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我带着荣耀穿越啦 > 第一百二十章 简单粗暴

第一百二十章 简单粗暴


  秦元闭关了一个月,最近也没有什么事情闲的发慌,除了闭关也没什么事情好做的,所以他热衷于闭关。
  至于出关……其实他也不想的,只不过因为前阵子搜刮的一些修炼资源基本上已经消耗殆尽了,正常修炼速度太慢,因此想要出关看看能不能搞到一些修炼资源。
  走出房门之后秦元发现甄志业和几个他不认识的人在紧皱眉头讨论些什么,想来应该是慈城县的事情。
  “您出关了?”甄志业颇显惊讶地问道,这一个月来秦元基本上就没露过面,派人送进去的饭菜他有时候都会不吃,这不现在出关了也蓄起了胡子了?
  “嗯,最近慈城县发生了什么事情吗?你们看上去好像很为难的样子。”秦元从一旁搬了个凳子过来,其余的人纷纷动了起来给秦元腾个位子。
  “事情倒是不少,不过比较难办的只有一件。”甄志业略微有些头疼地说道。
  “你说说。”
  “最近羊山派和紫虚宗因为在明州府招收弟子的时候起了一些冲突,现在已经有些波及到了我们慈城县了,我正在想该如何处理。”
  “羊山派和紫虚宗吗?”秦元回忆起了两个门派,同样都是大魏的老牌宗门,实力强大得很,这个时间段本来就是他们招收弟子的时间段,然后又十分凑巧地他们都看上了同一个天赋异禀的弟子,导致两大门派之间出现了巨大的矛盾。
  甄志业将情况详细地给秦元讲述了一遍。
  “怎么个波及法?”
  “互相破坏对付招收弟子,已经导致我们的百姓被打伤了。”
  “知府那边什么态度?”
  “好像是打算不管他们,等到他们这段时间的风波自然过去。”
  秦元点点头:“那你的想法呢?”
  “派出一定的军队警告他们一下,必要时和他们打一仗。”甄志业跟着秦元,也是带有了几分强硬的手腕。
  “叶敬也同意?”
  “他说随便我。”说罢甄志业就看着秦元,想要等待秦元的命令。
  “既然你决定了那就按照你的决定来做吧,不管结局如何都有我给你兜着。”秦元开口道,其实他的想法倒是和知府那边不谋而合。
  现在自己的威势已经打了出去,没有必要时时刻刻保持着强硬的态度。
  会很累的。
  但是既然甄志业作为总兵有了打算,叶敬作为知县也没有反对,那么自己也随他去了。
  又坐在旁边听他们谈论慈城县的近况和未来的规划打算,等到人都散去之后秦元开口抛出了一个问题。
  “最近江湖上有没有发生什么大事情?”
  “有。”
  “说来听听。”
  “第一件大事就是大魏青云榜取消了,改为大魏和剑帝宫联合发布了整个江湖的青云榜,您排名第八,江湖因为这个排行榜的出现而出现了骚乱。”
  整个江湖的青云榜吗?
  看来这两位的胃口和野心比自己想像中要强大得多。
  至于名次的话……第八名也还不错。
  见秦元没有说什么甄志业便继续讲了下去。
  “第二件事情就是剑帝宫大肆招收弟子,到现在为止已经成为了整个江湖人数最多的一个门派了,和我们大魏军队联合之后去南荒练过一次兵,大胜而归。”
  秦元继续点头不说话,若有所思。
  “第三件事情就是我刚刚讲的两派因为那个弟子而发生矛盾的事情。”
  “嗯,这件事我了解了,直接说下一件吧。”
  “其余的事情没了。”甄志业开口道。
  “那把青云榜拿过来给我看看吧,我也挺好奇在我之上的人都是谁。”
  “是。”
  没过多久,甄志业就把青云榜拿过来给秦元看来,这份榜单上的信息不是十分详细,只写了武者的姓名、出身、修为、战绩。
  前两名由李伯然和颜连平雄踞,第三第四名由易江月和江元锋相继霸占。
  本代四大神武境霸占前四到也合情合理。
  第五名是“五宗”之一灵鹤宗的赵旗,修为宗师境已凝聚神武雏形,战绩也就是越级击败了某些神武境而已。
  第六名来自中原姬氏,姬氏也是“六世家”之一,地位和孔氏相当,他们上榜的族人叫做姬长平,战绩同样都是越级击败神武境。
  第七名倒是令人意外的很,“九大帮”之一苍生盟的弟子景仕,同样凝聚了神武雏形,只不过他手头上没有越级击败过神武境。
  第九名是陶成霍,被秦元击败后理所当然落后秦元一个名次。
  第十名则是“八山”之一秋山派的张溪,凝聚了神武雏形的年轻天才。
  前二十名基本上被一宫二家三大国,四剑五宗六世家,七奇八山九大帮之人垄断,除了林庄排名十七却不是这四十五个势力之一的人。
  令人意外的是四海剑阁作为当代“四剑”之首,居然连一个排名前三十的年轻弟子都没有,令整个江湖开始质疑起四海剑阁的含金量了。
  看完这一份榜单之后秦元伸了个懒腰,准备去总兵府外走走,毕竟总是呆在总兵府里也不大好,好久没有在外面呼吸呼吸新鲜空气了。
  然而令他意外的是总兵府门口出现了一个本来不该出现的人。
  魏允,当朝太子!
  “太子殿下,您怎么会在这里?”
  “学生被特许出宫,故特意来寻老师,只是被人拦了下来无法进来。”魏允脸上露出了无奈的笑容。
  然而总兵府的守卫直接被魏允这话给吓呆了。
  太子殿下?
  我们刚刚拦住了太子殿下?
  我嘞嘞嘞嘞个去!!!
  这这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
  “太子殿下,还请恕小人有眼无珠。”守卫也很机灵,直接单膝下跪求饶。
  “无妨,毕竟我也没有露出自己的身份,你们也只是尽责而已。”魏允露出了一个笑容,作为当朝太子这一点气量还是有的。
  “不知太子殿下来找微臣所为何事?”
  “其实也没有什么事情,只是最近父皇给学生出了一个难题,因此学生想要请老师帮忙出谋划策,指点一二。”
  “请讲。”秦元想要出去走走的计划是被破坏了,也只好引着魏允走近总兵府,里面的甄志业听到了魏允的身份,也是少不了大量的繁文缛节。
  “父皇想要学生在南隅府解决南隅府的混乱情况并且开设联合商会,稳定南隅府的混乱情况。”魏允一开口,便是石破天惊的话。
  南隅府是整个大魏最为混乱的地方,当初魏慈继位的时候整个大魏风雨飘摇动荡不已,最后魏慈虽然稳定了整个大魏的秩序,但是唯独这南隅府的状况没有解决掉。
  现在的南隅府严格来说是一个比较混乱的边境之地。
  南蛮人经常会在南隅府出入闹事,仗着自己体质好经常欺负南隅府的百姓,而南隅府的知府和行军大总管也比较弱势,虽然修为同样是神武境,但是却胆小如鼠,什么都不敢管。
  南隅府军队荒废,只有一群老弱病残,农业和商业也几乎都是荒废状态,那边真正掌权的好像是几个武林势力,具体是哪些武林势力秦元也不是很清楚。
  拿这个做考题……
  这恐怕是地狱级别的吧……
  但是很快秦元就想通了其中的关节。
  这不是给魏允的考题,这是给秦元的考题。
  而且这件事情要是能成……
  那么魏允的功劳簿上将会增添浓墨重彩的一笔。
  这既是给秦元的考验,又是给魏允的功绩。
  这是魏慈想要退位了吗?
  还是说朝中部分人对于魏允的太子之位不太满意?
  这些问题秦元也没有仔细思考,只是问道:“你打算什么时候动身?”
  “当然是越快越好。”魏允正色道,他也知道这是一个给他刷功绩的机会,越早去就能越早地完成。
  秦元点点头:“那好,我现在便同你一同前往。”
  “现在吗?”这一次魏允露出了震惊之色。
  “事不宜迟。”
  魏允也是点点头,既然秦元想要速度点解决,那么他也丝毫不介意。
  “秦大人,您要走了?”甄志业听了他们的对话有点懵。
  秦元点点头:“虽然这事情并不是十分紧急,但是我想还是早一点办完比较好。”
  甄志业也没有阻拦:“需要帮忙吗?”
  “你大概是帮不上什么忙的,好好留在这里就好了。”
  甄志业点点头,也没有反驳什么。
  两个人很快就骑上了同一匹马,秦元感受到周围许许多多强烈的气息锁定了自己和魏允的位置。
  看来魏慈还没有狠心到直接放养的地步,还是派了几个人来守护啊,只是这些人的实力可能不是特别强,不然也不会被秦元给发现了。
  两个人一路上其实也没有什么好谈的,虽然两个人有师徒的名分,但是并没有师徒之间的实际情感,“君子之交淡如水”说的大概就是他们两个之间的关系。
  不过两个人一路上慢慢交谈,倒也是渐渐熟稔了起来,两个人之间大部分都是魏允在讲秦元在听,魏允虽然长居于深宫之内,但是却熟读百家经卷,涉猎甚广,几乎所有的话题魏允都有办法能够搭上边。
  “你武学稀疏平常,知识面倒是挺广的,平常应该都是在看书吧。”
  魏允点点头:“练武什么的,不大适合学生。”
  秦元也是赞同:“说的也有道理。”
  未来要继承皇位的男人,所学的应该是帝王心术,即便是在这个武学重要性被无限放大的这个世界,武学也只需要稍稍涉猎一点就好了。
  两个人不紧不慢地,终于在十几天后到达了南隅府。
  “老师,我们是先去见知府吗?”
  “嗯,不仅仅是知府,行军大总管也可以去先见见,先去了解一下大致的情况。”
  “好。”魏允一副什么都是秦元做主的样子。
  平日里父皇谈论到秦元都是一副敬佩的语气,魏允很少见到父皇用这样的语气。
  一来他也是想见识见识秦元的能力,二来他也是想看看自己能不能在秦元身上学到一些东西,如果能够学到些什么能够终身受用的,那是最好不过的了。
  走近南隅府后,两个人就闻到了一丝淡淡的血腥味。
  “这里可能要比我想象中更加混乱一点。”秦元微微认真了起来。
  魏允的脸色微微发白,作为长居深宫的太子,虽然知识面很丰富,但是对于这样的场面见得还是少。
  进了城之后,两个人鼻腔中的血腥味更加浓重,城中的角落里满是断肢残骸,偶尔还能看到几处白骨,男人放肆的笑声和女人浪荡的笑声充斥着二人的耳膜。
  这已经不是“混乱”二字能够形容的了,已经完全地狱般的存在了。
  “殿下,您还好吧。”
  “没事,本宫还撑得住。”魏允刚刚说完,就忍不住扶住了墙体呕吐起来,随后又立马把手伸了回来,秦元一看才发现这城墙上居然有着没有凝固的血迹。
  魏慈怕是从来没有管过这个边缘之地吧。
  秦元随手拍了拍一个路人的肩膀:“你好,请问你知道知府在哪里吗?”
  “嘿,你是哪位,新来的?”
  “新来的。”
  “新来的还敢这么嚣张。”路人很是不满意秦元的态度,鼻孔朝天道。
  “新来的怎么了?”秦元有些玩味地看着路人。
  “我还是劝你做事尽量装的老派一些,在这个地方新人和肥羊没有什么区别。”路人似乎是好心地劝诫道。
  “所以你就放心大胆地偷我东西?”秦元似笑非笑
  路人一惊,尴尬地笑了笑,没有想到自己如此隐蔽的动作居然被人发现了。
  “你看在我告诉你这么重要的信息的份上也就算了吧。”
  “一码归一码,那可不行。”秦元直接拒绝了路人请求,一把抓住了路人的肩,路人想要挣脱却发现挣脱不得。
  “带我去府衙找知府,这件事就这么算了。”
  “好,好。”路人发现秦元的实力有些超出自己的想象,在没有确定秦元是不是一头过江猛龙的情况下他不打算违背秦元的意思。
  划不来。
  而跟在秦元身后的魏允心情则有点复杂。
  这个做事手段,未免也太过于……
  简单粗暴了吧。
  他不是觉得简单粗暴不好……就是觉得这种简单粗暴的做法……
  好吧,他就是觉得简单粗暴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