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我带着荣耀穿越啦 > 第一百二十七章 原来我是上等人

第一百二十七章 原来我是上等人


  “到时候,我们就直接打开城门,把守城战变成街巷战,出了这么大的一个岔子,我看他们怎么收拾这个烂摊子。”孟建平恨恨道,林庄送来的人头他已经收到了,对于魏允这种堪称侮辱的行为他完全不能接受。
  辛、史两家家主也是沉着脸,做家主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居然被魏允这么个小年轻侮辱了,这也是他们无法接受的。
  别看他们表面上对于魏允恭恭敬敬的,好像很害怕大魏的样子,但是对于大魏到底有多么地强大他们心里却没谱。
  能血虐南荒各国?
  有时候南荒各国入侵的时候四方势力也不是没有打过几次漂亮的反击战将他们打得屁滚尿流。
  三家家主对于大魏的真正实力一无所知,对于大魏的实力根本没有一个清晰的认知。
  他们只知道一件事情。
  大魏很强,比整个南隅府绑上整个南荒加起来都要强。
  但是具体有多强?
  没有人知道,不清楚彼此巨大的实力差距导致三家家主对于大魏缺乏足够的敬畏。
  他们只知道要对魏允和大魏保持足够的敬畏,但是却又不知道具体要有多敬畏。
  如果是皇宫之中的神武境遭遇了和他们一样的情况,怕是连大气都不敢出一声。
  南荒各国的军队已经行进到了南隅府前,已经正式吹响了进攻的号角,这一次入侵南隅府的国家很多,约莫有十几个之多,旗帜也很多千奇百怪的,反正都是林庄看不懂的异界繁体字。
  城墙之上,魏允站在最前面,与他并排而行的是秦元。
  身后是林庄、张宏图和龙影阁阁主。
  是的,秦元出关了,他成功进入了宗师境。
  “殿下做的很不错。”听完了林庄对于这段时间魏允的描述,由衷地感叹道。
  魏允一笑:“老师过誉了。”
  秦元也没有多说,看着远方即将袭来的军队:“你们……会打仗吗?”
  “老师您不是武状元吗?”
  武状元……
  的确考武状元的时候他学过排兵布阵的相关知识,但是那些都是纸上谈兵啊。
  “阁主,这次由您全权指挥可以吗?”秦元转过身,相比较之下他还是比较信任龙影阁阁主,毕竟以往南隅府的几次战事他也是有参与指挥的。
  龙影阁阁主点点头:“我尽力。”
  “那请下发命令吧。”
  龙影阁阁主:……
  这帮子人战事临近才开始准备起来还要我下发命令?
  “第一小队弓箭手三人一组,轮换射箭;第二小队两人一组使用火炮;第三小队关注阵法情况;第四小队准备轰天雷爆;第五小队准备五转弓,时时刻刻盯防敌方顶尖高手。第十七小队密切关注战场情况随时准备汇报;第十八小队运输箭枝,第十九小队运输炮弹,保证弹药充足,第十九小队三人一组密切关注伤亡随时准备救治伤亡。”
  “第五第六小队两翼包抄远程骚扰,以游击骚扰为主,尽力打乱敌军阵型,其余人随时待命。”
  霎时间整个军队都动了起来,不得不说作为一个强大的武者,龙影阁阁主的声音足以传遍整个城门而不至于被发现。
  “阁主,你说我们用火箭怎么样。”秦元比划着,第一次看到真正战场的秦元,心里异常激动。
  阁主摇摇头:“不行,周围太湿了,而且风向不大稳定。”
  秦元了然,他刚刚也是想当然了,太激动了一下子没把脑袋带上。
  军队井然有序地运行了起来,南荒联军本来似乎还想喊话,但是见到南隅府这边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开干的架势也就放弃了喊话的打算。
  反正不管怎么喊都是要打一架的,先打也行。
  南隅府军队的综合战斗力不怎么说,但是守城战显然是他们的拿手好戏,一切都显得轻车熟路,除了秦元这边招募的新军还很不熟练之外,其余的军队都显得游刃有余。
  一根接一根的箭支“嗖嗖”的破空声在耳边响起,有的落到了地上无法发挥出任何威力,而有的箭矢则是精准地带出了一条血线。
  “嗖!”
  南荒人哀嚎着,但是却没有停下前进的步伐,他们依然有序地行进着,阵型也基本没有错乱,显然这样的战况在他们的心理预期之中。
  “我需要做什么?”秦元突然问道。
  “你?”龙影阁阁主看了秦元一眼,“你什么也不用做,看着偶尔出手就好了。”
  秦元默然,其实他很想出手做些什么,但是现在的战局他很难做出些什么贡献。
  “轰轰轰!!!”
  南荒军队前进着,哪怕身边的同伴倒下也没有阻挡他们前进的步伐,然而轰天雷爆却大大地阻挡了他们前进的步伐。
  “这玩意儿真是好用。”阁主笑了一声。
  秦元点点头表示赞成,这一批轰天雷爆是当初随着拍卖会那波物资一起来到,是大魏淘汰下来的上一代的军备,和最新的军备比起来是要弱一点,但是在南荒之地却是顶尖的存在。
  这是类似于前世手雷的存在,灌输体内的真元进入其中就能在大约十五秒后引爆,杀伤力极大,爆炸威力之大能够让先天武者都受到巨大的伤害失去战斗力甚至死亡。
  南荒的武道并不昌盛,即便每个人身上都穿着强大的铠甲,也难以抵御爆炸之后的力量,爆炸之后的碎屑也容易造成巨大的伤害。
  这是南隅府这边第一次使用这种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也是南荒第一次遭受如此强大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
  “啊!这是什么东西!”
  “瞎了!我的眼睛瞎了!”
  “快,注意不要被碎片击中了!”
  “大家稳定,不要慌,这样的武器他们一定没有多少的!”
  “轰轰轰!”
  又是几十颗轰天雷爆被扔了出去,南荒大军的战时总指挥阿斯塔看着渐渐混乱的阵型脸色不由得沉了下来。
  尘烟滚滚,呛人鼻喉。
  “大家不要慌!盾兵开启防御阵型!”阿斯塔沉着冷静地发号施令。
  瞬间,南荒军队头顶之上就出现了无数盾牌,每个盾牌无缝连接形成了如同钢铁一般的巨型盾牌,将整个南荒军队都给保护了起来。
  “这TM是带了多少盾兵?”秦元忍不住吐槽了一句,轰天雷爆虽然不断爆炸但是却始终无法炸破南荒军队的防御。
  唯一的好处大概就是迫使其变换了阵型吧,移动速度变慢了吧。
  阁主也露出了无奈的表情,南荒军队这样的阵型他一直称为“铁王八”阵型,也是他一直比较头疼的阵型。
  “第五第六小队准备,发起第一波骚扰进攻,务必破坏其阵型。”阁主喊话道,这两支军队都是精锐的骑兵,目标只有一个,就是破坏对方的阵型。
  “轰天雷爆准备,一旦阵型破坏出现纰漏,直接进攻。”
  “是!”
  城门洞开,马蹄声起。
  阿斯塔脸色再度沉了下来,这一次他没有想到南隅府居然有着轰天雷爆这样的大杀器,要比以往的军备墙上不知道多少倍。
  “两翼分散迎战,中路继续前进!”阿斯塔决定弃车保帅,这也是他之前就想好的战策,同样也是南荒各国对付南隅府的惯用伎俩。
  不过与其说是伎俩,倒不如说是无奈之下的举动,毕竟攻城一方总是劣势的。
  “投石车准备。”等到距离拉近,激动的阿斯塔终于下达了下一个指令。
  “砰!”巨型的石头砸在了城墙之上,可以清楚地看见的是随着时间的流逝城墙上被砸出了一道又一道的裂缝。
  一块巨大的石头砸向了魏允,秦元出剑,剑光四溢将巨石轻松搅成碎屑。
  阿斯塔看到这一幕皱起了眉头,向着身边的副将问道:“这人你认识吗?剑术出神入化,不像是南隅府的人啊。”
  副将摇头:“怕不是外面来的武林人士,只是属下想不明白他为什么会站在南隅府这边。”
  “算了,不管他,虽然他实力好像不错,但影响不了大局。”阿斯塔摇摇头,秦元也只不过是让他多看了一眼,这还是因为他的剑术的原因。
  战争仍然在进行着,整体来说南隅府这边还是占优势的,随着拍卖会一起来的那批军备极大地帮助了南隅府对抗南荒军队。
  “这他们也太不给力了吧,这我们就算是打开了城门,他们也很难攻进来吧。”辛家家主有些焦急地看着战况,虽然他们完全被排除在魏允和秦元等人的信任名单之外,但是他们观战位置却还是很不错的。
  孟建平冷着脸一言不发,事实上以他的战略眼光来看,这场战斗南隅府或许能够取得一次巨大的胜利。
  这一次南荒各国不大给力啊。
  史家家主虽然没有说什么,但是内心的焦急也是流露了出来。
  自己等人之前的军队白牺牲了?
  要知道引诱南荒各国出兵凭借的可是不停地挑衅和伤亡啊。
  然而无论如何艰难,阿斯塔带领的军队最终还是开始尝试登上城墙了。
  接下来又是一场艰难的攻坚战!
  阿斯塔的脸色不是十分好看,这一次的攻城战比以往任何一次攻城战都要艰难地很多,这一次对面不论是箭支还是其他器械都比以往要强大一些,到了城墙面前已经损失过半了。
  “开城门吧。”辛家家主看着战局开口了。
  孟建平点点头,没有拒绝。
  然而当他们把消息传递下去之后,城门却没有一丝变化。
  “是不是很意外?”这个时候秦元走到了他们旁边问道。
  “你都知道了?”孟建平有些不甘心地说道。
  “拜托,别把别人都当做傻子好吗?南荒军队进入这里前你们三家的军队多次出城,而且每次回来之后都有许多人没有回来……”
  秦元撇了撇嘴:“老实说,你们高估了你们在南隅府的统治力,真以为我们没能力换掉你们的人不成?”
  “全都知道了?”孟建平此刻有些摇摆不定不知道该干些什么了。
  “基本上吧,只是对于你们的动机我还是有些不了解。”秦元皱起了眉头,“你们在南隅府也算是身居高位,引敌军入境对你们到底有什么好处?”
  “你想不明白?”孟建平嘲讽地看着秦元。
  秦元摇摇头:“事实上我最近一直在思考着问题,但是很可惜,我没有得到答案。”
  “可笑啊,可笑啊,你们这种上等人是不会明白我们这种人的。”
  “上等人?原来我是上等人?若是人分三六九等,我们算不上是上等人,你们也算不上是下等人吧。”秦元语气轻描淡写,却好像激怒了孟建平。
  “我们不算是下等人?哈哈哈,真是可笑,在你们帝王家面前,谁还不算是下等人?”孟建平讥讽道,“也包括你,你也是下等人。”
  秦元耸耸肩:“如果你想试图激怒我还是算了,这种低劣的手段没有办法激怒我。”
  孟建平冷笑一声:“激怒你?我可没有这个功夫,我只问你们,你们来到南隅府的目的是不是为了掌控南隅府!”
  “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吗?”
  “可是你要知道,这个南隅府是我们三家和龙影阁苦心经营的结果,你们刚来便要拿走,凭什么?”
  “你们苦心经营就经营出来了这个玩意儿?”秦元嗤笑道,“不得不说,你逗乐我了,我问你,我们来到这里之后这里的一切是变好了还是变坏了?”
  “如果你们认为我们剥夺了你们的努力的话我可以很负责任地告诉你,你自以为的苦心经营不过是一场闹剧而已。”
  “你们根本没有执掌一府之地的能力。”
  孟建平冷笑一声:“你们便有了?”
  “比你好。”秦元冷笑道。
  “殿下,您觉得秦元现在如何?”孟建平不再与秦元说话。
  “很好。”
  “那您不担心有一日他会功高盖主吗?”
  “挑拨离间?”魏允人畜无害地笑了,“那也是我的事情了,孟家主难道想要帮我不成?”
  “如若殿下不嫌弃,在下愿为殿下鞠躬尽瘁。”孟建平说道。
  魏允叹了口气看向秦元:“老师,那边应该差不多结束了吧。”
  秦元点点头:“应该差不多了。”
  孟建平脸色一变,好像又出现了什么不对劲的事情。
  “虽然我们很不想分散兵力,但是我不得不告诉你,你们三家的高层已经全部被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