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我带着荣耀穿越啦 > 第一百三十一章 少年成风

第一百三十一章 少年成风


  “出击!”
  秦元颇有豪情地喊道,准备带人强攻。
  “等等!”林庄开口道,他这一次随行而来,目标与秦元一致。
  “怎么了?”
  “秦大人难道不想用过会儿赢得更轻松一点吗?”
  秦元摇摇头:“这是一场毫无悬念的碾压局,安知县全城人算上努力数量不过一万,而我们的军队共计一万五千人,虽然都是新军,但是胜负毫无悬念。”
  他不是一个喜欢动脑子的人,在有大优势的情况下,他习惯直接碾压过去而非用阴谋诡计。
  更何况……
  这一次过来本来就有练兵的目的以及消耗辛史两家裁下来的兵源的目的。
  林庄看着自负的秦元摇摇头:“但是如果能够不费吹灰之力难道不好吗?”
  “那你说一下你的计划吧。”
  “潜入县城,解放奴隶,引起暴乱再一举进攻。”
  “那你需要多少人手?”秦元歪了歪头问道,既然林庄想要尝试去做些事情,他也不打算去反对。
  “一人足矣。”
  “时间呢?”
  “最迟三天。”
  “好,这三天里如果出现了暴乱我就会下令攻城,三天后的这个时间即便你未回我也会下令攻城,至于你的生死……勿论,懂了吗?”
  “自然是知道的。”林庄活动活动了手腕说道。
  “去吧。”
  秦元的命令很快就穿了下去,最多再等三天就会正式攻城。
  反正补给充足,什么时候出击都可以。
  上京府。
  正当秦元带着人攻打安知县时,这里也爆发了一次巨大的争论。
  “臣私以为秦元此人狼子野心,身边竟有如此强大的剑客守护却如此隐藏,不得不防。”
  “不得不防?可是秦元到现在为止可都没有做出过什么对不起大魏的事情啊,倘若他以真心待我大魏,我大魏却如防贼一般对他,岂不寒了天下能人志士之心?”夏侠抬头看了一眼那人反驳道。
  “正是因为他还没有做出什么对不起大魏的事情我们才要防备,若是他已经做出了什么对不起大魏的事情,那我大魏要做的就不是防备而是复仇了。”
  “那若是因为我们的防备而导致他从原来没有不轨之心到诞生不轨之心,你又当如何呢?”夏侠冷声道,他坚持认为秦元对于大魏是完全无害的。
  “在下定然一力承担,只是夏首辅,若是他原本就有不轨却被你保护起来致使最后酿成大祸,你又当之如何?”
  “一力承担!”夏侠的白胡子一动,他自然是有这等魄力的。
  “好了好了,别争了。”魏慈摆摆手,终止了这场争论,“且不论他到底是不是对我大魏图谋不轨,只论一点——就算他图谋不轨,我大魏难不成控制不住不成!”
  “陛下所言极是。”
  “但是有一点,在不惊动他的情况下尽量去探查他的背景,一旦有情况直接上报。”
  “是!”
  魏慈再度摆手,挥散了人群。
  “陛下……”夏侠还想说些什么,却被魏慈摆手打断。
  “朕心中有数,退下吧。”
  “是。”夏侠只能无奈地退下了。
  和魏慈君臣多年,师生多年,他十分清楚魏慈的脾气。
  倔强、自负、独断专行。
  很多时候他召集大臣商讨事情也不是为了找到一个最优解,只是为了把自己原有的想法给传递下去而已。
  讨论的过程毫无意义,因为结局早已注定。
  这一点,他夏侠很清楚,他也知道就算魏慈真的听完了他的进言也会打断他。
  但是他不甘心。
  不过事实证明,就算他不甘心也没有任何的作用。
  现在的魏慈,实在是太强势了。
  强势到整个大魏帝国他说的话都能立马执行下去,没有任何人敢于违背。
  三天之中,安知县终于爆发了一场巨大的奴隶起义。
  不知道是谁,将三成左右的奴隶成功释放并且爆发了一次巨大的暴乱。
  此刻的安知县火光冲天,整个黑狱燃起了熊熊的火焰,燃烧着安知县的万事万物,许多富商直接开始逃窜,整个安知县都陷入了混乱之中。
  “出击!”
  秦元正式下令,县城大门早就被林庄安排的人打开,所有军队都毫无难度地冲了进去。
  黑狱。
  “狱主,那些该死的奴隶现在发生了暴乱该怎么办啊!”
  “查清楚原因了吗?”
  “暂时还没有查清楚,但是这一次不是一个两个奴隶的暴乱,而是一群奴隶的暴乱,比以往任何一次情况都要严重得多。”
  “严重得多?”狱主不屑冷哼道,“能够有多严重,传我命令,全军出击抵抗,莫说一群奴隶暴乱,就是所有的奴隶同时暴乱,我也不放在眼里!”
  “是。”手下领命道,狱主还是一如既往的霸气、沉着冷静,而自己遇到一点点小事就开始慌乱,实在是不应该。
  手下立马出去传达命令了,而狱主看到手下离去连忙开始收拾东西。
  那军队都在城外围了三天了。
  三天啊!
  自己又不是木头人,能搞不清楚那支军队的实力和背景?
  黑狱一个势力虽然在安知县称王称霸,他本人也是安知县说一不二的存在,县令和总兵在他面前都要弱上三分,有时候还得对他言听计从。
  但是……
  他为什么这么强势他自己清楚得很。
  不是因为他的能力有多么或是自己的实力有多么强大。
  而是因为背后有着南隅府的四大势力在背后支持啊。
  可是前阵子,孟家被灭,其余三大势力直接断开了和自己的联系,他又不是傻子不去打听个中缘由。
  结果还真被他搞到了一点消息。
  上京府来的太子殿下已经掌控了南隅府,四方势力不再是南隅府的掌权者了。
  联系到孟家被灭和其余三方势力直接和自己断开联系的事情。
  他清楚那军队可能要对自己下手了。
  他只是一直抱着侥幸心理罢了。
  直到三天前军队的正式驻扎打破了他的幻想。
  他开始安排自己的出路,打算到军队入城的那一日正式跑路。
  到现在为止他打包好了之前已经收拾过的行李直接走人。
  安知县,告辞了。
  作为宗师境高手,想要偷偷地从这里离开几乎没有任何的难度。
  于是当秦元的军队正式攻进安知县后,无论如何都找不到那位狱主的痕迹了。
  “怎么回事?”秦元看向了林庄。
  林庄摇摇头,表示完全不清楚其中的情况。
  三天时间释放奴隶煽动奴隶几乎耗费了他所有的心力,他对那位狱主的了解近乎为零,更别提提防狱主逃离的事情了。
  说一位宗师境高手逃跑,说出来谁信啊?
  之前也没有任何人想到好吗?
  “既然如此,我说几句吧。”秦元看着黑压压的人群,直接跃上了最高的房顶之上。
  “诸位!!!”安知县十分吵闹,但是却被秦元的大吼给压了下去。
  宗师境高手的音量还是值得信赖的。
  “在下秦元,解放你们的人,多的我不想说,如果你们有去处,就前往自己的去处,如果没有,可以加入南隅府的军队或是留在这里生活着,新的知县和总兵很快就会被派过来,就这样。”
  林庄愕然:“你讲完了?”
  “其实没什么好讲的,只是形式上通知他们一下而已,很多人估计还不知道以后的人生要怎么继续开始呢。”
  “秦大人,求求你收留我们吧!”
  忽有一人拜向秦元哀声道。
  “是啊,请秦大人收留我们吧。”稀稀落落的声音响起,某种意义上来说秦元就是他们的救世主,他们希望秦元能够继续帮他们。
  秦元摆手道:“我不是你们的救世主,我们有收留你们的义务,如果你们想要我收留你们,就展现出你们的价值出来,否则别指望我收留你们。”
  “秦大人,我有价值!”在众人都陷入沉默之时一人喊道。
  “说。”
  “我是谷玉府李家的大少爷,您要是把我送回谷玉府,李家一定会报答您的!”
  秦元沉默了:“带走,到时候把他送回去。”
  “谢谢秦大人,谢谢秦大人。”那人感激流涕道。
  但是不是所有人都是谷玉府李家大少爷,也不是所有人都有着利用价值,在秦元开口之后也只能失望地离去。
  秦元不是救世主,他把他们释放出来已经是仁至义尽了,没有义务再为他们做更多的事情了。
  很快,人就散得差不多了,只有一个脸脏的不成样子的少年跟在秦元的身后。
  “你跟在我后面干嘛?”
  “追随秦大人。”
  “利用价值?”秦元也不废话直接问道。
  “我能帮你杀人?”
  “你是神武境?”
  “不是。”
  “你是宗师境?”
  “不是。”
  “那你凭什么帮我杀人?”秦元嗤笑道,“也许你的实力的确不弱,但是要帮我还是有些困难的。”
  少年声音十分清脆,但也十分冷峻:“我能否帮上秦大人,秦大人一战便知。”
  “林庄,你去试试他吧。”
  秦元可没有兴趣和一个先天境大战一场,他感兴趣的还是早点回去修炼。
  “好。”林庄微微躬身,随后上前几步,“小子,你先出手吧。”
  “有刀吗?”
  “给他一把。”秦元随口吩咐道,一把长刀就丢到了少年手中。
  少年随手耍了耍:“你确定我先出手?”
  林庄做出了一个“请”的手势。
  “嗖!”
  长刀瞬间燃烧变成了一把火,天空之中恍有龙吟之声。
  “砰!”
  林庄见势不妙身前瞬间出现了一层黑雾,但是却被长刀之火燃烧殆尽,最后击飞倒在了地上,整个人的衣服都有些焦黑了。
  林庄,败!
  这……怎么可能!
  林庄一遍遍地质问自己,自己居然就这么被眼前这个默默无名的少年给打败了。
  不可能!
  是自己轻敌的缘故!
  如果再来一遍……
  自己也未必能讨得了好。
  这个少年,不简单!
  “秦大人,我的实力,您满意吗?”
  “很满意,不过我好奇你的出身了。”
  此人实力虽然只有先天境,但是刚刚那一招的实力却能够比得上是宗师境了,若是这个少年其他方面的实力也不差的话……
  在青云榜上当有一席之地。
  只是令人不解的是此人为何会沦为奴隶,如果这样的实力纯靠天赋不靠身世背景的话,他的天赋足以比肩当年的剑帝林兴了。
  只是……
  那可能吗?
  秦元不大相信有人的天赋能够比肩当年的剑帝林兴。
  所以他认定了一件事情——少年背后必然有着强大的背景。
  “出身吗?没有什么好掩藏的,不过是一个被灭门的弃子罢了。”少年冷笑一声,“南荒成家成风。”
  “成风么?也好,以后你就跟着我吧。”秦元不介意身边多一个实力强大的手下,只是这成风的背景以及这所谓的南荒成家得好好查一查。
  “谢秦大人成全。”
  此刻林庄与成风并排而行,心里有些郁闷。
  刚刚被人一击击败他心里还是有些不爽的。
  “其实我的实力不止这么点。”
  “我知道。”成风语气平静,仿佛林庄说的话全是正确的一样。
  ……
  也不知道听没听进去。
  算了,不解释了,解释也是白费力气。
  林庄叹了口气,跟着大部队前行,这一次大获全胜。
  “林庄,想不想做一做总兵?”
  “说好的行军大总管呢?缩水了?”
  “行军大总管需要上面的正式任命,我还需要一些时间去报备,让你先做总兵简单一些,而且你还能磨练磨练。”
  林庄没有说话作出了思考的表情,秦元也没有催促只是赶着路。
  随着大军渐渐远离安知县,林庄突然开口:“干!”
  “嗯,那你回去吧。”
  “向你借些人。”
  “多少?”
  “嗯……先来个一千人吧,”
  “先?”秦元斜晲了林庄一眼。
  “嗯……一千人应该够了。”林庄也有些不好意思了,虽然说上面派人给总兵府是理所应当的事情,但是南隅府什么情况他也清楚,本来手头上也没有多少兵力,遑论再下派给县城了。
  成风看着两个人的交谈一言不发,只是两只眼睛如鹰隼般扫视着四周,认真地探查周围的情况。
  “放轻松,这个世界没有那么多的危机,至少没有你想象中那么多。”秦元看到这一幕开口道,虽然在路上提高警惕是必须的,但是随军同行,就不必有这么高的警惕心。
  “习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