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我带着荣耀穿越啦 > 第九十章 春风吹呀打脸呀

第九十章 春风吹呀打脸呀


  疼,真疼。
  秦元表示脸,真的好疼。
  前面刚刚说完以后可能回来的次数就少了,现在就被打脸了。
  就在刚刚,秦元被指派为了常驻慈城县的预备监察使。
  面容和善的监察使大人在说出这个决定之后还对秦元笑了笑。
  好像是在说“怎么样,我这个决定你喜欢吧”
  “那便多谢侯大人了。”
  侯大人全名叫做侯何孟,也是一位神武境高手,作为明州府的监察使,他在明州府几乎是说一不二的存在,就算是知府大人和行军大总管见了侯何孟也要客客气气的。
  毕竟先斩后奏的权力太过惊人,我斗不过你不敢斩你,我还不敢对付你家其他人不成?
  你敢惹我,我就弄你家其他人。
  祸不及家人?
  哈哈哈哈哈哈!
  因此侯何孟在明州府向来都是肆无忌惮,从来很少笑脸相迎过其他人,就算是知府和行军大总管,也只是稍稍客气一点而已。
  而对于秦元这个名义上的下属,他却笑脸相迎。
  没办法,这个把孔氏都弄得有些狼狈的前任慈城县总兵,现在的太子太傅实在不是他能够得罪的起的。
  监察使权力虽大,但是所有的权力都来自于皇帝陛下和自身的实力,如果被皇上难看掉,那么好日子估计也到头了。
  秦元无疑是现在皇帝面前的红人,得罪了秦元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就相当于得罪了皇帝陛下,没看到为了给他一点权力都新设了一个官职了嘛。
  “哦对了,你要是遇到有什么不服管教的直接出就好了,如果有什么你对付不了的可以来找我,我会替你出手的。”侯何孟搂住了秦元的肩膀笑着说道,显得异常的平易近人,非常的好相处。
  “那在下在这里便谢过侯大人了。”
  “不用叫什么侯大人,我年长你一些,叫侯大哥就好了。”侯何孟显然是想搭上秦元的关系,毕竟可以预见的是秦元的前路一定是光亮的。
  “侯大哥。”秦元也乐于见得攀上一个神武境高手的关系。
  两个人有说有笑地谈着,侯何孟乐道:“既然你都叫我大哥了,那大哥也不好意思不拿出些好东西,侯大哥府上有一坛灵酒,改天派人给你送过去,那味道,啧啧啧,喝了之后还能提升修为,不过你现在不能喝太多,否则容易醉。”
  “谢谢侯大哥,只不过小弟没有什么能够送给大哥的。”
  “诶,开什么玩笑,大哥怎么可能要你的东西?你也不用还礼,收着就好了,就当做大哥送给你的见面礼。”侯何孟根本不在乎秦元的还礼,他在乎的是秦元未来的价值。
  这算是他的未来投资。
  秦元笑着点点头:“那小弟就厚着脸皮收下了。”
  两个人笑着聊了一会儿之后就散了,毕竟侯何孟也不是没有其他的事情了,作为监察使他做事还是挺认真的,每天都会抽出一定的时间去明察暗访,保证大魏律法能够得到正确的实施。
  秦元回到了慈城县,到了县衙找到了叶敬。
  “秦大人?”
  看到秦元,叶敬也是很吃惊的。
  秦元点点头:“我现在是预备监察使,常驻慈城县,所以我想问问你,有没有什么便宜又舒适的房子?”
  叶敬一下子就读懂了秦元的意思,笑着说道:“我知道城北有有个废弃了一段时间的小庄园很不错。”
  秦元摆摆手:“不不不,庄园太大了,我喜欢稍微小一点的。”
  叶敬皱起了眉头,过了半晌才说道:“这我也不大清楚,不过我可以让人替你安排一下。”
  “好。”
  秦元一口应答了下来,他还真不是很喜欢太大的房子,打扫起来太麻烦,请佣人又会破坏私密感,他对于房子是有一定私密的需求的。
  “最好偏僻一点的。”
  叶敬虽然被秦元这个要求弄得有点摸不着头脑,不住在坊市旁边买东西多不方便啊,但他还是点点头:“还有什么要求吗?”
  “嗯……暂时没什么需求了。”秦元思索了一会儿说道。
  “好,那我尽快替您安排一下,对了大人,最近慈城县有一个家族特别不安分。”
  “哪个家族不安分?怎么个不安分法?”秦元好奇了,虽然他现在不在慈城县了,但是牛鬼蛇神也不至于跳得这么快吧,难道叶敬和甄志业就这么镇不住场子?
  “白家,最近开始大肆招收家丁了。”
  大肆招收家丁?
  家丁这东西,对于由的家族来说就是普普通通的仆人,但是对于有的家族来说,就是换了个名字的私兵。
  大肆招收家丁这件事情就很讲究了,大家都心知肚明这是为了增加家族的守卫力量,但是每个家族做这种事情都会有个限度,保证在有一定自保的力量下不会对当地的官府造成威胁。
  叶敬这么一说,显然是白家的这个“大肆”不同于普通的“大肆”。
  “大概招了多少人?”
  “五百。”
  “五百???”秦元被这个数字切切实实地给震惊到了,现在总兵府的军队数量也不过五千左右,这一个白家就达到了十分之一的数字,算上白家本身的人数和以往的家丁数量,足以对官府造成一定的威胁了。
  毕竟五百人指挥得好是能够对五千人造成巨大的威胁的。
  “那他们旗下有店铺的,就隔三岔五去检查,反正就鸡蛋里挑骨头,让他们养不起这么多人呗,多大的事啊。”秦元摆摆手,白家的行为看上去很牛逼,但是叶敬要是想要治他们,简直太简单了,没有任何的难度。
  叶敬摇摇头:“如果这事情真的有这么简单就好了,白家好像有一个人进了紫虚宗,所以现在特别张狂。”
  “等等等等!紫虚宗?”秦元一皱眉头,“这背后是紫虚宗的授意?”
  如果白家背后有紫虚宗的授意,他就要好好制定计划了,不能像莽夫一样对付白家,毕竟紫虚宗也是有炼神境的强大存在。
  “应该没有紫虚宗的授意,但是我怕如果是我去找上门去的话,会招致紫虚宗的不满……”
  秦元点点头,叶敬这种不得罪人的心理也可以理解,要不然他当初就不会对自己毕恭毕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