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我带着荣耀穿越啦 > 第一百三十四章 吃瓜也会惹祸上身?

第一百三十四章 吃瓜也会惹祸上身?


  杀马特和他的手下都是后天境,秦元根本懒得用力,随手几拳就将对方都放到了。
  “啊。”
  “好厉害啊这个人。”
  “快跑,快跑。”
  秦元怎么会给他们逃跑的机会,直接抓住了那个杀马特往地上狠狠地一摔,摔得他只能在地上哀嚎,一时之间怕是爬不起来了。
  “现在还想动手不?”
  “不动手了,哎哟,不动手了。”杀马特在地上一边惨叫着一边惶恐着,而周围围观的人群也是不自觉地后退了几步。
  原本只想吃瓜,谁想到这个人居然如此强大?
  “周围看戏的,最好都聚拢过来,否则我不确定你们能逃掉几个,或许一个都逃不掉呢。”秦元加大了音量,确保所有的吃瓜群众都能听到自己的声音。
  这一下子论到吃瓜群众露出苦相了。
  吃个瓜也会惹祸上身?
  这也太惨了吧。
  下次要是遇到了差不多的情况还是不要看戏了,还是自己做自己的事情吧。
  忽然,天空中下起了细细的小雨,周围的人脸上露出了淡淡的喜色。
  下雨了,就算你不心疼我们也得照顾照顾你自己的衣服吧。
  然而事实是秦元身上出现了一层淡蓝色保护罩,将自己整个人保护起来不受雨点的迫害。
  群众:……
  “在下秦元,听说过的过会儿可以向没听说过的介绍一下我,我相信大家都知道最近知府大人最近新出台了律法,其中的一些规定希望大家能够去好好了解了解,不然……”
  “下场和这小子一样。”
  秦元拎起杀马特狠狠地往远处一甩,杀马特的身体在地上滑行了十几米,撞到了某个建筑物后终于停了下来,只是周围用石头铺成的路渐渐变成了红色。
  众人都知道,这个杀马特大概率是死去了,就算没有死去恐怕也是重度伤残了。
  看着安静的大街,秦元知道这帮子人大概是被自己震慑住了,如果这都没有被震慑住,只能证明他们的心太大了。
  “现在告诉我,你们听明白了吗?”
  “听明白了。”每个人都发出了属于自己的声音,声音起起落落并不整齐,但是秦元可以听得出来每个人都在尽力让自己听到。
  “既然如此,那就回去做自己的事情吧。”
  “等等!”这个时候人群之中突然冒出来了一个秦元不认识的陌生人。
  此人身上穿着暗红色的衣服,胸口前面绣着半截龙身,让人一眼就看出这是属于龙影阁的人。
  秦元也不例外,语气不善:“龙影阁换了新的阁主,难不成还想换一个新的太子不成?”
  涉及到这种级别的斗争,围观群众也不敢再围观下去了,这种事情要是听多了,那真的是会死人的。
  总有一些人不知死活地围观着,但即便是那些不知死活的人也是有意地拉开了一些距离:不要被误伤了。
  那人笑了一声:“秦大人给人扣乱扣帽子的能力可真是非同一般,我们这些人只是想要帮助殿下好好掌管这个南隅府罢了。”
  “帮助?”秦元冷笑一声,“到底是帮助还是想要架空,我想你们自己心里十分清楚,不需要我过多言说。”
  那人随意一笑:“那么秦大人难道不想让南隅府变得更好?”
  “想,所以你去死吧。”秦元也不愿和眼前这个人过多言说,直接飞跃而起逆着风向那人袭去。
  那人也是分毫不惧,手握成爪状朝着秦元攻去。
  秦元直接把背后剑匣中的长剑拔了出来劈向那人的手掌。
  “叮!”
  那人竟然直接将秦元手中的嗜血剑给握住。
  “无知!”
  秦元还是第一次见到有人敢硬接自己嗜血剑的人。
  “嚓~”
  “啊!”
  秦元稍稍用力,那人的手掌就被斩了下来,退后数步带着忌惮的眼神看着秦元。
  “还不回去包扎包扎?”秦元调笑地看着那人,颇感好笑。
  “没有想到你居然如此强大。”那人沉声道,按理说秦元不应该有这么强大的实力啊。
  秦元耸耸肩:“这个世界上你想不到的事情还有很多,比如说你想不到你会在今天死去。”
  “嗖!”嗜血剑朝着那人飞射而去。
  那人不敢硬接只敢躲避,但是秦元随后而至。
  无相明王拳!
  秦元朝着那人的胸膛就是一拳,那人已经失去了一只手掌,另一只手显然不是他的惯用手,虽然同样握成爪状,但是动作显然生涩了很多。
  握住秦元拳头的那一刻,秦元分明听到手骨折的声音响起。
  “当然,我想不到的事情也有很多,比如说想不到你的实力居然如此弱小,和你的出场完全不符。”
  “你们还不快出来!”那人疼得连冷汗都出来了,只能嚎叫起来,但是周边的街巷却没有任何一个人出现。
  “再比如说,想不到你大叫之后没有人出来帮你。”秦元笑了笑,又是一拳。
  “砰!”
  那人被击飞数步,嘴角也有血丝溢出,略有些不稳地站起来后,直接朝着反方向逃跑。
  他害怕了,他真的害怕自己交代在这里,秦元的实力要远超自己,如果再不逃就有可能逃不掉了。
  一想到自己没逃掉死亡的场景,心底就升起了一丝害怕。
  不不不,我绝对不能死,我还有大好的前程,我还没有找到一个合适的媳妇,我才刚刚走向人生巅峰,我绝对不能死!
  这样的信念支撑着他废了两条手臂后疯狂跑着。
  秦元走到嗜血剑旁边,弯下腰捡了起来,他不会御剑术,把剑扔出去这个动作固然帅气无比,但是战后收拾起来却有些麻烦了。
  要是能学到御剑术那就真的是美妙不过了。
  看着那人逃跑的背影,秦元打了个哈欠,虽然那个人跑得实在是很慢,慢到他甚至认为对方是在故意引诱自己,于是也没有去追逐,谁能保证这不是一个圈套呢?
  虽然不像,但是秦元不会选择在不必要的时候以身涉险,太愚蠢了。
  他信奉的不是“宜将剩勇追穷寇”而是穷寇莫追。
  望着那人离去的背影,秦元颇有些头疼,说实话他还不想这么早就和龙影阁闹翻,和龙影阁闹翻就意味着自己必须分出一部分精力去对付龙影阁。
  可是现在的自己要做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再分出精力去对付龙影阁只会拖延其他事情的进度,甚至有可能出现反向拉进度条的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