家族,杀了不知道多少朝廷命官和士兵,把盗匪招进麾下做士兵,还敢杀自己的上司,把整个慈城县变成他的一言堂,弄得乌烟瘴气的。如果那厮站在我面前,我倒要问问他,他到底是来做官的还是闹事的!”
  夏侠句句掷地有声,直视魏慈。
  魏慈叹了口气:“朕承认你说得对有些道理,但是我觉得秦元能够给武林势力发出一个讯号,一个我们朝廷不是好惹的讯号。”
  “没错,现在整个明州府武林势力都在流传着秦元的强势和我们朝廷的强势,甚至大魏别的地方的武林势力也有所耳闻,可是实际意义呢?”
  “我们为什么不低调一些发展,等到合适的,成熟的时机再出手搞定这些武林势力呢?”
  “陛下您难道觉得以我们现在的国力搞定了那些武林势力,我们还有其他的实力去对抗秦晋吗?”
  “秦晋才是大敌啊陛下!”夏侠苦口婆心地劝道。
  “那不如,夏爱卿与朕打个赌?”
  “算了,依陛下的吧。”夏侠见魏慈这个样子,心知完全劝不住这个大魏皇帝了,于是叹了口气摆摆手道。
  魏慈这才再度露出了笑容,随后又把目光看向了另外的一个人。
  大魏二皇子。
  这一次小范围的议事,他不仅召集了五位内阁大学士和夏侠这个内阁首辅,而且还召集了太子和二皇子。
  “老二,你和老三之间的事情朕不想多管,但是既然朕已经立了老三为太子,你的小动作就不要太多了,让羊山派的人安分一点。”魏慈看着二皇子道。
  “是。”二皇子心有不甘,他自然知道自己的很多小动作都瞒不过魏慈,但是要是让他什么都不做又有点不甘心。
  “老三,你觉得秦元怎么样?”魏慈敲打了一下二皇子之后又看向了太子。
  “未来必是股肱之臣。”太子给出了一个评价。
  魏慈点头:“既然如此,朕打算在全国都实行这样的手段。”
  “什么手段?”夏侠心头微微一颤,感到不妙地问道。
  “对一些一直与我们大魏做对的武林势力禁止入境,在大魏之外的,不让他进入我们大魏,在大魏之内的,让他乖乖在那一座城呆着,你们看如何?”
  “万万不可!”夏侠“扑通”一声跪下,连磕三个头,“万万不可啊陛下。”
  “这……”魏慈也慌了,连忙站了起来走到夏侠面前想要将其扶起。
  只是很可惜,作为大魏实力最强的几个人之一,夏侠只要想跪着,那魏慈是一定不能扶起他的。
  “你先起来,朕退一步。”魏慈无奈,夏侠的意见还是很重要的,而且他本人也是很尊重夏侠的。
  夏侠跪在地上颇显可怜地看着魏慈:“真的?”
  一个七十多岁年近八十的老头这样看着自己,魏慈感到一阵无奈。
  可是谁让夏侠曾经是太子太傅,现在是帝师,也就是他的老师呢?
  “真的真的,朕什么时候诓骗过你?”魏慈现在十分头疼,夏侠这一招百试百灵,任他平时如何,只要夏侠这样跪下了,他就感觉浑身不自在。
  夏侠从容地站起来,拍了拍衣服上的灰尘,这一招屡试不爽,他就喜欢用这一招。
  尊严?
  不好意思,不要脸真的是可以为所欲为的。
  “那朕就退一步,只在明州府范围内对孔氏实行,孔氏就只能乖乖呆在那一座小城池内,你看可以吗?”魏慈回到了座位上坐下之后看向夏侠。
  夏侠知道这一次是无论如何也是劝阻不下了,于是斟酌了一会儿说道:“臣没有意见,只是希望若是这一次效果不好或是失败的话,陛下就不要全国范围内实行了。”
  “那是自然。”魏慈哈哈一笑,“不过若是成功了,朕也免不了要在全国范围内实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