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我带着荣耀穿越啦 > 第一百四十四章 复活设定

第一百四十四章 复活设定


  “唔……复活要找齐一堆东西的话仿佛不是十分合适,而且万一找齐了却没复活不是会被疯狂报复?”
  “要不以灵魂论?其实他亡妻的灵魂在另一个世界,找到进入另一个世界的入口就能把灵魂带回来这个设定如何?”
  “或者干脆简单粗暴一点,直接弄个复活十字架?”
  “呃……算了他的智商应该没有这么低。”
  秦元思考着,最后还是选定灵魂论。
  其实……他妻子的灵魂还存活着,只要找到合适的肉体就能够复活。
  秦元直接将这个复活方法写在了纸上。
  “光简单的设定还不行,还需要将这个设定补充得完善一点。”
  比如说……
  为什么从来没人听说过还有另一个世界。
  遗失了的上古辛秘?
  那证据呢?
  秦元冥思苦想着,连一旁有人走了进来都没有发现。
  “还在想着?”
  “嗯……”秦元先是一惊,整个人都颤抖了一下,看到是夏侠之后又平静了下来。
  “我看看?”
  “喏。”秦元将纸递给了夏侠。
  “挺不错的想法,我觉得可以了,你还在想什么。”
  “在想证据,从来就没有任何一本古籍上说过人死后灵魂会到另一个世界的啊。”
  夏侠点头:“这话没错,可是他的妻子不是人是妖,其次对于这种人来说,只要给他一点点的希望,他就会癫狂的。”
  “可是这种人也很难把希望寄托在这种虚无缥缈的说法上的吧。”
  “如果他不是为了这种虚无缥缈的说法,这么多年又为什么苦苦追寻呢?”夏侠笑了笑,“其实我觉得可以了,只要想办法用这种希望让他搅动风云就好了。”
  秦元思考着,夏侠等待着秦元思考完毕。
  “好。”
  夏侠看着那张纸,翻来覆去地看着,眼神很是复杂地看了看纸,又看了看秦元,看得秦元心里有点发毛。
  “首辅大人,你为什么这么看着我?”
  “唉,没事,没事。”夏侠放下纸,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夏大人您就说吧,我心里承受能力也还可以的,不至于被你一番话打击到。”
  “那我如实说了?”夏侠手在那张纸上摩挲着。
  “嗯嗯。”
  “平时多练练字,多读读书,字丑其实关系也不大,但是有时候写错字,就很不好了。”说完,一副怜惜地样子看着秦元。
  秦元:……
  我堂堂一个本科毕业大学生怎么被他弄得跟在街上乞讨的文盲一样?
  “好的。”秦元面色如常,尽力让自己看上去体面一些。
  夏侠点点头,走了出去:“那我去安排安排。”
  “好。”秦元点点头,对于几天之后的遗迹探险还是有点期待的。
  等到夏侠离开之后,秦元站了起来从桌子上将那张纸拿起捏碎,走到了院子里开始练起剑来。
  凝聚了神武雏形之后,秦元感到自己的身体素质要强大了很多,在凝聚神武雏形之后秦元第一次练剑没有控制住自己的力量,一不小心造成了比较大的破坏。
  院子里的那一个深深的长条状的坑就是证明。
  青莲剑法此刻已经被秦元练习德炉火纯青,每次练习青莲剑法之时,体内的神武雏形总会隐隐震颤仿佛随时都会从体内冲出一般。
  他有预感,蓝影剑配合青莲剑法效果会更好。
  甚至有一种奇怪的感觉。
  蓝影剑,就是为青莲剑法而生的!
  此时此刻秦元使用青莲剑法已经没有了花里胡哨的特效,原本的朵朵青莲此刻也只剩下了气息而已,正常人很难注意到这一些东西。
  “嗖!”一道剑气冲天而上,带着淡淡的青光朝天而去。
  “砰!”
  巨大的爆炸声在高空中响起,整个慈城县在外面的人都不由得抬头朝着声源看去,但是却又什么都没有看见,心下奇怪之余还和自己的好友谈论着。
  “秦大人的剑法真的是越来越强大了啊。”甄志业也被这声响吸引,想要看看秦元到底在搞些什么幺蛾子,却发现秦元只是在练剑,不由自主地开口称赞。
  “想学吗?”
  “不敢。”甄志业微微躬身道。
  秦元微微一笑也没有说什么,如果甄志业开口想要学些高级的武技他倒也不会拒绝,但是他也不会去主动传授。
  “对了,来了这么久还没有问过慈城县的状况怎么样了。”
  “挺好的,毕竟那么多为神武境炼神境的强者一起来到了这个小地方,没有多少人敢闹事了,治安非常好,商业也因此蓬勃发展了,这些人的购买力真的是强大。”甄志业难掩脸上欣喜之色。
  “挺好的,不过也让手下的人注意一点不要惹到不该惹的人了,这里的大人物还是挺多的,一个操作不好就会引起很大的风波,对你的仕途不利。”
  “我的仕途么?我也许一辈子就这样子了吧。”甄志业略带惆怅地说道,谁不希望自己有着光明的仕途呢,可是他自己很清楚,他手头上没有什么功绩,自身实力和能力都一般,想要继续往上爬难之又难。
  “会有机会的。”秦元温和地笑了笑。
  “甄大人,不好了,甄大人不好了。”正当秦元想要继续安慰安慰甄志业的时候,前院传来了叫喊声,看上去十分着急。
  “出去看看吧。”秦元带着甄志业向外面走去,而甄志业则是跟了上去。
  走到内堂,秦元就看到了一个穿着素色长袍的人在焦急地寻找着什么。
  “什么不好了?”秦元走到了那人面前问道,那人抬起头,秦元才意识到情况可能真的有些糟糕了。
  那人脸上全是血,就连眼睛都被挖掉了一只,然而即便如此他却没有哀嚎反倒是寻找着甄志业。
  “怎么了?你慢慢说。”甄志业看着触目惊心的伤口也是大惊失色,连忙搀扶着那人。
  “不知道哪一个门派正在对付我们的城卫军,我上去出头想要和他们谈谈结果差点被杀死。”
  “大致在哪个方向?你带他去治伤,我去看看情况。”秦元原本平和的心情也突然变得不好了起来,在这个大佬云集的情况下还敢在慈城县闹事?
  那人指了下方向,秦元立马朝着那个方向走去,成风也立马跟上。