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我带着荣耀穿越啦 > 第一百十九章 陶成霍,败!

第一百十九章 陶成霍,败!


  紫虚宗。
  当秦元的话传到之后,紫虚宗当场就有人不乐意了。
  “他秦元算什么东西,现在得势真的是膨胀了,还说什么不要怪他心狠手辣,他秦元配吗?”
  “老陈,你上次和秦元打过交道的,他一直都这个样子?”
  陈云贤苦笑一声点点头。
  “简直就是荒唐!”最开始说话的那个长老狠狠一拍桌子,露出了不满的表情。
  “好了三长老,你也知道现在秦元得势,就暂时随他吧。”陈云贤劝道。
  三长老心里清楚暂时自己的确是奈何不了秦元,但是心里就是不爽,就是不服气。
  “哼,我们紫虚宗对付不了秦元,那我们打着比试的旗号向秦元挑战总可以吧。”三长老咽不下这口气。
  “这……”所有人面面相觑,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紫虚宗能够挑战秦元的人其实并不少,但是考虑到想要胜利,自家的大弟子陶成霍无疑是最合适的。
  “可是我可听说这秦元在论剑大会上打败了大日如来宗的赵千守,成霍的话……”
  “赵千守只不过是个废物而已,大日如来宗也算不得什么玩意儿,一群苟活于世的假和尚罢了。”三长老怼天怼地怼空气。
  “慎言!”陈云贤正色道。
  三长老摆了摆手,表示根本没有什么问题,顿了一会儿继续开口:“你们觉得怎么样?”
  陈云贤摇了摇头:“万万不可,成霍赢了虽然能够打击秦元的嚣张气焰,但是若是输了……”
  “二长老,你怎么涨别人威风落自己人的气势?成霍怎么可能会输?”这话让三长老有些不满意了,陶成霍作为本代最强的弟子,全宗上下都对他充满了信心。
  三长老这话一说,整个长老会的人加上宗主,都表示了赞同。
  陶成霍会输给秦元?
  开什么玩笑?
  两个人之间什么差距?
  一个宗师境凝聚了神武雏形,一个先天境界。
  一个大魏青云榜排行第二,而另一个才第六。
  一个修炼的是紫虚宗最强大的功法武技传承,享受着紫虚宗最大的资源倾斜;另一个呢?
  根本没法比好吗?
  紫虚宗众位长老一时之间也开始骚动了起来,他们都认为秦元必败陶成霍必胜。
  陈云贤一时语塞,老实说他也不认为陶成霍会输,但是万事都要做好最坏的打算不是么?
  然而他这句话没有说出口,只是叹了口气:“罢了罢了,随你们去吧。”
  “那既然如此我就去和成霍说一声了。”宗主开口说道,虽然他不像三长老一样看这不爽看那不爽的,但是对于秦元让人传过来的话他是很不满意的。
  秦元再怎么厉害,他目前也只不过是一个先天境的武者,身份地位再怎么搞也不过是一个预备监察使,还不够资格与紫虚宗相提并论。
  讲真的,他还不配。
  紫虚宗上上下下都是这么认为的,别看他把孔氏弄得吃瘪了非常厉害,那也只是因为他们没有动用非常规手段而已。
  要是真的想要对付秦元,随便招几名高手强行打伤甚至打死就完事了。
  又是一天过去,秦元的青莲剑法也愈发纯熟,基本上已经达到了如臂使指的境界,每一招都极具观赏性却又极具杀伤力。
  第二天早上,秦元喝着小米粥吃着南瓜饼,整个人气势内敛,看上去就像一个邻家大男孩。
  与他一同吃早饭的便是甄志业了,甄志业面容略显苍老,与秦元坐在一起就像父亲和儿子坐在一起一般,两个人坐在一起倒是有点像父子的和谐生活。
  但是和谐之中很快就传出了一点不和谐。
  “见过秦大人,甄大人。”
  “免礼,这么早找我们有什么事情吗?”
  “紫虚宗陶成霍发来战书,想要挑战秦大人。”
  甄志业看了秦元一眼:“什么想法。”
  “我总觉得我现在的名声是不是人人都可以欺负的那一种,这陶成霍怎么就不明不白地针对上我了呢?”秦元似乎是在感慨,但是甄志业知道秦元动怒了。
  “你先下去吧。”甄志业对着那进来通报的人说道。
  “是。”
  “等等,你帮我去传一下,就说这挑战我接下了,就三天后来慈城县的兵营吧。”
  “是。”
  等到那人走后甄志业皱起了眉头:“你要和陶成霍打?”
  “怎么?害怕我打不过?”
  甄志业点点头:“和他打并不划算吧,你现在的身份地位完全没有必要和陶成霍打,不管打赢打输都不见得有什么实质性的好处。”
  “这倒没错,不过总得震慑一下那些宵小吧,上次我在论剑大会上打败了那什么千守好像没有什么用处,紫虚宗还是有人敢向我挑战,而且我总感觉他们没有把我传过去的话当回事情啊。”秦元狠狠咬了一口南瓜饼,就好像咬在了紫虚宗身上一样。
  甄志业:……
  三天后,陶成霍如约而至来到了慈城县一脸不爽,他在论剑大会上也见识过秦元的水平,十分地一般,完全没法和自己打。
  要不是宗内的长老们要自己出手,他才懒得对付这么一个实力远远比不上自己的对手呢。
  约定的地点在他的摸寻之下也很快就找到了,然而令他意外的是在慈城县兵营里的人并非都是士兵,倒有许多人都像是……江湖人士。
  再继续看,居然看到了自己相熟的一些人。
  给自己打气助威的?
  怕不是来看热闹的哟。
  “你们……怎么都在这里。”陶成霍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嘴。
  “大魏青云榜新发布在即,这一场战斗可能决定了第二名的归属啊,我们怎么可能不在啊,老陶加油哟。”
  “第二名的归属?哼,这秦元一定会是我的手下败将的。”陶成霍听他讲话,好似将秦元放在了和他的同一层次一般,让他十分不爽。
  “那你加油喽。”
  陶成霍继续往里走,来围观的人还挺多,好像都是因为大魏青云榜发布在即因此对于这一战的结果十分好奇一样。
  我是不会输的!
  陶成霍心里暗暗想道,他实在想不出自己有什么输掉的理由。
  很快他就看到了秦元,秦元正闭着眼睛站在空地之上,好似在冥思苦想些什么。
  “秦元,我来了。”
  然而秦元没有理会他,继续闭着眼睛,就像根本没有听到陶成霍的话一般。
  这让陶成霍颇感愤怒,作为紫虚宗的弟子,他何时遭到过这样的冷落?
  “秦元!”
  “听着呢听着呢,我听力好着呢。”秦元终于睁开了眼睛,有些不耐烦地对陶成霍说道。
  陶成霍冷哼一声:“秦元,赶紧开始吧,我还有事呢。”
  “有事你可以先去忙,又不是我向你发起挑战的。”秦元也冷哼一声。
  不就是冷哼嘛,谁不会呢?
  陶成霍不想继续说话了,他怕被秦元给气到。
  “既然如此,就开始吧。”秦元开口道。
  “你说开始就开始?”
  “那好吧,我走了告辞。”
  秦元说罢转身就走,他就是来玩陶成霍心态的,要论实力他也没有多少把握胜过陶成霍,但是先把他心态给弄炸是肯定没有错的。
  “停下来!就现在开始吧。”陶成霍黑着脸,这算是什么事情啊,什么时候自己向人发起挑战还要这么憋屈了?
  秦元点点头:“好吧。”
  很快众人都自动避开了一定的距离,这两个人战斗力都是挺吓人的,如果到时候开大的时候有什么余威波及一些较弱的江湖人士可能也难以抵挡。
  “你先出手吧,可别怪我没有给你出手的机会。”陶成霍此刻的脸色终于缓和了一点,变得稍稍好看一些了,但是依然十分难看。
  秦元点点头没有推辞,拔出了自己的嗜血剑。
  他现在的起手式已经不是无相明王拳而是浴血了。
  一剑斩出,红色的光芒环绕在嗜血剑周围,狠狠地敲击在了陶成霍的武器上。
  陶成霍的武器并不是刀剑枪棍而是一面巨大的圆盾,这在这个世界上也是比较稀奇的了,真不知道他的长辈是怎么允许他使用这种武器的。
  “嗡!”剑盾相撞,陶成霍未退半步,反倒是秦元被击飞了数步,整个人在天空中漂浮了一会儿最后才落地。
  “就这点本事么?”陶成霍讥讽道,而秦元却并未被他影响。
  “不错,你是一个合格的陪练。”秦元笑了笑,青莲剑法瞬间倾泻而出。
  陪练?
  陶成霍还没来得及思考这句话的含义就被秦元那倾泻而出的剑光和青莲给覆盖了,旁人甚至无法从他们两人的战斗之中窥得一二。
  “花里胡哨的。”陶成霍忍不住再度开口讥讽,然而当青莲落到了陶成霍盾上的时候,强大的冲击力袭来,让他感到虎口发麻。
  这剑招的威力怎么会如此巨大!
  没有人能够回答陶成霍的问题,他已经淹没在了剑光之中!
  秦元只想大喊一声爽!
  原本这样的武技是十分耗费真元的,他平常自己练习的时候往往也是没有练多久就真元枯竭了,但是现在不一样,他早就在月华之珠中存储了大量真元,此时他的真元几乎是没有任何限量的!
  而原本死板的一招一式现在在他手里也变得灵活灵巧起来,之前只是自己闭门造车的修炼,现在有人给自己陪练,秦元不得不说一句。
  真好。
  陶成霍也感受得到秦元的剑招从一开始的生硬到现在的起承转合都无比顺畅,一切动作都如同行云流水一般。
  不行!
  不能就这样成为他的陪练!
  陶成霍心里是不甘心这样的结局的。
  虽然这个世界上关于耍盾牌的武技很少,并不像刀剑武技那么广泛,但是紫虚宗强大的底蕴还是能够找出不少的。
  当秦元的剑招再度落到了陶成霍盾牌上时,他的剑招竟然被反弹了回来,原本青莲落下时带给了陶成霍巨大的压力,此时此刻居然落在盾上的那一刻就发生了爆炸!
  接招吧秦元。
  陶成霍心里默念,拿着盾牌就是硬顶秦元的嗜血剑,也不知道这盾牌是用什么材质打造而成,每次剑盾相交时发出“嗡嗡”的响声,秦元都感觉自己的嗜血剑在哀嚎。
  但是陶成霍心里也在暗暗叫苦,明明感觉秦元此人的肉身力量并不是很强大,嗜血剑的材质可能也要略弱于自己的盾牌,但是每一次交手他总感觉自己会虚弱一点。
  到了现在他已经十分虚弱了,甚至头脑还有一点点的晕眩感,能够继续坚持着也只不过是靠意志力在强撑罢了。
  这小子身上有古怪!
  秦元当然有古怪,泣血之刃的吸血效果可不是盖的,伤害越高所能够吸收的血量就越多,在真实世界中并没有血量这个概念,但是气血之力却是真实存在的。
  青莲剑法的强大威力配上泣血之刃恐怖的吸血能力,陶成霍到现在为止也基本没有主动出招过,自然越打越疲惫越打越累了。
  其实陶成霍的防御能力很强,拿盾牌做武器其实也是在告诉所有人他的防御力很强攻击力未必会高。
  事实上的确如此,陶成霍练的几门武技要么就是炼体的,要么就是增强自身防御的,要么就是如同之前能够反弹的。
  至于用盾牌攻击的武技他虽然学过但是不怎么常用,此时此刻被秦元压制着打,自然是没有机会使用了。
  他的战斗方式向来就是利用强大的防御力消耗对手的真元和体力,等到对手的真元和体力不济的时候再开启反击,因此他每一次战斗都会拖到大后期才会结束。
  但是这一次的秦元不一样,在体力方面他的确被消耗得很厉害,但是吸收过来的气血之力倒是让他的体力下降速度变得缓慢,大致上保持了和陶成霍差不多的消耗速度。
  至于他的真元……
  当真以为这几天他给月华之珠存储的真元少了?
  这几天他存储的真元够他打个一天一夜了,根本不担心真元的枯竭。
  因此这一次他是真正失算了,秦元几乎每时每刻都保持着真元全满的状态而陶成霍的真元倒是慢慢地消失殆尽了。
  喋血!
  秦元全力以赴,再度发起了一次强大的进攻,陶成霍拿着盾牌硬接,摇摇晃晃地向后退了几步,最后想喝醉了一样摇晃了一会儿倒在了地上。
  陶成霍,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