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我带着荣耀穿越啦 > 第九十六 你……忘给钱了

第九十六 你……忘给钱了


  “没想到我低调了这么久,江湖上还有人认识我,不错,真的很不错。”易江月咧开嘴笑了笑,笑得十分开怀,就像得到一个新玩具的孩子一样“不过你是……”
  “秦元。”
  “原来你就是秦元啊,我知道你,宗旭时常提起你的。”易江月先是若有所思地点点头,随后又恢复了一副笑眯眯的样子。
  而这幅样子,让秦元感到有些怪异,总感觉自己好像是在见公婆一样。
  不对不对,自己是男的,要见也是见岳父岳母。
  “你想为他出头?”秦元活动活动了脖子,发出了“吱嘎”作响的声音,就像做好了战斗准备一样。
  易江月摆摆手:“你想多了,没有的事情,我才懒得替他出手,我之前一直很好奇你是个什么样的人物,毕竟你一直被宗旭给提起,他好像很看重你,不过现在看来也没什么厉害的嘛。”
  秦元耸耸肩:“我自然是不如你易公子厉害。”
  “说话不用这么夹枪带棒的。”易江月笑了笑,随后很淡然地走到了宗旭身边,用着全场人都能听到的声音开口了“不要想着报复,人家凭本事打败你的。”
  “可是他落了我们蜀山的名声!”宗旭不服气地争辩道,他本来以为大师兄是来给自己出头,但是现在看来好像并没有给自己出头的意思。
  “他只是打败了你而已,谈不上损坏我们蜀山的名声,你太高看自己了。”
  易江月不冷不热地一番话弄得宗旭十分不爽,但是不管是实力还是地位他都不如易江月,他也没有继续争辩,只是想着回去上报掌门。
  易江月看宗旭的表情就知道他在想些什么,无奈地摇了摇头。
  蜀山剑派的很多弟子,因为出身蜀山,没有在外游历过,再加上门派内的长老们也十分护短,所以行事霸道无比,受不了一点委屈。
  眼下的宗旭就是如此,就连易江月也管不住。
  毕竟他的身份也只是师兄而已。
  秦元看着易江月和宗旭,也不知道易江月说的是真心话还是两个人再唱双簧:“如果没有事情的话,那我就先走了。”
  “不行,还不能走。”易江月拦住了秦元。
  “怎么?”秦元眼中寒芒闪过,手中的嗜血剑也抖了抖,一副随时准备出手的样子,但是身上的斑斑血迹让人怀疑他是否还有动手的能力。
  “这件事情虽然说是我师弟挑起来的,但是毕竟你也参与了打斗,所以……”
  “所以你要为他出头?”秦元冷声道,这就弄得宗旭有点激动了。
  哎哟,瞧瞧我这师兄,嘴硬心软的,刚刚还说着不准报复,转身就准备为我出头了,宗旭心头的不满霎时间烟消云散。
  “所以!”易江月翻了个白眼,俊逸的脸上出现了无奈之色,“作为补偿,你们两个都要给客栈老板钱!”
  这个秦元,大概是有被迫害妄想症吧。
  秦元:……
  妈的,丢人丢到姥姥家了。
  宗旭:……
  妈的,白激动一场。
  “钱,好说。”秦元咳了咳,假装冷静后又摸了摸自己的口袋,掏出来了许多银钱。
  北辰和江文元也走了上来,各自掏出了一些银钱,这大概是他们抛去剩下几天的生活费后所有的银钱了。
  然而客栈老板也不知道该哭该笑。
  小老弟,没开过客栈吧,这点钱,你拿什么赔我?
  易江月也是一脸无语,随后叹了口气,转头看着宗旭。
  宗旭不情不愿地把身上所有的银钱都给掏了出来。
  “我知道这些钱不够,但是我到时候会补上的。”易江月走到了掌柜面前说道。
  “不用不用,够了够了。”掌柜笑得比哭还难看,眼前的几位江湖人士一看就知道不是他能够得罪的起的。
  易江月摇摇头,认真地说道:“我知道不够的,你放心,我易江月言而有信,这位秦元也一定是一位言而有信的人。”
  秦元:……
  “我秦某人,言而有信。”
  而掌柜则以为易江月开始了威胁,被急得都要哭出来了:“没事的,真的没事的,够了,真够了。”
  易江月也是十分无奈,名气太大也有些不好,就比如说明明是认真地想要赔偿,却被当成了是威胁。
  “先走了,少的钱,我会让人补上的。”秦元也不想再纠缠下去了,直接对掌柜的说到,随后又扭头看向易江月,“我重新认识了你。”
  易江月微笑点头:“也许江湖中人对我有一些误解,但是我认为其实我可能和江湖传闻中不一样。”
  “我和江湖传闻也不一样。”秦元不觉得江湖上对于自己的传闻都是真实的,相反他认为大部分都是虚假的。
  北辰翻了一个白眼,秦元和江湖传闻是否一样他很清楚。
  除了实力上的描绘有些偏差之外,其余基本无误。
  心狠手辣是真的,动辄灭人满门是真的,手腕强硬也是真的,冷酷无情还是真的。
  “一起去论剑大会?”易江月向秦元发出了邀请。
  “没兴趣。”
  “就我俩,不带宗旭。”易江月微微一笑,笑的十分迷人,在此之前秦元从未认为有一个光头能笑得如此迷人。
  果然只要颜值过关,什么发型都是无所畏惧的。
  “更没兴趣。”
  秦元可不想让人误以为自己和易江月有什么不正当的关系。
  想着想着,秦元把目光瞥向了北辰和江文元。
  秦元没兴趣,易江月也没有强求:“既然如此,我们论剑大会再见。”
  “好。”秦元颔首,他觉得易江月是一个可交之人,毕竟能够想到赔偿客栈老板一些钱,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够想到的,就连他也忘记了这件事情,就凭这一点,易江月和他接触过的其他江湖人士都不一样。
  易江月伸了个懒腰,走出客栈的门,而宗旭则是一脸懵逼,自己师兄就这样不管自己了?
  “大师兄,等等我。”宗旭连忙跟了上去,论剑大会这件事情上,易江月全权主导蜀山剑派的行动。
  “我们也走吧。”
  “秦大人你先走好了。”这是难得没有多说几句的江文元。
  “不,我们一起走。”这是难得多说了几句的北辰。
  北辰和江文元同时发声。
  “告辞。”
  这两个人的事情他不想插手,还是让他们两个自行解决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