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我带着荣耀穿越啦 > 第八十章 是时候坑孔氏一把了

第八十章 是时候坑孔氏一把了


  慈城县,总兵府。
  “真的假的,陛下他居然要在整个明州府针对孔氏?如果效果好还要全国范围内实施?”秦元一脸惊愕地看着刘公公,不大相信自己听到的话。
  “你没有听错,这件事情,我也挺意外的。”刘公公神色略显复杂地看着秦元,其实他也不大认同秦元的方法,太过于激进了,但是不管方法本身,不管秦元的方法到底是好方法还是一个蠢办法。
  光看魏慈的态度就足以看出他对秦元的看重程度。
  如果不是魏慈看重秦元,那也不会使用秦元的方法了。
  如果这一次成功,那么可以预料的是秦元日后在大魏的日子将会过得顺风顺水。
  而整个明州府也是因为魏慈的这个举动而大为震动。
  魏慈这是什么意思?
  是想要对武林势力出手了?
  忍不住了?
  无数个疑问从各大武林势力的主事人心中冒出来,虽然目前因为魏慈针对的对象有限只有一个孔氏而导致并没有过多的武林势力跳出来。
  孔氏坐不住了。
  没过多久,秦元就收到了孔氏族人的邀约。
  只不过因为秦元的限制入境政策,身份地位稍高的人并没有直接来到慈城县。
  估计现在慈城县外和慈城县内的孔氏族人想要交流就只能通过书信方式了。
  “走,去入口。”秦元收到了邀约后带着刘公公一同前往慈城县入口。
  据说约见秦元的人是孔氏的某个长老,也算是个高层,不过实力好像只有神武境。
  在孔氏这种家族里,神武境虽然不算什么低端战力,但是也很难称得上是高端战力。
  不过秦元并不在意这个长老的实力,反正这个长老肯定是能说得上话的那种。
  慈城县入口依旧排着长长的队伍,而在队伍外面一个胡子很长的老头在队伍外面独自一人站立着。
  “三长老?”秦元试探着问了一句。
  “见过秦大人。”三长老十分敷衍地行了一礼,毕竟是孔圣后人,最基本的一些礼节还是有的,哪怕这个礼节是敷衍性的。
  “来吧来吧,跟我进慈城县,我们去酒楼找个包厢谈谈,当然,你请客。”秦元不客气地说道。
  三长老瞪了秦元一眼,但是秦元装作没看见。
  秦元带着三长老和刘公公走进了某家酒楼。
  “这个,这个,这个,还有这个,四个了啊……我再看看,嗯……”
  “秦大人,不至于点这么多吧。”三长老觉得很不习惯,这秦元分明是拿他做冤大头了啊。
  “别急嘛,不吃饱我们怎么有力气谈事情?”秦元继续看着菜单,“嗯,就这四样不要,其余的都来两份。”
  沃草草草。
  “秦大人,我很怀疑你有没有谈判的诚意!”三长老的脸色一下子阴沉了起来,如果说四个菜还在他的承受范围之内的话,那么这样的情况就完全是耍猴行为。
  “三长老难道没有做好大出血的准备吗?如果这样的话,那么我们的谈判也就此宣告结束。”秦元根本不怕三长老那阴沉下来的脸。
  这慈城县可是自己的地盘,自己身旁也有一个神武境,真要翻脸打起来秦元也有自信把这位神武境的强者留下来。
  三长老冷哼一声没有说话,看着杵在一旁的小二:“按他说的做。”
  “他付钱。”秦元怕小二搞不清楚情况,特意指了指三长老。
  小二点点头,一溜烟地溜走去厨房通知后厨了。
  “现在可以谈事情了吧,秦~大~人!”
  “急什么,还没上菜呢,怎么?要我饿着肚子和你谈判?到时候饿坏了我的身体怎么办?”秦元此刻为难着三长老,同时也在思考着该如何应对三长老。
  不然以他直来直去的性格,早就开始谈判了,怎么可能拖这么久。
  主要是他现在还没有想好该如何提条件做一些对自己有利的事情,
  三长老只好强忍着怒气等待着漫长的上菜过程。
  上菜之后,秦元看着菜迟迟不动筷。
  “秦大人,菜不合胃口吗?”
  “不,没想好从哪里下筷子。”
  其实是没想好怎么敲诈孔氏。
  “啪!”三长老一拍桌子站了起来,“你不要太过分了秦元,你这样迟迟拖着对你到底有什么好处?”
  “我要是拖着,我就不会来入口见你了。”秦元语气平静。
  三长老一时语塞,只好坐下。
  秦元吃了口菜点点头:“味道不错,三长老,你也吃。”
  “不必了。”三长老火气大得很,生硬地开口拒绝。
  秦元耸耸肩,自顾自地吃着。
  等了好久,秦元终于吃完了,看着桌上摆着的许多剩菜剩饭,秦元忍不住打了个饱嗝。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吃得太饱了。”秦元露出了不好意思的表情笑道。
  “那么现在,秦大人可以谈事情了吗?”
  “可以可以,三长老请讲。”
  “直接开条件吧,需要什么条件,才能让陛下收手?”
  “收手?收什么手?”秦元一脸疑惑。
  “秦大人,这个时候装傻充愣就没有意思了啊。”三长老似乎是警告。
  秦元叹了口气:“好吧好吧,三长老说的应该就是入境限制的事情吧。”
  “不错。”
  “老实说,那是陛下的决定,我没法干涉也不敢干涉啊。”秦元摊了摊手,表示的十分无奈。
  “的确,你没法干涉,但是我想你提出一些合理的建议陛下也不会完全无视的吧。”三长老对于秦元的装模作样十分不满。
  大家都是明白人,非要这样子说场面话做什么呢?
  秦元点点头:“那我也就把话说开了,我向陛下进言,我又能得到什么呢?”
  来了,终于来了。
  三长老等了这么久,此刻真的有一种见到曙光的感觉。
  “五百万。”三长老伸出了一只手掌说道。
  秦元嗤笑一声:“三长老如果这么没诚意的话那还是算了,虽然谈判总是来来回回的,但是也不带这么玩的吧。”
  “那你说,多少。”
  “五千万。”秦元直接将价格开到了十倍。
  “依我看没有诚意的是秦大人你吧,你也说了你没法干涉陛下的决定,就一些建议,值五千万吗?”
  “那好,五百万,我只给一个建议,如何?”秦元冷笑一声。
  “秦大人,我现在真的很怀疑你的诚意了。”三长老也是跟着冷笑一声。
  “三长老,您真的觉得我的建议只值五百万?”
  “一千万,怎么样?”三长老竖起了一根手指头,“整整一倍的价格。”
  秦元叹了口气,缓缓起身。
  “谈不拢,告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