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我带着荣耀穿越啦 > 第一百二十一章 走访四方势力

第一百二十一章 走访四方势力


  很快,南隅府出现两个新人的消息就传开了,在南隅府这种地方新人还是少见的。
  因为南隅府并非前往任何地方的必经之地,因此不管是什么人到哪去都会避免在南隅府停留,有些强者的确不怕南隅府的一些势力,但是为了不惹上一身臊还是决定绕开。
  很多南隅府的老人都能看得出来现在的南隅府虽然依旧热闹无比,但是人数不比从前了。
  秦元和魏允很快就来到了府衙面前,偌大的一个府衙连一个守卫都没有,秦元就直接走了进去。
  “老师,这样直接走进去不好吧……”
  “放心,没事的。”秦元笃定地说道,虽然那些随行保护魏允的人都尽量收敛了自己的气息,但是秦元偶尔还是能感受得到。
  他们不曾离去!
  更何况……
  魏慈会把当朝太子的性命就放在秦元一个连宗师境都没有到的武者身上?
  闹呢!
  当朝太子可以有危险,但是绝对不能有生命危险。
  两个人走了进去,却发现府衙之中居然连一个人都没有,而且桌子上也积了一点灰尘,但是大部分都是光洁明亮的。
  有些凳子上有灰尘有的没有,看来这府衙并没有被完全废弃掉,这里的知府还是会经常来坐的。
  只是令秦元感到讶异的是两人从白天等到了晚上都不见有个人影出现。
  “老师,我们去客栈住着吗?”
  秦元思考了一会儿:“你在这里随便找间房间住着吧,我继续在这里等一会儿。”
  “好。”魏允也没有和秦元客气,随便找了间想要进去,却发现无论如何也推不开这道门。
  “老师,这道门推不开。”
  秦元皱了皱眉头,也是走到了魏允身边推了推门。
  有阵法?
  那就一剑破了它。
  秦元只是轻轻一扫,木门就被切成了两半,一个赤身裸体的男子打着鼾,映入了两人的眼帘。
  这下子总算知道了为什么两人等了这么久还是等不到知府回到了府衙了。
  秦元轻轻拍了拍赤身裸体的男子:“醒一醒。”
  纹丝不动。
  “殿下,出事了你会帮我兜着的对吧。”
  魏允:……
  “啪!”
  秦元狠狠地一巴掌拍在了男子的肚子上,看着他的赘肉一弹一弹,还颇有喜感。
  男子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睛,看到了两个不速之客。
  “啊啊啊!!!!!!”
  男子连忙把床上的被子一收放置在了自己的身前,似乎是有些害怕地看着秦元和魏允。
  这应该不是南隅府的知府吧……
  “别紧张,要是对你有歹意,你睡觉的时候就死了。”
  男子想想,好像也是这个道理,于是清了清嗓子:“你们两个是谁?”
  “我太子太傅,他太子。”秦元言简意赅地介绍道,让男子有些震惊。
  “假的吧……”
  “你是觉得我们敢冒充太子?”
  “别的地方可能不敢,但是在南隅府,还真有这种可能性。”男子开始站起来穿衣服,露出了一身的赘肉。
  躺着的时候还没看出来,这位知府大人的营养居然过剩。
  “你是知府?”
  “很奇怪?”
  “不像是神武境高手。”秦元说出了自己内心的想法。
  “以前是,现在不是了。”知府苦笑一声,显然也是一个有故事的男人。
  “能给我们讲一下南隅府的情况吗?”
  此时此刻知府已经穿完了衣服:“可以,但是在这之前你们不打算给我点赔偿吗?”
  说罢,知府指了指那被切成两半的门。
  秦元掏出了一些银钱,直接扔向了知府。
  知府点点头:“那打探消息的钱呢?”
  秦元被气笑了:“你觉得太子问你些问题你还需要收费?”
  “你是太子?”知府朝着外面走去,“想喝些什么,坐下来谈吧,想了解什么我都告诉你们。”
  “不喝。”
  “还不信任我?好吧。”知府也没有强求,自己在大堂的椅子上坐了下来。
  “想要了解南隅府的情况?具体的还是简略的?”
  秦元带着魏允坐了下来:“具体的。”
  这样的回答在知府的预料之中:“其实也没什么好讲的,府衙和行军大总管府的钱财可能也只够我俩的日常生活加上偶尔出去寻欢作乐了。”
  “各城的城卫军加起来数量不过一百,而且不是精英;其余的军队数量加起来大概有一万左右,不过战斗力嘛……可能你一个人就能够干翻了,不顶什么用。”
  “在整个南隅府话语权较大的就是一个叫做‘龙影阁’的门派,整个门派应该有三个神武境的,除此之外能说得上话的大概就是三个家族,孟家、辛家、史家,我没记错的话各有一个神武境。能做主的应该就是这四个势力。”
  “还有什么想问的就问吧,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秦元和魏允都陷入了沉默,从这位知府的语气来看,好像他已经完全放弃了生活的希望,每天就在混日子一般。
  “你叫什么名字?”
  知府似乎是有些惊讶,但还是回答了:“张宏图。”
  “看来你的父母对你寄托了很大的希望啊。”
  张宏图不置可否:“还有什么要问的吗?没有的话我就出去了,我的翠翠还等着我呢。”
  “你为什么说以前是神武境现在不是了。”
  “神武都被击碎了还算什么神武境?”张宏图倒是没有隐瞒什么,在他看来不管这两位是真的太子和太子太傅还是冒牌货,不过他们知道多少的消息都无法改变南隅府现在的局势。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南隅府现在的情况绝对不是短时间能够解决的。
  “我猜猜,你的故事应该是上来想要一展宏图最后却遭到了巨大挫折甚至连神武都被人击碎,最后就这样混日子了对吧。”
  秦元已经脑补完了张宏图上任后的故事。
  “猜错了,我上任前就被击碎了神武,来到这也没有想要改变这个地方的意思。”
  秦元:……
  MMP,怎么不按套路出牌。
  看着魏允传递过来的眼神,秦元不禁脸一红。
  好像丢了个人呢。
  大厅之中陷入了沉默。
  张宏图率先打破了沉默:“还有事情吗?如果没有的话我先走了,除了我的房间你们不要进去之外其余的房间你们自己打扫一下。”
  说罢,张宏图竟然就放心大胆地离开了,也不在意两个陌生人停留在自己的府衙之中。
  其实整个府衙之中也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硬要说可能也就是先前被秦元破坏了的阵法了吧。
  所以……
  无所谓咯。
  “老师,我们该怎么办?”魏允发问道。
  秦元食指敲击着桌面流露出了思考的神色。
  南隅府的情况要比他想象中要糟糕得多得多。
  “我先继续了解了解情况。”
  很多战争胜利都源于情报胜利,现在搜集到的情报远远不够他用的。
  魏允点点头,他现在觉得南隅府简直就是烂到了骨子里头,简直无从下手,他想象不出还有更糟糕的情况了。
  然而随着秦元慢慢搜集情报,魏允发现情况还是能更加糟糕的。
  南隅府官府军队实力羸弱,而从龙影阁到孟辛史三家都有着属于自己的军队,龙影阁数量较少,仅仅两千左右,三家每家都有着超过五千的军队数量。
  没有监察使的存在,知府张宏图是一个曾经的神武境,行军大总管却在很早以前就消失了,现在行军大总管不知所踪,官府这边的顶尖力量可能就是一个前神武境了。
  一些明显违反大魏律法的事情也出现在了南隅府。
  奴隶市场在这里是一个合法的存在,走私生意更加不用谈了,通通合法化。
  更加重要的是这样的混乱秩序除了魏慈不去管之外,好像还有这“九大帮”之一七曜盟的刻意引导。
  七曜盟是一宫二家三大国,四剑五宗六世家,七奇八山九大帮中唯一一个位于南荒之地的势力。
  七曜盟有着炼神境的存在,如果有他刻意引导的话恐怕自己这边想要完成任务就很困难了。
  当然,这目前也只是秦元的猜测,到底七曜盟有没有参与引导南隅府的秩序他也不敢确定。
  “这……”魏允陷入了沉默。
  秦元也是头疼无比,这南隅府的秩序看似混乱,但是实际上却有一定的秩序,只不过这秩序由龙影阁以及孟辛史三家掌控罢了。
  不管怎么说,先制造一点混乱出来吧。
  “先去孟家吧。”
  “啊?”魏允面对秦元突然冒出来这一句没头没脑的话表示疑惑。
  秦元露出了略带诡异地笑容,简单地和魏允交代了一波,随后便只身前往孟家了。
  孟家,大堂。
  “大魏明州府预备监察使秦元求见?哎,这预备监察使是个什么玩意儿?”孟家家主露出了疑惑的神情。
  “恕属下愚钝不知。”
  “算了算了,请进来吧,看上去是一个新来的,看看好不好宰再说。”孟家家主大大咧咧地说道。
  显然在南隅府,宰新来的肥羊已经变成潜规则了。
  于是秦元被请了进来。
  “客人请坐,秦元是吗?”孟家家主没有露出自己的獠牙,反倒是命人给秦元倒上了一杯茶。
  秦元颇有点受宠若惊的感觉:“晚辈秦元,见过孟家主,孟家主风采过人,晚辈佩服。”
  孟家家主虽然伸出南荒边陲,但是客套的话也是一套接着一套,丝毫不比大魏其他地方的家主能说会道。
  二人互相吹捧了一个来回之后就开始步入了正题。
  “不知道秦小友今日而来所为何事?”
  “想与孟家主谈件事情,不知道孟家主知不知道联合商会的事情?”
  孟家家主不是十分清楚,在秦元给他解释了一番之后恍然大悟:“你是想和我们共创联合商会。”
  秦元微笑点头。
  然而孟家家主不是傻子,与秦元合作成立联合商会没有半分好处好吗?现在的四方势力联合起来虽然没有名以上的联合商会,但是事实上也有一定范围内的合作,这个合作可比抛下一切和秦元合作要好得多。
  无论秦元如何大谈特谈联合商会的好处,都被孟家家主拒绝了,刚开始孟家家主的脸上还带着客套的笑容,可是最后连客套都懒得客套了,直接送客了。
  “如果孟家主不同意的话,不如再思考思考?要知道四大势力我第一个找到的可是你们孟家啊,更何况要是这事办成了,说不定有机会搬去京城发展……三日之后我再来访,希望孟家主能好好考虑考虑。”
  在去完孟家之后,秦元又依次去了辛家、史家、龙影阁,说了同样的一番话。
  大家都不是傻子,全部拒绝了秦元,去京城发展?别说在这里过得跟活神仙一样不想去了,就算想去,这举族搬迁所需要消耗的资源也是不少的,龙影阁阁主还用看智障的眼神看着秦元。
  秦元走访四方势力的事情传开了,碍于他身份的特殊,随行的好像还有太子四大势力也就没有宰他们,毕竟当朝太子的身份真实性还有待商榷,如果是真的那还是不宰为好。
  但是嘲笑是免不了的,明面上大家给太子一丝面子没有说些什么,但是背地里却少不了些非议。
  就连魏允都不是很理解秦元的这一番操作。
  马失前蹄了?
  还是说……
  以前的秦元被捧得过高了,其实他根本没什么能力?
  魏允心中开始埋下了对秦元质疑的种子,秦元的这一套操作实在不是什么高端操作,而且还显得有些低端。
  但是秦元也没又和他解释太多,只是和他说了些话,让他照着办就完事了。
  三天后,秦元和魏允一同来到了龙影阁。
  其实秦元他们不是很想接见了,但是魏允这个暂时还不知道真假的太子的面子还是要给的。
  “不知道太子殿下莅临此地,有何见教?”龙影阁阁主看着二人,只得叫人看茶问道。
  魏允照着秦元交给自己的微微一笑:“没有什么见教,只是有几个问题想问问阁主。”
  “殿下但说无妨。”
  “阁主觉得……我大魏如何?”
  这可是个大问题!
  龙影阁阁主不是十分清楚今日太子前来的意图,虽然早在三天前秦元就说过要来,但是可没有说过是带太子前来的。
  而且太子一来就问了这种问题……
  他得要斟酌斟酌好好回答回答,虽然南隅府大魏平常不怎么管,这都混乱了十几年了,但是若是得罪了太子,导致大魏想杀一个人的话……
  不要太简单好吗?
  改变混乱的秩序或许很难,但大魏若是想要报复得罪太子的人可是很简单的。
  “大魏自然强盛无比,蒸蒸日上……”龙影阁阁主的选择是拍马屁。
  反正怎么也不可能拍在马腿上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